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坦白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央一哼:“后悔也晚了,往后那萧婷再找你,你别理她了,她要是来探病,你按铃叫保安把她打出去。”

“说得轻巧,没证据说是她故意害我的,加上往后还要一起合作呢,迟早我得和她见面,倒是你赵央,她找不到我麻烦,会不会找你麻烦,你小心点,别回头你也破相了。”

“呸呸呸,你个乌鸦嘴,不会盼我点好的。”赵央嘟哝一声,看乔蕊还拿着镜子反复照,她抽手把镜子拿走,指着桌子:“先吃饭。”

乔蕊现在什么胃口都没有了,一想到一次恋爱还没谈就毁容了,只觉得从头到尾都溢满了绝望的气息。

赵央看她这样,有点后悔这么早就告诉她这个悲伤的事实了,犹豫一下,她转移话题:“那个,你这几天都在医院,我记得你养了两只猫是吧,要是给我,我去给你喂。”

刚刚还生无可恋的乔蕊,倏地一下精神一震,她瞪着眼睛,连忙摇头:“不用了,我让我妈去喂就是了。”

“你还告诉你妈了?”赵央吓了一跳:“她老人家没吓死吧,我说乔蕊你也太不孝顺了!你妈这么大年纪了,你怎么忍心?她知道你断手断脚还破相了?她没哭吧?”

乔蕊当然不会告诉妈妈,这次的事这么严重,没痊愈前,她肯定不会让他们知道,不过也不能让赵央真去帮她喂猫,只好担了这个不孝顺的骂名,默默的垂头:“反正他们已经知道了,猫你就别管了。”

“你这样我更得去了。”赵央瞪她一眼:“乔妈妈平时对我也挺好的,我去你家吃饭,她还特喜欢我,总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,你现在弄成这样她一定很伤心,这几天我就去陪陪她,算了,你吃你的吧,我给她打电话就是了。”说着,当真掏出手机,找了号码,要拨过去。

乔蕊吓了一跳,赶紧摆手:“别别别,别打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别打就是了。”乔蕊暴躁了,“反正这事儿你别管就是了,我有办法。”

赵央眉头蹙起,眼睛缓缓眯着,瞧着她:“乔蕊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?”

乔蕊是和赵央差不多时期进的景氏,虽然职位不同,但是在公司里,关系却特别好,乔蕊没有什么闺蜜,赵央是唯一一个,赵央的私生活也很简单,平时跟乔蕊也是接触得最多的,关系最好的。

两人经常互相到彼此家里玩,赵央家不在慕海市,在这里是租的单身公寓住,每年过什么节,她也就跟着乔蕊回家吃饭,跟乔蕊父母也认识。

几年下来,两人关系越来越亲密,已经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。

只是两人都不是八卦的人,通常不会问太多对方的私生活,但两人也都没什么私生活。

现在乔蕊这么神神秘秘,赵央一下子觉得自己被隐瞒了,特别不高兴。

“坦白从宽哦。”她加重了音色。

乔蕊咽了口唾沫,埋着头吃饭。

勺子吃饭特别不方便,还是用左手,她舀了几下也没舀起来饭,忙活了半天一口也没吃上。

她索性放下勺子,开始喝汤。

赵央看她这样,更觉得她肯定有事瞒着她,顿时脸色有难看了些:“不说是吧?好,以后你什么事儿也别告诉我了!”

说着,她起身就要往外走。

乔蕊连忙放下汤碗,拦住她:“你别生气啊,我,我不知道怎么说。”

“有什么不好说的?”赵央站住,看着她,想了想,问:“你家还有别的人?”

乔蕊瞧了她一会儿,一咬牙,说了:“我搬家了。”

“……”赵央瞬间瞪大眼睛:“你搬家了?什么时候?”

“几个月前。”她含糊的嘟哝。

“你搬了几个月了?”赵央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,坐回椅子上,继续盯着她:“搬去哪儿了?不是,你为什么要搬啊。”

重点来了。

乔蕊深吸一口气:“我结婚了……”

赵央:“……”

沉默,沉默,长久的沉默。

乔蕊不敢看赵央,只盯着面前的汤碗,看着那热气从碗中央慢慢上升,她就盯着那热气,一定盯,一直盯,盯了好一会儿,感觉时间差不多了,才怯怯的扭头,看向赵央。

赵央的确已经呆住了。

过了好半晌,她咽了口唾沫,挣扎着重复:“你结婚了?”

乔蕊点头。

“你结婚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真的结婚了?”

她是复读机吗?乔蕊再次点头:“结了,结了几个月了。”

赵央:“……”

又是一阵沉默。

乔蕊觉得这样挺浪费时间的,她虽然也知道这句话的冲击有多大,毕竟她也是适应了很久,才适应了自己结婚这个事实,但看赵央这摸样,她多少有点着急。

她又问:“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

“对方……”赵央找回点理智:“对方,是谁……”

乔蕊:“景总。”

赵央:“……”

赵央觉得她今天受得刺激实在是太多了,她有点承受不住了。

“你给我好好说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乔蕊抿了抿唇,磨磨蹭蹭的都说了:“我结婚了,结了好几个月了,和景总结的,我现在住他家,搬过去也几个月了,猫也养在那边,所以我住院,他也会照顾猫,不会让猫饿死,我这么说,你明白了吗?”

“我明白了吗?”赵央轻嗤一声,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她:“乔蕊你还问我明白了吗?你觉得我明白了吗?”

乔蕊缩了缩脖子,被她吼得有点懵:“……当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,而且我们说好隐婚的,所以,我谁也没告诉。”

“那你之前……”赵央说了半句,又觉得头疼,她揉着眉心,又说不出话了。

乔蕊知道她想问什么,想问之前她为什么一直强调跟景总没关系,还一副要把景总推得远远的摸样。

乔蕊觉得这事儿还是挺好解释的。不过她还是斟酌了一下用词,才缓慢的道:“赵央你知道,这世上,不是所有人的婚姻,都是同一种情况。”

赵央眯眼:“你想说什么。”

“就是吧,一般人的结婚,都是先恋爱,再相爱,再结婚,是不是?”

赵央没说话,就盯着她。

“但是吧,我不一样,景总也不一样,我们是比较前卫的人,我们把这个传统顺序打乱了一下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们结婚之前,并没有恋爱,并没有相爱,就直接结了?”赵央打断她,接过话来。

乔蕊眼前一亮,很欣慰:“你能理解,可见你也是有慧根的人。”

赵央重重的喘了口气,尽量让自己冷静一点,半晌后,她勉强挤出一丝笑,慈祥的问:“乔蕊,你猜我现在想干什么?”

乔蕊:“……可不可以不猜。”

赵央:“呵呵!”

接下来的十分钟,乔蕊被赵央用三百六十五度呈立体型,骂得体无完肤,皮开肉绽,她深深的相信,如果不是自己重伤未愈,赵央一定不会局限于骂,她肯定会打她,并且和蔼的,把她再次打进医院。

下午,景仲言来的时候,赵央已经离开了,他一进病房,看到的,就是一副诡异的画面。

乔蕊安静的躺在床上,她没有睡,眼睛睁得大大的,目光呆滞,神色死板的瞧着天花板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他走进了两步,开口:“怎么了?”

乔蕊一个机灵,像是这才发现他来了,顿时想说起来。

景仲言扶住她,将她拖起来,又用枕头靠好,坐在他床边,伸手抚着她鬓角的乱发,问:“心情不好?”

乔蕊望着他,想说的话到了嘴边,又给咽了下去。

她这么欲言又止,景仲言倒是好奇了:“说吧。”

乔蕊这才犹豫着,开口:“今天赵央给我送午饭,我把我结婚的事,说了……”

“嗯。”他淡淡挑眉,并没什么特别反应。

他这么淡定,搞得乔蕊倒是愣住:“你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

“想说什么?”他将她的头发理好,看起来闲适而悠然。

“你不想问我赵央的反应吗?”

“她怪你瞒着她?”

乔蕊瞪眼:“你怎么知道?她告诉你了?”

“不是,看你的表情看出来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呵呵,一点也不好笑。

“所以,你就因为这个心烦?”

“赵央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想到这儿,乔蕊又有点闷闷的:“不知道她明天还会不会给我送饭。”

景仲言勾唇一笑:“想这么多,就是怕她明天不给你送饭?”

乔蕊煞有其事的看着他:“你不知道,医院的饭很难吃,我远远的闻,就闻到一股不好吃的味道。”

男人又是一笑,一个吻落到她唇上。

好好的说着话,怎么说亲就亲。

乔蕊有些害羞,昨晚才正式在一起,今天就这么亲密,怪不好意思的,她推了他两下,不让他靠近了。

景仲言也不强迫,之前都忍了,没理由现在这么急进。

正好这时,他手机响了。

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起身,走到走廊去接听。

乔蕊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觉得甜甜的。

第一次谈恋爱,是不是都是这种心情,不见的时候相见,见到了就想笑,无端端的就觉得开心。只要看到对方,心情莫名的就变得很好。

这么想着,她脸又红了,嘴角高高的勾起,怎么样放不下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