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成雪是谁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车子缓缓启动,车厢里静若寒蝉,驾驶座的男人,目光平视着前方路况,表情冷淡,眉宇间看不出情绪。

副驾驶座的女人视线左移,目光从开始的怔然,到之后的惊讶,到最后的震惊。

她几次张嘴,但喉咙都像被卡住了一般,说不出话来,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抿抿唇,好不容易找回声音:“景总,你在开玩笑吧?”

是的,这是个玩笑,她只能这么想。

男人眉目未动,眼皮都没转一寸。

“你觉得是玩笑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别忘了你的身份。”他终于看向她,眸色深沉漆黑,带着惯有的冷意:“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。”

约定,那个约定……

乔蕊深吸了口气,觉得又被卡住了。

和景仲言住在一起,同一间房,他们之间已经这样了,他竟然提出要同住一间房?

这算什么,什么意思?

她现在开始怀疑,刚才他是故意的,故意让总裁和总裁夫人有那样的猜想,故意迫使她不能离开。

可是细想一下,又觉得不可能,他是迟早都要告诉家里他们的事的,但她那时候还没有要离开,也没和他产生这样怪异的关系。

所以,真的只是凑巧?

乔蕊还是有些不信,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能信,最后只能沉默着,看着窗外。

车水马龙,这个时间的马路,车流川息,车灯闪耀,四处都是汽车鸣笛声,前面好像堵车了,车子行动得非常慢,慢着慢着,好像还停了。

这一停,车外喧闹声,催促声不断,车内,却安静得好像另一个世界。

原以为一会儿就可以回家了,到底怎么样,她可以一个人静静的想想,但现在这么一弄,车子停在马路中间,动弹不得,车内的时间无限延长,她却不知怎么面对他。

尴尬的气氛在两人间流转,乔蕊觉得如是仔细点,她甚至能听到景仲言的呼吸声,但她现在不想听,只想避得远远地,她猜不透他的心思,也不想去猜了。

只要只想安分的躲远点,越远越好。

这时,车内电话响了,打破了车厢里恐怖的死寂。

是景仲言的手机。

他接起:“说。”

那头的声音很大,加上车内安静,乔蕊也听到了内容。

“那几只股,的确是有人操控的,不过我们追查下去,查到了个不可能出现的人。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陌生,乔蕊没听过,那是个男声,景仲言的男性助理,就那几个,但都不是。

似乎也没打算避乔蕊,景仲言对着那头问:“名字。”

那头顿了一下,有些纠结:“成,成雪。”

景仲言神色一顿,表情微微沉下。

成雪?这个名字好耳熟。

乔蕊皱了皱眉,心里思忖一下,想到了哪里听过。

好像是付尘提过,在帮她搬家那天,他好像是说过这个名字,成雪,听起来像女人的名字。

是景仲言认识的女人?

她眼神不自觉的投向身边的男人,只见男人面色发寒,嘴唇紧抿,表情非常难看。

乔蕊很难得见到他听到一个人的名字,就露出这么阴沉的表情,这女人跟他,是什么关系?

她有些好奇,但是也知道不能问。

电话那头的声音还在继续:“那间控股公司的法人代表,就是成雪,刚开始我以为同名同姓,看过照片后,才知道就是她,她去了国外,不知道搭上了谁,但对方的势力绝对不小,不过我们的查探一过去,没两天,那家公司的法人就换人了,从头至尾,我都没见到她,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美国,但显然是有意躲着我们。”

车厢里恢复了沉默,死一般的沉默。

乔蕊觉得空气有些憋闷,她呼了口气,悄悄打开了车窗的一角,想喘口气,可外面因为堵车已经闹翻了,喧闹非常,她一开车窗,吵杂的声音就从那小角钻进来。

惊扰声触动了车内的死寂,景仲言眉心一动,偏头看她。

乔蕊赶紧将车窗关上,车厢重回安静,他才对那头道:“继续查。”

那头应了:“查是肯定要查,不过我这儿有份资料,你可能会感兴趣,现在发给你?”

“在外面,发邮箱。”

“好。”

挂了电话,景仲言指尖握住方向盘,突然,一拍方向盘中间的鸣笛,一声车鸣,突然惊响。

外面堵得严重,按车鸣的人很多,他们这声,着实算轻的,但乔蕊知道,他在生气,在泄愤。

所以,问题还是出在成雪这个名字上,成雪,到底是谁?

这么重要?

心里想着,乔蕊也没开口,只安静的坐着,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。

那成雪是谁,对她而言都不重要,是男是女,她也不用关心,那人和景仲言关系匪浅,只要知道这点,就够了,以后,他的事,她都会敬而远之,不好奇,不打听。

这是她现在的计划,将自己彻底从他身边摘离的计划。

过来好一会儿,堵车的情况还是没得到缓解,这时,远远的看到交警过来,拍了拍别的车窗。

交警只对那些人说了几句,就一路下来。

终于到了他们的车前。

乔蕊已经打开了车窗,看外由远而近的警服男人。

“前面出了车祸,清理最少要三四个小时,要有急事,你们最好走出去,车子可以在我这儿登记,一会儿交警队会有人来拖车,但最好你们留个人守着。”

交警说了就看着他们,手机拿着小本子,似乎就是登记用的,但是乔蕊看到,本子上面没记一个字,显然前面的人都宁愿守着车,也不可能就这么把车丢在路上。

乔蕊转头看向景仲言,男人目光淡淡,神色疏冷:“知道了。”

他说这句话,没说自己的姓名,交警知道了,也是担心车子,要自己守,没说什么,又去了后面。

车窗关上,乔蕊问:“三四个小时,刚才一点东西没吃,景总,我去买点吃的吧。”

这四周都是马路,要走到有商店的地方,至少还要走一个站。

景仲言表情没变,目光却瞥了眼她的腿,没有说话,开了车门,走了出去。

等人走远了,乔蕊才后知后觉的看了眼自己脚下的高跟鞋,心里突然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那滋味稍纵即逝,被她生生压下。

女人都受不了关心细心的男人,她以为景仲言两者都不是,他冷峻严肃,平时起居饮食都是她在操持,他好像什么都没做,也不懂关心人,可刚才他却偏偏顾忌了他。

原来有些细节,当真的对一个上心时,就会发现。

以前她没发现他有这样一面,因为她只当他是上司,是老板,现在她发现了,意味着什么,什么改变了她?又是什么让她不自觉的去深思他的一举一动?

捂着头,她狠狠抓了抓头发,强迫自己冷静。

她不应该去注意景仲言,也不应该因为他的言行而深想,人是经不起捉摸的,记得小时候,乔蕊喜欢过一个班上的男同学,她明白喜欢一个人的经历应该是什么,第一,就是关注。

当你用心去关注一个人,分析一个人的行动举止时,你其实已经在喜欢他了。

她知道了景仲言对她可能怀有不一样的情绪,她明明说了要离他远远地,却忍不住去好奇,去关注,她这样,只能把自己往深渊里推,景仲言是个有魅力的男人,高大,冷峻,样貌不凡,并且能力出众,这种男人,关注不得,一旦关注了,就会喜欢上,喜欢上,就会深陷。

她不能让自己深陷,也不能让自己喜欢。

吐出一口气,她慢慢的调节呼吸,好好的给自己洗脑了一番,这才冷静下来。

知道问题症结了,以后就好避免了。

过了足足半小时,景仲言才回来,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,袋子沉沉的,看来里面有不少东西。

一个穿着西装革履,踏着高价手工皮鞋,就连领带上的领带夹都是千元货色的男人,手里却提着这么廉价的塑料袋。

那摸样有点滑稽,乔蕊有点想笑,但抿了抿唇,还是忍住了。

景仲言进来,将袋子放到旁边,竟然从里面拿出两盒寿司,再递出两瓶水。

乔蕊看了眼饮料的名字,心里一动,又被自己强压下来。

这个牌子的饮料,她很喜欢喝,上次一起逛超市时,都排队了,她还非要喝,最后是麻烦景仲言去跑的一趟。

没想到他记住了。

乔蕊觉得有点烦,这男人记性这么好干什么?那么她还有多少生活小爱好,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摸透了?

这是作弊好吗?这样还怎么让她不多想,不在意?

拧开水瓶,她故意说了句:“昨天新闻说,这个牌子的饮料里面有寄生虫。”

景仲言打开寿司盒子的手一顿,看她一眼,挑眉:“嗯?”

乔蕊咬牙说:“这时候最后一次喝这个水,以后我不喝了。”

景仲言眉心蹙了蹙眉,最终无话,夹了一块寿司吃起来。

乔蕊也吃起来,吃的时候,埋着头,故意不看他。

寿司吃不了多久,乔蕊吃完了,咂咂嘴,喝了口水,却突然一愣。

她想上厕所了。

估计是刚才水喝多了,现在吃了饭,肚子一涨,便想上厕所。

她苦着脸,眼睛透过车窗使劲往外面看,可这马路中央的,哪里有洗手间。

“怎么?”景仲言发现她脸色有些难看,问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