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有目的的亲戚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一顿,站在电梯口,面上的表情,却倏地松了下来:“别以为叫声好听的,就能糊弄过去。”

乔蕊嘟哝一声:“我妈今晚要我回家吃饭,我要是不拆,她就知道了。”

“回家吃饭?”他愣了愣,半晌问:“我也一起?”

“不!”乔蕊急忙拒绝,感受到电话那头的沉默,她又补充:“今天我表姨和表姐从国外回来,我觉得,今晚不是好时机。”

其实乔蕊也很纠结,按理说,已经跟景仲言在一起了,两人一起回家一趟,也是应该的,可以先不说结婚的事,就说是男女朋友。

可心里这么想,她却还是有点抵触,她不是不信任景仲言,只是有时候觉得,两人还没发展到那一步,这么快让家里人知道,会不会太快了。

乔蕊本身是个比较保守传统的人,她的观念里,在感情稳定之前,都不应该太高调,家里父母想法比较固守,他们俩的身份差距又这么大,家里一定会不放心。

与其让家人这么担心,不如晚点再说,等他们自己先确定了,其他事,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。

景仲言没说话,电话那头的沉默还在继续,乔蕊心里揪着,试探性的开口:“你,生气了?”

“没有。”男人低沉的声音,缓缓传来,似乎夹着什么异样的情绪:“晚上去接你。”

“嗯。”她应了一声:“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蕊盯着手机,总有些不放心。

他真的没生气吗?其实,如果是她的话,或者也会觉得委屈,乔蕊检讨,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?

可她只是比较谨慎,她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觉得,晚点说,至少能让她有更多的时间看清自己的心。

其实,他们真的配吗?

高高在上的景氏未来接班人,和她这个小秘书。

他们真是有未来吗?

或许,她是有点凡事往坏的地方想,可她只是想再确定一下,或许,她不是不信任他,是不信任自己而已。

心里有些烦,石膏拆完了,她试探着走了两步,感觉没什么问题,这才出了医院。

她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去了超市,买了不少东西。

好长时间没下过厨了,今天,怎么也要露一手。

中午的时间很长,她自己随便吃了点后,就开始做晚餐。

晚上她是不在家里吃,但景仲言总要吃,她可以先做好,她在家里吃的时候,他也在吃,等到吃完了,他再去接她,一起回家。

心里算了时间,她一口气做了四菜一汤,全是景仲言喜欢吃的菜。

做完了,她一边擦手,一边拿着手机,发短信。

收到短信时,景仲言正在办公室,交代几位经理一些事,叮咚的声音,打断他的话,他拿起一看,是张照片,乔蕊站在餐桌前,脸上扬着讨好的笑,伸手指着餐桌上,那热气腾腾的饭菜。下面,还有一排文字--“晚上回家叮热了吃,吃了再来接我?”

冷逸的脸上,露出一丝无奈的浅笑。

会献殷勤了,学得挺快的。

办公桌前的几位经理顿时以为眼花了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里诧异,总经理刚才是不是笑了?他不是心情不好吗?还是他们看错了?

回了一个“嗯”2C再抬头时,脸上的表情,松缓了些:“继续。”

乔蕊收到景仲言的短信,松了口气之余,悬在心里的石头,也总算落了下去。

他没生气,这是个好消息。

心里高兴,她抱着面团,亲了亲,交代:“要盯着他把晚餐吃完哦,知道吗?”

面团咪了一声,顾着埋头舔自己的爪子,理也不理她。

乔蕊又逗了会儿猫,直到墙上的时钟指到四点半,她才不情不愿,磨磨蹭蹭的出门。

到家时,已经五点过了,乔妈妈来开门,已经快两个月没见女儿了,倒是挺想的。

她拉了女儿进来,交代:“一会儿有礼貌点,你表姨不常回来,还有你表姐,到底是姐妹,你不要太冲。”

乔妈妈知道乔蕊不喜欢表姨一家,先就提醒。

乔蕊也不是不懂事的人,应了一声,走进客厅。

客厅里,乔爸爸正在看报纸,乔蕊那位有生之年就见过一面的表姐,正在低头玩手机,看到乔蕊进来,抬眸扫了她一眼,又垂下。

表姨倒是热情,立刻起身,就来握住乔蕊的手:“蕊蕊啊,好多年没看到,都长这么大了,快让表姨好好看看,哎哟,真漂亮,像你妈年轻的时候。”

乔妈妈正在餐桌上摘菜,听了,也跟着一笑:“我年轻时候可没她这么皮。”

“哪儿啊,我看蕊蕊挺文静的,有男朋友了吗?”

乔蕊还没说话,乔妈妈已经答应:“有了,是个建筑设计师。”

乔蕊蹙眉,回头瞪了母亲一眼,她要说几遍,她和唐骏不是那种关系。

表姨乐呵呵的点头:“设计师好,坐办公室,文职,不像我们卡瑞娜,找了一个劳碌命的,成天不是这里出差,就是那里出差,到处飞,到处走,都没什么时间陪她。”

乔妈妈狐疑:“到处飞?是机长?”

“不是,是开公司的,自己经营一家贸易公司,做的进出口,也是华人,生意做得一般,每年也就四五百万的盈润。”说着,她又看向乔蕊:“蕊蕊在哪儿上班?”

“景氏。”乔蕊耐着性子说。

“景氏?哦,我知道,听说过,不过在国外好像不太出名。”

“是国内企业,只在英国有一家分公司,景氏目前的项目,主要还是定在国内,国外的项目,做的很少。”

“是做得少,还是竞争大,占不了一席之地?”那位一直不说话的表姐卡瑞娜突然插嘴。

表姨皱眉:“卡瑞娜,别这么说。”

乔蕊之前就有些无语了,这两人就是故意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回来炫耀的吧?这会儿听到卡瑞娜的话,她更是毛都炸起来了。

“表姐这话我听不懂。”

表姨打圆场:“蕊蕊,你别介意,你表姐性子就是这样,也是让我给惯的,她大学念得财政,一涉及到这些话题,就有些敏感。”

卡瑞娜将手机放下,脸上带着浅笑:“妈,你这说得我像是故意挑刺儿似的,我就是跟表妹聊聊天而已,不是你让我跟表妹多交流交流吗?”

这个卡瑞娜是个地道的中国人,她母亲虽然嫁到国外去了,但是也是嫁给的华人,因此她从小也是说的中国话,中文非常流利。

此刻,她看着乔蕊,脸上带着笑意:“表妹,其实我回来之前,也对国内的一些企业,做了些调查,景氏是不错,但是到底慕海市不是首都,总归,还是京都的一些集团,更出色,更别说一些外国企业,更是甩了国内企业几条街。国外一些一流企业,每年的盈利,都是五六亿以上。”

乔蕊在总经办这么多年,公司的每年的盈利多少,她是再清楚不过的,她就想说,就去年,景氏一年多总利润,就是六亿三千万。

这个数字说出来,不知道会不会太失礼了。

景氏涉及的业务很多,外销,内制,房产,土地,车,股票,娱乐。

凡是赚钱的,基本上都插了一脚,景氏是老牌集团,满打满算如今已经是第四代了,这么多年的积压下来,几乎已经是在国内扎根深重的了。

就算是京都一些一流集团,也是要给景氏三分薄面的。

景氏原本就不想走国外,也是老总裁景撼天还在时,在英国开了一家分公司,也是因为当时英国一些食品输出渠道,要价不合理,老总裁便索性自己在那边开了一家分公司,内销过去。

当时英国几个大牌集团跟景氏闹得不愉快,美国和瑞士那边都在看白戏,也是景氏英国分公司一建立,美国和瑞士也就收了占便宜的心思,好好的维持着长久合作关系。

这些事,景氏的公司历史上没写,但是乔蕊自然是知道。

她虽然不是高层,可她处在的位置,接触的东西,可都不低。

这会儿卡瑞娜说得侃侃而谈,乔蕊还真不知道怎么接口,这对母女故意说这些话,不就是秀优越感吗?

她也懒得跟她们说多了,垂下眸,喝了一口桌上的虽,不吭声。

卡瑞娜看她不说,以为她说不过,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:“其实吧,我这次回来,也是公司派来,接触国内一些一流集团的。景氏,也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。既然表妹在景氏上班,有些事,我问你就行了。”

说着,她从名牌皮包里,拿出一封文件,递给乔蕊。

“这是什么?”乔蕊没接,只问。

卡瑞娜淡淡的道:“一些调查表,你填了就是。”

乔蕊拿过来,翻开看了两眼,冷笑,将文件夹丢到桌上:“表姐也是在大企业工作的,应该知道,员工在工作时间外,不得泄露公司任何机密或非机密事宜,我想我帮不了表姐,如果表姐想调查的话,可以跟景氏的公关经理约时间,我这里有公关经理的电话,写给表姐吧。”说着,她当真翻出手机,找了一会儿,找到公关部的电话,拿着茶几下的便签字,写下,递给卡瑞娜。

卡瑞娜面色一下子难看极了,她狠狠的瞪了乔蕊一眼,摇着她妈的手臂:“妈,你看她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