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吃醋的男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想不通只好不想,她打开电脑,开了文档,把景仲言说的那些,一一记下,然后点开邮箱。

这个时候,她想找人聊聊。

邮箱是空的,不奇怪,这个邮箱里面她就一位好友,当初还是为了那人,她才申请的邮箱,这么多年,也只联系他一人。

“在吗?”

邮件发了过去,过了两三分钟,那头才回:“在。”

看着那白底黑字的一个“在”字,乔蕊只见在回复栏敲了几下,最终,却不知道说什么,或者,不知道怎么说。

说她和男人假婚了,说那男人原来对她有别的心思,还亲过她了,说她想搬走,但是那男人不让?估计这么写过去,时卿得吓一跳,以为她被人绑架了。

其实乔蕊也觉得她和别人绑架了没两样,从绯闻开始,事情就超出她的预知了。

结婚,同居,接吻,这个过程快得让她应接不暇,她现在反思过来,第一后悔的,就是当初为什么要坐上景仲言的车,第二后悔的,就是为什么要答应和他结婚。

当时或许有很多顾虑,很多理由,但是现在看来,那些其实还可以有别的方法避免,不是非要和他纠缠,更不是非要和他越缠越紧。

手指悬在半空好半天,她却终究打不出一个字,最后,鬼使神差,她打了一句:“我遇到了感情困扰。”

那头过了好一会儿,才回过来:“有男朋友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有暗恋对象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有人暗恋你?”

景仲言暗恋她?不不不,一定不是,怎么可能,所以他对她是什么?顺手?玩玩?好像也不能这么说,但这种成分一定存在。

那应该怎么回答算好,总不能说,有个有钱的男人,好像可能大概想包我。

说了就死定了。

想了一会儿,她只好打:“也不是。”

那头:“呵呵。”

乔蕊吐了口气,她也知道这种对话,是诡异了点,又不是男女朋友,又不是暗恋对象,那还叫什么感情困扰。

抓了抓头,她说:“算了,我自己想吧,你又没女朋友,估计也给不了我建议。”

“你知道我没有?”对方回。

乔蕊眼前一亮:“你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……呵呵,不好笑!”

话题到这里,算是结束了,乔蕊看着屏幕,那头不再回话,她心里事儿多,也不想说了,正打算回一句“晚安”,字还没打完,屏幕里,却又显示出一句话。

“女人拿来用用就好,真要自己养一个,还得看值不值得。”

乔蕊一愣,这种话,她是第一次听时卿说,她知道他这人性格不好,脾气也怪异,在外公和她面前,他能维持自己的好学生,好哥哥的身份,但是在别人面前,他是异常的,就连对着她爸妈,时卿都是古怪的,这也是为什么爸妈小时候最讨厌她和时卿玩,总觉得她做了什么,都是时卿那个怪小子带坏的。

她以前问过外公,为什么时卿哥哥在外面就不爱笑,外公说,因为他乖戾,我行我素。那时候她还不懂乖戾这个词的意思,但我行我素她懂,一般老师骂班上的坏学生,就说“你这么我行我素,怎么不回家,还来什么学校。”

这个词在小乔蕊眼里,不是什么好听的词汇,大概属于贬义词,可是她又联想不到,这么好的时卿哥哥,怎么会跟贬义词扯上关系,跟贬义词扯上关系的,都是坏学生,气得老师跳脚的那种。

那时候她终究太小了,很多东西不懂,后来大了,她懂了,时卿就是个怪人,但是他的怪,从没对她发作过。

这次第一次。

女人拿来用用就好。

女人是来拿来用的,怎么用?他是觉得,天下的女人,都是这么随便,任他予取予求?

从来不曾想,最喜欢的时卿哥哥会说出这种话,这种估计连付尘这种纨绔子弟都不会说的话。

乖戾,这个词,一下子映入她脑中,她想到了外公当时说这个词的语气和表情,无奈,不忍。

咬了咬唇,她敲打着键盘,言辞变得凶狠:“你不是时卿,你是谁。”

那头半天没回,过了好一会儿,她又发了一条,依旧没回。

直到过了半小时,那头,始终没回。

对方,已经下线了。

乔蕊捞起手机,对着一个越洋电话,打了过去。

电话还在响,敲门声突然响起。

她站起来,手里还拿着电话,去开门。

门外,景仲言正站在那儿,目光淡淡的看着她:“不洗澡?我要睡了。”

浴室在他房间,两人基本上都是前后脚洗澡,他睡觉前要关门,她总不能在人家睡下后,再去借浴室,因此他睡前,她一定要洗。

刚刚本来算好时间的,但是和那个不知道是不是时卿的人聊天,一时忘了。

“哦,马上。”她应了一声,这时,手里的手机里,传来淡冷的音调:“小蕊?”

这个声音不大,听筒没有外放,但是乔蕊还是听到了,他听到了,门外的景仲言也听到了。

两人的目光都投向她手里已经接通的手机,她忙捂住听筒,对景仲言道:“景总,我一会儿就来,接个电话。”

说完,啪的关了房门,走进房间。

房门阖上,外面,男人目光深沉,眼神低黯,眉宇间的冷意,似夹着寒霜,疯狂挂在已经紧闭的房门门板上。

男人的声音。

小蕊。

这两个情况,令他呼吸艰难,胸腔似乎夹了汹涌。

半夜她不洗澡,不出房,就在房间里和别的男人亲热的通电话,对方对她的称呼,还这么亲密,她似乎也不惊讶,很理所当然。

好一个理所当然,景仲言眼中厉色渐深,乔蕊,你倒是给了我一个大惊喜。

那个声音不是唐骏,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,但他听出来了,所以,在唐骏之外,他还有情敌。

呵,的确是个让人又惊又喜的大惊喜!

房间里,乔蕊将手机贴到耳边,问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刚才你听到了什么?”

电话那头,时卿微楞,口气淡凉:“什么?”

这是没听到的意思,乔蕊松了口气,问起正事:“刚才你在和我传邮件?”

“嗯。”他的回答,简短清晰。

乔蕊眉头一皱,所以,那个不能直视的回复,真是他回的?

“时卿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!”她愤愤的骂了一句,将通话一断,把手机扔在床上。

房间里一片安静,她冷静了好一会儿,才想起还要洗澡。

从柜子里拿出衣服,她脸上还带着怒气,一开门,却看到门外,景仲言还站在那儿,目光如深渊一般望着她,那视线深沉暗涌,里面似有风暴,要将她卷起碾碎一般。

这又是怎么了?

她张了张嘴,声音有些干涸:“景总?”

景仲言眯了眯眼,上前一步,走进她的房间。

她一愣,转头,却看到他打开柜子,正把她的衣服,一件一件从里面拿出来。

“景总,你干什么?”

“搬房间。”他声音颇冷。

乔蕊赶紧冲进去:“现在?”

“不然,明年?”他口气实在不好,乔蕊不知他无端端又受了什么刺激,但想到要和他同一间房,同一张床,她就觉得呼吸困难。

她一把抱住衣服,死死摇头:“我不搬,你家人就算要来,也不可能说来就来,总会提前通知,到时候再搬过去,制造一个假象就好了,为什么现在就要搬?”

“他们有钥匙,不用招呼,随时会来。”他声音冷硬,眨眼间,已把衣服都拿出来了。

乔蕊冲上去,把衣服抢过:“我不和你住,景仲言,我们是假婚,我怎么能和你同床!”

这是她第一次叫他名字,景仲言,含着怒气的三个字,气得喘气的三个字。

景仲言动作微顿,目光沉沉的看着她,眼底,黑暴涌现:“怕我强bao你?”

她脸色一变,嘴唇抿得紧紧的:“你位高权重,很多女人渴望爬上你的床,我什么都不是,容貌一般,身材一般,你看不上我,也不用看我。”

“谁说一般。”他眼底又黑了些,目光,一瞬不瞬的看着她:“你的容貌很好,我喜欢,身材朦胧间看过两次,我中意,我看得上你,也想看你,是你不要我看。”

乔蕊呼吸一滞,脸上又惊又吓,声音卡在喉咙,瞬间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这算什么,告白?

她急忙慌乱的闪开视线,他却上前一步,逼她看他:“我和你,从不是假婚,结婚证书就在房间,从第一天,我就没想过要跟你假婚,我认真的守着你,等着你,不逼你,不着急,你就一次次迫不及待逃开,乔蕊,我就这么让你难以忍受?”

“你……”她咽了口唾沫,艰难的看着他,他的表情太严肃,太冷静,她慌了,手忙脚乱,心慌意乱。

她摇头,眼睛四处乱转:“不,不是的……”

“不是什么。”他打断她,目光逼近:“乔蕊,你到底在想什么?一个与你近在咫尺的男人对你怀着怎么心思你都不懂,你到底是天真还是傻,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?”今天,他气怒了好些次,但都忍住了,可这一刻,他不想忍,那个陌生的男音,那个亲密的称呼,彻底触动了他,让他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危机感。

那男人的身份他不用去猜,但她的态度,刺得他难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