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莫名其妙的礼物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方宝珊立刻捂住脸,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:“怎么会,哥你又误会瑾姐姐了,是我自己想问的。还有,妈也想知道,你一直不结婚,是不是有了别人。”

将食材放进锅里,方征秋没有说话。

方宝珊蹭进去,在旁边像只叽喳的麻雀:“告诉我嘛,告诉我嘛,其实我也挺喜欢乔姐姐的,虽然才第一次见,但我觉得她很不一样,不像是我从小到大看到的女人,她有种,嗯,居家的气质,虽然穿得有点老套,不过看起来却让人觉得很舒服,甜甜的,我喜欢甜的东西,你知道的。”她说了一堆好话,又忍不住上去挽住哥哥的胳膊:“哥,你就告诉我吧,如果你不说,我明天就去问乔姐姐。”

“想问就问吧。”男人无所谓的将菜翻炒了一下,又想起什么,问:“在外面吃了多少东西?还吃得下晚饭吗?”

“哥做的,再撑也吃得下。”兄控少女一脸笑眯眯。

而此时,乔蕊也回家。

估计是老了,被折腾了一天,还被拉着跟方宝珊一起跳跳舞机,乔蕊觉得浑身骨头都要散了。

客厅里漆黑一片,景仲言还没回来。

可她也没心情做饭了,点了外卖,就窝在沙发上,没一会儿,竟然睡着了。

景仲言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亮如白昼的客厅里,纤细的女人,卷着身子,缩在软软的沙发上,白色点着黄点的小猫,趴在她怀里,稚嫩干净的毛脸,正对着她的下巴,而另一只大猫,则贴着她的膝盖,在她的屁股后面,团成一团也睡着了。

他走过去,蹲下身,看着她。

今天一整天,她都不在公司,原本还等着中午她杀下楼来找他算账,没想到什么也没等到,反倒等到赵央的一句话,说她去见方征秋了。

他知道最近项目小组有些事必须要跟政府接洽,上呈的文件里,他也看到了胜延的算计,能及时发现胜延的打算,乔蕊应该记一功,可估计为了跟胜延对抗,她也要花不少功夫。

温厚的指腹贴着女人的额头,他替她抚了抚凌乱的刘海,大概动作大了,女人嘤咛一声,缓缓睁开眼。

“你回来了?”乔蕊嘟哝一声,想起身,却觉得全身骨骼都疼。

景仲言将她抱起来,捏捏她的手臂:“干什么去了?怎么搞成这样?”

“哎,别提了。”想到明天说不定还要去陪那位小公主,她就觉得前路漫漫,将身上的重量全压在身侧的男人身上,她窝在他怀里,懒懒的说:“我叫了外卖,今天将就着吃吧。”

他嗯了一声,看她的确累得紧,不免蹙起眉:“你见了方市长?”

乔蕊睁开半只眼,瞧他一眼:“又是赵央告诉你的?”

“说说,怎么回事?”他手掌贴着她的脸庞,在那细腻的肌肤上缓缓抚摸。

乔蕊被他弄得痒,在他衣服上蹭蹭,将脸埋进他怀里,闷闷地说:“今天赵央递上去的资料你看了吧,胜延摆了我们一道,这事儿我是从方市长嘴里知道的,作为报答,他要我陪她妹妹逛街,我今天被那小丫头折腾得够呛,快散架了。”

说着,她又把手递上去,求捏捏。

景仲言捉着她的手臂,慢慢的按摩:“方宝珊?”

“嗯,你认识?”乔蕊瞪大眼睛。

景仲言没做声,继续给她按摩,随即提醒:“那丫头是个疯子,别跟她太近。”

“太对了,她真的是个疯子,我从没见过体力这么好的人,我十七岁的时候,也绝对没她这么强的精神头,不过我都答应人家市长了,估计这几天都要陪那位小公主,不靠近也不行。”说到这儿,她又开始烦了,将整个人缩到他怀里,就不出来。

还是难得看她这么撒娇,景仲言黑眸动了动,将人抱着,眼底,却露出些思考。

若说方征秋对乔蕊没恶意,景仲言说什么也不信,那天在席悦的事,他可没忘记。

那个男人,肯定有什么打算,只是最近他在忙着另一件事,倒是忽略他了。

方征秋,方家,背后的人,慕海市。

这四者连贯起来,的确不能大意。

和乔蕊想的一样,第二天,她又被召唤了。

不过这次,她是直接接到方宝珊的电话的。

她前脚才到公司,后脚,方宝珊就要她去昨天的那家游戏城等她,乔蕊很想拖一拖,可那丫头说完自己要说的,啪嗒就把电话挂了,行动那叫一个迅速。

乔蕊盯着手机,无语凝噎。

大家是昨天跳了跳舞机,运动太剧烈,乔蕊今天整个大腿都是废的,她勉强站起来,走路的时候,身子还有些颤。

陈新刚好从外面进来,看她这样,嗤笑一声,满脸不屑。

乔蕊楞了一下,才恍悟过来,这么行动不便,走姿古怪的情况,不是和过度做完某项剧烈运动后的情况,差不多吗?

她黑线了。

赶到游戏城的时候,已经九点半了。

乔蕊没看到方宝珊,她打了电话,才知道对方已经进去了,她只好进去找。

可当乔蕊找到她时,真的又愣了。

她在和人拼摩托。

今天的少女,穿的和昨天不一样,但是风格却没有任何差别,还是那样的非主流,而跟她拼摩托车的,也是一位非主流少年,两人斗得不相上下,两个回合后,方宝珊赢了,领了大量的卷票,看到乔蕊来了,将票递给她,吩咐:“替我去换奖品。”

乔蕊觉得自己连保姆都不算,兼职就是跟班。

黑着脸,给少女换了个熊娃娃,却遭到少女的怒喝:“你怎么换这个?我刚才就看上了架子上那个十字架摆设,我要那个。”

乔蕊冷着脸,又把娃娃换成十字架,然后就像个傻子一样,端着沉重的十字架底座,跟在方宝珊身后。

到了中午吃饭时间,因为了解这丫头的品性,乔蕊直接去了川菜馆。

可还没走到门口,身后的女孩突然又出幺蛾子了:“我要吃粤菜。”

“……你昨天不是说不喜欢吃吗?”

“昨天是昨天,今天是今天,昨天和今天一样吗?你傻啊。”

到底谁傻?

乔蕊说不出话了,带着人又去吃了粤菜,可选座位的时候,少女就开始挑剔:“这个位置不好,太冷了,这个位置不好,太热了,这个也不好,靠近洗手间,这个行,但是旁边那桌吃香太难看了。”

大厅不行,那包厢吧。

“这个包厢不行,装潢看着没胃口,这个包厢也不行,太小了,这个太大了,这个外面对着大街,不喜欢,这个没窗子,更不好……”

绕了一大圈儿,最后总算找到一间勉强过关的,坐下的时候,乔蕊恨不得拿桌上的餐刀,将对面抱着十字架欣赏的少女捅了。

所以熊孩子什么的,太虐心了。

不过乔蕊也算醒悟过来了,这方宝珊就是在故意整她。

估计是已经认定了她是方征秋的情fu,这丫头不喜欢她,就在捉弄她。

她想,下午的时候,不知道还要多惨。

饭吃一半,乔蕊觉得就算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,有些事,也得解释解释:“方小姐,我和你哥哥,真的没那种关系。”

她开门见山,直接说了。

方宝珊吃了两只白灼虾,瞧她一眼,笑了:“我知道,你昨天说了。”

乔蕊皱起眉,有些看不透她。

方宝珊也不说话了,继续吃饭。

一餐饭完毕,少女说要去逛衣服,乔蕊跟着一道儿,走了一会儿,就走到了上次买丝巾做礼物的那家。

方宝珊进去,售货员殷勤的迎上来,一一推荐。

方宝珊没说要买什么,只看着,过了好一会儿,她挑了一条丝巾,递给乔蕊:“试试这个。”

“我?”

“当然,为你陪我玩,作为回礼,我也应该送你点什么,乔姐姐,我可是很有教养的小淑女。”她甜甜的笑着,那摸样,好像真没开玩笑。

乔蕊的脖子上淤青还没消,都是景仲言留下的痕迹,昨晚虽然她累得够呛,没跟这人怎么样,但是指望禽兽吃素,那也太不现实了。

她被抗进了主卧室,虽说只是抱着一起纯睡觉,可那人也在自己身上磨蹭了好久,又是又是抱,直把她的弄得快点守不住了,那人才终于放过她。

所以今天,脖子上的淤青非但没浅,还深了。

乔蕊紧了紧脖子上灰色的丝巾,将肌肤严丝合缝的遮好了,才说:“不用客气,如果想送,我比较喜欢手链。”她指着另外一个货柜里的几条链子,她眼睛尖了,看了标价,都不贵。

方宝珊瞧了她一会儿,笑了一下,不置可否的将丝巾还给售货员,走到柜台边。

她看了一会儿,让人拿出一条紫水晶的链子,放在手里端详:“这个,行吗?”她问乔蕊。

乔蕊含糊的点头:“嗯,很漂亮。”

“那就这条了。”

打了包,将手链包装得尤其精致,售货员将成品递给她们,方宝珊直接示意乔蕊拿着。

乔蕊其实很不明白,她不明白方宝珊明明一早上都在整她,现在为什么还送她礼物。

果然是方市长的妹妹,完全看不透啊。

接下来,两人又闲逛了会儿,方宝珊越是一副悠闲的样子,乔蕊越是心都提到嗓子眼。

临到快三点的时候,方宝珊似乎走累了,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,乔蕊只好跟着。

“一会儿我要去个地方,你陪我去。”她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