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同行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央心情好,提出单独请乔蕊吃一顿,毕竟也是乔蕊先交上了申请私人助理的文件,景总才能顺势给她升一截,所以怎么说,头功都是乔蕊。

乔蕊也想跟她去吃饭,但想到家里的两只宝贝,又摇头:“面团和面包肯定饿了,我得回去喂它们?”

赵央一愣:“你养宠物了?”

“就是我们捡的那两只猫啊,你忘了?”

赵央眼睛一瞪:“你还真收养了?你一个人养两只猫,你养的过来吗?它们身上有跳蚤吗?会在床底下拉屎吗?”

“你少恶心了,我们家面团和面包乖着呢,会自己去猫砂盆里便便,而且定期洗澡,定期打针,怎么可能有跳蚤,人家现在是家猫了好吗,家猫!”

“算了吧,你就没事儿找事吧,以后你身上一股猫味,我看景总还喜不喜欢你!”赵央一脸嫌弃。

乔蕊面上不语,心里却嘀咕,她一身猫味的时候,她就不信景总能干干净净的!要知道面包可黏他了,他身上的味道一定比她还重。

想到两只猫还有家里那位大老爷,乔蕊心请无端变好,告别了赵央,便回了家。

一进家门,家里却是黑漆漆的。

她打开灯,就看见地毯上,两只猫咪正蜷在一起睡得正甜,灯光刺眼,将两猫惊醒,面包伸了个拦腰,懒洋洋的睁开一只眼,看到是乔蕊,打了个哈欠,挠挠耳朵,又睡了。

面团却兴奋多了,她在地上转了两圈儿,就抖着身子站起来,小短腿蹬蹬蹬的跑向乔蕊,小尾巴还摇个不停。

乔蕊伸手将它抱起,将它举到眼前,用鼻尖蹭蹭它的绒毛,亲昵的问:“小面团想我没有。”

面团被她蹭得舒服,用掌心的柔嫩肉垫抱着她的脸,张着嘴,咪了一声,声音又软又萌。

乔蕊换了鞋,将它兜在怀里,到沙发坐下。

面包见状也终于爬起来,身子轻盈一跃,跃到沙发上,蹭着乔蕊的大腿又坐下。

乔蕊摸了它两下,逗得面包咕隆咕隆叫个不停。

猫果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东西,乔蕊逗猫逗了半小时,看看时间,才去厨房先叮了牛奶,喂了面团,再开始做饭。

做饭做到一半,外面大门就响了。

乔蕊探头看了眼,是景仲言,又缩回去,继续做饭。

景仲言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放下东西,然后,抱猫。

他将面团托在手心,坐到沙发上,面包看到他,比看到乔蕊热情多了,喵呜一声,就坐到他膝盖上,将脑袋搭在他西装裤上。

景仲言面色柔软,摸了摸它的大脑袋,又摸了摸面团的小脑袋,眼睛,却转向厨房的方向。

里面,乔蕊还在忙碌,他回来,她明明看见了,却一声招呼也没打。

顿了一下,他起身,走到厨房门口,刚好看见乔蕊把米洗好,放进锅里。

他开口:“一会儿我要出去,不在家吃,不用做这么多饭。”

乔蕊手一顿,回头看他一眼,哦了一声,依旧把米放进锅里:“都洗了,多做就多做吧,剩的熬粥,明早吃吧。”

他沉默一下,又说:“今晚我在外面睡,明早从那边走。”这也就是说,明早的早饭,也不用准备他的。

乔蕊心里说不出什么味道,他晚上不回家睡,那去哪里睡?他之前还准备了礼物给露露,所以,是要去露露家睡?

想到这里,乔蕊莫名的心里堵得慌。

她脸色一板,装不住满不在乎的摸样了:“那就算了,我熬给面包面团吃,面团也不能一直喝奶,也该试试喝粥了。”

她的声音硬邦邦的,是真的有点生气,至于气什么,她自己也说不清,就是,心里不舒服,不高兴,难受。

景仲言不再说话,将猫放下,转身出了厨房。

半小时后,他换了衣服下来,乔蕊刚好把菜端出来,看他一眼,突然脱口而出:“景总往后你要是不回来吃饭,能不能提前说一声,做多了挺浪费的。”

男人正在系袖扣,闻言瞧她一眼,抿唇道:“那往后,不用做我的饭了,你自己吃就是了。”

乔蕊一震,看向他。

这是什么意思?他以后,都不在家吃饭了?

那么他也不会在饭后跟她去散步溜猫了?

也不会晚上跟她一起看电影了?

也不会周末跟她一起逛超市了?

也不会每次她看到书上看不懂的问题,再找他询问了?

一想到这里,乔蕊心脏像是被紧了一下,疼得钻心。

景仲言皱眉看着她脆弱的小脸,告诉自己不能心软,转过头,往外走。

“景总。”她在后面叫一声。

他转头,眸色,依然淡淡的:“还有事?”

她想问为什么,可话到嘴边,却说不出来,只能呐呐的张张口,又闭上。

景仲言目光沉淀,语气,有些无奈:“这些,不是你要的吗?”

“我……”她开口,却说不出话来,低垂着脑袋,看来有些可怜。

他敛了敛眉,强忍着将她拥入怀呵护的冲动,转身,出了家门。

房门咔嚓一声关闭,乔蕊站在原地,目光瞧着那紧闭的大门,半晌不动。

心里难受又憋闷,她知道不应该,就像景仲言说的,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?可是,还是觉得不舒服,心里特别不舒服。

面团似乎感觉到主人低落的心情,走到她脚边,亲昵的用脑袋蹭着她脚。

乔蕊弯腰,将她抱起来,坐在椅子上,沉默着。

面团伸着脑袋,用倒钩的舌头,舔舔主人的下巴。

乔蕊摸了摸它的头,深吸了口气,才走回厨房,陆续把菜端出来,舀了饭,开始吃。

一连三天,景仲言都只是每天晚上回来一趟,呆不到半小时,又走了。

乔蕊没回都鼓了很大的力气,才没开口挽留他。

第四天,萧婷所在的擎天公司与景氏的合作,正式达成,擎天专门安排了一个项目小组与景氏和政府方面进行互动。擎天公司这么有诚意,景氏也不能就拿一个乔蕊出来,人数方面,会显得太敷衍了。

景仲言便放权给乔蕊,让她召集七个人,同样组成一个项目小组,她是组长。

乔蕊知道自己是无法拒绝了,只好精心挑选那七人。

首先当然有赵央,还有已经合作过一次地产部夏豪和张力,然后再在规划部和设计部分辨找了两人。七个组员,加上乔蕊,一共八人。

既然成立了项目专案组,那自然就要个专属办公室,项目期间,这些人都算是单独别调派出来了,不用负责原部门的任何事,只管这起案子,直到结束。

这个临时办公室最后定在了十三楼一个不太常用的小型会议室,花了两天时间,众人才把要用的东西都搬齐,案子,也正式开启了。

乔蕊作为组长,其实并没多少能耐,不过她算是里面品阶最高的,毕竟大秘书,这个称为拿出来,还是能唬唬人的。

夏豪和张力跟乔蕊合作过,基本也没事儿,但设计部规划部那四个人,却不太服乔蕊,虽然也听过她和景总的传言,但也就当她是个空降兵,第一次开会就不太尊重她的意见,弄得乔蕊脸色很难看。

下来后,夏豪也安慰了乔蕊一会儿,乔蕊没说什么,心里却的确有点发狠了,大概是有过一次经验了,她真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差,有了信心,做事自然就有了冲劲。

之后,乔蕊每天下班的时间就越来越晚,幸亏面团已经学会吃粥,乔蕊能少费点心,至少不用亲自喂奶了。

景仲言还是每天只回家十来分钟,换了衣服就走,有时候他回来的太早,乔蕊连见都见不到他。

这样的日子,又维持了一周。

景氏的项目组终于要跟擎天公司的项目组,正式合作了。

早上十点,项目组办公室内。

乔蕊看着对面的萧婷,再看看她身边那一溜烟的西装笔挺,眉毛跳了跳,心里难免的紧张了。

“现在是不是该改口叫乔组长了?”萧婷故意说着,活跃气氛。

乔蕊牵牵嘴角:“一个称呼罢了,萧小姐随意就好。”

萧婷笑笑,眼角瞥了眼乔蕊身边的组员,没有说话,翻开文件,开始谈正事儿。

半个小时后,会议结束,萧婷起身,笑道:“一会儿我要去工地,乔组长有空一起吗?”

“正好,我也要去,一起吧。”

工地是在城北的郊区,离景氏实在远,开车就要开一个多小时,还不算路上堵车的。

乔蕊只带了赵央和夏豪出来,其他人都留守办公室继续做事,萧婷也只带了一个助理。

等到他们到了工地时,已经十二点了,刚好是吃饭时间。

监工殷勤的抱了几盒盒饭过来,萧婷眉头皱皱,拒绝了,乔蕊不在意,接过,就吃起来。

这附近都是工地,可没餐馆,乔蕊不想为难自己的肚子,虽然盒饭也不好吃,但总比饿着好。

“乔组长还真是不讲究。”萧婷不阴不阳的吐了句。

乔蕊看她一眼,不置可否,继续吃自己的。

吃晚饭,萧婷似乎等的不耐烦了,乔蕊也没耽误,戴上安全帽,就进入了场内。

一路上,监工一直在跟他们讲解,乔蕊听得很认真,还让赵央及时记录下来。

等到他们逛完一整圈儿,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后了,萧婷脸色不太好,一看就是饿着了,乔蕊看她这样,从口袋里摸了摸,摸了一个棒棒糖出来,递给她:“补充点糖分,一会儿别晕了。”

萧婷面色一冷,嗤笑一声,从她身边走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