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大声点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哎,别提了。”乔蕊嘟哝一句,半个身子瘫软在座椅上,将刚才的事说了。说完忍不住抱怨:“我看今天我就不该回来,闹得也不愉快,最后还不知道那对母女怎么说我呢。”

“别人怎么说,跟你没关系。”他淡淡的道,拖过她的右手,开始反复看。

乔蕊被他摸得痒,挣扎着笑了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看看。”

乔蕊知道他是因为她提前拆石膏,怕有什么不稳妥,她也不动了,任他翻来覆去看了半天,最后笑眯眯的问:“怎么样,没事儿吧?”

“嗯。”男人应了声,又看她一眼:“下不为例。”

“呸呸呸,没有下次了,我才不会再受伤。”

他阴沉的脸浅浅的缓和了些,不再说话,启动了车子。

车子前行,乔蕊在旁边坐不住,又把今晚的事说了一遍,说到最后,还特别提到:“我外公去世的时候,她们竟然真的就丢下一句话,连回都不回来,这说的过去吗?”

景仲言安静的听到,到这儿,才开口:“你很喜欢外公?”

“嗯。”乔蕊想都没想,点头:“我外公很好,我从没见过这么善良的老人,如果他还在,一定会喜欢他。”

“我会。”男人面色温缓:“你的家人,我当然会。”

乔蕊望着他,因他这句话,心里甜甜的,凑过身子,在他脸上大大的吻了一下。

景仲言眸色一动,偏头看她,视线不动。

乔蕊看懂了,失笑一下,凑着,在他唇上又啄了一下。

男人满意了,这才调转视线,继续开车。

车子开过转角,在即将入大马路时,乔蕊突然看到马路旁边有两条熟悉的身影,她顿了一下,赶紧缩下去半个身子,快速藏起来。

景仲言挑眉:“干什么?”

“我表姨和表姐,不能让她们看到我。”她小声说。

景仲言看过去。

此时,马路边的卡瑞娜似乎刚和母亲抱怨过,脸色非常不好,感受到车头灯的光亮,她下意识的往后面看了一眼,瞬间,便对上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。

男人的眸子有些冷,即便稍纵即逝,卡瑞娜似乎也感受到了那双眼里释放出的寒意。

她微微一怔,那车已经开车走,只余下朦胧的车牌号,与一袭尾烟。

“怎么了?”看女儿出神,卡瑞娜的母亲,推她一下。

“那个人……”卡瑞娜皱了皱眉,想到刚才那一闪而过的男人面庞,又想到那只看到一半的车牌号,表情有些纠结:“好眼熟。”

“认识的人?”

“不是,我来慕海市才几天,怎么会认识这里的人,不过……”她眉头越蹙越紧,最后,恍然一悟:“是景仲言!”

“谁?”

“景氏总经理,我来之前看过他的资料,还特别查过他的车牌号,就是这个,妈,刚才过去的人是景仲言!”

卡瑞娜的妈妈面色茫然,并不太清楚女儿突然激动什么。

“他看到我了,妈,他看到我了,她一定是认出了我,我就说,我去了景氏这么多趟,肯定有人把我的消息递给他,毕竟我这次可是代表汉斯公司,谈海外总代理的事,汉斯公司可是全美数一数二的大公司,景仲言没理由不重视。”

卡瑞娜的妈妈点点头,虽然还是不明白,但是也相信女儿的公司的确是全美数一数二的大公司,一个国内的企业,重视也是应该的。

她鼓励:“既然这样,明天你再去景氏一趟,说不定事情就成了。”

“我会的,哼,看来也不用求乔蕊嘛,刚才妈你是没看见她的样子,翘得跟什么似的。”

“不用管她,一个小秘书而已,有什么出息。”

“不是小秘书了。”卡瑞娜冷笑:“她被下放了,现在就是个项目小组的职员,估计跟个端茶递水的差不多。”

两母女边说边走,不一会儿遇见了计程车,心情愉悦的上了车,回了酒店。

这头车子开过小巷,景仲言淡淡提醒:“好了。”

乔蕊探出半个眼睛,怯怯的看了一眼,发现真的已经过了,这才松了口气,坐起来,却不忘解释: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卡瑞娜肯定还要出入景氏,要是看到我们在一起,肯定会多想,然后就会缠上你。”

景仲言神色如常,转首瞧着她:“补偿。”

乔蕊一顿,半晌,领悟过来,凑上去,又在他唇上亲了一下。

男人淡淡勾唇,满意了。

半小时后,两人回到家,两只猫立刻出来迎接。

乔蕊抱着面团,摸了摸,看到餐桌上的菜还是原样不动的摆着,她将猫放下,这才一一端到厨房,热了,拿出来。

景仲言换好衣服下来,刚好菜都热好了。

他坐下餐桌,开始吃。

久违的味道,他吃得很好,最后连汤也喝了两碗,乔蕊就坐在对面看着他吃,见他吃完了,就起来收拾。

男人却慢悠悠的捉住她的手:“不急。”

乔蕊顿了一下,看着他。

景仲言将她牵到沙发上,将人抱着,这种没有石膏做阻碍,能严丝合缝的拥抱,自两人认识以来,还是第一次。

“陪我坐坐。”他说。

乔蕊原本还有点小心颤,怕他要做什么,心里紧张得不得了,这会儿听他说只是坐坐,心放下一半,身子也软下来,搭在他怀里,任他抱着,没有吭声。

沉静的气氛维持了半晌,过了好一会儿,景仲言才开口:“过几天,要回家吃饭。”

“总裁家?”她试探的问。

“嗯。”

乔蕊焉了:“又要回家,不是之前才回去吗?都公开了,还要回去?”

景仲言下巴抵着她的头顶,含糊的应了声:“他生日。”

“总裁?”

“嗯。”

好吧,生日,肯定是要回去的。

可是介于之前两次回去结局都不好,乔蕊对去总裁家,还真就产生了阴影,她手指无意识的戳着男人的胸膛,玩着他胸前的衣服纽扣,嘟哝着问: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总裁对我的态度能好点,其实我觉得我也没做错什么,他怎么就这么不喜欢我?”

景仲言捉住她顽皮的手,放在手心捏了捏:“他太顽固,不用在意。”

“怎么能不在意。”乔蕊坐起来,看着他:“以前还能不在意,反正是假的,现在怎么可能还不在意。”

她说着,脸苦了下来。

景仲言瞧着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刚开始只是浅酌,渐渐的,就深了。

乔蕊感觉他的气息变重,呼吸变沉,心头一惊,急忙回神,虚虚的推开他。

男人没有勉强,见她不想,便调整了呼吸,放开她的唇,但仍是将她抱着。

乔蕊被他按在怀里,耳边听着他胸膛的心跳声,脸颊红了好一会儿,才转移话题:“咳,所以,具体的日子是哪天,我们要不要买点礼物,我感觉总裁什么都不缺,该买什么呢?”

“我会准备。”他的声音有些哑,低低的道。

乔蕊感觉这样呆下去,肯定要出事,她挣脱了他,道:“我先去洗碗,对了,还有面包的猫粮要吃完了,我去倒点。”

找了借口,她匆匆离开,那个背影,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。

景仲言没有强留,只垂眸,看了看自己下身裤裆的位置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当乔蕊弄完了出来时,景仲言正在洗澡,她也忙跑到楼下浴室洗了澡,赶在景仲言出来时,回了房门,将房门阖上,假装睡了。

从浴室出来,景仲言带着全身的水汽,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走到走廊。

附身往下看了一眼,客厅空荡荡的,只有两只猫缩卷着在地毯上,互相舔着毛,他眉目挑了挑,看了眼隔壁的书房门,眼神变得深了些。

看来,还得再等等。

只是天天这么亲密相处,他也不知道还能这么有耐性多久。

第二天,乔蕊起来的很早,拆了石膏,她就想早点复职,毕竟在家里呆着,实在是太无趣了。

她做好了早餐,等着景仲言出来时,脸上也扬起了谄媚的笑:“景总,我熬了你最喜欢喝的玉米粥。”

“景总”这个称呼,让景仲言眸色动了动。

他瞧着餐桌旁满脸殷勤的女人,缓慢的走过去,不咸不淡的道:“有事所求,是不是该拿出点诚意。”

乔蕊一愣,走过去,踮着脚尖在他唇上亲一下。

景仲言挑挑眉,不吭声。

不够?

乔蕊皱了皱眉,又亲一下。

男人还是不动。

这招失灵了?

乔蕊纠结的看着他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看她那委屈的摸样,景仲言失笑一声,坐了下来:“先换个好听点的称呼。”

好听的称呼来来去去就那一个,乔蕊脸红了,咬着唇,给他盛了粥,坐到他对面,埋头就吃饭。

景仲言也不急,他知道她想求什么,无外乎就是复职的事,同意她复职也不是不行,反正最近的工作量他看过,就是在办公室里做做文职,外面的事,交给地产部的两个人去做就是了,也没什么操劳的。

不过既然可以谈条件,为什么不呢。

商人逐利,他不觉得自己应该放过这个机会。

早餐很快吃完了,景仲言起身,准备去上班,乔蕊在后面眼巴巴的望着他,最后一撇嘴,豁出去了:“老公……”

她的声音很小,那次在电话里她倒是叫得顺口,可隔着电话,总归是能胆大点,这样当面的,她很不好意思。

景仲言停下脚步,转手看着她。

“大声点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