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是不是生气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将饭菜摆上桌,乔蕊犹豫了一下,还是拿起电话,拨通了景仲言的号码。

电话响了一会儿,被接起:“景总,你去哪儿了?”

电话那头似乎有些喧闹,乔蕊听到了音乐声,还是很劲爆的那种。

她皱了皱眉,将听筒拿开些,免得自己耳朵被震聋。

过了好一会儿,熟悉的男音才传来:“有事?”

“没事,不过……”她犹豫着问:“你出去了,怎么也不说一声?那,还用等你吃饭吗?”

“不用。”男人的声音清淡极了:“没事挂了。”话落,电话里传来忙音,对方已经挂了。

乔蕊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,有点不能理解,就是发生了点争执,这男人就闹脾气了,离家出走了,连饭都不吃了?

而且听那头那些音乐,该不会到了什么酒吧之类的地方吧?

在她的印象里,景仲言这样的男人,可以去高级酒店,可以去私人会所,可以去任何高档专属的地方,却绝对不会去酒吧这种三教九流的场合。

那种地方,压根就不是他该出现的。

心里有些烦,她随意舀了一点饭,漫不经心的吃着,等到吃完了,又闲闲散散的去洗了碗,清理了厨房和餐桌。

等到全部弄完了,他发现才七点半,还很早。

往常这个时候,不是和景仲言一起去散步,就是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,或者就是她在旁边看书,他在另一头办公。

这样两个人的生活,她似乎已经习惯了,一个人的时候,反而觉得空荡荡的。

想到这里,她呼了口气,又把手机拿起来摸了半天,在最近通话的第一组号码那儿徘徊了好半天,也没按下去。

他是不是真的生气了?她就是说了两句自己的想法,他为什么就生气了,堂堂一个大型集团的总经理,竟然这么容易就生气了……

脑子里灌满了“生气”两个字,简直要把自己逼疯。

乔蕊索性丢开手机,自己倒在柔软的沙发里,仰头看着天花板,满脑子乱糟糟的。

正在这时,手机突然响了。

她几乎是立刻跳起来,将自己扔到沙发缝隙的手机摸出来,看都没看,直接接起:“景总?”

电话那头半晌没有声音,过了好一会儿,一个低落的男音才传来:“乔蕊,是我。”

乔蕊拿下手机一看,来电显示上显示的名字竟然是唐骏。

她揉了揉眉心,将手机重新放回耳边:“抱歉,我以为是别人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以为是你男朋友?景总,景仲言是吗?”

乔蕊皱了皱眉,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她和景仲言的关系,不过这人每天去公司门口等她,估计,也听到不少流言了。

乔蕊现在很烦,也没心情应酬唐骏,只问着: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

“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?呵,难怪我要你给我一个机会,你死都不肯,也是,景仲言是什么人啊,是什么身份啊,巴上了他,你怎么可能看得起我这个小小的工程设计师。”

乔蕊皱眉:“你说的太难听了,我们的关系很复杂,不是轻易能解释的,唐骏,你怎么了,你的声音不太对。”

“我怎么?我没怎么,我就失恋了不行吗?我喝点酒不行吗?”

原来是喝醉了,乔蕊揉了揉眉心:“你现在在哪儿?有朋友和你一起吗?把电话给你的朋友。”

“我是一个人来的,不行吗!”他的声音突然强硬起来:“乔蕊,我是真的喜欢你,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,我虽然没有景仲言有钱,但是我会对你很好的,他那种男人,高高在上,拥有一切,怎么知道你的可贵,怎么会真心对你好,他不过是玩玩你而已,乔蕊,我对你才是真心的。”

“唐骏,你醉了。”乔蕊声音冷了下来,也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唐骏贬低景仲言,她下意识的不悦。

电话那头,唐骏还在喋喋不休:“你怎么就不明白,我是真的喜欢你,你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有幸福,我能给你最稳定的感情,你爸妈也想我们在一起你忘了吗?你忘了吗?”

乔蕊都不知道说什么了,这人是真的醉的不轻。

“你现在在哪儿,我来找你。”虽然不喜欢他的言辞,但她也不会较真到和一个醉鬼计较。

“你来找我?你真的来找我?”唐骏的声音突然变得兴奋,赶紧问旁边的人:“喂,这是哪里?”

那头悉悉索索的说了一会儿,接着,另一把声音从电流那头传来:“你是他朋友吗?”

乔蕊回答:“是,请问他现在在哪儿?”

“左栏,赶紧把你朋友接走吧,一个人来,还喝得这么醉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蕊提上手袋就出了门。

左栏是一家比较响的大型酒吧,乔蕊以前去玩过一次,不过那次是同学聚会,吃晚饭一大群人一起去,她坐了一会儿就走了,也没真的见识什么。

到了左栏的时候,已经过了半小时,乔蕊一进去,就被冲天的音乐声震得耳朵发疼,她捂着耳朵,一边在摇晃的人群中寻找唐骏,一边往吧台方向走。

吧台此时有不少人围坐,酒保看到她一个人,笑着过来搭讪:“美女,喝什么?”

乔蕊摆摆手拒绝了,眼睛仍就四处看,终于,在一个角落的位置,看到了拿着酒瓶,摇摇晃晃的唐骏。

她连忙走过去,一把将人扶住:“唐骏,唐骏?”

“诶,你来了。”唐骏好像真的醉的不轻,浑身都是酒味,看到乔蕊,兴奋的一把搂住她的肩膀,笑呵呵的道:“我还以为你不来了,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管我了。”

“唐骏,你喝醉了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说着,她拖着人就要往外走。

唐骏却一把挣脱她,往后面跌了好几步,差点跌倒,声音含糊的嘟哝:“我不走,我要喝酒,乔蕊,你来了,我们一起喝吧,我请你喝。”说着,握着她一只手腕,就将人拖到吧台处:“来杯伏特加,不对,两杯。”

喝醉酒的人,力气普遍变大,乔蕊挣脱不开他,有些无奈的对酒保道:“别听他的,不要酒,换成柠檬汁。”

唐骏听到了,重重的拍桌子:“我不喝柠檬汁,我要酒,我要酒。“

酒保无奈的耸耸肩,看着乔蕊,乔蕊呼了口气,这周围又吵又闹,自己身边这个耍酒疯的更要命,她在考虑,要不要找人来帮忙算了,自己一个人,估计是没法将这人全须全尾的从酒吧弄出去了?

而此时,左栏一间大型包厢内,景仲言靠在宽阔的沙发椅背上,眼角瞥着身边的男人,觉得眉心有些胀痛。

付尘喝了不少,但是也没到醉的地步,不过人是有点亢奋了,他手里攥着瓶酒,阴阳怪气的哼哼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,她是那种人啊,景仲言你说,你说,我到底哪里对不起她了,她要这样对我,她把我毁了,她让我以后还怎么在那个家立足?”

景仲言没有吭声,确切的说,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。

“你说说看,我对她不好吗?要什么买什么,名牌包,名牌表,名牌钻石,我付尘自问还是对得起她了,可我怎么也没想到,她竟然会这么坑我。”

“那种女人,只有你才当成宝。”景仲言嗤笑。

付尘立刻跳起来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,你说我我活该?我告诉你景仲言,我没把她当宝,恰恰相反,我知道她是什么人,所以我才和她玩,玩一个你情我愿,玩一个用钱就能解决的买卖,可是你看到了吗?居然给我戴这么大一顶绿帽子,你从头到尾都绿出毛了。”

景仲言吐了口气,看看手表,又过去一个小时了,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先走。

刚才在家,他刚换好了衣服,付尘电话就来了,又哭又叫的说想不通,他知道他想不通,自己的女人跟别人好上了,现在肚子都搞大了,他还什么都做不了,换成谁,谁也想不通。

不过如果付尘只是诉个苦,他听听也就算了,可这人竟然身无分文,还跑到酒吧去买醉。

他倒是想不管,不过不管估计明天这事儿就要上新闻了,到底是付家的少爷,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,况且他们景家跟付家世代交好,他怎么也不能眼看着付老爷子被这个不孝子气死。

所以逼于无奈,他就来了,走之前他就来得及跟乔蕊说一声,也不知道她听到没有。不过听了刚才的电话,估计她是没听到的,但他也不想解释了,呵,反正室友之间,也没必要解释。

他原本想,过来替付尘付了帐,就把人带走,结果这人死活不走,刚才还在地上打滚,他没办法,只好开了包厢,把人塞里面。

可是后遗症就是,这人连绵不断的抱怨,诉苦,他还必须得听着。

头又开始胀痛了,他按了按眉心,觉得自己简直是自找麻烦。

“景仲言,你说,你说,她是不是对不起我,现在这人还被我爸安在家里养着,说是到底是我的孩子,不能让付家的子嗣在外面流浪,我气得简直要吐血了,那才不是我的孩子,你知道的,那不是我孩子,你知道的?”

“早让你把事情告诉伯父,你非要拖着,能怪谁。”景仲言冷冷的说道。

付尘立刻瞪大眼睛:“说出来,你说得简单,让我爸知道,他唯一的儿子,指望传宗接代,延绵子嗣的儿子,天生不孕,你要他怎么办?你要我怎么办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