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夜,很长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是在朦胧中,被水淋醒的。

原本睡得好好的,可突然从头顶一盆水柱冲下来,再沉的觉,也给惊醒了。

她恍惚的揉揉眼睛,看看西周,还有些不太清明,自己这到底是在哪儿?

而这时,头顶上,一道冰凉的声音,响了起来:“舍得睁眼了?”

乔蕊懵懂的眨了眨眼,头还有些昏沉沉的,她扬着脸,看着眼前高大俊美,无比眼熟的男人,眉毛挑了挑:“景总……”

景仲言看她这摸样,知道她醉的真不轻,脸色又难看了些:“还认得我,真不容易。”

乔蕊咂咂嘴,感觉头有些疼,就向后一仰,想睡下。

景仲言吓了一跳,赶紧蹲身,手在她身后托着,这才没让她直接撞到浴缸瓷沿。

后脑勺的手掌,硬硬的,却非常舒服,乔蕊睁着眼,瞧着近在咫尺的男人,鼻尖都快凑到她脸上的男人,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,嘴角一勾,倾身,双手搂住她脖子,把自己挂在他身上。

“下来。”男人的声音,又冷了不少。

乔蕊却不肯,只盯着他微薄的唇瓣,看着这张唇紧紧抿着,突然凑上去,在上面印了一下。

印完,就笑嘻嘻的放开。

男人面色铁青:“乔蕊!你给我清醒点!”

那张嘴又在动了,乔蕊脸上笑意未停,见状,又上去印住,直到把那张嘴堵得说不出话,才高兴的又松开。

她觉得这游戏特别有意思,就玩上瘾了,不停的亲了又松,松了又亲,玩得有些累了,终于将头搭在男人的肩膀上,长长的吐了口气。

景仲言有些哭笑不得,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干什么?

玩得这么起劲,想过后果没有?

他将人抱起,她把人放到马桶上,她的衣服已经半湿了,里面的风景都能看到。

吐了口气,他生生将目光转开,却感觉自己有些反应。

这女人,是真的打算逼死他!

乔蕊乖乖的坐着,仰头看着他铁青的脸色,伸手,抓住他的衣角。

男人皱眉,看着她。

她勾勾手指,让他下来。

他倾身,凑近了些。

电光火石间,她咧嘴一笑,又往上一凑,把他的唇堵住,堵完,正想笑嘻嘻的又松开,后脑勺却被一只大掌按住,不让她逃离。

乔蕊有些慌张,感觉快不能呼吸了,伸手,推着这人,想将人推开。

可这人力气太大,她推不开。

直到,感觉到她的可怜,男人才稍微放松了些,她总算能重新呼吸。

一吻毕,他放开她,用尽了所有的意志力,才让自己忍住。

面前的女人却倏地感觉那软软的唇瓣消失了,不高兴的抿唇看了他一会儿,突然冲上来,又主动吻上去。

景仲言已经快受不了了,他生生将她移开,声音,低哑难耐:“你不清醒,不能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唇又被堵住,乔蕊闭着眼睛,她已经爱上了这个好玩的游戏。

到底是男人,理智再告诉他,不能,不可以,至少,要她清醒着,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心甘情愿的交给他。可身体,俨然已经经不起折磨了。

他深吸口气,将人打横抱起,走出浴室,将人放倒在床上。

……

……

夜晚,很长,迷蒙的夜色悬在窗外,见证了这场两个人的火热舞台。

第二天,乔蕊是被热醒的。

即便到了夏天,可房间里的空调,还是恒温在最合适的度数。

乔蕊一个人睡,总是睡得很好,可通常在清晨时,盖了一夜被子,终究有些热。

但今天,这个热度像是加剧了。热的她口干舌燥的。

朦胧的睁开眼,她的思绪还不是很清,她翻了个身,想动动,却感觉身子被禁锢着,动不了。

她很不舒服,眉头皱了起来,偏头往身边看了一眼,然后,霎时顿住。

身畔的男人,双眸紧闭,似乎睡得很沉,她眨眨眼,再眨眨眼,最后伸手去戳戳……

是肉,温热的,不是梦!

卧槽!

强烈的震荡,让她瞬间坐了起来,她这一动,身上的被子就被掀开了,而被子里,她,全身光着,身边的男人,也一丝不挂……

“喝……”她吸了口气,赶紧用被子包住身体,惊恐的望着眼前的情况,整个人都卡壳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他们睡了?什么时候睡的?怎么就睡了?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啊!难道是做梦?可是质感也不像啊!还有身上酸酸疼疼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儿?腰也特别疼又是什么意思?

乔蕊觉得活了二十六年,估计最玄幻的,就是这个早晨。

身边的男人,被这动静儿弄醒了,景仲言睁开眸,看着捂着被子,正愣愣看着她的女人,眉毛蹙了蹙眉,撑起身子。

乔蕊看着他,就这么看着他,眼睛一眨不眨。

景仲言眯眯眼,伸手去碰碰她,她没动,像是石化了一般,眼睛还是瞧着他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他问。

乔蕊这才像惊醒一般,捂住嘴,满脸无助:“说话了,是真的……是真的……”不是梦,真的不是梦……

景仲言吐了口气,揉揉眉心,心也有些乱。

他开口,表情,有些犹豫:“吓到了?后悔?”

乔蕊没说话,又看了他一会儿,摸样有些可怜:“我记得我昨晚,我喝了酒?所以之后就……”

之后还发生了很多事,景仲言也不想提,只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默认。

乔蕊僵了好一会儿,表情没有变,心里却是惊涛骇浪。

就在景仲言以为,她是不是真的后悔了时,身边的女人突然捂着头,将自己埋进被子里,悲愤的叫起来:“为什么会这样……我什么都忘了……都忘了……”

景仲言面色严肃,薄唇紧抿。

“不公平,什么都不记得了算什么……还有这和我想的第一次也不一样啊,烛光呢,花瓣呢,香槟呢,抒情音乐呢,这些都没有,都没有!”她咬着唇,躲在被子里,觉得自己再也没脸见人了。

景仲言起初担心,听她说完后面的,微楞一下,却松了口气。

他多怕自己会吓着她,多怕她觉得他逼了她,多怕她生气,多怕她离开,可现在,她没有,真好,她没有……

他掀掀被子,想把她弄出来。

乔蕊却死都不出来,就躲在里面,含糊的说:“你出去,你先出去,不要看我……我没穿衣服……”

男人失笑:“我也没穿,给你看?”

“不要不要不要,你出去,你出去,你出去……”她就在被子里乱钻。

景仲言初时还有耐心看着她躲,可过了一会儿,当乔蕊撞到他不能碰的地方,他脸色顿变,手迅速伸进被子,将人抓住,往上面一扯,把她拉出来。

乔蕊被他拽着,满脸通红,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她疯狂的挣扎,脑袋使劲往枕头底下拱,就是不想他看她的脸。

景仲言神色一动,将枕头扔开,偏要她看着他。

两人在床上像是要打架似的,最后,还是他冷声道:“你这样,会让我以为,你后悔了。”

挣扎中的女人一顿,半晌,她放松下来,悄悄地看他一眼,无辜的嘟哝:“我不是……这个意思……”

他当然知道她不是,可只有这样,才能让她停下。

他捉住她的下巴,俯身吻住,低低的道:“那就别让我误会,好吗?”

乔蕊觉得自己特别可怜,xxoo后不记得细节也就算了,醒来后,想自己一个人静静竟然都这么难。

想到昨晚的事,她又开始纠结,昨晚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听人说,不太会喝酒的人,喝醉了,会出现记忆断层的情况,就是醉后发生的事,都忘记,她以前还觉得假,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,就算再醉,怎么也有个模糊的印象的,酒是让人亢奋的东西,只是亢奋而已。

可是现在自己遇上了,她不想相信都不行了。

乔蕊以前是有个梦想的,就是第一次,一定要唯美,一定要浪漫,女孩从懂事以来,对这种事,都是抱着憧憬的,她也一样。

和景仲言在一起后,她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,她虽然害羞,虽然不敢,虽然一直提不起勇气,一直拖延,但是她却也隐隐有着期待。

当那小小的期待,变成了现实,还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,和自己心里想的过程完全不同,她真的慌了。

可是,尽管她很努力的回忆,脑子里仍旧一片空白,甚至想久了,太开始头疼欲裂。

而就在她失神之时,耳边,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:“在想什么?”

乔蕊这才回神,侧眸看了他一眼,半晌后,才迟钝的惊觉两人都没穿衣服,顿时更加慌张,一咬牙,把脸埋进他胸膛,嘟哝:“我想穿衣服,你先,你先出去……”

“恐怕不行。”他声音带着笑意:“刚才,你玩了火,只怕我就算想走,也走不了。”他说着,反手扣着她,将人再次压倒。

窗外的眼光射了进来,打在铺着地毯的房间地板上,软软暖暖的。

微风带着清晨独有的凉气,吹过窗帘一角,倏地,又被放下去。

这个早晨,还很早,墙上的钟,滴答滴答旋转着。

他们,还有很多时间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