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他的教导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脸上尴尬,抿着唇,没有说话。

景仲言微微蹙眉:“嗯?”

“没,没事……”

他眉头蹙的更紧了:“肚子痛?月经?”

卧槽!

乔蕊脸色一变,抬眼狠狠的看着他,月经两个字他这么随随便便的说出来真的好吗?而且是女人肚子痛就只有月经吗?你怎么不问我是不是急性胃溃疡!

脸颊涨红,乔蕊咬着牙说:“想上厕所。”

男人表情淡然,嗯了一声,拉开车门。

“走啊。”看她还捂着肚子坐在里面不动,他催促。

乔蕊一愣:“去哪儿?”

“洗手间。”

“这附近有?”她眼前一亮。

他没做声,只看着她。

乔蕊赶紧下了车,走了两步,又回头看了眼车,觉得就这么放着,不安全。

景仲言道:“还怕被人开走?堵成这样,怎么开。”

也是,不可能她上个洗手间的功夫,前面路就通了吧,不可能这么快。

景仲言刚刚去买东西,沿途竟然还记得洗手间的位置,位置有点远,离他们停车的地方又走了十来分钟,好不容易到了,乔蕊赶紧进去。

公厕别指望多干净,乔蕊匆匆解决了,洗了手就出来,却看到景仲言正站在外面,可目光,却深沉的盯着马路中的某一辆车子,视线似乎想透过玻璃窗,射向那车厢里的人。

她走近两步,随着他的目光看去,可因为现在天已经黑了,她也看不清楚。

注意到她出来,他收回视线,微敛的眼睫,遮住了他眸中的异色。

“走吧。”

乔蕊跟着他,目光,却忍不住又往那辆车看去,这次她看清了些,车里好像有三个人,前座是个男人,后座是一男一女。

那么景仲言在看谁?

回到车里,乔蕊心里还在想刚才车里的人,却听景仲言道:“再等一小时如果还没通,你就先回去。”

“你呢?”她脱口而问。

他看着她,没说话。

男人漆黑的眸子,在车内灯光的映照下,渗出一种不一样的深沉,乔蕊赶紧避开,急忙说:“我是说,你要一个人一直等着?”

“不然?”

不然就弃车,明天再去警局领,她这话没说出来,他不想弃车,肯定有他的理由,这车里是他的私人座驾,后车箱里还有很多他的私人物品,这个乔蕊看到过,有时候两人去超市买的东西多了,他会开后车厢,后车厢里有一个箱子,箱子不大,但里面很多纸质的东西,她不知道是什么,也没看过,但应该是他经常会用的,所以放在车上。

一辆车或许不重要,但是他应该不想把自己的东西虽然放在外面,尤其是里面可能还有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。

想了想,她说:“一起等吧,要是困了,在车上睡睡也行,反正也不赶时间。”

“你不赶?”他眉眼深沉:“不是明天约了方征秋。”

市长的名字也就他能随随便便的说出来,乔蕊不好奇他怎么知道她和市长是约的明天,反正公司都是他的,他有什么想知道不能知道的。

不过她却记着另一件事。

“景总,你上次明明说,要过几天再找市长,为什么突然催着?”她刚开始以为她早上和他闹得不愉快,他公报私仇,当面刁难她,但后来又觉得不太可能,景仲言本身就不是那种公司不分的人,他对公事,向来很认真,也很严谨,而且赔偿的问题关系到公司利益,他还要跟那几位股东交代,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处理。

这个是他约好了市长后才想到的,她也想问问他原因,但是因为气氛不对,她最终拖了一天也没问,倒是现在能问问。

“你觉得为什么?”他看着她,突然问。

乔蕊一愣,问她?她怎么知道。

“我不懂。”

“那你觉得是什么?”他换了个问题。

乔蕊想了想:“是不是其他公司都谈完了,就剩我们了,如果再拖下去,政府资金或许不足,给不了我们想要的赔偿条件?”

他目光淡淡,看她的视线,带着清懒:“让你负责这个案子,这个案子要联络的人,最大的就是方征秋,在联系之前,你就没研究一下他这个人?”

“人?”

景仲言不慌不忙,慢慢道:“方征秋是京都方家的人,家里关系乱,但他也算出类拔萃,年少才智初现,是家里的重点培养对象,这么好的苗子,不留在京中,放到慕海市来为什么?说是磨练,可谁知道上面有没有别的意思。一来就大刀阔斧的搞重点城市项目,不怕得罪人,是他仗了谁的势?方家还没这么大的面子,那他隶属的谁?还想不通?”

乔蕊一愣,景仲言难得说这么多话,却说得有些不明不白,她深思了一会儿,脸色有些变化:“所以,方市长是来慕海市有事要做的?”

他目露淡然:“不算太傻,还能想通。”

“可这和我们的赔偿有什么关系?”

景仲言眉头重新拧起:“还是不懂?”

乔蕊苦着脸,嘴唇抿得紧紧的。

男人吐了口气:“他的背景是谁,他为谁办事,就能说明他的后台是谁,后台浅的,我们还能吊着点,一切以自身利益为重,后台重了,我们就不能轻视,不给方征秋面子,也要给他后面的人面子,所以就不能吊得太高,适可而止懂吗?”

所以,这是忌惮了方市长后面的人,所以我们的谱就不能摆了,最好是赔偿的事快点落实,别节外生枝,出什么变动,而且如果到时候真的出了变动,方市长后面的人势大,他们的钱,说不定一分钱都拿不到。

可是,如果早知道如此,他们之前就该积极点,为什么之前一直散漫,突然要积极?

乔蕊看着景仲言,是因为他也是最近才打听到方市长的底细?

她这个猜测,其实和真相已经很近了,但是也不绝对。

方征秋来慕海市的目的,他背后的人,这些事情,景仲言以前是不关心的,因为他先入为主的以为,这后面顶多就是方家,方征秋做的事,应该也是方家要做的事,他没多上心,因为方家对他来说,是两条平行线的,没有交集,也没必要多想,自然不可能着手去调查。

可那天在尚馆“偶遇”,乔蕊和秦若离开的时候,他和方征秋说了两句,他从他的口吻中,听出了苗头,这才生了疑,回去就查了。

事情不难查,因为上面也没多隐蔽,因此就一天,他就搞清楚了。

本来是想私下告诉乔蕊,但今天早上他的确心里有气,态度就生硬了,口吻也不柔和。

“这个案子从交给你开始,你就一直没想过调查清楚?”他突然问,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乔蕊。

乔蕊眼神有些闪烁,她其实调查过,但是都是一些片面的网上消息,她没有同行的朋友,也没地方打听,最大的信息来源就是网上的新闻和夏豪他们的关系网,但是这些,肯定查不到太深的,并且她没做过这种事,第一次接案子,完全是新手,很多地方都磕磕绊绊。

“以后知道怎么做了?”看她不言语,似乎也知道错了,他又问。

乔蕊赶紧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他教她:“你接一个案子,第一要做的,除了把所有相关资料看完,做出最好以及最坏的各种评估,还有就是分析你的对立方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如果连对立方要什么,性格如何,怎么谈都不清楚,这个案子,你一定完不成。”

她没做声,低低的垂着头,像个听训的学生。

想要乔蕊强大起来,这些东西,是都要教的,景仲言原本是想循序渐进,但好像效果还不如直接说。

看来以后,有什么还是直接讲明算了,她这脑子,不露骨点,她听不懂。

涉及到公事,两人间的磨合,好像小了许多,又谈了一些关于明天怎么应对的事,车厢里的气氛就变好了。

两人都是能公私拆分的人,谈到正经事,便没心情去想那些绮丽的私事,谈着谈着,乔蕊觉得收获良多,景仲言也觉得收获不少。

至少证明了,对她来说,转移话题这个方法,绝对有效,并且绝对能拉近关系。

两人谈了好半天,直到外面有人叫:“通了,通了,前面通了!”

前面的路况终于清理好了,之前是三车追尾,连环撞击,两人重伤,七人轻伤,都送了医院,但是三辆车的残骸却到处都是,而且车子碎得比较严重,连马路边的护栏都有破损,要善后的事,实在太多,最后交警还发现,连汽油罐都洒了不少,如果不是及时控制,估计前面都该爆炸了。

而几个小时的清理,绝对已经是很快的了,而且又是晚上,到处都黑漆漆的,也增加了清理难度。

又等了一会儿,前面的车渐渐通了,后面也终于松开了。

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快十二点了,乔蕊上了二楼,关了房间门,她就坐到床上,心里一边消化着景仲言之前对她说的那些理论知识,一边想着以后的事。

搬家是不能搬了,但是也不能搬到他的房间啊,那得多别扭啊,而且两人间又该怎么个说法?就算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但也终究发生过了,心里难免有隔阂。

这么想着,乔蕊又觉得烦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