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受伤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果然平时表现出多么和善温柔都是假的,她就是不待见你,也不知道她有什么毛病,既然这么不喜欢你,还装什么姐妹情深,还约你一块儿来工地。”赵央在旁边嘀咕一声。

乔蕊摊摊手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。

往绿化区方向的路,还有些烂,还没修好,萧婷说要进去再看看,监工表示里面不好走,怕有危险,萧婷却非要去,转头,还盯着乔蕊:“乔秘书一起吧。”

乔蕊不太想去,但萧婷那挑衅的目光,弄得她哭笑不得,她挑挑眉,最后还是答应了:“那就去看看吧。”

监工无法,只好在前面领路。

不可否认,里面的路,真的特别烂,简直是走两步就是石头,走三步就是泥那种,到处是陷阱,乔蕊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,专注的盯着脚下,深怕一个不注意叫摔了。

“前面,就是绿化区了,现在还没开始施工,进去也什么都没有,不如就在这儿回去了吧?”监工说道。

乔蕊往前面望了眼,的确空空旷旷什么都没有,就点头:“那就回去吧。”

萧婷也没意见。

几人转身往回走,可刚一转身,乔蕊只听到耳边一声惊呼,接着,肩膀被人推了一下,整个人便失重的往旁边一倒。

“啊--”

她叫了一声,身子却已经跌进了烂地里。

这块地真的很烂,到处都是尖石头,乔蕊一跌,脚陷进泥坑里扭了一下,手肘撞到石头,额头也在一块尖石头上蹭了一下,当场就破血了。

“乔蕊!”

“乔蕊!”赵央和夏豪同时惊叫一声,吓得面色发白。

乔蕊吃痛一哼,只觉得全身都疼。

赵央和夏豪冲过去将她扶起来,却听她大叫:“别别别,疼……”

夏豪拖着她的右手看了一会儿,眉头皱起:“手脱臼了。”

赵央当场跳起来,指着萧婷破口大骂:“刚刚是你推她的是不是,我看到是你了,你这个贱人,你是不是有病啊!”

“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萧婷面色一白,可怜兮兮的道:“我,刚才崴了一下,差点摔倒,顺手抓了谁一下,我也是吓倒了,我没想故意推她,对不起乔蕊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你不是故意的,你分明就是故意的!”赵央也是个泼辣的脾气,冲上去伸手就要推萧婷。

萧婷肩膀被推了一下,差点仰头摔出去,幸亏身后还有助理,助理及时扶住她,才避免她血溅当场。

那助理也来了脾气,瞪着赵央大叫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萧组长说了她不是故意的了,她都已经道歉了,你还推人,你推什么推,你这叫蓄意伤害懂吗?”

“我是蓄意,她就不是蓄意了,萧婷我跟你说,这件事没完,又是警局说吧。”说着,她掏出手机,就要打电话报警。

乔蕊倒在地上,半张脸都是血,还是硬撑着阻止:“不要吵了,报什么警,先打120啊。”

赵央这才反应过来,又狠狠剜了萧婷一眼,才赶紧打了120。

监工简直觉得今天太倒霉了,上面来个视察的,好死不死还伤成这样,看看那血,流的跟出了车祸现场,多渗人啊。

他提议先把人扶到敞快的地方,工地里也有医生,先来看看怎么止血。

一群人又是一阵忙活,萧婷满脸愧疚,一直想帮忙,可赵央跟母鸡似的不让她靠近,一靠近就骂,什么话脏骂什么。

几次下来,萧婷倒是无辜上了,楚楚可怜的蹲在旁边,一脸歉疚的望着乔蕊,那眼神,倒像她才是受伤的那个。

乔蕊现在是真难受极了,不到十分钟的功夫,脸都白透了。

赵央和夏豪看了着急,救护车又一直不来,工地医生倒是给她止了血,但医生也说了,还是要赶快去医院,头撞了可不是小事儿,万一脑震荡怎么办。

三小时后,乔蕊躺在第一医院的急诊室里,耳边听着外面赵央的咒骂声,和夏豪的劝阻声,间或还有萧婷的哭泣声,迷迷糊糊的,就睡了过去。

等她再醒来时,只感觉一只熟悉的温厚手掌,贴着她的额头,正细细的摩挲着。

她勉强动了一下,似乎感觉到她醒了,那只手,也退开了。

乔蕊缓缓睁开眼睛,首先映入眼帘的,就是一片白光,光线太刺眼,她含糊的想用手挡挡,却发现右手动不了,她只好用左手。

挡住了光线,等到稍微适应一下,她这才看清眼前的全貌。

这是一间病房,炙白的灯光悬在头顶,光线贯穿她的眼球,令她很不舒服。

旁边,是扇窗户,窗外黑漆漆的,显然,此时已经是晚上了。

她又扭过头,想看看病房里的其他摆设,却右边,神色清冷的男人,正立在床前,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,眼底,溢满了深沉。

“景,景总……”她张张唇,唇瓣却太干了,说不出话。

景仲言静默两秒,侧身,为她倒了杯水,放上吸管,探身,将吸管递到她唇边。

乔蕊喝了一口,视线,却始终盯着他靠近的脸。

他脸色很深,很沉,表情非常不好,她摆摆手,示意够了,他将水杯拿开,她才说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“一天。”他冷冷的道,音色,有些沙哑。

乔蕊唔了声,声音有些晃:“那现在几点了?”

“凌晨三点。”

临晨三点,他却守在她病床边,她不知他守了多久,从他的表情,她也看不出他守了多久,只觉得心里,沉沉的。

她勉力一笑,转移话题:“我没回家,也不知面团有没有饿着。”

“我喂了。”他说,眼神,幽深暗沉。

乔蕊“哦”了一声,心里暗忖,景总真是话题终结者,看吧,又安静了,气氛又沉默了。

她正想着,他却突然开口:“乔蕊。”

“嗯?”她看向他。

他神色漠然,却突然倾身,弯腰,在她唇上落上一吻。

唇瓣间的触碰,只是短短相贴,她却全身一凛。

他抵着她的唇,重重的叹了口气,声音非常无奈:“我该拿你怎么办?”

她眼睫动了动,鼻尖一酸,却不知道能说什么。

他放开她,站起来,道:“这次的事,我会处理,你好好休息,案子的事不用担……”

“景总。”她打断他的话,双眸看着他的眼睛,鼓起了最大的勇气,开口:“我不担心,虽然我现在浑身都痛,但是我一点都不担心,你是世上最强大的男人,有你在,我还担心什么,你不管什么事都能解决,你都能处理……”

他眸色一震,就这么看着她。

世上最强大的男人,在她心里,他是这样?

“所以……”她咽了口唾沫,眼睫闪了闪,迫使自己努力看着他:“所以,我想问问你,你上次说喜欢我,那句话,还有效吗?”

病房里,出现长久的安静,乔蕊躺在床上,说完那句话,已经满面通红,耳朵根都发烫,她知道自己贪心了,知道自己奢望了不该奢望的东西,可是怎么办,她就是被迷惑了,就是被控制了。

她记得他从哪一天开始不在家睡。

她记得楼下的浴室什么时候被修好。

她记得她每天加班回家时,多么渴望家里的灯是打开的。

她记得他喜欢吃的每一道菜。

她也记得他喜欢坐在沙发的右边不是左边。

她记得很多事,很多和他有关的事,她也记得,当她一次次看着他出门,看着他彻夜不归,心里有多失落。

那些失落叠加起来,变得浓郁又折磨,可这些,她尚且能忍受。

可刚才他那一吻,那一个拨入蝉翼的吻,却像是将她那些失落都摧毁了。

之前那么多的负面情绪,那么多的难过难堪,可就一个吻,轻得像羽毛拂过一样,已让她丢盔卸甲,兵败如山倒。

她知道自己败了,败给了这个不知何时侵占了她心脏的男人。

可她就是想知道,如果现在再挽留,还来不来得及。

他们间,是不是还有可能。

她始终记得他那天的话,他说他喜欢她,初时,她的确很诧异,很害怕,很想逃,因为她清楚的知道,喜欢这样一个人,她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有可能,便是永远不会再爱上别人了,有可能,就是即便他玩腻了,甩了她,她心里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,也再也找不到平凡的幸福了。

可是就算如此,她还是陷进去了,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还没在一起,已经设想了分手后的打算,所以,她觉得她准备好了,可以为这股疯狂,去买单了。

她望着他,眼底期待又明媚,嘴唇紧紧抿着,心,被悬在半空。

景仲言神色淡冷的看着她,脸上,实在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他似乎还是平常那个他,冷淡,疏离,不苟言笑,似乎乔蕊的这句话,在他耳里,没留下任何痕迹。

沉默,沉默,始终沉默。

乔蕊清凉的眸子里,期待,渐渐变成失落,明媚,渐渐变成黯然。

果然,她不自量力,有些东西,错过了,是不可能回头的。

她初初拒绝得那么狠绝,怕他怕得甚至想搬走,想离婚,他又怎么会再回头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