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你不止不能搬,还要搬到我房间住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有些紧张:“要不我先回家换套衣服,就这么去,太随便了。”

景仲言扫了她一眼,眸色淡淡:“无所谓,你穿上礼服,他们也不会接受你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虽然是真的,但是这么直接的说出来,真的不是故意打击吗?

车子开了半个来小时,便到了目的地,乔蕊提着背包,下了车,看着眼前的别墅大门,深吸一口气,手指忍不住发凉。

景仲言牵过她的手。

乔蕊颤了一下,指尖想抽开。

男人握紧她,淡淡的道:“演戏演全套,记住你现在的身份。”

乔蕊点点头,咽了口唾沫,总算让自己放松下来。

按了门铃,不一会儿,佣人开了门,两人走进去。

硕大的一楼,客厅里,薛莹正在帮忙摆菜,看到他们来了,将餐盘递给佣人,一边擦手,一边走过来:“还以为你们要再晚点到,现在还没到开餐时间,过来,先做一下。”

说着,她牵起乔蕊的手。

乔蕊忍不住身子一颤,薛莹转头看着她,慈和的安抚:“不要紧张,虽然上次来这儿的经历不是很好,但你也要学着适应,你现在和仲言在一起了,总是要经常回来的。”

乔蕊尴尬的点点头,却偷偷的看向景仲言,向他求救。

景仲言捏了捏她手心,给她无声安慰。

两人坐到沙发上,薛莹的态度和上次一样,温柔,贤良,虽然看不出多热情,但至少不会让人觉得被冷待了。

薛莹不喜欢乔蕊,很不喜欢。没有一个母亲,希望自己的儿子,有一个身份太低的女朋友,在她看来,乔蕊这人的性格或许没问题,看起来是个安分守己的,家庭情况也很清白,但是这样的女人,配她儿子,依旧是配不上的。

她对乔蕊礼待,也只是看在她多年的教养,和儿子的面子上,她之前就跟向韵说过,这段错误的男女关系,只要肯等,总会等到他们结束。

她现在也是这种态度,她不用阻止他们,因为她知道,这种不相称的关系,就算不用任何人阻止,也始终会结束。

至于是什么时候结束,也只是早晚的问题。

她不急,不慌,很平静,很冷静。

所以她现在能对着乔蕊和颜悦色,温和慈祥,因为这些,就算对待一个普通的客人,她也会做。

在客厅里聊了一会儿无关紧要的话题,薛莹就起身,上了二楼。

等她一走,乔蕊立刻道:“总裁夫人不喜欢我。”

景仲言扫了她一眼,不意外:“她喜欢你,我才惊讶。”

乔蕊皱着眉:“景总,总裁夫人这么温柔的人,都表现出了不喜欢我,一会儿总裁……他不会打我吧?”

“呵。”景仲言冷笑一声:“不至于。”

乔蕊还是没法放心,她忍不住抱怨:“早说我们该先回去换件衣服的,这样太随便了,总裁一定觉得我们不够重视。”

景仲言拍拍她背,安抚道:“没事的。”

这句安慰简直半点用都没有,乔蕊还是很紧张,眼睛一直盯着二楼,心里思考着,一会儿怎么说话不会被打。

过了足足十分钟,二楼才传来关门声。

薛莹扶着景撼天走了下来。

乔蕊赶紧站起身,景仲言也漫不经心的跟着站起来。

景撼天不怒而威的眸子在两人间扫了一下,又收回目光,声色冷漠:“我不是说了,不要把不三不四的人,往家里带。”

乔蕊脸颊一红,到嘴边的问候,也给咽回去了。

景仲言淡淡的道:“父亲糊涂了,这里哪有不三不四的人。”

薛莹皱眉:“仲言。”

景仲言看她一眼,吐了口气,牵起乔蕊的手,以示宣告。

景撼天气得脸都青了,薛莹忙道:“好了,好了,先吃饭,先吃饭。”

四人到了餐厅,坐下后,景撼天鹰隼的眸子,始终盯着乔蕊,乔蕊只觉得如芒在背,浑身不自在。

“今天过来,是有件事,我想宣布一下。”开餐前,景仲言沉沉的开口:“我和乔蕊已经注册了。”

乔蕊几乎当场闭上眼睛,不敢看总裁和总裁夫人的表情。

静。

安静。

死一般的安静。

就连旁边伺候的佣人们,都顿时紧闭呼吸,大气都不敢喘。

数秒之后,景撼天一拍桌子,厉声大吼:“我不准!”

景仲言神色如常:“已经注册了,您准不准,都没意义了。”

“仲言,你太冲动了。”薛莹也吓住了,一双漂亮的凤眸,在乔蕊身上转了好几圈,终究冷静下来,问道:“乔小姐,仲言说的,是真的?”

乔蕊咽了口唾沫,小声嘟哝:“是……是真的。”

薛莹重重呼了口气,站起身来:“仲言,我们需要谈谈。”

“可以。”景仲言稳稳的坐在椅子上,没有要起身的意思。

景撼天一双厉眸,死死的盯着乔蕊,手中拳头越捏越紧,就在乔蕊以为他真的要打自己时,老人压制住怒气,尽量平静的问:“要多少钱,人都有个价,说吧,你想要多少。”

这种狗血电视剧里的经典对白是怎么回事?乔蕊想说自己不要钱,其实他们结婚,她也是被逼的,没有选择权的,但这话显然不能说出口,她只能沉默着,低着头不说话。

她这态度,让景撼天彻底愤怒了:“我问你话,你听到没有!这么没教养,你爸妈怎么教你的,你这样的女人,也配进我景家门?也配嫁给我儿子?”

乔蕊皱皱眉,说她怎么样都可以,但是能别动不动就扯到她爸妈吗?

景仲言也冷下脸色:“父亲,注意你的用词。”

“干什么,你还想教训我吗?我告诉你景仲言,有我在的一天,你就别想娶这个女人!”

薛莹也道:“仲言,你这次真的太过分了,你是要气死你爸吗?”

景仲言神色不虞,站起身来,牵起乔蕊的手,宣布:“总之,婚已经结了,你们等着当爷爷奶奶吧。”

“什么?”接连受了好几个打击,景撼天气得直喘气,盯着乔蕊,眼睛又黑又沉:“她怀孕了?”

薛莹也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乔蕊。

乔蕊简直莫名其妙,怀孕,不不不,她没怀孕,她虽然和景仲言接过吻,但是接吻不会怀孕的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,所以,不要这么看着她啊。

乔蕊都快哭了,她欲哭无泪的盯着景仲言,希望他解释一下。

景仲言目光深沉,定定的道:“总之,该说的我也说了,这种情况看来也不用吃饭了,我们先走了。”说完,他拉着乔蕊,就往外面走。

乔蕊一路被他拽着,直到上了车,她才恍惚的问:“景总,他们不会真的以为我怀孕了吧?你怎么也不解释一下,这下误会可大了。”

景仲言面无表情:“是他们误解,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你明明让他们做好当爷爷奶奶的心理准备,这还叫什么都没说?

“景总,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能走,你还是进去和他们说一下吧,我看总裁刚才好像气得不轻,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怎么办?”

景仲言没有说话,却已经驱动了车子。

乔蕊看他冷峻的侧脸,重重的吐了口气,表情非常难看。

这时,她的电话响了。

乔蕊看了眼来电显示,顿了一下,悄悄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,犹豫一下,她终究接起电话:“喂。”

“乔蕊,是我。”对面,传来唐骏激动的声音。

乔蕊将窗户打开,任由外面的风声飘进来,压低了声音问:“有事吗?”

“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昨晚,谢谢你,我下午想打电话给你的,不过我同事给我洗澡的时候,把手机弄进水了,我刚才修好了,就立刻打给你了。”

乔蕊不知道说什么,含糊的应了声:“其实你不用特地打电话来,朋友之间,小忙而已。”

“可是到底耽误你这么多时间,那个,景总不介意吧?”

乔蕊一愣,偷偷又瞥了景仲言一眼,心想,他介意,他介意极了,嘴里却只能说:“没事,我们很好。”

“那就好,我真怕他为了这事儿生你的气,我虽然很想你们分手,但我也正大光明的和他竞争,而不是搞些小动作。”

乔蕊抿着唇,不知道怎么回了。

唐骏又说:“乔蕊,明天我要去阿姨家,你会去吗?”

“明天我有事,不回去。”

“哦。”唐骏的声音明显很失望:“那你现在在干什么?我打扰你了吗?”

你这么问,就算真的打扰了也不好说啊。

乔蕊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能干巴巴的问:“还有事吗?”

“看来我真的打扰你了,那,你忙吧,我下次再找你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蕊将车窗关上,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,鬼使神差的看向景仲言,解释一句:“唐骏的电话,他说谢谢我昨天帮他。”

景仲言凝眉,侧眸看她一眼,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两人间恢复了安静,车子继续前行。

这种冷战,真的弄得人很难受,乔蕊想缓和一下气氛,犹豫一下,才说:“我明天就搬出去,到时候,周末如果你在家不出门,可以叫我去,我来替你做饭……”

“你不能搬。”男人冷冷的打断她的话。

乔蕊一愣:“什么?”

景仲言看向她,声音淡凉:“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结婚了,过几天,估计会亲自过来,你不止不能走,回去后,还要把书房收拾了,搬到我房间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