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是我哥的情人?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方宝珊从善如流:“乔姐姐。”说完,又笑眯眯的歪着脑袋,看着秦显:“你就是我哥常提起的秦显哥哥吧?你好,我哥在这边麻烦你了,我叫方宝珊,你可以叫我珊珊。”

总的来说,方宝珊是个和方征秋一点也不像的人。

她只有十七岁,在国外跳级念大学,原本念的经理管理,但是自己跳到了服装设计,还好玩的在几个朋友创立的服装品牌里,担任设计师,虽然现在那个服装品牌并不出位,销售也不好,但是几个有钱人家的女孩本身就是玩玩的心态,也没将这事儿怎么计较,反正大家才大一,都不着急。

大一的方宝珊,在国外玩了半年就腻了,然后就回国。

方家是个严肃的政治之家,方家的男孩都是往着一条线上养,而方家的女孩,也是一样。

方宝珊在方家足够的标新立异,她就像是个一朵不该开在那个迂腐家庭的花骨朵,有着张扬的颜色,并且不顾环境的璀璨盛放。

在很久以前,在乔蕊也还是个孩子时,她其实很羡慕方宝珊这种女孩,因为够自由,不忧愁。

可是当她长大了,成熟了,再来看这种女孩,就觉得头疼了。

接了机,将妹妹的行李带走,方征秋和秦显就走了,乔蕊和方宝珊被放到市中心的广场附近,然后,下了车,两人就开始大眼对小眼。

“现在去哪儿?”方宝珊看着和京都完全不同的街道,脸上的笑意一直没松过。

乔蕊勉强按了按眉心,问:“中午了,你不饿吗?先找地方吃饭吧。”

“那吃什么?”

乔蕊也不知道该吃什么,想了想,想到上次和方征秋去过的那家尚馆,是兄妹,口味应该差不多。

“那边。”她指了方向,带着人往前面走。

到了尚馆,点了菜,等到菜上来,方宝珊尝了一口,就呸呸呸的吐了:“粤菜?”

“嗯,不好吃吗?”乔蕊吃了一口,挺好吃的。

“你喜欢吃粤菜?”少女一双大大的眼睛,看着对面衣着规范的女人。

乔蕊愣了一下,放下筷子:“你不喜欢?”

“当然不喜欢,我要吃川菜,辣的那种,越辣越好。”

十分钟后,两人转战到另外一家川菜馆,点了一桌子的辣椒,乔蕊沉默了。

她觉得往后的日子,可能不会好过。

“珊珊啊,你来看你哥,家里人应该会担心吧,你什么时候回京都?”

嘴里嚼着辣辣的菜色,方宝珊含糊嘟哝:“难得出门,当然要多玩一阵。”

“那是多久?”

“五六个月吧。”

乔蕊;“……可是,你不回去上学吗?”

“请一学期假不就好了。”洒脱的少女随口说完,看到服务员又送上来新的菜色,顿时又吃了一堆。

乔蕊觉得很郁闷,自己好像摊上大麻烦了。

原本答应方征秋陪陪他妹妹,她真的以为就是一两天,顶破天也就一个星期,所以很爽快的答应了。

可是谁知道,真相这么凛厉。

几个月,开玩笑的吧?

她要几个月都面对这只野性小萝莉?

她还有自己的工作,还有自己的正事儿要忙呢。

脸上一愁,她饭也没吃好,只普通的吃了点白饭,就没胃口了。

可是方宝珊胃口特别好,把能吃的都吃了,就嚷着要去游戏城。

乔蕊从不玩游戏,不知道哪里有游戏城,还是在手机上搜了地图,才找到位置。

一整个下午,方宝珊在游戏城玩了三小时,等到已经快四点了,她才兴致昂扬的出来,然后拉着乔蕊的手,往甜品店冲。

“中午吃的都消化了,总要补充补充。”点了一堆甜点,她笑眯眯的说。

乔蕊一句话都没有,她已经认命了。

冷饮和蛋糕很快送来,等候的时候,方宝珊瞧着对面的女人,突然咧着嘴问:“你和我哥开始多久了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别装蒜了,你是我哥的情人吧。”她说的时候,表情特别随意,好像就算真的是,也无所谓一般。

乔蕊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瞧着她:“你误会了,我和市长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方宝珊笑了一下,不在意的挥挥手,纤细的手指玩着那个超大型墨镜,指尖流转。

乔蕊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:“我和你哥只是普通的生意来往关系,我负责的项目,有点事,需要你哥帮忙。”她说的很简单,但意思很明确了。

方宝珊愣了一下,又笑了:“帮忙?很严重的忙?”

“不是,对你哥来说,应该只算举手之劳。”至少她觉得是这样的。

对面的少女嗤了一声:“既然是小事,陪他睡一觉不就完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这女孩,简直……

乔蕊说不出话了,这个在她看来只有十七岁,应该是最懵懂稚嫩年纪的女孩,竟然能说出这种话,她觉得,自己把他当小孩子看,或许错了。

不一会儿,蛋糕送上来了,方宝珊欢快的吃了起来,吃了一会儿,看到乔蕊没动,她也慢下来,喝了口饮料,随口说:“我哥有未婚妻了,所以你如果只是个情人,我也就不过问了,如果你想干涉他们的感情,破坏他们的婚姻,那我就不能坐视不理了,你懂吗?”

乔蕊一句话都没说,就这么看着她。

方宝珊眯起眼睛:“不懂?”

乔蕊嗤了一声,气得有些肝疼:“方小姐,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方宝珊似乎没将她这话听在耳里,她从小到大看过的女人还少吗?形形色色,乱七八糟,各种各样的都有。

白莲的,绿茶的,圣母的,阴险的。

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见不到的。

在她眼里,现在的乔蕊,也就是个稍微聪明点的白莲,懂得审时度势,知道以退为进,拉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男朋友当挡箭牌,以为她就真的信了?如果她信了,她敢保证,这人过不了几天,这人就开始转绿茶风了。

什么地下情,枕头状,不要太多啊。

又吃了一口蛋糕,蛋糕上的巧克力,很甜,腻腻的味道,正是她最喜欢的:“不管你想怎么样,反正我就是提醒你一声,这些话你可以告诉我哥,不过你要是因为这样就会让他生气,骂我,那你就太天真了。兄妹到底是兄妹,外面的野女人,怎么也不可能上得了台面,你说是吧,乔姐姐。”

最后姐姐两个字,她喊得尤其甜蜜,想是真把她当姐姐一般。

乔蕊这才知道,之前自己都想错了,方家教养出来的女儿,方征秋的妹妹,怎么可能是单纯的小女娃呢?

懂隐藏,该锋亡的时候就锋亡,该软和的时候就软和,和方征秋,不正是一模一样。

果然,是亲兄妹,这次她肯定了。

陪着方宝珊吃了下午茶,出来后,已经五点多了,接近傍晚了。

乔蕊看了看时间,今天她出来晃荡一整天,正事儿一点没做,也是幸亏赵央十项全能,否则她估计现在还得回去加班。

到了的士停车站,乔蕊招了个车,看着方宝珊上车了,虽然这女孩不讨喜,说话不好听,但是到底才十七岁,又是初来慕海市,她多少有点不放心。

记下了车牌号,还有司机的驾照名字,她还对少女叮嘱:“你知道地址吗?要不要问问你哥?如果路上觉得有什么不对,及时打电话给你哥?”说到最后一句,她还特地看了眼前面的司机。

司机大概是经常被她这种不放心小孩子一个人坐车的大人怀疑,麻木的没有半点反应。

方宝珊随意的挥挥手,满脸不在意:“知道了。”说完,关了车门,对司机说了地址。

车子缓缓离开,乔蕊想想,还是觉得不放心,就打了电话,把车牌号和司机名字,都告诉了方征秋。

对面的男人听着,半晌没有说话。

乔蕊以为自己说得太快了,对方没记住,就说:“一会儿我发个短息给你,方市长,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?”

电话那头,这才传来男人慵懒的声音:“你很负责。”

乔蕊楞了一下,老实说:“有钱人家的小孩不是很容易被绑架吗?我要事先摆脱嫌疑。”

“嗤。”对方笑了,笑得有些深沉:“乔小姐,真是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又不是猫狗,有什么有趣的。

乔蕊看天色不早了,也不想和他多说,匆匆挂了电话,也拦了车回家。

半个小时后,方家公寓里。

方宝珊按了门铃,不一会儿,门被打开。

里面,穿着衬衫的男人,显然还没来得及换衣服,他将领带松开,随意扔在沙发上,金丝眼镜下,那狭长的眸子,带着些淡凉。

方宝珊一向喜欢哥哥,看他这样,便一下子栽到他怀里,抱着他撒娇:“哥哥,我好累啊。”

将身上的人撕开,方征秋表情淡凉:“回房换衣服,身上臭死了。”

少女捏着衣服闻闻:“哪里臭,我香着呢。”说着,却还是老实的去了房间换衣服。

等到她再出来,又把自己扔到沙发上,软软的埋进沙发里,一边吃桌上的水果,一边说:“哥,你和乔姐姐什么时候在一起的?”

方征秋正在厨房做饭,闻言,没有吭声。

方宝珊知道他听见了,见他不答,眼神动了动,爬起来,蹭到厨房门口:“说啊,什么时候?我好奇嘛。”

拧着锅铲,男人淡淡的扫过去一眼:“她叫你打听的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