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看得上的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付尘一走,乔蕊将平底锅往流理台上一放,也吐了口气。

她打开电脑,又搜索了一些股票的知识,心里慢慢有点底了。

有几只有问题的股票,景总要收购,意思是这些股票背后有人操盘?在攻击景氏?还是攻击景总?

景仲言要收购,是打算让背后的人站出来?还是只是打算搞清楚,背后的人是谁?

金融的东西,到底还是很复杂的,乔蕊看了这么几天书,也就懂了点皮毛,大略就是怎么看升幅之类的。

不过她也想替景仲言分忧,又看了一会儿,她看得懵懵懂懂的,一不注意,就看过了时间。

景仲言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乔蕊正抱着电脑,不知看什么,看得特别专注。

客厅里开着灯,餐桌上却没有实物,是外卖还没送来?还是还没订?

他关了门,突兀的声响,吓了乔蕊一跳。

她抬起头,就看到门口正在换鞋的男人,突然回过神来,看了眼墙上的时钟,六点四十。果然和付尘说的一样。

“抱歉,我忘了时间,我还没订餐,你先洗澡,可能要多等一会儿。”她说着,就找到手机,打算拨号。

景仲言走过来,将她抱住,身上的热气立刻传来,将乔蕊包围。

她按了号码,订完了餐,推了旁边的男人一下:“先上去洗澡吧。”

男人没动,却拿过她怀里的电脑,看了眼:“股票?”

“嗯,我就是随便看看。”说着,她准备关上。

景仲言拦住,指着上面某只股票的名字,挑了挑眉:“为什么看这个?”

“随便点的。”乔蕊随意道,说完又看向景仲言:“我觉得这只股票的升幅有点问题,我看了看历史记录,好像最近一两周,升幅得很古怪,感觉有点问题。”

景仲言看了她一会儿,眸中带着点深意。

“怎么了?我看的不对?”她迟疑一下,又看了会屏幕,一脸纠结的摸样。

景仲言将电脑拿开,阖上,在她唇上亲了一下,放开了,才说:“是有问题,不过是小问题,快解决了。”

“嗯?”乔蕊一愣:“这个……就是你最近在的事?”

“怎么知道的?还以为那些数据,你看不懂。”他的文件就摆在客厅,乔蕊想看随时都可以看,不过她很规矩,从来不乱动,并且那些数据一大堆专业用语,乔蕊这个初出牛犊的小新人,根本也看不明白。

乔蕊得意的挑了挑眉,没说是付尘透露里的,只催促着他:“快去洗澡,洗了下来吃饭。”

“不洗呢。”他执意将她抱着,不放开,嘴唇找到她的脖子,一下一下,缓慢的吻着。

“怎么能不洗澡,多脏啊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避开他的亲吻。

男人嘟哝:“洗了,有什么奖励?”

乔蕊被他气笑了,捉住他的脸,看着他俊美英朗的面庞,在他唇上重重亲了一下,亲完还有些不好意思:“够不够?”

男人眸光一暗,就势将她扑倒。

乔蕊惊呼一声,推搡着:“别……你,你先下去。”

景仲言看着她,不肯。

乔蕊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,忍不住在他唇上又吻了一下,安抚:“一会儿就吃饭了,去嘛。”

她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,他眼神动了动,到底坳不过,颇为无奈的上了楼。

两人已经在一起,其实那档子事,早晚也要做,乔蕊理解景仲言,一个男人,憋了这么久,实在挺可怜的,但是她又是第一次,难免慎重,难免紧张。

总之,就算要做,也要她身体痊愈了,这样,这种情况下,也实在是太古怪了。

景仲言洗好澡下来时,外卖已经到了,乔蕊正在忙着摆好。

他去了,自动帮忙。

吃了饭,乔蕊想出去走走,之前行动不便没办法出去,后来行动好点了,景仲言又太忙,她一个人也不好提,现在她觉得一个人出去,应该也没事儿了,就打算下去散散步。

景仲言应了,带上衣服,就要一起。

“你忙你的吧,我自己去就是了。”

“不放心。”他简短的道,拿了溜猫绳,已经为面包绑好了。

乔蕊心里有些甜甜的,抿唇笑了一下,心想出去也逛不了多久,应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

两人还是去了附近的公园,这里和平时一样,很多人傍晚遛狗,乔蕊又看到了那个溜金毛的单车男,单车男估计是长久没见到乔蕊了,乍一看她,还愣了一下,才认出来,之后就狂笑:“你这样子好蠢,哈哈哈。”

乔蕊手里还那种拐杖,虽然能走了,但是走的也很慢。

她被嘲笑了,很不开心,瞧了那单车男几眼,回敬:“你的样子也够蠢的,我是受伤才蠢,你是天生长得就显蠢,还是你厉害。”

那单车男被她说的面色发涨,狠狠的哼了一声,牵着狗走了。

那金毛却还依依不舍的望着景仲言怀里的面团,呜呜的叫了两声,好像挺喜欢面团的。

面团一点不喜欢金毛,将埋在主人的怀里,冲着金毛的背影“咈咈”的又叫了两声,那叫声,跟面对付尘时是一样的。

乔蕊见了心情好,找到了空余的椅子,抱着面团,把它好好的亲了一会儿。

景仲言倚着身子,站在旁边瞧着她,觉得这样恬静温和的日子,也挺好的。

这时,附近有人发现了他们,一位牵着小博美狗狗的曼妙美女走过来,主动打了招呼:“嗨,还记得我吗?”

乔蕊看那女人一会儿,不认得,景仲言神色淡淡,表情有些冷漠。

那美女看也没看乔蕊,对着景仲言道:“上次我们见过,你这只猫真特别,这个公园溜猫的也就你一个,我对你印象特别深。”

“有事?”没心情跟人周旋,景仲言随口问。

那美女靠前了两步,她手上的博美犬看到了面包,凑过去,想闻闻,面包不喜欢狗,喵呜一声,尖利的爪子已经伸出来,背弓着,好像那博美再敢凑近一点,它就不客气的挠过去。

美女见状,也怕自家狗狗受伤,把狗抱起来,才对眼前的男人道:“我感觉溜猫也挺酷的,我最近也想买只猫,你的猫是什么品种?在哪儿买的?养猫和养狗有什么区别,你能和我说说吗?”

乔蕊在旁边看的眼睛都起火了。

这不是勾引,是红果果的勾引!

“这位小姐,猫和狗……”她主动开口。

那美女却嫌弃的看她一眼,打断她:“我问的是这位先生,请你不要插嘴好吗?”

乔蕊脸色一变,气得都要冒烟了。

她板着脸,抬眼瞧着景仲言,给他打眼色。

景仲言失笑,一声看她吃醋的摸样,心情顿时好了。

美女以为他是对她在笑,顿时来了精神,又凑前了一点,声音却低了,带着诱惑的说:“如果有空,找个安静的地方,我还有很多关于猫的问题,想请教你。”

“他没空!”乔蕊满脸寒色的站起来,瘸着脚走过去,挡在景仲言面前,直视那美女的眼睛:“你想养猫去问宠物店的人吧,他们一定会特别殷勤的为你讲解。”

“这位小姐,我不是跟你说话。”美女鄙夷的挑眉,瞧着乔蕊。

乔蕊被她这大摇大摆的态度气得又是一阵堵:“我也不想跟你说话,可公园在这么大,你能不要挡在我们面前吗?”

“现在好像是你挡着我了。”美女冷笑。

“你……”乔蕊气极,扭头,不理这女人了,就看着景仲言。

她这气呼呼的摸样,实在可爱,景仲言唇瓣含笑,伸手搂住她,看着那位搭讪的美女:“我老婆生气了,是你走,还是我们走?”

“你们是……夫妻?”美女惊讶的瞪大眼睛,视线在两人间看了好一会儿,又在两人的手上扫视一圈儿,最后,眼中的惊色淡下去,凉凉的道:“又没戒指。”

景仲言眸中的光影暗下来,盯着那女人看了一会儿,唇瓣冷勾。

那女人似乎也知道自己冒犯了,这位帅哥看样子是生气了,她脸色涨了一下,半晌,才愤愤不平的离开。

等人走了,乔蕊瞧着景仲言淡然的俊颜,不乐意的哼哼:“景总魅力不凡啊。”

景仲言捉着她的脸,亲了一下,低声笑:“醋坛子翻了?”

“我才没吃醋。”她嘟哝一声,一瘸一拐的又回到长椅坐下,埋头玩猫。

景仲言走过去,坐到她旁边,将人半搂着,顺毛:“那些女人我看不上。”

“要是遇到一个你看得上的呢?”虽然两人还没在一起多久,但乔蕊也是很有危机感的,每次想到景仲言这么受欢迎,走到哪儿都有美女自动献身,她在家就呆不住。

今天出来溜个猫,就遇到这么大胆的,这还是家附近,要是走远了,还不知道那些女人开放成什么样,她只要一想想,心里就堵着。

看景仲言不吭声,乔蕊虽然知道自己有点不讲理,但还是迫切的问:“说啊,要是遇到一个你看得上的呢?”

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会儿,瞧着她面上越来越着急,低笑:“看得上的,不是在这儿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