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逃避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被他的眼神震慑,眼睛又往下垂了垂,景仲言似乎也意识到口吻重了,深呼了口气,音色放柔:“我陪你。”

说实话,发生了这种事,乔蕊真是一百万个不想和景仲言单独相处,但是她知道他的脾气,这男人明显就是跟唐骏过不去,她实在不能说什么。

而且唐骏喝的太醉了,她也不确定自己一个人,能把他安全送回家,她刚才其实想叫朋友来帮忙,可想了半天,也不知道该打给谁,赵央肯定不行,她也是女孩,来了两人也就干瞪眼,其他人要不不是很熟,要不一时半会儿来不了,现在景仲言出现,说实话,反而解决了她的困扰。

只是如果没发生刚才那件事,她会更高兴。

景仲言看她没意见,先将唐骏拉起来,他动作很粗鲁,力气也很大,拽了一下,地上的唐骏闷哼一声,似乎是痛着了。

乔蕊赶紧上前,想帮忙,景仲言却冷声警告:“你要是敢碰他,我不确定一会儿会不会把他从车上扔下去。”

乔蕊一僵,当场不懂了。

十分钟,三人出现在酒吧最高档的包厢内,门一打开,乔蕊吓了一跳,只看付尘衣衫不整的拿着酒瓶,竟然站在桌子上跳舞。

景仲言却像早就料到一般,根本没看他,只拿了沙发上的手机,放进口袋,转身又走出来。

包厢门一关,乔蕊不安的问:“就这么走了?付先生会不会出事?”

景仲言扫她一眼:“对别的男人,你都这么关心?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捷豹就停在酒吧后箱的停车坪,取了车,景仲言几乎是野蛮的将唐骏扔到后座,唐骏大概是被扔进去的时候撞到了脑袋,又是痛哼一声。

乔蕊在前座看得心惊肉跳的,深怕景总一砸,把人家砸出个好歹。

过了一会儿,车子驱动,驶出车道外。

车内的气氛很安静,乔蕊不知道该说什么,索性扭过头,看着窗外,什么都不说。

景仲言却问:“他住哪儿。”

乔蕊一愣,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道唐骏家在哪儿。

“我找找他的手机,看看有没有其他人知道。”说着,她立起身子,伸手越到后车位,在唐骏口袋里翻了一会儿,翻到了手机,拿过来。

解了锁,她找到通讯栏,找了个号码拨出去。

电话响了一会儿,那边被接起:“唐骏,怎么了?”

“你好,我想问一下……”

这位是唐骏的同事,乔蕊问对方地址,对方大概是怕她是坏人,死活不肯说,还说要亲自去接唐骏,乔蕊顿了一下,看向景仲言:“景总,在下一个站口的地铁站停一下吧。”

说完,她才对电话那边说:“上青路的地铁站三号出口,你来接吧。”

挂了电话,车子也过了拐角,不一会儿就到了地铁站外面。

景仲言熄了火,身子靠在椅背上,偏头看向乔蕊。

乔蕊赶紧转过脸,心却又被提了起来。

她的态度让男人好看的脸庞又黑了一分,他却终究忍耐着,没再逼她。

呆了几分钟,乔蕊就觉得呼吸困难,车厢里太安静了,两人间的气氛又太尴尬了。

她咳了一声,开口道:“那个,我去对面的小超市买点吃的,景总你喝酒了吗?要不要给你带瓶水?”

景仲言目光沉沉的看着她,声音低哑:“我喝没喝,你不知道吗?”

乔蕊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深意,脸颊迅速变红。

他说的是刚才接吻的时候,他要是喝了酒,她一定嗅得出来。

她一阵心慌意乱,跳下车门,赶紧跑了出去。

景仲言隔着玻璃,看着她逃也似的背影,眼神愈发深黯。

乔蕊在超市逛了很久,久到连超市的员工都快怀疑她是小偷了,她才磨磨蹭蹭的买了几样小东西,慢条斯理的走回去。

上了车,她递了瓶水给景仲言,男人接过,却没喝。

乔蕊也不管他,自己打开一袋薯片,薯片袋子很香,她故意在车厢做出很大的声音,以掩饰那要人命的安静。

可是不管她怎么掩饰,她依旧感觉到空气中的紧逼,还有身边男人,火烧似的视线。

乔蕊简直如芒在背,她现在很糊涂,很多事都搞不懂,以前这些事,她想不通就不想了,可现在,她已经到了不想不行的地步了。

心里烦躁,眼看一袋薯片就要见底了,终于,手机响了。

乔蕊接起,是唐骏那个男同事,对方说已经到了地铁站口,没看到她。

乔蕊说了车牌号,不一会儿,有个拿着手机,探头探脑的男人走了过来。

乔蕊下了车,将唐骏的手机还给对方,然后拉开后车厢的门。

同事一看到唐骏醉的人事不省的摸样,赶紧上前叫他。

唐骏喝的太久,怎么也叫不醒,同事也很尴尬,带走了唐骏,又对乔蕊频频道谢。

等到人走了,乔蕊这才回了副驾驶座,一上去,却正对上景仲言发黑的眸子。

两人四目相对,乔蕊惊得立刻又别过脸。

她排斥的表情太明显,景仲言表情又沉了沉,却终究没说什么,驱动了车子,朝家里驶去。

回到家,乔蕊几乎第一时间就回了房,一进房间她就反锁了房门,然后将自己扔到床上,整个脑子一团乱麻。

所以,她现在终于可以冷静的想想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她努力的想告诉自己,这个吻只是意外,就和前几次一样,都是有原因的,都不是他们双方自愿的。

可以能作为借口的理由,这次却都不合用,她知道他们都是清醒的,就如景仲言说的,他喝没喝酒,她会不知道吗?

所以,排除了一方醉酒的可能,那就说明,他们都是有意识的,都是清晰的。

想到这里,乔蕊又使劲儿拽了自己头发几下,她当时到底抽了什么疯,竟然没第一时间推开他,竟然没第一时间离开,竟然没第一时间阻止这件事的发生。

心烦意乱,她在床上连打了好几个滚儿还停不下来。

就在这时,外面,突然响起敲门声。

“咚咚咚。”连续三声,惊得乔蕊立刻弹跳起来。

她咽了口唾沫,小心翼翼的站起来,走到门口,却没有吭声,也没有开门。

外面,男人的声音淡淡响起:“我饿了。”

乔蕊愣了一下,随即哭笑不得,谁让你吃饭时间跑出去了,饿了就饿了,你这是活该。

她心里虽然这么想,可也不能真的装没听见,一直躲在里面不出去,要知道,她还没洗澡呢,总要去把澡洗了,忙活了一晚上,她可不想就这么睡觉。

在门后面深呼吸了好几次,等到确定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,她才打开门。

门外,高大的男人已经换了家居服,正双手插着裤袋,沉沉的看着她。

明明他什么特殊的表情都没有,乔蕊还是忍不住心里一跳,默默的从他身边钻过,蹬蹬蹬的下了二楼。

景仲言看着她慌忙逃窜的背影,深呼了口气,才让自己了冷静下来。

乔蕊在厨房热好饭菜,端出来时,就看到景仲言已经坐在餐桌上,一双眼睛,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她。

她浑身都在冒汗,匆匆将饭菜摆上去,转身就要跑。

景仲言眼神一眯,身后将她拉住。

乔蕊只觉得被他握住的手腕,整个都麻了,她腿一软,差点就这么跌倒。

“有些话,似乎是该说说了。”男人低蕴的嗓音缓缓响起。

乔蕊手腕使劲,想挣开他,却怎么也挣不开,她心里发慌,脸色也更加难看了。

“不想说?”他挑眉,将她拉进自己,拖着她的下颚,看着她的眼睛,目光深沉:“乔蕊,告诉我,你是什么感觉。”

乔蕊摇头,他知道她是问她,接吻时是什么感觉,可是她能说什么感觉都没有吗,她现在只想回房休息啊!

“看着我。”见她视线躲闪,他加重了力道,捏住他的下巴,迫使她看着他:“告诉我,你是什么感觉?讨厌?”

乔蕊咽了口唾沫,看着男人深刻的眼眸,还有眼底那有些忐忑的光芒,突然觉得心跳加速。

讨厌,不,不讨厌,他的吻很热,很疯狂,她虽然惊慌,但是绝对不是讨厌。

可不是讨厌又是什么?喜欢吗?她但是想挣脱,想抗拒,想离开,所以,那绝对不是喜欢。

那么那到底是什么?大概,也就是慌张吧。

她是是在没理清当时的情绪,就连现在,她都还是慌张的。

看她半晌说不出话来,景仲言眉心越蹙越紧,这种时候,她还打算逃避?他以为他已经表现得很明确了,他喜欢她,想要她,这些东西,不管是在之前接吻的时候,还是他现在的态度,都能看出。

她却不打算回应,这说明什么?是没准备好,还是已经拒绝了?

不过是前者还是后者,景仲言都觉得不应该,已经到了这步了,她唯一的选择,就是给他一个答案,不管是是,还是否,始终有个决定。

景仲言觉得,自己向来不是脱离带水的人,可乔蕊,却每每能让他突破自己的底线。

三年的暗恋,他以为那已经是他的底线,没想到,现在,才是。

过了好半晌,乔蕊咬了咬唇,突然抬头看着他的眼睛。

景仲言眼前一亮,专注的凝视她。

两人四目相交,乔蕊想了好久,才开口:“景总,我觉得,我们都应该冷静一点。”

他眼神微动,眯了起来。却没有说话,等着她继续说下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