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 叫老公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深吸口气,冷静了好一会儿,才将手机扔开,把自己埋进沙发里,自暴自弃的抠着沙发皮。

她就现在这摸样回家,还不把妈妈吓死,手脚的石膏都没取,头上的伤痕虽然复原了,但是她也不是光露脸。

纠结得很,她想找景仲言,又觉得,这种小事,还是不要烦他的好。

想来想去,她最后还是杵着拐杖起来,拿了钱包和手机,就出了门。

她在楼下打车,一路到了医院。

护士看她行动不便,扶了她进电梯,问她去哪儿,她说去骨科,护士按了纽,索性陪着她。

到了骨科诊疗室,医师看到乔蕊,愣了一下,翻了翻记录本,说:“乔小姐,我要是没记错,你的复诊日应该是这周日,今天才周四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就想看看,能不能提前拆石膏。”她慢吞吞的坐下,指着自己的手脚道:“其实我觉得我已经好了很多了,上次照片的时候,您不是也说看起来骨骼都差不多复原了,我最近有点忙,想尽快拆石膏,重新投入工作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医生犹豫了一下,把她的病历拿出来,斟酌着说:“其实你的确是可以拆石膏,不过你的丈夫希望你再养养,毕竟你手虽然是脱臼,但脚骨可是错位了,慎重一点是好事。”

“可您不是说骨头已经好了。”她急切的道。

医生满头大汗,摆摆手:“我有个电话要打,你先等等。”

说着,他拿着手机,背过身去走到窗台去打电话。

乔蕊眼睛眯了一下,试探性的问:“您不是打给我丈夫吧?”

医生一震,没回头,含糊的唔了一声。

果然是!

乔蕊就说,她之前住院的明明不是这家医院,可之后复诊什么的,却来的都是这里,她当时就奇怪,好好的为什么要转院,景仲言说这里专业些,又说这是工伤,他有权要求她在最好的医师手下治疗。

乔蕊坳不过他,答应了,可没想到,这个医生居然是个奸细!

“不行,不能告诉他。”她一瘸一拐的就要站起来。

护士连忙扶住她,深怕她摔倒。

景仲言似乎也在忙,电话打了两次,都没人接,医生放下手机,回头,看着她:“乔小姐,按照规矩,我们是要知会你的丈夫。”

“那你倒是说,我到底是不是可以拆石膏?是他不让拆,还是你以医生专业的角度,觉得不能拆?”

医生不说话,其实,骨骼错为什么,脱臼什么,真的都是小事,一般半个来月都差不多了,而且这位乔小姐用的还都是最好的药,复原的进度自然更好。

但关键是这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,医院受了景氏不少赞助,那位景先生要严肃处理,他一个小医生,能怎么办。

上面院长可是打了招呼的,他也没办法。

“乔小姐,你还是和景先生商量一下吧。”

乔蕊脸色不好,她也知道自己跟景仲言是说不通的,昨天跟他说,他就拿考试威胁她,今天再说,说不定明天卷子就买回来了。

想来想去,她只能说:“你是医生,你连患者的状况进展都不知道,我看你的医术也不怎么样,算了,我转院。”说着,杵着拐杖就要走。

医生急的满头大汗,眼看着乔蕊出门,这时,他手机响起。

看到来电显示,他如蒙大赦,赶紧接起:“景先生,您太太来了,她……”

快速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电话那头安静了好半晌,随即,淡凉的男人才浅浅传来:“拆吧。”

“您,您同意了?”医生惊喜。

景仲言语气不明,声音,却带着不少冷意:“做你的事,你觉得能拆,就拆吧。”

挂了电话,医生忙叫护士去把乔蕊接回来。

乔蕊刚进电梯,护士好言好语的说了一通,她面上一喜,跟着就回去了。

而此刻,景氏二十三楼大会议室。

满座的高层股东,都看着首位上,那位挂了电话的冷峻男人,最后,还是一位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开口:“仲言,什么电话,这么重视?”

“没事。”他将手机递给秘书,让她带出去,重新拿起手边的资料,淡淡道:“收购项目势在必得,我只是通知诸位一声,如果没意见,就散会。”

“仲言,你连个计划案都没有,要让我们同意,是不是困难了点,虽然现在景氏你说了算,但是我们也都是跟着你爸打江山的老臣子,你这样的态度,是不是不太尊重……”

“您也说了,说您是跟着我爸的。”景仲言心情似乎不好,目光微冷,瞧着那位股东:“那您现在也可以去跟我爸,景氏这些事,就不劳您费心了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那股东脸色一板,坐了起来:“你说这些话,你爸知道吗?!”

“知不知道还重要吗?”他冷嗤一笑:“这个景氏原本是我想接,才接的吗?在场诸位都知道,当初,可是你们逼着我接的,既然诸位觉得我接的不好,拿回去我也没意见。”话落,他微微后靠,倚在椅子上,目光湛湛的看下场下。

那位股东被说得满脸通红,当初景撼天重病,景氏那时候正值多事之秋,景撼天一个病下来,公司大的决策,都没人做主。那时候,所有人就将目光定格在景撼天唯二的两个儿子上。

景仲言,景仲卿。

景仲卿各方面才能优秀,在国外念金融,成绩名列前茅,并且在校期间,就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,一年内便达到了收益三倍。他本是最好的人选,可有一个问题,他是私生子,上不得台面,并且景撼天的夫人薛莹,第一个不准景仲卿回来。

那么还剩另一个人,就是只有当时还在念大一的景仲言。

景仲言在校期间,一切平平,一年里,有大半年都在旷课,所有教授拿他没办法,年轻时的景仲言,就像个纨绔子弟,成天还和那个校内著名花花公子付尘同出同进,让人看了就头疼。

但是当时也没选择了,所有股东就提议,让景仲言提前接管景氏,给他一个总经理当着,平时还有他们这些老臣子在旁边看着,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。

景仲言刚开始说什么也不接,说是没兴趣,景撼天露了威严,把人骂了一通,最后景仲言也是不情不愿的接下的。

可谁知道,那个素来不显山露水的少年,竟然在短短一年内,将景氏所有的问题解决不说,还将盈利提升了两个百分点。

之后景撼天的病也好了些了,虽然还是要静养,但是也算是慢慢在康复了,景仲言这个总经理,一坐坐到现在。

其实几位股东商量过,早就想把公司直接过给景仲言了,那个总裁的位置,除了他,也没别人能继承了。

可景撼天一直没松口,众人不知道他是在等另一个大儿子回来,还是有其他的打算,总之,事情一直拖到现在。

而最近两年,景仲言似乎也越来越不耐烦了,以前还尊重他们这些元老,现在,有什么决定大多都只是知会一声,不过就算知会一声,态度也是做到恭恭敬敬,计划书什么的,也都没落下过。

可这次,他的这个举动,却只能用无礼来形容。

而此刻,他说的这些话,更是将人往死胡同逼。

另一个股东见气氛僵持,起来打圆场:“其实仲言的决定,基本上也没错过,我们当然信任你,你陈叔说话冲,你也别往心里去。”

景仲言目光淡淡,瞧了那人一眼,表情疏冷:“这么说,诸位是同意了?”

“同意,当然同意。”另一人也附和:“仲言现在也是越来越大了,做事越来越有主见了,我们信得过你,当然同意。”

景仲言面无表情的起身:“那散会吧。”

会议室里气氛骤然一松,景仲言步履稳健的离开,其他高层也跟着匆匆散了,等到会议室只剩下那几个股东。

那位之前闹事的陈老先生,立刻气道:“毛头小子,算什么东西,你们看他那什么口气,有他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?”

“行了,答都答应了,就这样吧。”之前打圆场的那位,摆摆手,不想再提了。

“话也不是这么说,他说的收购那几家公司,我连听都没听过,收购来干什么,虽然也不是什么大项目,但是既然摆上桌,就该也听取一下我们的意见,他这么狂,还不就是这几年成绩不错,尾巴就翘上天了,我看也是时候给他点下马威,让他长长教训,让他看看这世界,是不是这么简单。”之前附和的那位,此时却调转了口吻,冷冷的道。

“那你想怎么做?”陈老先生急忙问。

“还没想好,让我想想。”

“你可悠着点,要不,知会总裁一声?”另一人说。

“别,总裁知道了,也会护着他的宝贝儿子,还是我们自己来吧,反正也闹不大,就是让那小子吃点亏,别这么狂妄,以为天底下就他一个聪明人似的。”

几人商量着,边说,边往外面走。

景仲言出了会议室,拿了电话,就打给乔蕊。

电话响了一会儿,就被接起。

“解释。”他声音冷冽,短短的两个字,却溢满凉意。

乔蕊此时正在拆石膏,她有点心虚,抿抿唇,决定怀柔政策:“老公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