第七十三章 你要低调,就给你低调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发光的双眸,期待的看着对面的男人,露露咬了咬唇,那摸样,似嗔似娇,风声万种。

“明天去财务部结账,不安分的员工,我景氏请不起。”男人冰冷的声音,淡淡响起。

公司里无聊的人是越来越多了,他不做点什么,这些人还真当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乔蕊方才还愣愣的,现在才回过神,她先看看满脸震惊露露,又看看目露寒光的景仲言,这才算是了解发生了什么事。

所以,她当了景总的挡箭牌?

露露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这么简单的就被解雇了,她瞪大眼睛,一委屈,眼泪唰的就流出来了。

她捂着嘴,推开门,快速的跑出去。

外面的同事都看到这个情景,还有些没反应过来,怎么回事,这位露露小姐不是景总的新欢吗?怎么乔秘书一进去,就哭着跑出来了?

总经理室门被推开一个大大的缝隙,不少人偷偷观望,就看到办公室里,办公桌的旁边,乔蕊愣愣的看着敞开的大门,扭头,对景总说了什么。

景总面色微沉,表情看不清,却走到乔蕊对面,然后,倾身吻了她一下。

吻了,是真的吻了。

嘴碰嘴,绝对是碰到了。

偷看的同事一个个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,赶紧别开脸,心里却震惊,果然,景总和乔蕊已经到了在办公室公开接吻的地步了,那不用猜,刚才的露露小姐,肯定是被炮灰了。

也是,就算是新欢,可一上来就找正主的麻烦,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?

而此时,李丽正好从办公室出来,她漫不经心的走到总经理室门口,扫了其他人一眼,轻手轻脚的将露开一个缝隙的门重新阖上。

同事们一个个连忙低着头假装做事,李丽淡淡的提醒:“在总经办工作的都是景总的自己人,大家知道该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吧?”

一个个含糊的应着:“明白,明白。”

李丽看到底是震慑住了,微微点头,又回了秘书室。

而此刻的总经理室里,乔蕊摸着自己前后被吻了两次的嘴唇,不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嘟哝道:“景总,你这样算违背约定了。”

“嗯?”男人目光专注的凝视着她发红的嘴唇,眼神暗暗:“什么约定?”

“你刚才亲我,外面都看见了。”别以为她没发现,她什么都看到了,刚才外面那些人在偷窥!

而她都看到了,景仲言不可能没看到,他还反复的又亲了她一次,这不就是故意让人误会!

“他们看到,关我什么事?”男人淡淡一笑,手指抬起,想去碰她的脸,乔蕊却倒退一步。

他微微一顿,手放下,眼神里却夹杂着一丝冷意。

“景总,你是故意的!”乔蕊控诉。

景仲言不置可否,没有回答。

乔蕊皱起眉,瞪着他。她真是搞不懂,到底他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将他们的关系明面化,明明之前就说好了,不要高调,不要让其他人知道,为彼此都少一些麻烦,可他却频频做出要公告天下的事来。

她不明白,公开了对他有什么好处,到时候其他人异样的目光,然后她家里人或许会知道。

其实她和谁结婚,她爸她妈应该都是支持的,毕竟在他们看来,在她这个年龄,能结婚,而且对方还是个才貌双全的男人,就已经是她赚了。

可是他们接受她结婚,却不接受她假婚,半年后她和景仲言离婚,那在其他人眼里,她又成什么了。

她只是为了保障自己,才决定隐瞒,为什么景仲言偏偏就要撕开这层遮羞布,非要让她面对所有人?

现在还好,在外人眼中,他们“在一起”,同事们巴结她,就连其他部门的人都跟她好声好气,可是一旦他们“分手”,她以后,又要以什么身份在景氏继续工作?

难道他就一点不为她考虑吗?

越想越生气,乔蕊深吸一口气,转身,出了办公室。

景仲言眉心一蹙,伸手去拉她,可她走得太快,他手中一空,什么也没拉到。

乔蕊一出去,就看到全办公室的人都在看她,她耳尖有些充血,埋着头,快速回到自己的秘书室。

赵央赶紧跟进去。

可乔蕊却反手关了门,赵央扭不开,又不好大庭广众的敲门,最后只得回了自己的位置,眼睛却一刻不离秘书室里的乔蕊。

一整个下午,乔蕊心情都不好,等到下班,她和一群同事一块儿出去,到了电梯口,发现景仲言已经在了。

这下子,其他人的目光顿时变了,几个和乔蕊勾肩搭背的女同事,见状纷纷移开步子,走到另一部电梯前,为某人腾出空间。

他们越是这样,乔蕊越是尴尬,她抿着唇看了景仲言一眼,低着头,站在原地没说话。

电梯来了,景仲言先进去,乔蕊也走进去,却发现其他人都不进来,她探头叫了一声:“进来啊。”

“不用了,这边也到了,乔蕊你先下去吧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电梯门阖上,狭小的空间,封闭又闷闷。

电梯一点一点的往下,中途没有停过。

到了一楼,乔蕊要出去,景仲言一把拉住她,关了门,将她按在内壁里,目光沉沉的凝视她的眼瞳,表情不好:“你想逃避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“我才没有逃避,是你不讲信用。”乔蕊也是气怒了,张口就反驳。

“所以你在跟我耍脾气?”他眯了眯眼,指腹擦过她红嫩的唇瓣,靠近了些,抵住她耳窝:“乖,算我错了。”

乔蕊简直被他弄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她感觉她在跟外星人说话,话题不在一个频道。

“景总,你先放开我。”这个姿势有些奇怪,她不太舒服。

景仲言定定的看她一会儿,眼底暗藏着什么炙热的东西,却在几息之间,被他生生浇熄。

他放开她,即便用尽了所有自制力。

双手重获自由,乔蕊抿了抿唇,揉揉自己的手腕,看向他:“景总,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,谈谈我们以后,在公共场合,到底该怎么相处。”

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!

景仲言深吸了口气,过了好一会儿,才看着她:“保持距离,是吗?”

乔蕊顿了一下,过了几秒,点点头:“我不想大家误会。”

“是误会?”

乔蕊看他一眼,一脸理所当然:“当然是误会,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,顶多,也就是假婚或者室友的关系。”

景仲言心尖一刺,他没想到,在她心里,他们的关系,如此干净利落。

假婚,室友,原来执意要她搬来住,在她心里,她只当他是个室友,同一屋檐,各自生活的陌生人?

怒气一下涌入胸口,他握紧拳头,强忍着将她按在墙上,用实际行动告诉她,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的想法,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。

“好。”他咬牙,一边走出电梯,一边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:“替我查项目部一个叫露露的电话,嗯,发我手机。”挂了电话,他回头扫了还站在电梯里的乔蕊一眼:“不走?”

乔蕊连忙跟上。

上了车,车子驶出停车场,这时,景仲言的手机响了一声,他拿起来看了眼,播出短信里刚刚发来的那条电话号码。

电话响了一会儿,被接起:“你好,哪位?”

“景仲言。”男人低哑的声音,在车厢内响起。

乔蕊动了一下,下意识看他一眼。

电话用的车载工具,听筒是外放的,因此,她也能听到。

“景总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惊讶,随即,又委屈的道:“景总你找我有事吗?是提醒我明天去人事部吗?我知道了,我已经递了辞呈,明天就……”

“收回去。”男人淡淡的道:“辞呈收回,人事部不会接你的请辞,还有,明天中午,来十楼。”

“景,景总……我不明白……”电话那头的露露真的不知该用什么话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,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?前脚开除她,后脚又打电话来约她,他是真的看上她了的吧?可是下午的时候,他明明让她那么难堪。

到底为什么?

她犹豫一下,还是问:“那位乔秘书呢?您跟我说这些说,您的女朋友没意见吗?”

景仲言目光微沉的扫了乔蕊一眼,发现乔蕊也正面色难看的看着他,四目相对一瞬,他移开视线,淡淡开口:“她不重要。”

挂了电话,车厢里安静异常,乔蕊几次想开口,却都张不开嘴,最后,还是景仲言先问:“满意了?”

乔蕊看着他,目光古怪,没有说话。

“明天公司就会传开我跟另一个女人的流言,你不就安全了,这不就是你想要的?”他冷冷一嗤,表情有些自嘲。

乔蕊不知道怎么开口,她觉得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刺激了他,并且刺激得不轻。

和另一个女人的流言,原来制造一个绯闻真的这么容易,容易得一通电话就能搞定。

“景总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乔蕊咬了咬唇,过了好半晌,才说:“我不是想为难你,我只是觉得,我们可以公私分明,上班和下班,能拆分开来……”

“乔蕊,你是小学生吗?”景仲言皱眉,不耐的道:“你以为什么事都能如你所想?你真的以为公跟私,可以拆分?你以为一个办公室,你不说,别人就什么都不知道?”

“不要做让人误会联想的事,他们……”

“呵。”景仲言冷笑一声,沉沉的看她一眼:“你到底是天真还是傻。”

乔蕊不说话了,她不喜欢这种智商上被鄙视的感觉,但是她又找不到合适的话去反驳他。

车子一路开回家,两人间的气氛变得很奇怪。

只是提了一个意见,乔蕊没想到会惹得景仲言炸毛,并且还炸得还不轻。

回到家,她老实的回厨房做饭,等到做好了,出来时发现一楼空空如也,她往楼上唤了一声:“景总,吃饭了。”

二楼没有回应。

她皱了皱眉,上了楼梯,走到景仲言房门外敲了敲。

门被反锁了,没有答应。

他,出去了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