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夜半电话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两人竟然不知不觉的聊开了,当然是杨先生说得多,景仲言偶尔附和两句,但就算如此,乔蕊在旁边还是看得一愣一愣的,她可不知道她家景总是这么彬彬有礼的人。

又围着公园逛了一会儿,等时间差不多了,金毛也跟面包玩够了,主动到主人脚边,任由主人给它套上。

乔蕊和景仲言也回了家。

在电梯里,乔蕊就问:“你不会是想挖这位杨先生到景氏来吧?”

男人看她一眼,淡淡摇头:“不是。”

“那你不会看上他了吧?景总,这里没外人你可以坦白告诉我,你是不是双性恋?”

景仲言眼眸一眯,转首瞧着身边女人煞有其事的小脸。

乔蕊嘿嘿一笑:“我开玩笑的。”

此时电梯到了,两人走出去。

乔蕊埋着头,开门进了客厅,还不忘问:“那你对杨先生这么热情做什么?总的有个理由吧。”

“打好关系。”男人抱着面包放进了洗手间,慢条斯理的给它擦脚。

乔蕊跟在他身后:“打好关系?为什么?”

男人没回头:“说不定什么时候,需要他帮我们照顾猫。”

乔蕊一愣:“为什么要他帮我们照顾猫?就算你不在家,我也在家啊。”

景仲言没做声,有些计划,已经在他心里了,但现在还不是他说出来的时候。

比如,结束了这个项目,他打算把乔蕊带到自己身边,让她彻底取代向韵。

也比如,之后他们会频繁出差,他要带她顺便周游世界,环球蜜月。

而这些情况一旦发生,家里的两只猫,就成了大问题,可以找其他人帮着养,但是估计是养久了,他对两只猫爷有了感情,不想随便给人折腾。

付尘太浮躁,赵央没爱心,很多人都不能指望,这个杨先生,倒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给面包擦好了脚,他起身,洗了手,走到客厅,在架子上找了一部碟片,放映起来。

乔蕊看他不说,也不多问了,见他放了影片,也从厨房端来些零食,窝到他身边。

这个晚上,平静又柔和,普通的就像平时任何一天。

或许在两人心中,这也的确是最最普通的一天。

可对其他人而言,这一天,却是改变世界的一天。

萧婷收到向韵电话时,已经很晚了,她已经睡下了,可电话铃响得太急,她没有选择,终究起身,接通电话。

语气却不好:“表姐?”

“立刻起床,替我查个东西。”电话那头,向韵的声音,急促又慌张。

萧婷被这种气氛感染了,立刻坐了起来,让自己清醒:“到底什么事?”

“打开电脑。”向韵遥控指挥。

萧婷赶紧打开电脑,刚一接连网络,桌面就弹出一个邮箱框,是向韵发送过来的邮件,她打开,看到里面的一连串数据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萧婷张张嘴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“这是景总最近让我和李丽跟进的东西,我们已经在美国几个月了,一直没什么进展,不过刚才,我收到了这个,萧婷,有人对我们发出邀请,你现在在胜延是吧,是舅舅的公司,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吗?”

萧婷不明白,很不明白。

她张张嘴,不可思议:“这些钱,九千万,九千万资金,进入了你我的账号,为什么?”

“你还不明白?”向韵有些恨铁不成钢:“用景氏的名字,我查到了不得了的东西,对方找到了我,单独对我发出来示好,只要我替他隐瞒,这笔钱,就是我的了。”

“那也是你……”那也是你的事,可这钱,却进入了她的名字,四千五百万,都进入了她的名字。

向韵声音很沉,低低的道:“这么大一笔,我一个人吃不下,你是我妹妹,有我的,当然有你的,明天一早,你就告诉舅舅,胜延最近不是资金吃紧,有了这个,你我至少能拿到胜延百分之四十的股份。”

“等等。”萧婷还是没听明白:“表姐,你……你要离开景氏?”

“哼。”向韵冷嗤一声,音色又紧了紧:“景仲言把我支开,不就是最好要开除我的打算了,不过我不会的。”她的声音放柔了些,带着点蛊惑:“萧婷,我知道你之前对付过乔蕊,我得到消息,你们的合作项目结束后,乔蕊会被提上来,取代我的位置,到时候,景总一定会借此开除我,萧婷,四千五百万已经在你账户了,这次,来个狠的。”

“什么?”萧婷吓了一跳,之前她的确受了表姐的暗示,袭击了乔蕊,事实上,进入胜延,然后提出了和景氏合作,再到后面的一系列,包括跟景仲言谈判时的对话,都是表姐事先教她的,她的心思很浅,一直都很浅,从来比不上表姐,不过既然要做什么,自然要付出代价。

她付出了,她把自己伪装了起来,假扮得有些心机,也成功的整了乔蕊,虽然她还是觉得不解气,但是也就打算在胜延和景氏的工地隔绝上,和另一条路的修建计划上,摆景氏一道,让乔蕊吃不了兜着走。

她以为这样就够了,让乔蕊栽了大跟头,自己也出了气,景氏也讨不到好,表姐可以继续在总经办作威作福,她也能为此给胜延立一个功。

可是现在看着这笔钱,她知道,表姐有了更深的计划。

而她,要她再做点什么。

萧婷有些慌,她不算是多年轻,很多职场上的阴谋,她也能看透,但是她向来是玩不转那些东西的。

她很怕。

“表姐,乔蕊已经被我害的几个月下不来床,政府也即将修建那条路了,还不够吗?”

“不够。”向韵的声音充满了激动,喉咙抑制不住的颤抖:“当然不够,萧婷,你听我说,我不能离开景氏,我不能离开景总,我要留住我的位置,只要乔蕊存在一天,景总就看不到我,他看不到我,萧婷,婷婷,他看不到我……”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哽咽,像是哭了。

萧婷有些心软:“表姐,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

“不是我做,我现在不能回国,李丽还盯着我,我离开不了,只有你,妹妹,婷婷,姐姐只有你了。”

“可是,我……我能做什么?”

“听我说,安静下来,听我慢慢说……”

接下来的一个小时,向韵说了很多,等到挂断电话,萧婷已经毫无睡意。

现在才凌晨三点,但是她愣是连眼睛都不想闭。

表姐的话,在她脑中盘旋。

她的理智告诉她,她不能这么做,这是犯法的,很可能,到最后吃罪的会是她,但是表姐又告诉她,乔蕊好像已经从其他途径知道了胜延的打算,那条路不可能让乔蕊栽了,如果景氏想到了什么对策,取消两块工地间的隔绝,那么那块地,同样也会成为景氏的助力,到时候,胜延的高层一定不会满意,她的功劳也会消失。

表姐这笔钱,可以让她成为胜延的咕咚,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她会有自己的团队,自己的决策权。

很吸引,各种条件看来,都很吸引,绝对的吸引。

可是,那毕竟是犯法的,她真的要以身试法吗?

心里很乱,她把房间的灯打开,充分的光明,让她稍稍没那么害怕了,看着电脑屏幕上那闪烁着无数个零的数字,她咽了口唾沫。

富贵险中求,或许,真的只要冒一点险,就能成功了。

况且表姐说的那些计划,听起来也不是很难,表姐是因为被困在美国,不能亲手实施,所以才找上她,表姐不会害她的。

萧婷认真的想,脑中又仔细思虑一会儿,已经有了决定。

她想到了前几天接到的电话,对方是美国汉斯公司的代表,刚开始,她还以为这位代表是乔蕊找到的人,跟别墅合作项目有关的,后来她才知道,这位只是汉斯公司派来找中国代理的,跟项目并没关系。

既然没关系,她也不打算跟对方多说了,不过这人前两天打电话,好像透露出了要结交自己的意思。

那人现在跟景氏谈代理,跟景仲言接触应该会比较多,倒是可以利用起来。

想到这儿,她心里又有了计划。

外面的天,已经很黑了,今晚没有月亮的半空,犹如一块遮盖了所有痕迹的幕布,幽深且利落。

萧婷仰头深深吸了口气,给自己打了气,心里,有了点底。

四千五百块,这笔钱,足够她做很多事,不止是拿到胜延的股份,还有其他的。

清晨的阳光,朦胧而柔和的透过玻璃窗户,照射进来,打在地上,形成一到刺目的痕迹。

乔蕊感觉眼皮有些亮亮的,她睁开眸,视线一下刺激了眼球,她赶紧闭眼,将脸埋进了面前的某个怀抱里。

等到稍微有了些意识,她这才重新睁开,入目的,却是男人光洁的下巴。

她慢慢回神,目光含笑的瞧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,带着温度的手指,爬上男人的脸,在上面来回抚摸了一会儿,指尖点到他的眼皮上,不愿移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