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不准,我不准!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付尘天生不孕,这个毛病在高中时,景仲言就知道了,当时也是有个女人口口声声说,怀了付尘的孩子,付尘不信,说是已经和她分手了,结果去医院一查,没查到那女人的事,倒是查到了他自己的问题。

作为家中独子,自小被父亲寄予希望,付尘自己也明白,不孕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,景仲言当时答应了帮他隐瞒,也是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。

不过,就景仲言而言,他觉得这件事能尽早告诉付家更好,毕竟要做什么应对策略,也要尽快,按照付尘这样欺上瞒下的,得到的,就是现在这种后果。

“别怪我没提醒你付尘,如果你想脱了这顶绿帽子,就老实把验身报告拿给你爸,如果不肯,那这个哑巴亏你是吃定了,这孩子生下来,你不认也得认。”

“我都这么可怜了,你还吓我。”付尘气得冒火,顺手将酒瓶子一丢,砸在地上碎了。

景仲言冷冷看着,面不表情:“你好好考虑清楚。”说着,他站起身。

付尘连忙大喊:“你走了?你不管我了?”

景仲言:“……洗手间。”

出了包厢,外面喧闹的音乐一下充斥耳膜,景仲言拧了拧眉,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

这间酒吧很乱,景仲言并不喜欢这种环境,他考虑一会儿索性就直接走了,反正账单也买了,大不了多付点钱,把包厢包一晚,让付尘在里面过夜算了。

正想着,前面走廊,突然涌出一堆人,男男女女,混杂不堪。

景仲言蹙起眉,往旁边让了让。

可那群人从他身边走过时,其中一个女人突然大叫一声,接着整个人扑倒景仲言怀里。

景仲言眼底掩饰不住的厌恶,将那女人推开,拍了拍衣服前襟。

那女人估计也没醉透,见状也不生气,反而千娇百媚的靠上来,娇滴滴的喊:“帅哥,借个火。”

景仲言抬步,从旁边走过。

那女人被无视,有些气恼,从后面扑上去抱住他:“你跑什么啊,怎么,没被女人搭讪过,还是我不够漂亮,你看不上?”

景仲言深吸一口气,伸手,将那女人环住自己腰肢的双手扯开,转身,冷冷的捏着她的手腕,警告:“再靠过来,后果自负。”

他的声音冷厉,眼神幽深,说话时那低沉的音调,更是让人不自觉仰望。

女人刚才还有点不清楚的脑子,现在总算醒悟过来,她觉得手腕好痛,连忙点头,表示自己不敢了。

景仲言丢开她,不耐烦从口袋里掏出纸巾,擦了擦手,一转身,却看到走廊的另一头,一双熟悉的瞳眸,正看着他。

乔蕊。

她怎么在这儿?

乔蕊本来是送唐骏去洗手间的,结果刚把人推进去,就看到走廊里的骚动,然后,就看到了她以为自己不会在这种地方遇见的男人。

所以她之前在电话里听到的声音都是真的,景仲言来的酒吧,并且还这么巧,是唐骏在的这间酒吧。

男人沉稳的步伐缓缓走来,乔蕊站在原地,没有动弹,直到熟悉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,她才看着眼前的男人,干涩的扯了扯唇:“景总,这么巧。”

“巧?”他挑挑眉,闻到她身上有酒味,眉头蹙起:“我以为这个时间,你该在家里。”

“本来是的,不过,有点意外。”她尴尬的道,此时,男洗手间里,唐骏歪歪倒倒的出来,他惺忪着眼睛,看到乔蕊,整个身子扑上来,将脸埋在她脖子间,含糊的道:“我喜欢你,乔蕊,我真的喜欢你……是真的……”

景仲言脸色发黑:“这就是你的,意外?”

乔蕊脸色也不好,她想将唐骏扯开,可还没动,身上突然一轻,接着,旁边一个重物落地声,咚的响起。

她偏头一看,就看景仲言面色阴沉的盯着她,而唐骏,被他一扯,已经倒在了地上,重重的喘气。

唐骏的状态看起来实在不算好,乔蕊有些话想跟景仲言说,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时候。

她蹲下身,拍拍唐骏的脸,唤着:“唐骏,你还清醒吗?唐……”

她话音未落,手腕突然一痛,接着,整个人被拉了起来,撞在一个沉沉的怀抱里。

“唔。”撞到太痛,她闷哼一声,捂着自己的鼻子。

景仲言眼神漆黑的将她按在墙上,一手抓紧她的手腕,一手扣住她的腰肢,抵着她耳边,冷冷开口:“你知道吗,你在挑战我。”

乔蕊被他捏得很痛,不管是手腕还是腰,都很痛,她咬着牙,解释:“他是我朋友。”

“对你有企图的朋友。”

“那也是朋友。”乔蕊觉得自己快被他捏死了,这男人力气这么大怎么不去当运动员:“景总,你先放开我。”

“不放呢。”天知道,他现在有多愤怒,只是一时不见而已,她竟然和那个野男人跑到酒吧来了,还喝了酒。他不敢想象,如果自己没出现,那么之后,他们会去哪儿,做什么。

嫉妒的火焰将他燃烧,他眼睛变红,尽管强迫自己冷静,终究没办法压抑。

他倾身,唇舌猛地压住她的,在她柔软的唇瓣上狠狠咬了一口。

乔蕊瞪大了眼睛,想挣扎,却挣扎不开,他的力气太大,她觉得她的手腕大概已经青了。

唇上的痛感让乔蕊很是难受,这男人属狗的吗?竟然咬她,她推着舌尖,想将她抵开,身子被桎梏,她也只能用嘴反抗了。

可是当她火烫的小舌一靠近他,便被一股气息吸走,接着,她触到了他的舌尖,与它气息交缠,被它深深禁锢。

这个吻,疯狂又狠烈,混杂着疼痛和血腥,乔蕊尝到了自己血的味道,腥的,铁锈味,可在她还没来记得咽下去时,口中的浸液又被抢夺。

这个吻,维持了很久,周围很安静,外面汹涌的音乐声,也成了背影。

乔蕊是在快窒息的时候,被松开的,她微微回神,对上的,就是景仲言深沉幽暗的眸子,他看着她,一秒后,又吻上她的唇。

这个吻,不知道延续了多久,乔蕊从起初的抗拒,到最后的迷茫,到现在,她已分不清她在干什么了。

她明明没喝酒,可是为什么觉得好醉,头晕眼花,昏昏沉沉,好像下一刻就要晕倒一般。

她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,腿已经在发软,她全身的重量,几乎都挂在景仲言身上,感受着他唇舌的热度,还有他手臂的力量,竟然有些沉沦。

空气里,属于两人的激情因子还在迸发,中途,乔蕊曾试着睁开眼,可眼皮动了下,又软了下来。

他的吻是毒,她中毒了,四周发软,头重脚轻,不可控制。

而打断这一切是,是远处嘻嘻哈哈的一群正想洗手间而来的男女。

景仲言被推得回神,看着乔蕊靠在床上,捂着嘴,呆愣的摸样,强硬的走过去,掰住她的唇,又印了上去。

“不,不要……”乔蕊使劲推着他的胸膛,眼睛眼睛看着走廊另一边,害怕被人看到。

景仲言闭了闭眼,深深的又在她唇上吸了一下,才放开她。

乔蕊赶紧背过身去,双手捂住唇,听着后面的脚步声由远而近,最后从她身边擦过,进了洗手间,她这才松了口气,却仍然不敢回身。

她之后,她身后的男人正紧紧的盯着她,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。

事情到了这一步,乔蕊已经无法用任何借口骗自己了,她无法告诉自己,这个吻是意外,也无法用别扭的理由,为景仲言开脱。

他们都是成年人了,她明白她刚才的腿软和沉沦是什么,她也明白景仲言现在盯着她的眼神是什么。

是的,哪怕没有回头,她也感受到了,他的视线火热疯狂,是欲望,他看着他的目光,有欲望。

男女间的那种……

天啊,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乔蕊懊恼的要紧唇瓣,却不小心咬到了那个伤口,一阵闷痛,她偏偏还不敢痛出声。

突然,她感觉肩膀被握住,她浑身一抖,脖子忍不住缩了起来。

景仲言指尖微动,握着她的肩膀,将她转过来。

乔蕊不想转身,可是男人强硬的姿态,容不得她反抗,她被她掰过来,头却垂着。

“看着我。”他暗哑的声音就在她头顶。

乔蕊双手紧握,死都不抬头。

景仲言眯了眯眼,托起她的下颚,将她的头硬抬起,迫使她看着他。

乔蕊嘴唇红肿,脸颊绯红,耳朵根都在冒血,现在的情况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太复杂了,也太可怕了。

她想一个人静静,一个人安静的想会儿,她不想面对他,更不想跟他说话。

“唔……”这时,旁边的唐骏发出一声闷哼,似乎是醒了。

乔蕊赶紧道:“景,景总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,我要先送朋友回家。”

“不准!”他霸道的看着她,目光漆黑:“我不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