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方征秋知道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跟进项目绝对不是多轻松的事,至少,乔蕊每隔半个月也要去工地巡视一遍。

她生病的这段时间,一直是陈新和夏豪去的,她回来了,这次,自然要她去。

可是运气这东西,总是不好说。

公司车子开到一半,居然出故障了,车子停在路边,怎么都不肯走。

乔蕊看了看手表,有些着急,本来工地就远,从市区过去要两个小时,他们吃了午饭就过来,可现在已经三点了,还在路中间停着。

“拖车什么时候来?”

夏豪看了看时间,也觉得等了很久了:“我再打个电话。”

这条路平时也没什么人来,除了他们的公司建在里面,这条路附近都很荒凉,政府的说法是,等到别墅区建好了,这条路会跟着绿化开,或者附近也可以建设成一些民居,虽然地方偏远,但是政府的房子,如果房价便宜,也是很多人的选择。

不过这些将来的楼房,现在还只是一片荒芜的公路。

甚至因为离市区太远了,连信号都不太好,时有时无的。

夏豪走了很远才找到有信号的地方,打了电话,又问了一下,得到确实的时间,正要回来,却听到不远处传来汽车的声音。

他往后面看了一眼,看到两辆黑色的商务车正往这边开,他心里一动,过了马路,上了车。

“组长,我看到后面有车来,要不要拦下?”

“往我们这边?”乔蕊转头往后面看了一眼,果然看到不远处有沙尘扬起,她嘟哝:“往这边走的,不会是胜延公司的人吧?不会是萧婷吧?”

夏豪也皱起眉:“不会这么巧吧?往这个方向走,多半也是去工地,公司虽然只有我们两家公司承包,但是工人平时休息也会出市区,总有来往,我去看看,如果是胜延的,就算了。”

乔蕊同意,在这儿等着,总不是办法。

夏豪下了车,等了一事儿,后面的两辆商务车驶来,乔蕊看了一会儿人,看到了那车的车牌号,顿时眼睛一瞪。

“夏豪,等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夏豪已经伸手拦下了车,车子缓缓前驶,停在了他们面前。

车窗打开,后车座里,反光的玻璃窗里面,一张精锐的男人脸庞,露出了出来。

男人俊逸的脸上,带着金丝眼镜,他靠在椅背上,含笑的眸光,透过镜片,瞧着车外风尘仆仆的一男一女,嘴角,淡淡的勾着:“乔小姐,真巧。”

乔蕊怎么也没想到,拦到的,居然是市长的车。

自从上次因为养猫的事有过接触后,那之后,他们一直没见过,乔蕊其实很不好意思,上次是她拜托方征秋帮忙收养面包面团,可是自己放了人家鸽子,就打了个电话,之后连交代都没有,多少有点说不过去。

她咳了一声,有些不安的看着眼前的男人:“那个……市长,好久不见。”

她的声音很小,摸样有些心虚。

方征秋嘴角的笑没放下,淡淡的后仰:“好久不见?应该,也没多久。”一晚上而已,久吗?

乔蕊以为他是在揶揄自己,顿时脸都红了,窘的。

夏豪也没想到居然会拦到市长,不过想到他们的车这样停在路边始终不是长久之计,就开口:“市长,您也是去前面的工地的?”

方征秋看了夏豪一眼,认出了这个人,好像是乔蕊的手下,之前野生公园赔偿的时候,他就跟在乔蕊身边。

“嗯。”他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“那太好了,不知道您能不能送送我们组长……”

“夏豪。”乔蕊吓得毛都弹起来了,她急忙道:“不用了,我们不要麻烦市长,我们拖车一会儿就到了,再等等就好。”

夏豪一愣,不知道乔蕊怎么反口了。

方征秋听出了意思,眼角瞥了眼停在路边已经熄了火的车,他面上还是带着和煦的笑意:“你们车坏了?反正同路,上车吧。”

夏豪高兴,乔蕊却愁了:“不,不用了,真的不用了……”每次和市长同车,都不知道说什么,气氛很尴尬的。

夏豪觉得乔蕊怪怪的,人家市长都亲自开口了,她怎么还拒绝,他拉了乔蕊一把,将人拉远了些,才说:“我们反正也要找政府的人,现在市长送上门来,大好的机会,车上就跟市长套套近乎,说不定这事儿就成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乔蕊实在是有苦衷啊。

夏豪却不管:“乔蕊,你可是我们的组长,陈新他们还等着看你笑话呢,你要是不做出点成绩,他们始终不会服你。”

乔蕊很纠结,不过想到到底公事为重,最后还是咬着牙点头。

上了车,乔蕊坐在后座,夏豪坐在副驾驶座。

车子行驶,方征秋看着身边满脸拘谨的女人,笑了一下,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头痛药,抖了两片,递给她:“要不要。”

乔蕊看了眼那药的盒子,表情有些古怪。

市长喜欢把药当糖似的请人家吃?

不过她昨晚宿醉,现在头也的确很疼,就点点头,说了谢谢,小心翼翼的将药吃下。

这是含片式的头痛药,味道不苦,有点薄荷味,挺醒脑的。

“好吃吗?”身边的男人问。

乔蕊看着他,老实的点头:“很好吃。”

“那都给你。”说着,男人很大方的将整个药盒塞到乔蕊手里。

塞的过程中,他的指尖擦过她的手腕,细细的触感只是稍纵即逝,乔蕊拿着药盒,有点弄不懂市长的爱好了。

方征秋则是捻了捻手指,眼中的笑意加深了些。

吃药只是个小插曲,随即,车里安静下来,前面开车的秦显,原本是在专心开车,但是过了一会儿,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开口:“乔小姐,那两只猫,还好吗?”

提到这个,乔蕊一下子就尴尬了,随即,她感觉身边的方征秋,也斜着眸子,饶有兴趣的等着她回答。

夏豪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但也好奇的看向乔蕊。

突然被几双眼睛盯着,乔蕊压力山大,她咽了口唾沫,无知觉的又掏出一片头疼药,含进嘴,才含糊的说:“挺好的,取了名字了,大的叫面包,小的叫面团。”

秦显面无表情,又问:“有照片吗?”

乔蕊赶紧掏出手机,她的手机桌面,就是她抱着两只猫,其乐融融的画面。

秦显瞧了一眼,收回目光,盯着前面路况。

夏豪觉得这猫挺好看的,他没听说乔蕊家里还养了宠物,不过看这猫这么可爱,往后他要是看到好玩的宠物玩具,倒是可以买来送给它们。

方征秋接过手机,盯着那桌面瞧了好半晌。

画面里,两只猫看着都很精神,乔蕊脸上扬着灿烂的笑意,但身子却有些狼狈,小的那只猫似乎很喜欢舔她的脸,她被舔的闪躲不及,大的那只猫却老神在在的窝在她大腿上,脸还很聪明的盯着镜头。

这张照片一看就是刻意拍的,两猫一人原本应该是坐的很端正的,但是小猫撒娇使坏,照片照的就有点搞笑,但是总的来说,生活气息很重。

乔蕊想把自己的手机拿回来,可是见方征秋瞧得认真,她又不好意思,就主动介绍:“这只就是面团,这只是面包。”

说完一句,她发现男人的目光已经转移,从手机屏幕,转到她脸上。

乔蕊愣了一下,她只觉得这男人的目光,有些深,有些沉,多的,却看不懂了。

“市长?”她摸摸自己的脸,不明所以。

方征秋将手机还给她,脸上的笑意不变:“照片谁拍的?”

“嗯?”乔蕊怔了一下,看向他。

方征秋继续笑着:“父母?朋友?还是男朋友?或者,是老公?”

听到最后两个字,乔蕊整个都炸了。

她瞪大眼睛,仔细看着方征秋,不确定的瞧了好一会儿,就听到前面副驾驶座,夏豪的声音响起:“市长,我们乔组长还没结婚呢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方征秋眼中的笑意变换了一下,继续瞧着乔蕊。

乔蕊被他那针对性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,她咬了咬唇,有些艰难的转开眸子,却没有说话。

这个男人是市长,他如果真的调查过自己,他肯定已经知道了,她和景仲言结婚,是通过合法的途径领的证件,是有效的中国结婚证,就算她不说,但是资料上也是显示的。

方征秋肯定已经知道了,其实结婚,并不什么多难启齿的事,她和景仲言现在也开始了,虽然她不知道,半年后,他们会不会“离婚”,但是她觉得,那也不重要,只要他们半年后不分手就是了。

在乔蕊的观念里,那次的假结婚,还是个假结婚,但是真交往,也就是真交往。

这是两件事,不能混为一谈,所以就算半年后她和景仲言还是离婚,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,这只是当初他们谈好的交易里的一部分,这和真实的感情,没有任何挂钩。

但是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,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。

乔蕊始终觉得,这个方市长,对景仲言是有兴趣的,至于什么兴趣,她到现在也不知道,但她记得,秦显和秦若这对姐弟,可是促使方征秋和景仲言私下见过面,并且还聊过一场应该不算愉快的天。

在不了解方征秋到底对景仲言保持一种什么心态前,乔蕊不想景仲言的底被翻开。

她脸色变了一会儿,忍不住的说,手指又翻开那盒头疼药,掰开一片,正要往嘴里塞,手腕被拉住。

“这是药,不是糖。”男人低沉的声音,喊着笑意,就在她耳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