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来接她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表姨脸色也不好,她十几年没和这个妹妹联系过了,这次找来,不就是因为卡瑞娜的工作,其实前两天,卡瑞娜就联系过景氏公关部了,但是得到的回答,竟然是要见面,现在排时间,也要等到下个月,她们母女俩都没想到,这个景氏竟然这么狂,一点不把外企放在眼里,两母女都气极了,后来也是表姨想到乔蕊好像是在景氏上班,这才找上门,想让乔蕊帮帮忙。

其实刚才她们说的那些诋毁景氏的话,也是气极了,之前景氏的公关部的人,对卡瑞娜的态度,可绝对称不上和蔼,她们这才想要出口恶气。

原以为看在一家人的份上,乔蕊怎么也会帮忙,没想到她这么冷漠。

这还当不当她们是亲戚了。

“蕊蕊,你就帮帮你表姐吧,她明天就要飞京都,公司给的时间少,她没时间再来慕海市了。”

乔蕊冷笑:“不是我不帮,是无能为力。”说着,她起身,走到餐桌那边,去帮妈妈摘菜。

凑近了,乔妈妈瞪她一眼,小声说:“你太不给她们面子了。”

乔蕊勾唇:“妈你说对了,我就是不想给她们面子。”

乔妈妈之前听着自己姐姐和侄女的那些话,越觉得不像话,叹了口气,也没劝。

那头,卡瑞娜气上心头,撒气的说:“妈,我看也别为难表妹了,估计她在景氏也就是个小员工,怕事也很正常,万一被开除了,只怕连份工作都找不到。”

乔蕊面色一冷,回头看她一眼。

卡瑞娜得意的哼了一声,转过头,不理她。

表姨此时也站起来:“既然蕊蕊这么为难,那就算了吧,妹妹,妹夫,今晚这顿饭我看也不用吃了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说着,拿了手袋就要离开。

乔爸爸一直没吭声,现在看到她们要走,也没拦一句。

也是乔妈妈觉得不好,劝道:“乔蕊就是这个脾气,姐你看,小孩子闹点别扭,怎么还不吃饭了,咱们姐妹多少年没见了,怎么也要再聊聊,快点坐下,今晚无论如何,也要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表姨面色泛冷:“我是怕有人不欢迎我们。”

卡瑞娜也说:“表妹这么大的脾气,我们还真惹不起。”

乔蕊一直听赵央说,她家有不少奇葩亲戚,一个赛一个的让人无语,她当时还想,自己家的奇葩亲戚,都不来往,还算好,可现在,她总算是理解赵央的心情了。

跟这些人说话,多说一句都显得自己有毛病。

最后,表姨和卡瑞娜还是留下了,直到吃饭前,却都没跟乔蕊说过话。

吃饭时,卡瑞娜的手机响了,她接起,说了两句,脸色就不好,走到阳台去接完,再回来时,就在她妈耳边低低说了两句。

她妈听了也愣了一下,随即拍拍她女儿的手,让她淡定,接着,便夹了块菜,到乔蕊碗里。

“蕊蕊,怎么不说话啊,是不是还在生表姐的气?”

乔蕊抬头看她一眼,皮笑肉不笑:“没有。”

“还说没有,小孩子家家的,怎么这么记仇,脸都快拉上了。”表姨嘟哝一声,又推推卡瑞娜一下:“快给你表妹夹菜啊,道个歉怎么了,你是做姐姐的,还拉不下脸?”

卡瑞娜满脸的不情愿,但还是夹了块红烧肉到乔蕊碗里,勉强道:“刚才咱们都不冷静,说到底也是一家人,我就你这么一个表妹,你就别气了。”

对方都示弱了,乔蕊也不能得理不饶人,嘟哝一声,算是把这事儿揭过去了。

吃晚饭,乔蕊看看时间,起身,便去阳台打电话。

电话一会儿就接通了,那边,传来男人淡凉的音色:“嗯。”

“我吃完了。”她张口就说。

电话那头的景仲言勾了勾唇,闲适的按下车窗,仰头,看着某栋大楼的其中一层楼:“所以?”

“你什么时候来?”她手指无聊的摆弄着阳台的盆栽,眼睛在漆黑的夜空下,随意看着。

“现在可以走了?”他问。

乔蕊回头看了眼客厅,表情不好:“我早就想走了,你不知道,我这个表姨表姐估计是国外呆久了,我真的完全不懂她们脑回路怎么长的。”

“看来处的不愉快?”

“特别不愉快!”乔蕊忍不住就想抱怨,不过隔着电话,也不好说,最后忍了,问:“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

电话那头传来宠溺的腔调,声色温和:“已经到了。”

“嗯?”乔蕊一愣,眼睛往楼下看,可下面太黑了,她什么也看不到。

这时,小区对面的街道上,突然有红色的灯,一闪一闪的。

她看清了,那是辆车头灯。

“看到了?”男人问。

乔蕊脸上抑制不住的笑意:“看到了。”顿了一下,她看了一眼手表,又板起脸:“不过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你是不是没回家?你没吃我做的饭?”

景仲言声色清淡:“不饿。”

“你怎么这样……”乔蕊不高兴的嘟哝:“我特地做的。”

“那回家一起吃。”他说。

“唔……”乔蕊应了声,又问:“那你没吃饭,是什么时候来的?等多久了?”

“不记得,有一会儿了。”

“你真是……”乔蕊心里说不出是酸还是甜,总之有点复杂,她匆匆道:“等我,我马上下来。”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出阳台后,她拿起背包,说:“我要先走了,明天还要上班。”

卡瑞娜一急,急忙拉着她:“难得见面,再聊聊吧。”

表姨也说,“就是,卡瑞娜,带你表妹去房间,你们姐妹俩好好说说小话,这么多年没见,肯定有很多话要说。”

乔蕊不高兴的想挣脱卡瑞娜:“我回家还有事,下次再聊吧。”

“不行,我就快走了,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了,表妹,你不会还在生我气吧,我都道歉了,你这样,让我好内疚啊。”

内疚你就让我走啊!

乔蕊真的已经烦了,她望着妈妈,无辜极了:“妈,我明天真的还要上班,迟到了要扣钱的。”

“扣多少钱,我帮你给。”卡瑞娜急忙说。

这财大气粗的口气,乔蕊当即更加不悦了。

乔妈妈也觉得为难,可是一边是亲姐,一边又是女儿,手心手背都是肉,她也只能劝两句:“乔蕊,那就再坐坐吧,现在也还早。”

连妈妈都这么说了,乔蕊也没办法当面忤逆。

她将背包往沙发一丢,又走到阳台去,打算打电话。

卡瑞娜却跟过来:“表妹,你看我们都是亲戚,你这样,多不好。”

“你把我留下,就是想我帮你写那个调查表是不是?”她开门见山的问。

卡瑞娜笑笑:“表妹愿意帮忙,当然是再好不过的,这样你我都省时间。”

这跟威胁有什么区别,乔蕊觉得震惊,这人的脸皮,怎么能厚到这种程度,明明看出她不乐意,还死缠烂打,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?

“你确定要我写?”她挑了挑眉,表情不善。

卡瑞娜立刻出去,将调查表拿进来,还顺便递了支笔给她。

乔蕊面无表情:“我先说了,我写的,不一定对,我在景氏也就是个小职员,知道的东西有限。”

“表妹就别谦虚了,你妈说你可是总经办的人,总经理的大秘书,哪里是普通小职员,就算是小职员,也是跟高层同进同出的小职员,不一样。”

果然早就打探好了。

乔蕊冷笑;“我被外调好几个月了,还没告诉我妈,现在我跟着一个项目小组,做项目。”

她说完,果然看到卡瑞娜脸色变了。

乔蕊捏着笔,笑了一下:“还要我写吗?如果写错了,真的没关系?”

“你……”卡瑞娜将调查表一把抽回来,狠狠瞪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了,一出去,她就叫道:“妈,我先回去了。”

表姨立刻问:“怎么了?和蕊蕊说的不愉快?卡瑞娜,卡瑞娜你等等我,别走那么快……”

外面喧闹一会儿,不过一两分钟就沉静下来,乔蕊慢悠悠的走出去。

乔妈妈还站在门口,担忧的望着外面,见她出来,有些生气:“你就算不喜欢她们,也不至于这么不给面子,你和你表姐吵架了是不是?你说你这孩子真是……”

“好好的,你骂乔蕊干什么。”这时,一晚上没吭声的乔爸爸,翻了页报纸,幽幽开口:“那对母女十几年没说想起我们,现在突然过来就是让乔蕊办事,这样的人,走了就走了,你当人家是姐妹,人家当你是什么,以后别把这些人往家里带,我看了烦。”

乔妈妈满脸涨红:“好歹是我姐姐,你怎么说的话。”

“我说的不对吗?你那姐姐,咱们结婚后,算上今天,我也就见过她三面,出了国就不知道回来了,真以为出去了就是外国人了?出国了也不嫁给的中国人,还装起来了。”

乔蕊不想爸妈吵架,她在中间插了几句,安抚了一会儿,乔爸爸也不说了,哼了口气,去浴室洗澡,乔妈妈也去厨房洗碗。

乔蕊见他们至少安抚下来了,这才走了。

出了小区,她一眼就看到那辆眼熟的捷豹,立刻跑过去。

车内开着幽暗的小灯,乔蕊坐上副驾驶座,景仲言看向她,问:“这么久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