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景大厨的佳肴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方征秋是来忙公事的,跟乔蕊说完,吩咐秦显先把她送回去,就跟另一辆车的下属,往土路的里面走。

乔蕊知道不好再跟了,由着秦显将她送走,在车上,她就埋着头,在计算着什么。

这条路如果通了,对大家都是好事,只要阻止胜延在两个工地中间建立隔绝,那他们这条路对他们景氏的别墅区也有好处。

并且政府已经在勘测了,想来这条路是势必会开通的,那么现在最重要的,还是要针对胜延。

想到又要和萧婷打交道,可能还会撕破脸,乔蕊就觉得头疼。

想着,她又摸到了口袋里的头疼药,忍不住的,她又捻了一片吃,果然顿时,就觉得脑子清明了些,似乎也没那么疼了。

这个药什么牌子的?还挺管用。

她看了看盒子,打算记下这个牌子,回头多买点备用。

回到工地,跟夏豪大略说了些,乔蕊就收到了赵央的电话。

她之前的邮件,项目组的人都收到了,大家惊讶过后,也都很愤怒,如果真的让胜延的人奸计得逞,那么这不单单是景氏被刷了,他们项目组的人,首当其冲,全都要遭殃。

因为这个项目,就是他们负责的。

其他人都开始忙起来,规划部的人立刻就打电话联系原部门,赵央打电话给乔蕊,就是询问她这边的情况。

乔蕊简单的说了些,又换夏豪说,她则在监工的带领下,又四处看了看,简单了解了一下进度。

乔蕊在工地呆了一小时,等到了公司派的别的车来接她,他们回去的时候,看到路上原本的车已经被拖走了,而回去的路上,他们没再碰上方征秋的车。

这一来一去的,乔蕊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七点过了,一进门,就看到客厅亮着,厨房里,传来流水的声音。

乔蕊看着这暖暖的灯光,换了鞋,走进去。

面团看到她回来了,从茶几底下钻出来,一跳一跳的想个兔子似的跑到她脚边,顺着她的裤管就要往上爬。

乔蕊一把将她抱起来,走进了厨房。

里面,景仲言正在做饭。

不善烹饪的男人,此时的摸样有些滑稽,他没穿围裙,大概是觉得那粉红色花边的玩意儿太娘了,他穿着家居服,手里拿着锅铲,锅里的油已经开了,溅得到处都是,他却还老神在在的站在炉前,手里拿着本烹饪书,盯着上面的文字,看得认真。

流理台上,乱七八糟的一大堆,菜板上全是水,一块牛肉被切得大小不一,特别难看。

唯一最好的,应该就是饭。

是的,米装上水,水淹到手背的位置,就放进电饭锅,点开开关,饭肯定能好。

景仲言此时很专心的看着烹饪书,门口多了一个人都没发现,俊美的男人眉头轻轻蹙着,似乎这上面的分量跟难住了。

适量?两勺?

什么叫适量,多大的勺子叫两勺?

眼看锅里的油已经开了,他也弄不太清调料的分量,心想少的多不得,便将菜板上的牛肉一股脑的倒进去。

菜板上还有水,水伴着牛肉进了锅,一下子全炸开了。

他平静的后退一步,薄唇紧抿,漆黑的眸子,深深的前面的锅。

“噗嗤。”乔蕊忍不住,终于扶着门框,笑了起来。

细细的声音,引起了正跟料理奋斗的男人的注意,景仲言转首,就看到抱着面团,憋笑憋都满脸通红的女人,他眉心一蹙,走上来。

“还笑?”他脸色不好。

乔蕊一看他那张黑脸,更是抑制不住,噗嗤一声,这次,完全笑开了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她笑得好大声,完全停不下来,甚至肚子都快笑痛了。

景仲言脸色更黑了,今晚他回家,房间里黑漆漆的,他打了电话给她,知道她还在工地,要晚点才回来,并且让他出去买点菜。

景仲言去超市买菜的时候,顺便看到隔壁的书局,他心里一动,就进去买了两本烹饪书。原本想随便选一个简单的做一下就好,他也想让乔蕊尝尝他的手艺。

可是没想到,做饭真的这么难,就是这些切菜,就要了他的命。

等到材料准备的差不多了,作料又成了大问题。

正在他打算随便炒一炒,不行就算了是,这女人回来了,不仅不来帮忙,还在旁边笑。

他沉着眸,伸手捉住这女人的下颚,在人的嘴上狠狠咬了一口,撒气。

乔蕊被他咬疼了,伸手推他,可男人气怒了,她推不开,最后,只好拍拍这人的背,给他顺毛。

过了好一会儿,男人总算舒服了点,沉着脸,放开了她。

乔蕊低着头,掩住又要笑开的嘴角,说:“你先出去,我来吧。”说着,就去拿围裙。

“一起。”男人站在她身边,就这么看着她。

平时景仲言也喜欢看着她做饭,乔蕊以为,看着看着,就算再不会的人,应该也能看出点什么,可是她没想到,过了这久了,景仲言竟然连热锅和切菜都没看会。

看看那锅里已经发黑,像石头一样的牛肉,她都快哭了。

“景总,你要是真饿了,下次还是叫外卖吧。”她由衷的说。

景仲言就在她后面,闻言不乐意的伸手将人抱住,在她脖子上,又咬了一口。

“嘶。”乔蕊疼了一下,肩膀动动,想将他推开。

男人却不过瘾似的,再次咬住,不放。

乔蕊苦笑不得,这男人是属狗的吧,怎么说咬就咬。

她手伸进水里,掬了一捧水,洒在身后男人的脸上。

景仲言脸上被泼了,他抹了抹脸,总算放开了怀里的女人。

乔蕊气得都快说不出话了:“你先出去。”

男人不动:“一起,我帮你。”

“不用,你出去!”

“一起。”男人执意。

乔蕊看他那摸样,深怕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扑过来,特别不放心:“你出去,出去,不要进来!”

“我饿了。”他目光沉沉的说。

“饿了更要出去了,你在这儿闹,我还怎么做饭。”她有些着急的说。

可对上男人幽深的眸子,乔蕊去猛的抖了一下,她觉得,她好像误会了“饿”这个字的意思。

至少现在,景仲言眼中这个饿,和正常的饿,好像不一样。

“出去!”最后这句,她又加重了音调。

最后,乔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人推出去,一出去,她就把厨房门一关,总算松了口气!

景仲言被堵在门外,看了看紧闭的厨房门,垂首,看到趴在他鞋子上的小奶猫,他弯腰,将面团抱起来。

“你也被赶出来了?”他抱着猫,看了一会儿,对着那双大大的猫瞳,勾了勾唇,走向沙发。

面包此时伸了个懒腰,从软软的地毯上站起来,慢慢走到沙发边,一个弹跳,就跳上去,然后将头搁在男人的膝盖上。

景仲言慢条斯理的摸着它的脑袋,面包舒服的咕隆咕隆叫。

好像从一开始接这两只猫回来,面包就特别黏他。

面团小小的身子就在景仲言手上,小猫胡闹的玩着男人的手指,用软软的肉垫,拍着他的指尖,玩的不亦乐乎。

两猫一人在外面等了快半个小时,景仲言时不时的抬眸看向厨房门一眼,等到门再次打开。

乔蕊满脸漆黑的端着饭菜出来,因为景仲言消耗了牛肉,食材不够,晚上的饭菜也简单了许多。

两人吃晚饭,景仲言又跟着走进厨房。

乔蕊洗碗洗到一半,撇到他,赶紧把人撵出去,把门关上,才松了口气,继续收拾。她知道,放他进来,她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。

等到她全部弄完了,再出来时,发现客厅灯被关了,漆黑一片的房间里,只有电视上,有朦胧的影像。

“过来,放了部电影,看看。”沙发上的男人说。

乔蕊心里咕哝一声,虽然有点不放心,觉得他有目的,但终究还是走了过去。

她一坐下,身子就被拉进一个有些硬的怀抱里,因为周围太黑,她看不太清楚,只有电视屏幕里朦胧的光线,完全不够她区分。

倏地,她感觉搂着自己的手,开始不规矩了,她炸毛,警告:“不是要看电影,你别乱来,看电影就好好看电影!”

费力的挣扎了好久,总算把身上的男人扒开,乔蕊心里觉得不安,这样太危险了,这男人好像随时都要扑上来似的,对她来说,太不安全了。

昨晚的事她虽然记不清了,但是今天早上她可没忘,现在腰还酸酸的,今晚一定不能纵容他。

“我会轻点。”男人的手,手不着痕迹的又探过来。

乔蕊气得冒烟,她就说,看什么电影,这男人就是别有居心!

咬着牙,她一边扒拉着他,一边说:“你要是非要乱来,我就回房了!景仲言,你别……不准……”

男人却利用力道,将她钳制,不让她挣扎。

乔蕊不知道什么情况下,男人会变成禽兽,但是她很确定,现在她身上这个一点点侵占他的,一定不止是禽兽这么简单!

努力了几次,她都逃不开,最后,她心一狠,抬着膝盖,对着男人大腿处,踢了一下。

“唔……”景仲言闷哼一声,总算松开了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