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 打好邻里关系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掰过她的小脸,景仲言瞧着她的眉宇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:“两天,够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明天不用去了,市长那边,我去处理。”他把人按在沙发上,让她平躺着,又起身,掏出电话,打给外卖。

乔蕊安稳的睡着,手指探出沙发边缘,逗弄着拼命想抓她指尖的面团。

等到景仲言打完电话,她一股脑叹气声,脑袋搁在男人的肩膀上,小声说: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男人没做声。

乔蕊却感觉出来了,他很不悦,甚至脸色都微妙的难看了些。

乔蕊和景仲言相处时间不短,他的一举一动,都逃不过她的眼睛,她伸手环住男人的腰,把自己贴紧他了些,才说:“我也不想的,不过答都答应了,当时,我很想知道胜延到底在做什么打算,也想知道政府会不会真的修建那条路。”

如果政府侦测之后,不打算修建那条路,那么乔蕊也不会忙着跟胜延对抗,但是方征秋当天就给了她精准的回答,这条路会建,不是胜延走了后门,而是这条路如果建好了,对接连慕海大桥那条线,有很好的作用,站在城市的建设角度看,百利而无一害,而胜延,提议了修这条路,算起来,对城市建设还算是有功。

估计不论他们是不是存有私心,但是很显然,他们将私心,光明化了,反而显得他们真的多关心城市规划似的。

这次胜延是占了便宜了,但乔蕊既然知道了,自然就要有打算。

而方征秋透露给她这个消息,自然是有代价的,即便这个代价现在看来不公平,但乔蕊知道,就算之前她就知道要伺候这位麻烦的熊丫头,她还是会同意这个不平等交易,因为她真的需要从方征秋这位市长口中,得到最确切的消息。

所以不认也只得认了。

可她刚开始没想过,这会让景仲言不高兴,她现在单独负责一个项目,按照景仲言之前的态度,意思大概是让她一切自己来。

对外也好,对内也好,都让她自己动手,自己规划,自己跟进,这是他对她的锻炼,所以乔蕊接受市长的交换条件时,根本没将景仲言的情绪考虑进来。

在她看来,这是个公事。

可是她现在想起来了,景仲言和方征秋,似乎是有点不对付的。

那次在尚馆,她和秦总从洗手间回来,看到的就是他们谈崩了的画面。

她怎么就给忘了,这件事,她事先怎么都该告诉景仲言一声,这么不声不响的,他就算没说出来,也一定不会多高兴。

乔蕊看他还是不做声,有些着急,又抱紧了些,嘟哝着说:“我错了还不行吗,我保证,一定没下次了。”

她的姿态已经摆低了,讨好的意味很重。

景仲言瞧了她一会儿,伸手将人的后脑按住,深深的又吻下来。

一吻完毕,他才低哑的抵着她唇瓣,警告:“没有下次。”

“嗯,绝对没有。”

看总算哄好了,她也笑了,又搂着这人的脖子,小声说:“刚回来,身上好多灰尘,你不洗澡?”

“嗯?”

乔蕊抵住脸红,咬了咬唇,才凑到他耳边:“一起洗?”

男人眼神顿时一暗,不过半刻,下一秒,乔蕊感觉天旋地转,人已经被打横抱起。

她笑着伸手抱紧他的脖子,这才没让自己掉下去。

“你小心点。”她抱怨一句。

男人却已经目光炽狂,抱着她,半晌,便进了房间。

这个澡,洗了整整一个半小时,洗完出来,乔蕊整个人都虚脱了,楼下外卖早就到了,但是一直没人开门,最后又走了。

景仲言重新打了电话,虽然那头的态度冷淡了许多,但到底还是把餐送来了。

乔蕊穿着睡衣,头发都没干的坐在沙发上,怀里抱着猫,看到景仲言付了钱,把外卖盒子拿进来,探头看看:“点的什么?”

盒子打开,菜色还不错,但应该是被热过一次的关系,不像刚出锅那么好看。

但是味道还是不错。

吃完饭,恢复了内力,两人都还不困,索性一起下楼溜猫。

距离上次两人一起溜猫,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。

毕竟之前不是景仲言忙,就是乔蕊忙,事实上就算到了今天,两人也都忙碌着,不过硬是挤出一两天,也不是挤不出来。

小面团还太小,依旧不能下地,外面的地上太脏了,而且到处都是狗,面团太小了,肯定会被欺负。

面包身上依旧捆着遛狗绳,面包刚开始是不喜欢被溜的,尤其是在这么多狗的地方,不过几次下来,好像也喜欢上了,今天出门拿绳子的时候,她甚至一直蹭着乔蕊的腿,讨好的意味十分明显。

公园里今天人比较多,大概是天气好的原因,气氛也挺好。

乔蕊看到平时他们占着的长椅,今天有人了,只好挽着景仲言的胳膊,绕着公园走。

“喂,溜猫的,你又来了。”不远处,有人招呼一声。

乔蕊看过去,乐了,又是那个单车男。

说起来,两人还有点不打不相识的感觉,不过几次下来,乔蕊在附近谁都不认识的情况下,跟这个单车男,倒算是唯一能打得上招呼的人了。

“你的单车怎么不骑了。”乔蕊挤兑他一句。

对方哼哼唧唧的正打算又说什么,他脚边的金毛突然挣脱了绳子,朝着他们的方向冲来。

景仲言几乎条件反射的搂着乔蕊,对面单车男也追上来。

金毛停在了离景仲言三米远的地方,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个让它感觉不太好的男人,然后呜咽了一声,大鼻子往上凑凑,想去嗅景仲言脚边的面包。

面包估计是多次遛弯,看多了狗,竟然也不怕了,迈着步子,小心翼翼的喵了一声,又走出去一点。

乔蕊看了稀奇,拉着身边男人的衣袖,小脸光亮:“面包不怕它。”

“嗯。”

面包试探了几下,见金毛对它没有恶意,它这才大声的又“喵”了一声,这次的声音,就是它平时的声调。

金毛兴奋的也往前走了两步,大鼻子抵住面包的额头,仔细嗅嗅,然后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接着,它四条腿蹦跶,原地踩踩,似乎想去亲近面包,但是又有点怕。

乔蕊看的起劲,更乐了:“它打算干什么?这么喜欢我们面包吗?我就知道,面包被我养的油光水滑的,一看就招人爱。”

景仲言瞧她那得意的小摸样,低头,在她鼻尖咬了一口。

女人立刻大惊:“你干什么。”她脸上红了红,又埋着头,看脚下的动静。

这时,单车男也跑了过来,他伸手就要去拉金毛脖子上的项圈,金毛却脚步一转,往旁边躲了过去,然后站到面包后面。

乔蕊噗嗤一声笑了。

单车男满脸涨红,瞪她一眼:“有什么好笑的,你这猫肯定是老猫了,我们家小金才一岁,正是找妈妈的年纪,它就是误会了。”

面包的确很老了,但是这么大的金毛才一岁,乔蕊很想问,你给它吃什么了?激素吗?

单车男几次妄图抓金毛,但都被金毛躲了,最后,再单车男最后一次好不容易扑到金毛的尾巴时,面包竟然突然暴起,挥舞着爪子,往单车男脸上挠。

幸亏角度不对,单车男没被毁容,却彻底吓住了。

接着,就见面包转身,前爪的肉垫抬起,扣住大狗的鼻尖,像是在安慰它不要用怕,坏人已经走了。

果然是猫界好妈妈,乔蕊都快被感动了。

最后的结果就是,三人一起溜。

单车男姓杨,是一间小公司的会计,这只金毛不是他买的,是他捡的,在一个纸箱子里,当时捡到的时候,小狗已经奄奄一息了,估计就是因为生病,才被人扔出来。

杨先生带着小狗去看病,花了几千块总算治好了,之后自己又养了小半个月,天天搂着养,才彻底养活。

这杨先生很有爱心,但是大概因为年轻,工作上并不是很出位,职位也不高,领着一个月四五千的工资,家里也没有老人赡养,过得还算是稳定,就是偶尔嘴有点贱,不过总的来说,还是挺不错的。

而很凑巧的,这位杨先生就住在他们公寓的隔壁的那栋楼,挨得很近。

景仲言听到他的家住地址,再听完他的身家背景后,突然开口:“敝姓景。”

杨先生愣了一下,急忙道:“景先生你好。”

这位景先生,他看过好多次了,出入好像坐的都是捷豹,几百万的那种车,估计是个有钱人。

杨先生是比较老实本分的类型,没什么巴结大人物的心思,但是对方既然报了姓名,他也忍不住多说了些。

乔蕊却觉得有点奇怪,景仲言并不是多爱跟邻居打好关系的类型,方才她跟杨先生说话,景仲言就在旁边一声不吭,现在突然冒出来一句,倒是让她惊讶了不少。

“景先生原来在景氏上班,能进景氏可不容易,等等,景先生您也姓景,不会和景氏……”

“凑巧同姓而已。”景仲言不慌不忙的解释。

杨先生说释然:“我就说,哪有这么巧,随便街上就能碰到景氏的内部高层,那景先生因为这个姓氏,工作上没少被同事揶揄吧。”

“嗯,大家偶尔会开玩笑。”

杨先生哈哈一笑:“我就猜是这样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