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准备礼物是件很纠结的事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夜晚,灼热闷闷,漆黑的夜空下,大洋彼岸,却还是白天。

收到下属送来的报告,时卿慵懒的面庞下,带着一丝凌厉,他看着文件中的数据,过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合上,姿态优雅的靠在大半以上,看着办公桌前的下属:“所以?”

下属满头大汗:“估计是被盯上了,最近只怕是要收敛点,其实很多操盘手之前都发现了问题,不过对方一直不瘟不火的,就没在意,这两天,不知怎么对方突然加快的步调,不是资金不够了,就是准备收网了。”

“嗯。”时卿淡淡的应了声,端着手边的茶杯,啄了一口,半晌未话。

下属被他那不动如山的姿态弄得更加紧张,犹豫一下,还是补充:“其实这次的事,跟我们没多少关系,这两方势力在斗,虽然在我们的地盘上,但我们也是置身事外的,估计这几天就结束了,到时候……”

“挺乐观的。”懒洋洋的声音,不温不火的冒出来。

下属浑身一凛。

时卿瞧他一眼,表情不变:“再给你个机会,三小时内,搞清楚两边的意图,做不到,就打封辞职信交来,我手下,不收废物。”

下属只觉得快哭了,三个小时,你怎么不说三分钟!这不是逼着人辞职吗?

“有意见?”

“不,没……”下属愁眉苦脸的应了声,埋着头,要死不活的离开。

莫歆来时,正好遇见那下属满脸黑气的离开,擦身而过,她面上带着笑意,走进办公室。

“你又发飙了,你这样的脾气,还能找到秘书吗?”莫歆与时卿认识久了,随意很多,她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,将手里的粉色文件夹递给他:“成雪传真回来的,你绝对想不到她回国干了些什么。”

时卿懒懒的扫她一眼,打开文件,看了一眼,眉头蹙了起来:“她想干什么?”

“可能是旧情复炽吧,毕竟她和那位景氏的总经理,我听说,好像以前挺好的,是初恋还是什么,总之,挺重要的。”

“呵。”时卿冷哼一声,将文件夹阖上:“不自量力。”

莫歆和成雪是在美国认识的,两人不算朋友,顶破天也就是个点头之交的意思,成雪是个有野心的女人,莫歆从跟她的谈话中就能知道,对于她以前在国内那点光荣史,莫歆也是一天三遍的听她念叨。

在莫歆眼中,成雪其实真的不算什么,可时卿对她却非常器重,这让莫歆一度有点接受不能,不过想到人家两人比她早认识,估计有点人情分在,她慢慢就淡定了,这次成雪去中国,原本只是帮时卿处理一点小事,不过她似乎不打算回来了,这是什么意思?她今天收到了这份传真,这是成雪的辞职信,她要彻底离开了,就是回了中国一趟,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吸引力。

想来想去,莫歆也只能想到那个成雪口中,听了不止几百遍的名字,景仲言。

所以,不是旧情复炽是什么,不过现在看时卿的态度,似乎问题还挺复杂的?

“什么意思?”她问。

时卿没回答,只在文件上签了字,丢回给她:“告诉她,辞职生效,她以后,不再是公司员工。”

“你让她走?”盯着文件上利落的签名,莫歆着实愣了一下:“你们不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

莫歆看他一眼,触及到他眼中的冷意,有些瑟缩:“我以为,你们是那种关系。”

“她?”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,时卿勾了勾唇:“你挺幽默的,不过工作时间,我不喜欢开玩笑。”

莫歆:“……”

所以,她一直都猜错了?可是不对啊,以前成雪不管作什么,做好做坏,时卿都纵容着,公司里不止她这么想,克里斯,约翰,谁不是这么想的,都以为这两人不是男女朋友,也是个情人关系。

哪知道,都不是?

莫歆带着文件,莫名的离开。

办公室房门关上,时卿旋转了椅子,目光对着身后落地窗外,斑驳利落的异国街道,深黑的眸子,缓缓眯起。

成雪,你到底想做什么?

不过,似乎,挺有意思的。

或许,再过不久,他也该回去看看了,老师的祭日快到了,那丫头的生日,也快到了。

上次那通电话结束后,他一直没找她,不知道那丫头是不是还在生气,气气也好,别把他忘了就是。

想到这儿,他脸上,总算露出今日以来,第一个笑容。

他也该想想,今年回去,该给她带什么礼物了,去年送的玩具熊,似乎她并不喜欢,果然是长大了,以前她都喜欢这些东西的,难道今年得买点成熟的?香水?包?衣服?

想了半天也想不到,他有些纠结,转身,打开电脑文档,噼里啪啦打了一会儿。

十分钟后,全公司所有人的邮箱,都收到了这份新出的问卷调查。

《二十五到三十岁女人,最喜欢的生日礼物》每人最少说三种,下午两点前,发到营销经理star·莫处统计。

员工们都莫名其妙,总裁这又是搞的哪一出?

莫歆:“……”为什么是她负责统计,她下午还有很多事要做……

乔蕊最近有忧虑,随着手脚渐渐的康复,她能走得时间越来越多了,这本来是很高兴的事,可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付尘开始到他们家来了。

景仲言白天不在家,付尘就白天来,乔蕊特别不想给他开门,她觉得没有景仲言在,自己肯定制不住这个纨绔的男人。

不过到底是景仲言的朋友,她也不能把人家扔在外头当真不理,付尘这人特别执着,不开门他就正坐在走廊,上次坐了两小时,边坐边敲门,弄得她戴上耳机都不得安宁。

无奈之下,付尘只能进来。

进来这位大爷就原形毕露了,坐在沙发上就不走,还要乔蕊这个残疾人给他伺候吃喝,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“付先生,你回家不行吗?”这已经不知道是乔蕊第几次哀求他了。

付尘特别大摇大摆的吃着新鲜草莓,一边看电视,一边优哉游哉的道:“我跟你说了,我爸找到了我,白天都在公寓外面堵我,我白天只能来你这儿消磨时间,乔蕊你可不能这么狠心,咱们都是中国人,要互助互爱懂吗?”

一点都不懂。

乔蕊很可怜的坐在沙发的另一头,怀里抱着面团,身边蹲着面包,一人两猫就这么看着眼前这位入侵者。

面团很萌很软,就连赵央这么讨厌它,它都会去蹭蹭赵央,可这只小猫对付尘尤其不喜,每次看到他,就张大嘴,用喉咙发出威胁的“咈咈”声,不让付尘靠近。

面包也不喜欢付尘,每次他一来,它就躲到乔蕊身边,身子紧紧贴着乔蕊的大腿,乔蕊要是起身,不管去哪儿,它都跟着去,还带着女儿一起跟着。

付尘简直像个大魔王,还是特别讨嫌的那种。

最近景仲言一直在忙,每天回来都很累了,乔蕊也不忍心跟他告状,打扰他休息,这件事就一直忍气吞声的,眼看已经两个星期了,付尘还特别聪明,每次都在景仲言回来前半小时到一小时离开,简直机智得让人抓不到把柄。

乔蕊就跟个小白菜似的,接连被他欺负了两个星期,最近乔蕊手脚好些了,也没让赵央每天来帮她洗澡,弄得她连个诉苦的人都没有。

“付先生,已经四点了,景总马上就要回来了。”她面色很不好的提醒。

付尘看了眼墙上的时钟,优哉游哉的继续吃草莓,满不在乎的道:“他今天会晚点回来,大概六七点的样子,我五点半再走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会晚点回来?”乔蕊脱口而问。

付尘用一种特别得瑟的眼神扫她一眼:“想知道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真想把这男人用扫把打出去。

不过付尘也不是真的就是讨嫌,看乔蕊一脸要瞪死他的摸样,他终究松了口吻:“好了好了,被这副死人脸,告诉你还不行吗。”

“那你说啊!”

付尘随意道:“我早前给他了几只有问题的股票,最近他在忙着收购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完全听不懂两者之间有什么直接关系。

“听不懂?”付尘挑眉。

乔蕊不语。

男人低笑一声:“你还真是够笨的,连我都知道的事,你居然不知道?你跟着景仲言,这些他没教你?”

“呵呵。”乔蕊起身,杵着拐杖,走到厨房,再出来时,手里拿着平底锅,对着沙发上的男人冷冷的道:“我扔东西还是挺准的,你要不要试试。”

“喂,你这什么意思?”付尘坐了起来,有点忌惮的望着她手里的铁锅。

乔蕊目光冰冷:“赶你走看不出来?你还是真是够笨的,我都做出来的事,你居然还不知道?你跟着景总从小一起长大,这些做人基本的智商,他没教你?”

付尘:“……”

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小白兔一样的女人,嘴巴居然这么毒,而且这么小心眼,这么记仇。

不就是说她笨吗?至于这么快就要找回场子?

一点度量都没有。

“我再问一边,你是自己走,还是被我打走。我跟你说,我家很多武器,我的猫还是会咬人的,只要我一声令下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我走我走。”付尘倒是不怕乔蕊真的动手,这小女人才多少点力气?他也不怕那两只猫,那么小点,一脚就踹飞了。他怕就怕她把乔蕊气急了,这人要是哪儿不舒服,腿崴了,手撞了,景仲言不得杀了他才怪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