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还没做好准备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在医院住了一周,终于可以出院。

这期间,赵央除了第二天闹了别扭不来送饭,第三天还是来了,其他同事也陆陆续续来看过她。

景仲言怕她无聊,拿了电脑给她,可乔蕊单手,打字也不方便,只能看看电视。

等到第四天的时候,她稍微可以下地了,就每天在护士的搀扶下,去复健室锻炼两小时。

又过了两天,感觉差不多了,就出院了。

手上和脚上的石膏,重新换了新的,医生说一周来换一次,平时在家里多锻炼,差不多再过一个月,就好了。

头上的伤口,也已经拆了,乔蕊看到镜子里那个丑陋的疤痕,当场快哭了。

医生急忙说,可以给她继续敷药,现在医学发达,这点小伤口,能去掉的,乔蕊这才冷静下来。

出院当天是星期日,景仲言接她出院,走到门口,刚好遇到赵央过来。

来探病几天,这还是赵央第一次遇到景仲言,一般她是中午来,景仲言是下午来,两人总是错开,在公司的时候,赵央又一直在项目小组,也没再遇到过景总,因此现在倏地撞见了,赵央一下子倒是愣了。

景仲言看她一眼,淡淡的道:“一起吧,乔蕊还要养病几周,白天还要麻烦你照顾她。”

赵央受宠若惊,惶恐的点点头,跟着他们上了车。

她坐在车后座,乔蕊坐在副驾驶座,景仲言开了车,乔蕊就跟赵央聊天:“你不是说不过来吗?”

赵央和乔蕊平时说话随便惯了,可现在顶头上司在前面,她不敢放肆,放柔了声音,温和的道:“傻瓜,我跟你开玩笑的,你出院这么大的事,我怎么可能不来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傻瓜是什么东西,这个人是赵央吗?还是谁假扮的?说话的调调完全是两个人啊。

“你没事吧?”她试探性的问。

赵央白她一眼,眼神冰冷:“当然没事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赵央太拘束了,乔蕊知道再说也说不出什么,只好闭了嘴,景仲言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,专注的开车,眼睛平视前方。

开了一会儿,他渴了,偏头看向乔蕊。

乔蕊灵敏的反应过来,把水瓶递给赵央,让她帮忙拧开,赵央以为她要喝,拧开了,递给她。

乔蕊接过后,却递到景仲言唇边。

赵央:“……”竟然已经到了喂水这么亲密的阶段了,赵央觉得后悔了,她刚才到底为什么要上车!她这么大个电灯泡,自己都被自己照得刺眼了!

其实她误会了,他们这完全不是亲密,只是小保姆和大老爷之间的日常互动而已。

这在之前的几个月相处下,这几乎已经是两人之间的本能动作了。

车里好不容易到了家,赵央如蒙大赦,第一时间下了车,景仲言停好车,扶着乔蕊下来,走了两步,觉得这么太耽误时间了,干脆将人打横,直接抱起。

乔蕊吓了一跳,赶紧搂住他的胳膊,试探性的问:“我最近吃了就睡,是不是重了点?”

男人低头瞧她一眼,就势在她唇上啄了一下:“刚好。”

乔蕊脸一红,抿着唇,把视线移开。

跟在后面毫无存在感的赵央:“……”

他们这么公然的秀恩爱,真的不怕被拖出去烧死吗?

进了电梯,上了楼。

以前的赵央根本没想过,她竟然会踏进景总家门的一天,所以当电梯抵达十楼,她真是做了很久的心里准备,才跟着出了走廊。

门打开,里面,硕大的二层公寓,倏地出现在她眼前。

这并不是一栋很夸张的房子,至少里面的摆设,装潢,都是比较家具的,这和赵央心目中那个冷硬,阴暗,毫无生活气息的房子,有不小的出入。

她还以为根据景总的品味,会把家里弄得跟办公室一样不近人情呢,没想到,这个家竟然真的是家。

“喵……”猫咪的叫声,打断了赵央的思维。

她低头一看,就看到脚下,一直白色的,只有头顶和背上有两块黄毛的小猫,正仰着头,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猫瞳,望着她。

赵央认出来了,这就是杂物室那只小野猫。

赵央不喜欢猫,见那小野猫蹭过来要抱她腿,她见乔蕊和景总都没注意,抬脚一踢,将猫踢得老远。

不远处正围着主人转的大猫面包看见了,喵呜一声,冲过来,狠狠的瞧了赵央一眼,叼着女儿的后领,将它带走。

赵央没什么心理负担的换了鞋,走了进去,环视了一圈儿房子,小声问乔蕊:“这里面的摆设,都是你弄得?”

乔蕊得意一笑:“漂亮吧!”

赵央没说话,只看她一会儿,心里重新评估她在景总心目中的地位。

原来只是以为景总对乔蕊有点上心,现在看来,连家里的家居摆设,都让她随便弄,的确是真的喜欢上了。

这么说来,她倒是有些好奇了:“你们,在一起很久了?”说完补充一句:“不是结婚,是……真正在一起。”

乔蕊比了个手指头。

“一?什么意思?”

“一个星期。”乔蕊说。

赵央:“你……”

乔蕊笑了一下:“就是我住院的那天晚上,唔,不要问我细节,我不会告诉你的,反正就是那天,正式开始的。”

赵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想或许是她的问题,是她没办法理解乔蕊的脑回路,叹了口气,她也不问了。

有些事,终究不是她一个外人该多问的。

此时,景仲言将东西拿上二楼,乔蕊就坐在沙发上逗猫,面团顺着她的裤管爬上来,估计太久没见到她了,特别黏她,喵喵的叫个不停。

乔蕊也特想它,抱着猫亲热一会儿,还给它介绍:“面团你看,这是赵央姐姐,你见过它的,还记得吗?”

面团咪了一声,仰着头,直往乔蕊身上爬。

赵央哼了一声:“一看就没教养,野猫就是野猫。”

乔蕊瞪她一眼:“别胡说,它能听懂的。”

“乔蕊,别魔怔了,这是猫,不是人。”

乔蕊撇撇嘴,跟这个没爱心的女人,没话聊了。

赵央只是来认个地方,地方找到了,在景仲言下来前,她就要走了,乔蕊挽留:“一起吃了午饭再走吧。”

赵央冷笑:“你觉得我对着你们家景总,有胃口吗?”

乔蕊愣了一下,理解了,她刚开始对着景仲言,也是吃不好的。

赵央离开后,门刚一关,景仲言就下来了,他问:“走了?”

乔蕊嗯了一声,埋着头继续玩猫。

男人走到过来,坐到她身边,掰过她故意埋下的头,盯着她的眼睛,沉沉的道:“现在,只有我们了。”

他的声音很低,乔蕊有种被迷惑的感觉,咬着唇嘟哝:“景总,我是残疾人。”

“嗯。”他倾身,靠近,抵在她的耳边:“所以?”

“所以,为了骨骼健康生长,我们什么也不能做。”而且她也没做好心理准备。

景仲言眯眯眼,嘴角勾起,声音,更加低了:“我没说要做什么,所以,你在想什么?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“我没想什么,什么都没想,我是很纯洁的!”她强调。

景仲言面上笑意更甚:“我说了你不纯洁吗?”

乔蕊都快哭了,感觉绕来绕去,她语文成绩又不好,绕的头晕脑胀的。

“景总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他揉揉她的发顶,一吻落到她唇上,含笑:“想问你,赵央走了,谁给你洗澡。”

乔蕊一愣,下一秒,眼睛瞪起。

是啊,在医院有护士帮她洗澡,就算偶尔护士忙,赵央遇见了,也会帮她洗,她现在手脚头都有问题,三个地方都不能沾水,洗的时候要分外小心,沾了水就会发炎,自己洗,是肯定没法洗的。

所以……

她醒悟过来,急忙到处找手机:“我叫赵央回来!”

他好笑的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摸样,起身,将离她不远的手机捞起,看着她。

乔蕊伸手:“快给我,”

景仲言不语,拿着手机,嘴上带笑。

乔蕊懂了,不可思议的望着他:“景总,你不会这么无聊吧,快把手机给我,赵央走远了,就不会回来了。”

“先把称呼改了。”他口气悠然,谈条件。

改称呼,怎么改,不叫景总叫什么?

乔蕊愣了一下,随即想到什么,突然脸颊一红,死也叫不出口。

“又不是没叫过,还害羞?”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纠结,心情很好。

乔蕊感觉这人就是趁火打劫欺负她,他们之间唯一能改的称呼是什么?不就是那句,好吧,她虽然在紧急关头,的确叫过他“老公”,但啊绝对是特殊情况,如果平时也要这么叫,多不自在啊。

她不叫,就这么望着他,眼神特别可怜,像被虐待了似的。

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最终,也是景仲言妥协:“才几天,就学会制衡我?嗯,很有本事?”

他将手机递给她,乔蕊接过,笑开了,勾勾手指,让他下来。

景仲言倾身,乔蕊迅雷不及掩耳的在他唇上吻了一下,然后埋着头,开了手机。

景仲言愣了一下,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献吻,他眯了眯眼,瞧着垂着头,正在拨电话的女人,他过了良久,嗤笑一声,无奈了。

估计,他是真被这女人吃定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