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他,一声不吭的离开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昨晚她一直没睡,但一整夜都没听到开门声,所以,景仲言一整夜没回来。

他去哪儿了?穿着睡衣,能去哪儿?

洗漱好,她进了厨房,如每日早上一般,慢慢的做着早餐。

这个早晨,尽管外面天气不错,温暖舒适,但房间里,却沉淀着沉重的灰色气息。

早餐做好了,景仲言还是没回来,她拿出手机,拨了一通。

电话那头响了一会儿,才别人接起:“嗯。”

“饭我已经做好了,在餐桌上,你,回来先吃吧。”她嗫喏的说完,快速挂了手机。

过了几分钟,房门咔嚓一声响了,她知道,他回来了。

景仲言的摸样有些狼狈,车上的环境并不好,在里面坐一夜,憔悴是肯定的,并且,他还穿着睡衣,肯定也很不自在。

乔蕊埋着头,将餐盘摆好,看他坐下,才说:“我就不吃了,先去公司了。”

说着,她就要走。

可倏地,手腕被人拉住,她没回头,只闷闷的挣扎:“景总,我们现在,还是别说话的好,我怕说着说着,又不愉快。”

所以,他的告白,他的倾心,在她眼里,都是造成她不愉快的因素?

男人气怒了,却又气笑了,他放开她的手,面色,已经沉出了墨。

乔蕊没有看她,也不敢看他,她匆匆上楼,换了衣服,拿了背包就出门了。

外面,天气很好,空气清新,可她愣是心头烦闷,难受又纠结。

家里,景仲言看着满座的早餐,什么胃口都没有,他拿着手机,摩挲一下,按了一组号码。

十分钟,他挂断,起身,上了楼,再下来时,手上,多了个行李箱。

可能,暂时分开一下,真的会好点。

至少,她会舒服点。

毕竟,他不可能让她走,她走了,不会回来了,只能,他做退让的那个。

呵,面对她,他又何时,不是退让。

乔蕊刚进公司,正好撞到要离开的李丽和向韵,向韵眉头微蹙,瞪了乔蕊一眼,快步从旁边离去,李丽却对乔蕊说道:“景总临时要出差,我和向韵跟随,这几天公司要是有不太平的,你都记下来,回来告诉我。”

“景总要出差?”她惊讶,刚才,没听他说过。

“我也是临时被通知的,不过。”李丽看了眼前面的向韵:“这次景总把向韵也带上了,倒是挺为你的,乔蕊,景总这么关心你,回头可要好好报答报答他。”说完,李丽眼看时间快来不及了,这才匆匆离开。

乔蕊站在公司大门处,面上表情异样,心里,又跟缠了丝似的,纠结起来。

深吸口气,她摇摇头,甩开脑子里烦人的问题,快步进入公司。

在电梯口,她遇到赵央,赵央见到她,愣了一下,突然问:“你从哪儿进来的?”

公司有三个门,两个侧门一个正门,因为公司人流大,一个大门,不够出入。

不过赵央这个问题,倒是让她好奇:“前门,怎么了?”

赵央吐了口气:“哦,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

“怎么,侧门有妖怪吗?”乔蕊挑眉。

“切,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,哪儿找妖怪去。”赵央调笑一记。

乔蕊忍不住望了侧门一眼,刚探过头,却被赵央一拉:“电梯来了,走了。”

进了电梯,乔蕊还是好奇:“老实交代,谁在侧门,是不是男朋友送你来上班?行啊赵央,交男朋友也不说一声了,胆子肥啊。”

“去去去,谁交男朋友了,那种男人,送我都不要。”

“不打自招了,果然有男人在侧门,我要下去看。”说着,乔蕊伸手就要去按电梯。

赵央忙拽住她,气得冒烟:“消停点行吗,你早晚会见到的,不过到时候,别太惊讶就是了。”

惊讶?乔蕊眨眼。

赵央扔开她,修长的指甲,抚了抚肩膀上的发丝:“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还挺神秘。

一早上,因为总经理没来,两大秘书也不在,办公室简直翻了天。

乔蕊也很自在,好久没有的松快气氛,让她也有些忘乎所以。

下午一点,她准时到了百汇楼,去的时候,她肚子里想好了要说的话,也设想了各种可能,反正今天,是一定要把赔偿解决的。

到了门口,还是秦显在门口等她,将她引进了上次那间包厢,她一进去,就听到方征秋在通电话。

她尴尬一瞬,看着秦显,意思是,现在进去,是不是不太好。

秦显却一脸公事公办的捏着门把手,盯着她,等着她进去。

乔蕊咂咂嘴,只好走进。

下一秒,包厢门被关上。

听到声音,方征秋捏着手机,看过来,看到了乔蕊,对她示意一下,让她随便坐。

乔蕊老实的坐到上次的位置,就听方征秋语气不好的对电话那头道:“我要说的,文件上都写了,会议上也明确表示了,有这么看不懂?”

那头似乎说了什么,方征秋脸色大变。

“既然如此,李局长就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撂下最后一句话,他啪的挂了电话,脸上表情,忽青忽白。

乔蕊坐在旁边,着实尴尬。

这样的气氛,该不是今天也谈不了公事吧?

咽了口唾沫,她试着开口:“方市长,我们……”

“赔偿是吧,这个够了?”不等她说完,他扔了个文件给她,脸上表情,依旧没有缓和。

乔蕊后知后觉的抱着那文件夹,打开看了两眼,眼前一亮。

她没料到,这次方征秋竟然这么好说话,她还没开口,他就把价位给她了,当然,给的不是现金,而是新的市中心建立后的一些赔偿方式,比如店铺,楼层,允许景氏搭建的建筑面积,综上所述,所有的条件配上金额加起来,竟然真的与景仲言给她的第一个价位,极为接近,误差不超过三万。

乔蕊用足了力气捏着自己手指,才没让自己兴奋得叫起来。

所以,事情就这么圆满的结束了?文件上有市政局的公章,还有方征秋的私人签名,她拿回去,只要景仲言签了字,这笔案子,就圆满结束了。

突然而至的幸福,冲的乔蕊差点头晕眼花,可她一抬头,却对上方征秋深沉的面色,顿时,喜色一收,又尴尬了。

“那个,既然事情已经谈完了,我就先走了,不叨扰市长了。”说着,她起身。

方征秋面露冷笑:“乔小姐还真是公事公办,赔偿一谈完,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。”

乔蕊面颊一红:“额,我是怕耽误市长时间。”

“我有空。”他靠在实木宽椅上,姿态慵懒,金丝镜片下的眼眸,漆黑明亮,宛如夜空星辰。

他这么说,乔蕊也只好坐下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这人显然心情不好,但他们又不熟,她心情不好,她难道还能安慰他不成?而且,方征秋显然是因为公事心情不好,他的公事可是涉及政治的,这种事,她连问都不能问吧。

“这里的茶,我上次喝了一种,不知道还有没别的种类。”没话找话,在茶楼,乔蕊也只能想到茶的话题。

方征秋黑眸微漾,按了手边的铃。

不一会儿,服务员进来,手里捧着整套茶具。

“龙井。”方征秋淡淡点茶。

服务员应了声,坐到专门的煮茶位置上,开始摆弄起来。

古色古香的房间里,淼淼茶香,缓缓上升,那夹杂着中国几千年文化的香气,窜入乔蕊的鼻息,她嗅着,大概是心情好的关系,也觉得这茶,越闻越好闻。

“香吗?”对面的男人,淡淡的问。

乔蕊微笑着点头:“很香。”

男人表情缓和了些,不再说话。

茶很快煮好,乔蕊端了一小杯,抿了一口,比上次喝的时候,口感好了很多。

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,方征秋也端着一杯,解释起来:“上次是碧螺春,这次是龙井,龙井分雨前和雨后,雨前的,味道更加爽口些,香也香得别有魅力。”

“雨前龙井,我还是在古装片里听过。”乔蕊不好意思的道。

方征秋修长的手指,晃着茶杯,瞧着杯里,暗棕色的光影缓缓流淌,似乎心情,终于轻松了点。

“如果喜欢,以后可多来这里坐坐,这里的茶,不错。”

“我这样的俗人,估计喝也喝不出味道。”乔蕊自嘲一句,又望着他:“市长很喜欢喝茶?真难得,很少年轻人喜欢喝茶,我记得小时候,我外公也喜欢喝茶,不过他泡茶可没这么多工序,有一次,他的一个老朋友来家里做客,外公随手泡了杯茶给他,那老朋友当场把我外公骂了一顿,说他糟蹋好茶叶,牛嚼牡丹,不会喝还瞎喝,我外公也气急了,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老头,争吵了一下午。”

说到关于外公的话题,她的话,不自觉多了。

方征秋愣了一下,看向她:“看来你外公的朋友,也是位茶友。”

“他是位汉学教授,专门喜欢这些带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。”

“哦。”方征秋吟了一声:“那你外公呢。”

想到记忆中那个健康慈祥的老者,乔蕊脸上的表情,也柔和下来:“我外公是位数学教授,我当时还挺好奇的,外公这脾气,怎么会跟汉学教授谈得来,一个理科,一个文科,话题也对不上号啊。”她失笑一声,像是想到了那个争吵不休的下午,却觉得格外怀念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