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 溜猫招祸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见状,笑了一声,景仲言是料理白痴,下面估计会,但是打作料估计也不会,做出来的面,估计也就一个咸味。

“还是我来吧。”说着,她将作料瓶拿下来,按照他平时的口味调好味道,尝了一下,才把东西收了。

此时面也煮好了,起了锅,搅拌两下,可以吃了。

景仲言看她一眼,不做声的将面端出去,坐到沙发上。

乔蕊跟出来,坐在地上,抱着小猫,埋着头逗它。

景仲言吃了两口,看她一眼,开口:“它叫什么?”

“啊。”乔蕊立刻抬起头,望着他:“哦,名字啊,我还没取,你说呢。”

“我不会。”他直言。

乔蕊赶紧把电脑抱过来,点着一个页面,递给他看:“这是我随机测的名字,你看看,你觉得能用吗?”

景仲言随意扫了眼,又看向她:“这是人名。”

“是,是人名……随便挑个字,取叠字名行不?我就看到这个,圆圆,好听吗?”

一般。

景仲言心里这么想,嘴里也没说,眼睛只盯着页面上的名字,看了一会儿,指着其中一个。

乔蕊一看,脸色一变。

“蕊?”

“嗯,不好听?”他问。

乔蕊:“……”不好笑!

她眼睛定了一圈儿,突然一笑,指着另一个字:“这个好吗?”

景仲言挑眉。

“言?”

乔蕊咧嘴:“不好听吗?我觉得很好听啊。”

挑个名字,挑了半天,最后也没选定。

乔蕊抱着面团似的小猫,盯着它瞧了半天,最后破罐破摔:“就叫面团吧,好记,也好叫。”

景仲言不置可否,刚好面也吃完了,他伸手一招,大猫似有所感的望了他一眼,一跃,跳到沙发上,踩上他的大腿。

乔蕊见了惊奇:“你们才第一次见,它就这么喜欢你了。”

景仲言摸着大猫的头,顺着她光滑的黄毛揉摸着,想了会儿,道:“这只叫面包。”

黄白相间,的确很像面包。

面包,面团。

一听就是亲戚。

“好听。”乔蕊一笑,选定了。

因着两只猫,再加上两人互相默契的不谈那日的事,客厅里的气氛,似乎也松缓了许多。

乔蕊看到客厅里还没收拾的行李,主动起身:“我帮你拿上去。”

景仲言没吭声,看着她放下面团,小小的身影提着行李箱,走到楼梯时,却突然顿住,有些为难。

他失笑,站起来。

“我来。”说着,提着行李箱,轻松的上了楼。

乔蕊有些窘迫,想帮忙,却闹成这样,耳根开始变红。

景仲言将行李拿上去,乔蕊没跟上,只看他再下来时,手里拿着两个包装精美的东西。

乔蕊抱着面团,望着他。

男人将手一递,两样东西摆在她面前。

“礼物,挑一个。”

乔蕊挺不好意思的,之前关系弄成这样,他出门还想着给她带礼物。

想了想,她选了其中小点的盒子。

“打开看看。”他淡然,像是猜到她会选这个。

乔蕊看他一眼,终究慢慢打开,盒子是以橙色包装纸装好的,连上面的蝴蝶结,都打得别有味道。

乔蕊拆的时候还有点不忍心,拆开了,却看里面是个黑色的毛绒盒子。

心里想到什么,她还不敢确定。望了他一眼。

他目光平和:“打开。”

乔蕊终究打开,里面,一条银白色的项链,跃然于眼,银色的链条在灯光下,泛着闪亮的光芒,吊坠是颗圆形宝石,看不出是什么宝石,但颜色非常漂亮,是少见的浅紫色。

“这个,太贵重了。”上次明明送的就是巧克力,这次竟然买这么贵的东西,乔蕊把项链递还给他,不太敢接受。

景仲言没接,随口道:“不值钱,不用有负担。”

“可一看就很贵。”她说。

景仲言眉色没变,不在意的模样:“对我来说,不值钱。”

好吧,虽然知道你很有钱,但是……

乔蕊还是不想收,又看了眼另一个大包装盒,小心翼翼的问:“这个里面,比这个还贵?”

如果比较便宜的话,她打算换个继续。

景仲言眉目微挑,神色淡然:“这个,给露露的,你确定要。”

“露露?”她一愣:“项目部的露露?”

“嗯。”他应着。

乔蕊一下子说不出话来,他竟然还给露露带了礼物。

两人间陷入安静,过了一会儿,还是面团柔软的身子,让她回神。

乔蕊摸了两下猫,拿着那项链,勉强挤出一丝笑:“你的礼物,谢谢了。”

说完,她起身,将面团移开,去厨房洗碗。

景仲言远远的看着她,目光冷冽又深邃,望着她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身影,脸上,没有半点表情。

下午,乔蕊在客厅逗猫,景仲言便如常的在沙发上办自己的公事,面包似乎喜欢上了这个刚见一面的男人,伸了个懒腰,喵了一声,就跳到沙发上,蹭到景仲言腿上,将自己盘成圈儿,窝在他怀里。

乔蕊看了稀奇,景仲言却轻易接受。他伸手揉揉面包头顶的黄毛,换的面包舒服咕咙声,更加打定主意,在他身上不走了。

乔蕊有点羡慕,这两天,面团虽然黏她,但是面包对她却不冷不热,大概是在诊所时,她曾经看着它们母女分开也没帮过它,让它记恨上了,因此这两日最多的,也就是挤在她脚边蹭蹭,多了也就没了,更不可能这么主动投怀送抱。

一整个下午,两人两猫倒是相安无事,挺和谐的,中间面团要拉便便,面包特别敏锐的感觉到,然后咬着女儿的后颈。将它带到猫砂盆里,喵喵的让它在盆里拉。

面团刚开始不愿意,可它每次爬出来,面包都又把它又拎进入,几次下来,面团也懂了,在里面拉完,才磕磕绊绊的跳出来。

乔蕊看了简直心都化了,这么懂事又可爱的猫,她差点送人了,幸亏及时要回来了,否则她一定后悔死。

晚上,吃了晚饭,乔蕊想到昨晚的事,却还是提议:“景总。要一起下去溜猫吗?”

景仲言按着遥控器的手一顿,看着她:“溜猫?”

“嗯,面包和面团特喜欢在下面公园玩,虽然可能不会解决排泄问题,但也可以散散步,总呆在家里别闷坏了。”

景仲言深深的看她一眼,不置可否:“你喜欢,就走吧。”

“不是我喜欢,是面包面团喜欢。”她强调。

没有一只猫,喜欢被当狗养。

这话在嘴边绕了一圈,他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出门的时候,乔蕊依旧给面包套了牵引带,又把面团抱在怀里,两人两猫一起下楼。

这个时候才傍晚,外面还没天黑,但已经蒙蒙的有些天沉了。

在公园走了一圈,乔蕊又接受到了不少人古怪的目光,景仲言自然我不例外。

她是昨天已经试过了,今天有了心理准备,倒没露出什么表情,可景仲言今天是第一次,却也神色如常,一点窘迫的样子都没有,让她不自觉的,又多看了他两眼。

“景总,不丢脸吗?”她问。

男人扫她一眼,神色依旧:“料到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“喂,溜猫的,你怎么又来了。”这时,远远有道挑衅的声音传来。

乔蕊一愣,扭头一看,就看到昨天嘲笑她那单车男,顿时仇视起来。

“遛狗的,你今天怎么没骑你的单车了。”

单车男的金毛还是那么精神,咧着嘴,特别努力的往他们凑,单车男被狗拽得几次跌倒,脸色有点难看。

乔蕊得意了,小鼻子翘的高高的。

单车男哼了一声,挤兑一句:“我骑车也比你遛猫好,蠢死了。”说完,这才拉着狗,费力的离开。

乔蕊盯着那一人一狗的背影作了个鬼脸,回头发现景仲言在看她,顿时收敛神色,解释起来:“他昨天笑话我来着。”

景仲言憋了半天,终究噗嗤一声,笑了出来。

这是第一次,乔蕊见他笑的这么开心,跃然的眉宇,张扬的神色,似乎因着他这一笑,天地间都失了颜色。

他本就长得好看,五官精致,眉目璀然,笑过之后,他像是周身都被水洗过一般,亮得更多了些夺目的色彩。

乔蕊从不知一个男人还能笑的让人眼前一亮,也从不知,景仲言是个也这么有生活色彩的一个人。

他是公司高高在上的集团主宰,也是家里颐指气使的娇惯大少,他总站在她头顶,似乎只有仰望,才能看到他,这一刻他却好像站到了她面前,这么近,这么低,与她平视,姿态轻松。

乔蕊感觉眼被什么迷住了,只好转开眸,害怕这样的风景再看一眼,便会沦陷。

景仲言,的确是个让女人很难不爱的男人,不管是他的容貌,他的身份,还是他现在所展现出来的自身魅力。

“我,我带面团去那边。”红着脸,她说完,抱着猫,快速跑来了。

景仲言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与脚边的面包对视一眼,挑眉:“我也不知,她又怎么了。”

溜猫这种事,乔蕊到底被笑过后,还是有点畏首畏尾,可景仲言却不然,他姿态慵懒的牵着面包到处走,逛了好大一圈,收获了无数或惊艳,或垂涎的目光后,才施施然的走到乔蕊身边,模样没有半分纠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