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景总,我还是搬走吧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觉得我们当时都糊涂了,酒吧那个环境本来就乱,身边的人又都醉醺醺的,我们可能是受了环境影响,做了一个错误的,不提倡的互动,不如这样,我们都静下心来,好好的睡一觉,等到明天再说。”

“哦,一时冲动?”他声音冰冷的问。

乔蕊眼前一亮,点头:“就是一时冲动,我们可能都不知道当时在做什么,景仲言,我觉得我们都该理智点,这样吧,我先上去洗澡,你在下面吃饭,等到吃完了,你也上去洗澡,然后好好的休息一晚,明天,明天早上我们再谈,好不好?”

她可怜巴巴的望着他,眼神充满期颐。

景仲言目光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儿,突然,倾身,在她唇上落下一吻。

乔蕊浑身一僵,吓得毛都快炸起来了。

他这个吻很短,也很浅,几乎只是一触即离,可他的眼神却黑白分明,异常清晰。

“明天早上,我要一个答案。”说完,他终究松了手。

乔蕊几乎是下一秒,立刻条件发射的跑开老远,她捂着自己的嘴唇,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闷着头,赶紧跑上楼。

房门一关,她倒在床上,重重的喘了好几口气,还是无法冷静。

他又亲她了,为什么要这样,我为什么要把她搞这么糊涂,她一斤够乱了,他为什么还要火上浇油,是嫌她还不够崩溃吗。

这一晚,乔蕊失眠了,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,脑子里无数影响一一闪过。

而另一间房的景仲言,也失眠了。

第二天两人醒来时,看到彼此眼底的乌青,都沉默了。

乔蕊如常的做了早餐,景仲言洗漱完下来,看到桌上一如既往的餐盘摆放,眼神沉了沉,看向厨房里,那个还在忙碌的小身影,目光久久不放。

乔蕊出来时,手里端了小铁锅,锅里煮了粥,她要了两碗,两人对坐着坐下,开始用餐。

景仲言一手搅拌着还在冒热气的粥,一边看着她,问:“你的答案。”

乔蕊手指一顿,像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,抬头,看着他:“景总,我想了一晚,我觉得,我应该搬走。”

他目光一沉,眉头狠狠皱起。

乔蕊道:“就因为住在一起,才会产生一些错觉,景总,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,我在这里住的很开心,明天之内我会收拾好东西搬走。”

“这就是你的答案?”他脸色发黑,勺子狠狠的摔进碗里,发出巨大的声响:“迫不及待的摆脱我?”

“这样能让我们都冷静下来,跳开了这个朝夕相处的圈子,才能看到事实的本质。景总,这对我们都好。”她冷静的说,随即低着头,慢慢的吃着手里的食物。

景仲言靠在椅背上,沉沉的看了她好一会儿,才豁然起身,捞起椅子上的外套,随意套上,出了门。

房门砰的一声被摔上,乔蕊也放下勺子,揉了揉眉心,觉得真是头疼。

说实话,这个主意也是她昨晚想了很久想到了,能解决目前情况的唯一办法,只有分开了。

她离开这栋房子,让两人的生活步调,回到以前一样,以前一直都好好的,这说明,只是同居误导了他们,她记得她进景氏以后,就没怎么听过景总有什么绯闻,偶尔有几个,也被证实是女方炒作,根本不足信服。

所以,她想,是不是景总太久没女人了,所以憋久了,分不清自己的情感了,他们天天住在一起,就算是两头驴,天天见面,也难免不会产生不该有的情绪。

所以只要分开了,就算不能立刻消除这种情绪,但至少能让彼此慢慢的醒过来,知道一切不是之前所想的那样,这都是冲动,都是误会,都是错误。

想到这里,乔蕊又吐了口气,又拾起勺子,一下一下将粥喝完,又吃了两个鸡蛋,喝了一杯牛奶。

吃完早餐,收拾了桌子,再看了看时间,她如常的出门。

到了公司时,办公室还没几个人,乔蕊没想到自己回来这么早,以往同样的时间出门,明明是踩点才到的。

后来她才想起,以前景仲言都会在两个街口前放下她,然后她自己走到公司,这个走的路程,当然要慢很多,而今天,她是乘的公车,坐到公司前面一点的车站。

进入自己的秘书室,乔蕊揉揉眉心,告诉自己要公私分明,便打开了电脑,开始做事。

一整个上午,相安无事,下午的时候,安娜突然回来了,带了一些糕点给大家,说是住院这么久,麻烦同事们了,还说自己过两天就能上班了。

乔蕊这才知道,安娜住院的原因是胆结石,前几天才动了手术,现在还在恢复期,医生建议她多休息两天,立刻工作可能会对身体造成影响。

乔蕊随大流的对安娜的出院表示了祝贺,也没吃她的糕点,回房继续工作。

过了会儿,办公室的门被敲开。

她抬头一看,安娜正拿着一杯咖啡站在门口,见她看过来,对她笑笑。

乔蕊挑了挑眉,让她进来。

安娜将咖啡递给乔蕊,乔蕊接过,道了谢。

安娜却说:“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,乔秘书,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听说你很忙。”

乔蕊无所谓的笑笑:“还好。”

“我知道,向韵姐把我的工作都还给你了,你手上同时处理两个人的工作量,一定很辛苦,不过还好,过几天我就回来了,到时候你也能轻松下来。”

乔蕊不置可否。

安娜见她似乎不想聊天,有些尴尬,站起来:“那,我先出去了,咖啡挺好喝的,你尝尝。”

乔蕊点点头,应了一声。

安娜离开后,乔蕊继续工作,今天的琐事比较多,而且快月底了,一些财务部的账目比较乱,她都要出来清楚才好存档。

赵央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乔蕊疯狂的对着电脑敲键盘,眼睛都不抬一下。而那杯放在她桌上的咖啡,连口都没打开。

她皱皱眉,走过去,拉开椅子坐下:“其实,针对你的是向韵,也不怪人家安娜。”

乔蕊抬眸扫她一眼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说你啊。”赵央嘟哝道:“你也真是的,人家安娜病了自己也不想,你这样,弄的人家多尴尬。”

乔蕊皱了皱眉:“什么意思?”

赵央看她还装糊涂,有点生气:“那你说,咖啡为什么不喝?”

“咖啡?”乔蕊看了眼那杯咖啡,表情没什么变化:“哦,现在还不渴,怎么了?”

“不渴你也喝点,你看看外面的人都用什么眼神看你了。”

乔蕊透过玻璃窗,果然看到外面一些人正对她指指点点,安娜被众人围在人群之中,表情有些可怜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“呵呵。”乔蕊笑了一声,继续埋头做事。

赵央看她那表情,眯了眯眼,倾身靠近她,小声问:“到底怎么了?你不会真的把错怪在安娜身上吧?人家也没做什么,就是生了个病。”

乔蕊挑眉看她一眼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大的文件夹,翻了一会儿,找到一页,递给她。

赵央结果,看了两眼,眼神顿时凝住:“不会吧。”

“你说呢?”乔蕊冷笑:“安娜的病假条是下个月十号到二十五号的,一共十五天,也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提前住院了,其实吧,向韵在办公室里势大,大家受她控制我也没什么要说的,但是,总不能让我明知道吃了亏,还傻傻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还跟对方嘻嘻哈哈吧?抱歉,这么没心没肺的事,我还真做不出来。”

赵央看看那请假单,上面果然是安娜的签名,上面写明,她有慢性胆结石,医生建议尽快动手术,所以她请假十五天,手术排期是第二天。

一般医院既然排好了手术日期,基本上就不会变动了,除非患者自己要求提前,但是通常提前没有正当理由,正规医院也是不给批的,因为你提前了,意味着其他人就要延后了。

赵央将资料夹阖上,又转头看了眼外面,一脸我很委屈的安娜,突然觉得恶心了。

拉帮结派,办公室里从来就不缺,但是这种拉帮结派完了,还装白莲花,就的确让人反感了。

“行了,咖啡我替你拿出去,不用喝了。”她站起来,拿起那杯咖啡就要离开。

乔蕊叫住她:“也不用这样。”她将咖啡拿回来,打开盖子,喝了一口。

赵央皱眉:“你不用这样,她们还以为你怕她们了。”

“我是怕她们啊,谁知道她们下次还给我是什么绊子,有些亏,就算再不想吃,还真的就得吃,这就是生存法则。”

可是这些法则对你是无效的啊,你可是景总的女朋友,运气好的话,就是未来的景氏女主人,你不乐意,去找景总告状啊,告状啊,景总一定会替你摆平的。

这些话赵央很想说,可话到嘴边,到底不能真说出来。

叹了口气,赵央挑挑眉,打算出去。

乔蕊突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你有没有什么相熟的搬家公司。”

“你要搬家?”赵央脱口而出,然后一顿,眯起了眼睛:“怎么,景总约你同居了?你们要住在一起了?”

恰恰相反,要分开了。

乔蕊耸耸肩:“替一个朋友问的,到底有没有,我记得你之前才搬过家。”

“有是有。”赵央拿出手机翻了一会儿,翻到一个电话号码:“我发给你,这家搬家公司挺不错的,我之前搬的不是间旧楼吗,没电梯,十楼啊,人家都帮我搬上去,也没多收一分钱,绝对是业界良心。”

乔蕊收到号码,心里捉摸着,今晚回去就收拾东西,明天就搬走吧,反正她东西也不是很多,应该很好整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