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当时的心情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勉力苦笑一记,乔蕊嘴唇浅勾:“我,明白了……”

病房里安静异常,她深吸口气,想翻个身,背对着他,毕竟说了这种话,又被无声拒绝了,她实在没脸对视他。

这么想着,她就想动一动,可手脚都受了伤,没有旁人帮忙,根本动不了。

她好尴尬,脸上慢慢涨红,眼睛也不敢再抬起。

这时,他却突然抬脚。

黑亮的皮鞋凑近了些,乔蕊还是没抬头,心里,狠狠揪着。

温厚的手掌提着她的手,为她拖着,再提着她,让她翻身。

乔蕊觉得自己简直没脸见人了,跟人家表白失败后,竟然还要靠他才能背过身去。这个告白场景选的太不对了,至少也该在她手脚灵活,失败后能赶快躲起来的时候再告白的。

心里悔不当初,但人家好心帮她翻身,她也只能坑坑巴巴的吐出一句:“……谢谢。”

她这句话本是客气,景仲言却盯着她的眼睛,目光沉沉:“不用。”

乔蕊含糊的嘟哝一声,赶紧又低下头。

他却将她头抬起,欣长的手指捉着她的下巴,让她直视他的眼睛,唇瓣,微微抿着:“懂了吗?”

“啊?”她愣然。

“我当时有多难堪。”他说,指尖,忍不住摩挲她下颚的皮肤,眼底有些沉痛:“那天,我也是这样。”

乔蕊知道了,他是说,那天他表白后,也是她此刻的心情,所以……这人在报复她?

他居然在报复她!这么小气?!

她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,他却被她这摸样逗笑了,嗤了一下,低头,在她唇上啄了一下。

乔蕊还没反应过来,这个吻,已经加深,他灼热的呼吸,强迫打开她的口腔,绕住她的小舌,缠绵了好一会儿,直吻得乔蕊手脚都软了,他才放开。

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她咬着唇,怯怯的问。

他手掌揉着她的头顶,声音低惑的道:“你说呢。”

乔蕊闪了闪眸子,估计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还有点不敢相信。

所以,这是……成了?

没想到她有生之年第一次告白,居然成功了。

她眼神大亮,兴奋的望着他。

景仲言冷静的瞧她一眼,淡淡道: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我不保证我能等到你痊愈。”

嗯?

乔蕊愣了一下,过了几秒,才领略到他话中的意思,顿时手忙脚乱,耳根发红。

她,她可没那个意思。

她紧张的赶紧移开目光,眼珠子没有着陆点的四处乱转。

他嗤笑一声,手指为她理了理发丝,安抚:“再睡会儿。”

乔蕊仰头,问:“你呢?”

“陪你。”他简短的说了两个字,坐到床的另一头,将陪护床打开。

“这个会不会太短了?”陪护床是一米五的,一看就小,他睡上去,估计半截腿都在外面。

“将就将就。”他浑不在意。

乔蕊却想到他明天还要上班,要是睡不好,明天肯定会没精神。

她犹豫一下,费力的往旁边蹭了蹭,他看她又在动,怕她压伤自己,起身想扶。

她却拍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,有点害羞的道:“一,一起睡吧,这床挺大的。”

景仲言眼神一暗,瞧着她:“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?”

“你别误会。”她急忙强调:“我说的就是睡觉,是真的睡觉那种睡觉。”

她那慌乱的摸样,实在可爱,景仲言又被逗笑了,故意捉弄:“我上去了,可能不是纯睡觉了。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,咬紧唇瓣:“这里是医院!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他神色悠然。

乔蕊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想那种事,在她断手断脚的时候?可她却的确被他弄得害怕了,挣扎了一会儿,却还是拍拍身边的位置:“你要是做什么,我,我会反抗的!”说着,还补充一句:“我还会按铃!”

景仲言失笑一声,看了眼短小的陪护床,终究脱了外套,上了病床。

他躺在特别边缘的地方,就怕压着她,这张床不算小,但是也绝对称不上大,两个人睡,还是有点挤的。

不过如果抱着睡,位置,就会宽松许多。

男人将手臂横放,眼中带着笑意,乔蕊愣了一会儿,明白了,慢慢蹭高点脖子,睡在他手臂上,慢慢往他这边又挪点。

告白成功的第一晚,他们同床共枕了,虽然只是抱着纯睡觉,虽然乔蕊的耳朵依旧红了好半天,虽然她僵硬得动都不敢动一下,但是不可否认,对于刚刚告白成功的男女来看,他们的进展,的确算快的。

此时已经很晚了,乔蕊虽然刚醒还不想睡,但景仲言却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他昨天一定很累,本来工作就这么慢了,还要守着她醒,如果她再晚点醒,他是不是还要撑着等?

这么一想,她有点心疼,悄悄的仰头,望着他俊美的侧脸,手指在他脸上摩挲了一下,动作很轻,像是怕惊动了他。

过了一会儿,确定他没醒,她又大胆了些,指尖沿着她的脸颊,触到他的额头,抚摸了两下,才收回手,在他肩膀上蹭蹭,跟着闭上眼睛。

她却不知,她闭眼后,身边的男人,却缓缓睁开眼,男人漆黑的眸子直视天花板,数秒后,缓慢的瞧着坏中的女人,过了好一会儿,嘴角,缓缓的勾起。

第二天,艳阳的光亮,透过薄薄的窗帘,照射到病房的大床上。

乔蕊是被光亮刺醒的,当她醒来,愣了好一会儿,才想起自己是在医院,又过了好一会儿,她后知后觉的看向自己旁边,却倏地一愣。

景仲言不见了。

她眉头皱起,想起身,可手脚都使不上力,最后只能无奈的躺着。

现在几点了,他去上班了吗?怎么没叫醒她?他走了多久了?

一系列问题在脑中盘旋,却得不到答案。

又过了一会儿人,护士来寻房,乔蕊问了时间,护士说已经八点半了,乔蕊哦了一声,心想他估计是赶着回家换衣服,不然不用这么早走。

住院的日子,无疑是无聊透顶的,就一个早上,两三个小时的功夫,乔蕊已经无聊得叹了不知道多少口气了。

赵央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她这副百无聊赖的摸样。

赵央手里提着午餐盒,进了病房,将东西往桌上一搁,坐到了椅子上:“老实交代,昨晚景总什么时候走的?”

乔蕊一愣,等她一眼:“你不问问我身体好点没有,不问问我昨晚睡得怎么样,一来就问我这种问题,赵央你还是和我朋友吗?”

“我不是你朋友还陪你到晚上十二点,我十二点走的时候景总都还在这儿呆着,所以你醒来看到他了吗?”

乔蕊想到昨晚的事,还觉得是不是做了一场梦,她心里发甜,含糊的咕隆一句:“在。”

“你几点醒的?”

“凌晨吧。”她不想细说这个过程,只问:“你特地给我带午餐来?你亲手做的?是啥好吃的?”

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,你猪啊。”嘴里虽然抱怨,可手也打开了袋子,将里面的便当盒拿出来。

她拿了两个便当盒,一个放的午饭,一个放的水果,还有一个汤壶,盖子一打开,里面香喷喷的热气就冒了出来。

将汤倒出来,又把饭菜都摆好,赵央把床尾的餐桌抬起来,递到乔蕊面前。

“吃吧。”

乔蕊右手右脚都打了石膏,只能用左手吃,可左手夹不了筷子,只能拿勺子慢慢舀,看着特别可怜。

赵央噗嗤一声笑了,没同情心的说她:“你就是活该,明知道那个萧婷没安好心,现在残废了,开心了?”

乔蕊瞪她一眼:“我哪知道她会这么狠,不过会不会她真是不小心,那地方不好走,我几次也差点崴脚……”

“乔蕊你再给我圣母试试。”赵央板起脸:“她就是故意的,我一看她就不顺眼,我说怎么让你陪她一块儿去,合着在这儿算计好的,你跟你说,你头上的伤口虽然不大,但是可能是要留疤的,你现在还觉得她是无意的?”

“留疤?”乔蕊惊得勺子都掉了,急忙望着她:“你说真的?对了,我从昨天到现在没照过镜子,你给我看看,我伤口有多大?真的会留疤?”

赵央将随身镜拿出来,递给她。

乔蕊打开一看,果然额头上好大的一个白绷带,她腿忍不住就软了:“真的会留疤?”

“医生说伤口太深,缝了十二针,你觉得呢?”

“那,那这个部位,头发能盖住吗?”

“不知道,得看你留什么发型,齐刘海估计有可能。”

“不行,我小学毕业后就没留过齐刘海,太幼稚了,完了完了,我要破相了……”她崩溃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鼻子一酸,都快哭了。

赵央看她这样,只好安慰:“说不定有办法祛疤,现在很多化妆品还有祛疤功效呢。”

“万一去不了呢?”乔蕊已经绝望了,一旦想到,景仲言要盯着她这张破相脸的吻她,她的心又凉了半截:“果然还是太冲动了,早知道这样了,昨晚就不该说那些话!”

“什么?”她声音小,赵央没听见。

乔蕊摆摆手:“没什么,有点悔不当初而已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