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景仲言赶到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方征秋回首,挥挥手,示意没事,出门,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

洗手间要路过大堂区,他方便完,再出来时,又看到刚才敲门的那个服务生,此时,服务生正拿着热毛巾,给沙发上某个醉醺醺的女人擦脸。

他本是无意一扫,目光很快转开,可就是那一瞬,他却突然愣住,脚步一停,转首,又看了回去。

“再来一杯……”女人含糊的声音,在耳边响起,却意外的熟悉。

他眸色变重,抬脚,往那边走去。

乔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醉了,其实她很少喝酒,酒量并不好,以前上学的时候,会和同寝室的姐妹偷偷一起喝酒,但是也仅限啤酒,伏特加的度数,她不知道,因此毫无防备的,就倒了。

此时她窝在沙发上,精神还特别好,特别亢奋。

身边有人一直让她安静,还给她擦脸,她仔细辨别了一会儿,认出了只是给她倒酒的服务生,手里的杯子已经被抽走了,她却还是笑嘻嘻的将手递给去,嚷着还要,耍酒疯耍得特别开心。

可过了一会儿,身边的人好像换了,刚才那个穿着黑白相间工作服的服务生好像不见了,换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。

她挑了挑眉,努力想看清那人的脸,却看不清明,最后,她也烦了,不认了,伸着手到这人胸膛,笑着嚷:“再来一杯!”

方征秋目光湛湛,神色颇为稀奇的看着窝在自己怀里,不停嚷着要酒的女人,好看的眉毛挑了挑,低声问:“乔蕊,知道我是谁吗?”

神智已经不清明的女人像是没听到他的话,只将脸在这人身上蹭蹭,蹭得清明了些,又扬起头,看着这人的下巴,觉得那下巴有些眼熟,索性,用手去捏捏。

硬硬的,扎扎的,手感不好。

她皱着眉收回手,揪着这人的衣角,有些困了,却还在嘟哝:“再来一杯……再给我倒一杯……倒上……”

方征秋抚了抚自己的下颚,刚才被她触过的地方,有些泛暖,他眸色变深,将人扶起来,半抱着。

旁边的服务生有些担心:“先生,您之前说,不认识她……”

“看了才发现是认识的。”方征秋面上带笑:“放心吧,交给我就是了。”说着,他将人搂着,往柜台走。

方征秋喝了酒,作为市长,自然不可能酒驾,但他也不好把乔蕊带进包厢,索性席悦也有房间,他订了一间双人房,上了电梯,在七楼停下。

乔蕊一直嚷着要喝酒,和身边的人不给她酒不说,还总拖着她走,她不想走,她想坐着,想躺着,她不高兴就撒泼,只人家怀里一点不配合,一直挣扎着,一会儿抓抓这人的衣服,一会儿推推这人的脸,就是不乐意。

方征秋被她弄得浑身都是火,使劲的将她的手捏住,警告:“别乱动。”

乔蕊哪里肯听,手被制住了,就用脚,就用头。

方征秋吃足了苦头,额上竟开始冒汗,等到好不容易将人弄进房间,一扔到床上,乔蕊这才安抚住了,感觉身下软软的,咕哝一声,翻了个身,便抱着被子睡了。

她倒是睡得好,床前的男人,脸色却黑了。

他扶了扶脸上的眼镜架,鹰厉的眸子,透过镜片的反射,狠狠瞪着床上已经昏睡的女人,咬牙切齿。

身上全是酒味,再加上身体起了反应,他脸色发寒,拖了衬衫,露出的上身,走到床头。

女人睡得很香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,呼吸绵延,时不时还咂咂嘴,小小的嘴唇,泛着晶亮的颜色。

方征秋看了一会儿,伸手抚开她额前的碎发,低声问:“知不知道你玩了多大的火?说睡就睡了?”

女人没动,紧闭着眸子,睡得很甜。

又过了一会儿,方征秋终究起身,走进了浴室。

冲个了个凉水澡,再出来时,房间里,手机铃声正在响。

他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寻找着声音的来源,最后,目光定格在乔蕊的裤子口袋。

他挑了挑眉,走过去,让弯曲着的女人双腿伸直,这才取出她的手机。

可看到来电显示时,他的目光却变了变。

景总?

景仲言?

他轻嗤了一声,按了接听键。

电话一划来,那头,就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:“在哪儿?”

方征秋笑了,坐到床边,伸手,抚着乔蕊细白的脸颊,对着那头闲闲的开口:“景总,好久不见。”

席悦一楼大厅中央,卡瑞娜看着身后两步远,那捏着手机,浑身释放着寒气的男人,心头先是一惊,随即避开两步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他在跟谁打电话?又是什么事让他这么生气,听他说话的声音,像是含着冰渣子似的,要把人冻死。

她犹豫一下,心里有些紧张,她和景仲言是第一次约见,她虽然看了些这人的资料,但对着人的了解却并不深,刚才在包厢里,她出尽法宝,这男人也纹丝不动,她知道自己吸引不了他,索性老实的谈公事,公事谈不了多久,再出来时,两人原本并肩,他在途中打了个电话,接着,就是现在这副摸样了。

卡瑞娜有些担心,想了一下,她四下望望,想找乔蕊。

毕竟是自己的上司,乔蕊应该比她更了解情况。

可是找了一圈儿,她也没找到,难道乔蕊识趣的自己先走了?不可能,她要是这么老实的人,之前就不用死乞白赖的跟着他们来了。

是不是在外面等着的?

这么想着,她就想出去看看,这个时候她无比后悔,为什么今天早上妈妈把乔蕊的电话给她时,她没顺手存一下。

心里嘀咕着,她刚要抬脚走出去,却看到景仲言已经挂了手机,看都没看她一眼,直接就往电梯走。

“景总……”她喊了一声。

快走的男人根本没搭理她,转眼,电梯门已经关了。

7421房内,方征秋扔开手机,慢慢起身,继续擦头发,房间里配了吹风机,可他向来不喜欢用,只用毛巾擦着,看起来半点不急。

过了不到一分钟,外面,房门“咚咚咚”的被敲响。

他嘴唇一勾,缓缓走过去,将门打开。

外面,满脸阴鸷的男人,噙着一双深邃幽黑的厉眸,将他上下打量一圈儿,看到他的上身时,声音,冷得冻人:“她呢?”

方征秋往旁边靠了一下,为他让开路。

景仲言推门而进,看到床上衣衫完整,正呼呼大睡的女人,冷戾的脸色,总算缓和了一点。

却也仅仅是一点。

“不用担心,就算不为了她,我也得为自己考虑,染上什么桃色纠纷,对我现在的位置,可没什么好处。”身后,凉凉的声音漫不经心的传来。

他转首,便看到方征秋已经把衬衫套上,那条被他用来擦头发的毛巾,随意的扔在地上。

他一边扣着扣子,一边闲闲的瞧着他。

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,方征秋很快便穿好衣服,收回目光,扭开门,走了出去。

房门大敞,走廊明亮的光线,照射进来,照得门口大片地毯,都呈亮色。

景仲言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女人,眼眸狠狠闭了一下,再睁开,眼中的惧色,才终于浅了下去。

他捏着女人的下巴,妄图将人叫醒:“乔蕊?”

乔蕊被人弄着,睡不好,就不舒服的蹭了两下,嘤咛一声,翻个身,将脸埋进身边男人的怀里。

景仲言脸色不变,眸色却深了许多。

他倾身,拂开她凌乱的发丝,揉了揉她白皙的脸颊,指尖微颤:“知不知道,我刚才多害怕,你是故意的是不是。”

语气虽然气恼,可动作,却还是那么轻柔。

过了好一会儿,确定床上女人是真的不醒了,他吐了口气,将人打横抱起来,出了房间。

楼下,卡瑞娜一直没走,她已经出去过了,却没找到乔蕊,现在还有些不安的正在打手机,打算问问妈妈,乔蕊的电话到底是多少。

可电话还没打通,电梯突然响了,她转首去看,就看景仲言怀中抱着个女人,正走了出来。

她急忙想上前,却在看到他怀中女人的容貌时,怔了一下。

乔蕊?

这……怎么回事?

景仲言似乎没看到卡瑞娜,直接从大门离开,卡瑞娜站在原地僵了好一会儿,才清醒过来,想追出去时,却只看到那辆黑色的捷豹绝尘而去。

乔蕊,景仲言?

他们俩……

心里有些古怪的情绪冒出来,卡瑞娜眉色深沉,想了一会儿,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牌,这是今天中午,乔蕊走后,一位姓萧的女人给她的,说是如果汉斯集团如果有什么项目要在国内进行,也可以试着联系一下他们的公司。

这个公司的名字,卡瑞娜从没听过,也没在资料里看到过,实际上,今天一早,公司那边就给她下达了文件,让她不用去京都了,他们经过重重筛选,确定了最好的代理公司,就是景氏。

这也是为什么她今天迫不及待也要跟景仲言联系上,并且出来谈公事的原因,公司那边给她的说法,是景氏目前的情况比较特殊,公司内部并没有多项复杂的高层链条,基本上打通了景仲言这一关,其他高层的意见,都可以忽略不计。

这能为他们省下不少时间。

卡瑞娜也因为如此,今天才会不惜在待客室等了超过七小时,若是按照之前她的脾气,对方这么不待见她,她早就走了。

想到这里,她面色又凝重起来,看着这张名牌,她觉得,自己可以打一打,毕竟,这家小公司虽然没听说过,但是毕竟是慕海市的本土企业,有些她不太清楚的消息,倒是可以打听打听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