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 接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楞过之后,想到卡瑞娜这段时间都要跟景氏接触,跟乔蕊的关系,如果能缓和当然更好,便主动开口:“蕊蕊也来送表姨啊,表姨就知道,你不是记仇的孩子,往后你表姐要在中国呆一段时间,你们姐妹俩可要好好相处,年轻人,又是两姐妹,咱们家在你们这代,可就只有你们俩姐妹了,都要守望相助知道吗?”

乔蕊懵懵懂懂的,半晌,沉默的点头。

误会已经造成了,但到底是一家人,她总不能当面说,我不是来送你的,我是来接人的,跟你们只是撞上。

这话说出来多少有点难听。

可就在在场所有人都以为乔蕊真是特地来送表姨时,远处,一道掺着笑意的男性嗓音,传了过来:“没看打我?”

四人都不以为那声音是在跟他们说话,可乔蕊却知道,是的!

她转首,果然看到方征秋正在秦显的陪同下走过来,金丝边框的眼镜,衬得他更加精锐不凡,一身西装革履,看着,便是个清俊不凡的英年才俊。

尴尬在几人间流转。

乔蕊觉得挺窘的,她咳了一声,只好干巴巴的出口介绍:“爸妈,这是我一个生意上来往的朋友,方先生,这是我爸妈,这边,是我表姨和我表姐。”

她话音刚落,乔爸爸却瞪了起眼睛:“方?姓方?您是不是……”乔爸爸平时没什么爱好,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看书,看看报纸,看看新闻。

所以本市换了市长,他是当时就知道了,市长出席了野生公园的开土仪式,他也是从电视上看到的,之后陆陆续续,他也朦胧的在一些报纸上,看到了这人好几次。

于是,他自然认出来了。

乔蕊没想到爸爸的眼神这么好,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小声道:“爸,就叫方先生好了,别乱说话。”

乔爸爸这才醒悟过来,顿时表情有些憋着,他没想到,有生之年还能跟市长面对面说话,对一般平头百姓来说,市长,可是遥不可及的存在。

方征秋倒是和蔼,上前主动握住了乔爸爸的手:“伯父您好,我是方征秋。”

“真的是您……”乔爸爸一下激动了,捏着对方的手,手心都在冒汗,他忽视了伯父这个称呼,脑子里现在灌满了方征秋三个字,方征秋,这个慕海市人,应该都不算陌生的名字,尤其是在野生公园和新市中心的建设拉开序幕时,这个名字,更是频频上镜,让人想忘也忘不了。

乔妈妈不爱看新闻,没认出市长,却也觉得自家老伴好像很激动,她上前两步,悄悄问:“你认识他?”

乔爸爸连连点头:“认识,当然认识,这不就是市……”

“爸。”乔蕊叫住了他:“方先生还很忙,你先松开他。”

乔爸爸这才后知后觉的松开手,却发现手心都是汗,他连忙在裤子上蹭蹭,一把年纪了,看起来却特别无措。

方征秋也不介意,手心沾了老人家的汗,并没什么不妥,只是笑着,侧首对乔蕊说:“我在那边,一会儿过来。”

乔蕊点头,心想你赶紧走吧,赶紧走吧,我爸都快被你吓死了。

方征秋又对各位颔了颔首,这才离开。

他一走,卡瑞娜也开口:“那是谁啊,表姨夫,您认识?”

乔蕊下意识看了爸爸一眼,乔爸爸也算回过味来了,知道大佬是在微服私访,要低调,便抑制住满脸惊喜,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您说的您自己信吗?隔了这么远了,还频频望着对方离开的方向,您说不认识?

卡瑞娜脸沉了沉,觉得他们一家是故意瞒着她。

乔妈妈虽然还有些懵懂,但是也算明白了,乔蕊不是来送她表姨的,她是别人约着,刚才那个男人,摸样好,气质好,跟自家女儿说话时态度也很随意,莫非……是女儿的男朋友?

那唐骏怎么办?

心里心心念念都是唐骏那小伙子,乔妈妈脸色不好了,忍不住提醒;“我不管刚才那人是谁,乔蕊,你可记住,人家小唐可是帮了我们家不少。”

她这话的隐喻很强,乔蕊顿了一下,觉得现在不是谈家事的时候,也不说了。

表姨还有一个小时才登机,乔蕊象征性的说了两句,就去了方征秋那边。

她一走,卡瑞娜就拉拉母亲的袖子,表姨就开了口:“妹夫,刚才那人是谁啊,你认识?”

“不认识啊。”乔爸爸记住了女儿的警告,死活不松口。

卡瑞娜眉头拧起,乔妈妈觉得这个话题不好,挽着姐姐,主动转开了话题。

四个人在机场的椅子上坐着聊天,等着广播通知。

卡瑞娜的眼睛却一直瞧着不远处,另一头的三人。

她的目光先是在乔蕊身上流连了一会儿,随即又看向坐在中间,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男人。

那个男人,到底是谁?

似乎,是个很重要的角色?

姓方吗?看来回去,要查查了。

要在慕海市呆下去,任何一点有利于自己的事,她都不能错过。

十一点半,从美国纽约飞往中国慕海市的航班,延误了,说是遇到了大雾,现在停机困难,具体延误到什么时候,还不清楚。

所以,在表姨都上机后,乔蕊还陪着方征秋,坐在大厅的候机位上。

送完了机,卡瑞娜就先走了,乔爸爸和乔妈妈过来跟乔蕊说了声,乔妈妈临走前还特地叮嘱:“过几天叫上小唐,一起回家吃饭啊。”

她的声音不小,原本淡淡坐着的方征秋也听到了。

他稍稍抬目,黑眸似笑非笑。

乔蕊有点不知道怎么说,她妈好像就认定了唐骏。

到底那个唐骏,有什么这么吸引她的?

乔爸爸第一次见市长,自然舍不得这么快走,他忍不住又壮着胆子跟方征秋道了个别,方征秋也礼度适中,甚至主动问,要不要让秦显送他们?

秦显只开了一辆车来,自然是来接御妹的,不可能真的送人。

乔蕊知道,但是乔爸爸不知道,他连忙摇头,摸样很惶恐。

等到将二老送走了,乔蕊才转首瞥着身边的男人:“市长,我爸要是答应让您送怎么办?”

“他不会。”身边的男人露出一丝慵懒的笑意:“他不好意思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果然是当官的男人,心思深重,还特别狡猾。

又等了二十来分钟,飞机终于抵达了。

听到机场广播通知,大厅里许多接机的人都松了口气。

又等了一会儿,通道口里第一个人走出来,接着,便热闹开了。

乔蕊看着前面堵着栏杆的一大帮人,又看看身边老成持重,坐的随意的男人,忍不住提醒:“是不是要过去?这里太远了,她可能看不到。”

景仲言语气淡淡:“看不到就算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所以,态度这么随便,还特地来接什么机?

最后,乔蕊忍不住,起身,想往人群走。

方征秋看她一眼:“你认识她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“那就坐下。”

乔蕊苦了苦脸:“那她长什么样子?”

方征秋态度更随意了:“眼睛,鼻子,嘴,耳朵,头发,嗯,就这样……”

可能不是亲妹妹吧。

这是乔蕊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。

过了一会儿,大厅里彻底喧哗开了,有些接到人的,自然是激动一番,没接到的,也是望穿秋水。

而就在这一个个拉着行李出入的人流中,一抹俏丽的身影,出现了。

乔蕊很轻易就看到那个绕出了栏杆口的女人,那女人一身时髦的衣着,脸上带着超大型墨镜,她的头发是红色的,足下,踏着铆钉靴,身上的衣服看不出品牌,但都标新立异,颜色也特别犀利。

“我妹妹,是个淑女。”

想到上次挑礼物时,方征秋说的话,乔蕊淡定的将目光从那位特立独行的短发女人身上移开。

可下一秒,一声石破天惊的惊叫声响起:“哥哥”

接着,一头红毛的女人,朝着他们的方向飞扑过来。

……

直到上车,乔蕊还没从震惊中醒悟过来。

小小的轿车里,秦显还是在驾驶位,乔蕊坐在副驾驶位,后面,是久别重逢的两兄妹。

“哥哥,你是不是一点不想我?你的表情好冷淡,妈妈说你不想见我,我还不信,现在看来是真的了,你小时候很疼我的,为什么到了慕海市就变成这样,你不要当什么市长了,跟我回家吧,我们都在京都不好吗?”

十七岁的少女说话还带着甜甜的黏味,撒娇撒得没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乔蕊透过后视镜看着这幅兄友妹恭的画面,默默的转开头,心里开始哀嚎,自己往后都要对着这位蹦跶的小姑娘,直到她离开吗?

一下子感觉前路漫长怎么办?

大概是被妹妹缠烦了,方征秋的眸中,带着点疲惫:“上车这么久,怎么不叫人?”

“我叫了啊,哥哥哥哥哥哥……”方宝珊乐滋滋的喊。

方征秋眸子严厉的扫向前面。

方宝珊似这才醒悟过来,放开哥哥,趴着前面的椅子后背,笑嘻嘻的喊:“喂,你叫什么?”

她问的是乔蕊。

乔蕊刚想回答自己的名字,方征秋冷冷出声:“叫乔姐姐。”

这么起鸡皮疙瘩的称呼真的不是故意整她吗?

乔蕊透过后视镜,无辜的望着后座的男人,却正好对上男人慵懒的笑眸。

所以,他真的是故意的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