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 痕迹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拢着衣服,狼狈的坐起来,周围很黑,但她的脸色更黑。

“我今晚,睡书房!”说完,她腾地站起来,摸着黑,往二楼走。

景仲言摸着下巴,思索着她里的意思,这么说,她原本是打算和他一起睡的?只是被他气着了,才睡书房?

所以,原本再等等,今晚也是可以的,是他急进,给搞砸了?

向来高高在上,运筹帷幄的男人,这一刻有些懵。

乔蕊给他的态度,就像是要躲避再次发生昨晚的事,他当然不可能让她如愿,便缠着她,怎么也要生米煮成熟饭,可哪知,原来她并不是躲,只是要等到晚上?

他靠在沙发软软的靠垫上,第一次觉得,女人心,真的海底针。

“咪。”细细的猫咪叫声,从茶几下面传来。

景仲言垂首,透着电视屏幕的朦胧光圈,看到了往他的脚上怕的面团。

他伸手,将小猫抓起来,放在自己的手上,看着它,问:“她说今晚睡书房,所以明晚,还是会过来睡主卧,对吗?”

“咪。”面团觉得他手掌太小了,不舒服的叫了一声,想让他另一只手也抬起头,两只手一起站。

“你也觉得是,嗯,我也觉得。”误解了喵咪心意,他将猫放下,起身开了小灯,关了电视,也上楼了。

第二天,一大早。

景仲言就起来了,大概为了恕罪,他又亲自下厨。

乔蕊洗漱完出来时,就看到他已经换好了衣服,西装革履的站在炉子前,右手拿着一根长长的大圆勺,在锅里搅拌着,左手,则捏着手机,还在看邮件。

不知道谁说过,下厨的男人,最有魅力。

乔蕊昨晚看得急,光顾着笑,但今天这么一看,的确像那么个意思。

清晨的暖光,透着厨房的窗户,照射进来,将他笼罩进那黄白色的光线里,他,站在逆光的位置,身姿挺拔,俊美异常,他的动作很缓慢,眼神也浅淡,光线太强,她甚至能看到他浅薄皮肤下,被渡了红边的绒毛。

熬粥,景仲言比较拿手,毕竟已经是第二次了,没有了昨晚的狼狈,他看起来,熟练而温和。

乔蕊心突然砰砰砰的跳起来,这个画面太致命,她摸了摸脸,发现脸果然已经发烫了。

她想到昨晚,她就这么走了,多少有点不近人情,便走上前,从后面,将他腰搂住。

景仲言一顿,将手机顺势放下,左手温厚的掌心,贴着她圈过来的两只手背。

“嗯?”他问。

“没什么。”她嘟哝一声,脸靠在他后背上,就这么抱着。

锅里,开着小火,乔蕊注意到火势,瞧了一眼,问:“今早起来熬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几点起来的?”

“五点。”

这么早。

乔蕊有些心疼,放开他,走到他与炉子面前,觉得自己应该奖励他一下,便搂着他的脖子,踮着脚,亲了一下。

亲完之后,发现他眼神深了,她也没躲,就瞧着他,然后又亲了一下。

男人眼中的光影黯了黯,倏地垂首,按住她的后脑,加深。

睡了一夜,乔蕊气也消了。

任着男人吻她,等到结束了这个吻,她转身,就着他的手,接过了圆勺。

“我来吧,你去洗个澡。”冷水澡,她已经感觉到他下面的变化了。

身后的男人圈住她的腰肢:“是你先开始的。”这句话有点控诉的意思,既然是她撩拨的,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刻,又要他自己解决。

乔蕊被他亲的脖子痒痒的,失笑:“上班,又会迟到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乔蕊看他好像真的很可怜,到底心软了。

景仲言看她不做声,知道她是默认了,当即将火炉关了,将人抱起来,放在流理台上。

乔蕊吓了一跳,一把将他抱住:“不能在这儿,回,回房……”

男人眸光沉了沉,将她抱着,快速上了楼。

房门阖上,客厅地毯上的两只猫咪互相舔了舔耳朵,听到周围又没动静了,倒下头,继续睡。

今天乔蕊,也迟到了。

等她赶到十三楼的时候,已经快接近十点了。

景仲言那只禽兽,做完第一次的时候明明还有时间,她挣扎着要走了,他却不肯,最后缠着她又来了两次,可这样一来,不迟到也不行了。

办公室里很忙碌,看到她这么晚才来,其他人都往这边看。

看了一会儿,就在乔蕊以为总会有人跳出来对她冷嘲热讽时,奇迹般的,所有人都转开了视线,埋头继续做事。

乔蕊回到位置上,还有些惊讶。

赵央走过来,看她一眼,立刻道:“你也太不像样子了,出门前你没照镜子?”

“镜子?怎么了?”乔蕊朦胧的摸出了抽屉里的小镜子,看了看脸,没问题啊。

“这儿。”赵央戳了戳她脖子。

乔蕊将小镜子移下来点,顿时,眼睛都快瞪出来了。

“卧槽!”她惊叫一声,赶紧缩了缩头。

脖子上,成片的红紫印记,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了。

乔蕊都快气死了,早上完事儿后,她根本没时间照镜子,换好衣服就出门了,车里,景仲言也没告诉过她,所以,她就是顶着这幅摸样,从负一楼上到是三楼的?

刚才电梯里可还有其他人。

再想想刚才那些人的眼神,还有办公室陈新等人的态度,乔蕊都快炸了。

“有丝巾吗,或者高领的衣服。”

“算你运气好。”赵央回到位置,从抽屉里翻了翻,找出一条浅灰色的丝巾。

乔蕊赶紧围上,这才稍稍松了口气,心里却气愤,都这样了,景仲言居然一个字也不告诉她,简直居心叵测。

正在乔蕊考虑,要不要午饭时间就杀下去,跟景仲言好好算算这笔账时,手机响了。

她没看来电显示,直接接起:“喂。”

她的语气不好,心情影响了态度,导致她现在的声音,都带着怒气。

电话那头顿了一下,随即,传来个好笑的男音:“谁惹你了?”

乔蕊顿了一下,熟悉的音线,这不是……

她迅速看了眼来电显示,平息了一下心情,才重新回话:“市长。”

方征秋这通电话,来的算很早的,乔蕊没弄懂他这么早打电话给她干什么,想不通,也只好静默的等着他说下去。

对方没让她等多久,很快,磁性的男音,再次传来:“你答应的事,不会忘了吧?”

“答应的事?”

“陪我妹妹。”

这件事……

乔蕊顿了一下,点头:“我没忘,市长,令妹现在不是还在京都吗?”

昨天她特意问过,方征秋只是提前给妹妹预约一个保姆,毕竟他的工作太忙,之后一段时间还要处理更多事,野生公园停工的纠纷才刚刚解决,自然还有很多需要他亲自盯着,但她要是估算的不错,她妹妹,应该是再过半个月才会来。

“她提前来了。”男人的声音,不紧不慢。

乔蕊愣了一下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十一点半的飞机,陪我去接机。”

乔蕊:“……今天?”

“否则?”她这话问得好笑,电话那头的男人,也的确笑了。

乔蕊脸色不好,她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。

“不来?”看她长久没回答,电话那头的声音,沉了下去:“食言?乔小姐,食我的言,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这是威胁吗?

好吧,的确是威胁。

乔蕊愁着脸纠结了好一会儿,还是点头:“我知道了,十一点半,哪个机场?”

“城北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蕊一边将刚刚放进抽屉的手袋拿出来,一边交代:“我要出去一下,赵央,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。”

“你才刚来,去哪儿?”

她叹了口气:“陪御妹。”

乔蕊赶到城北机场的时候,才十一点,她看了看手表,眼睛四下转转,没找到方征秋。

她掏出手机,刚准备打电话问问,身后,突然有人叫她。

“乔蕊?”

中年的男音带着点诧然,却异常熟悉。

乔蕊条件反射的转身,看到后面的四人,惊讶了。

“爸?”

乔爸爸手里提着行李袋,他后面,是搀着手正在说话的两姐妹,斜下方,是刚刚结束了一通电话的不讨喜侄女,而对面,却是自己的女儿。

他不知道,乔蕊也会来送她这个表姨,她不是不喜欢她们吗?

听到乔爸爸的声音,另外三人也看了过来。

乔妈妈瞪大眼睛:“乔蕊,你怎么来了?”说完,又看向身边的卡瑞娜:“是卡瑞娜叫她来的吗?”

卡瑞娜没吭声,一双眼睛,却死死的瞧着乔蕊。

看到她,她就想起那天晚上,景仲言将她抱着离开的场景。

那晚,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,而她这个表妹,又跟那位高高在上的集团首席,有什么关系?

真的只是单纯的上司下属?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没那么简单。

表姨似乎也愣了,没想到之前闹得这么僵,乔蕊还会来送她,卡瑞娜已经成功搭上了景氏,未来一段时间,都要留在慕海市,而她本来就是陪女儿过来,顺便旅旅游的,既然女儿要留下,她自然就要回美国去。

今天中午十二点的飞机,她要走,跟妹妹妹夫说了,就算之前不太愉快,但是她了解这个妹妹,她心软,肯定也会来送她。妹妹来了,妹夫自然不好意思不来,她的行李有人提,她也乐得清闲。

可她没想到,乔蕊也会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