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 死不认账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感觉有人弄他,他唔了一声,本能的捉住眼皮上隔着的小东西,拉住了一只光滑的手腕,往下拉拉,放到唇边,吻了上去。

乔蕊嬉笑一声,知道他醒了,手指调皮的在他唇上乱动。

男人低吟,伸手将她抱紧,眼眸,这才睁开。

昨晚两人看完电影并没有立刻睡,回到房间,景仲言又把乔蕊折腾了一顿,等到迷迷糊糊睡着后,两人身上,都是不着寸缕。

现在,他们都是光着的。

乔蕊看他的眼神,觉得有些发烫,咕哝着:“醒了就起来,都几点了。”

男人深吸一口气,探首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不愿放开。

乔蕊心里甜甜,却还是推开他:“起来了。”

男人不做声,就这么看着她。

乔蕊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不能抗拒他的目光了,他但凡露出一点期待的视线,她都忍不住心软。

最后半推半推,床也没起。

还好今天起的早,应该不至于再迟到。

半小时后。

景仲言先起身,套了条短裤,便去了浴室。

乔蕊看他走了,才慢慢的摸来自己的衣服穿上,跟进了浴室。

牙刷上的牙膏已经挤好了,水杯里是温热适中的温水,双人的洗脸盆,能够容纳两人同时洗漱。

含着牙刷,景仲言瞧了她一眼,见她脸上的热度还没消,不觉好笑。

都多少次,还害羞。

刷了牙,乔蕊正打算去淋浴房冲一冲,身后的男人却拉住她,将剃须泡沫递给她。

乔蕊明白了,让她给他涂。

她挤出些泡沫,细细的在他下巴的位置抹了好多,泡沫本就轻,她动作不熟练,弄得到处都是,头上脸上,一片狼狈。

她吐吐舌头,他却倾下来,用满是泡沫的嘴,吻住她。

“唔。”乔蕊挣扎一声,嘴里感觉吃了好多泡泡。

一松开,她呸呸呸的吐了好一会儿,还没回神,手又被拉住,被带进了淋浴房。

开了水,水下,嘻嘻哈哈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

现在,他们都在一经撩拨,便会山崩地裂的状态。

等到从浴室出来了,已经八点半了,之后又是一阵匆忙,倒了猫粮,热好了米羹,喂了猫,两人就赶着出门。

在路上,乔蕊饿得不行,埋怨的瞪着身边的男人:“都怪你,看,又来不及了。”

景仲言没有半点感觉似的,脸上挂着餍足的笑意。

到了附近的早餐店,乔蕊买了两个面包,两盒牛奶,一边自己吃,一边还得喂司机。

车子一路到了公司,乔蕊这才反应过来,她忘记提前下车了。

她板着脸,瞧着身边的某人。

“你是故意的!”

“有证据吗?”男人好笑的看着她,嘴角勾着:“乔组长,快迟到了,还不赶紧。”

乔蕊斗不过他,只能闷闷的下了车,刚走到电梯口,却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。

接着,一道熟悉的女音传来:“景总,乔组长。”

乔蕊转首,对上的便是一脸笑容的萧婷。

对萧婷,乔蕊之前是秉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,不过现在策略得改了,想到胜延之前的打算,她就有点不寒而栗,胜延一个并不算大的地产公司,哪里来的胆子,敢摆景氏一道?

这里面,她相信有不少萧婷私心的功劳。

“两位真是恩爱。”进了电梯,萧婷笑眯眯的说了一句。

景仲言没做声,一贯他也不是爱说话的人。

乔蕊不好不说点什么,只得敷衍:“正好在路上碰到了,顺路搭上了景总的车。”

萧婷抿唇:“乔组长真是低调,好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电梯到了十楼,景仲言出去,阖上电梯门,电梯继续往上走。

今天萧婷是一个人来的,没有助理,乔蕊这几天不在公司,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需要两个公司联合开会,不过她也没问。

私下里,她并不想跟萧婷说话。

可她不说,萧婷却要说:“乔组长受伤之后,似乎更加春风得意了,看来偶尔一点小病痛,的确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。”

她这话,有点挑衅的意思了。

乔蕊凝起眉:“萧组长是说,我之前是小病痛?”

“不,我没这个意思。”萧婷又改口:“我就是顺口一说,乔组长不要这么敏感。”

乔蕊闹不懂她到底想干什么,再次闭嘴。

电梯很快到了十三楼。

两人一起出去。

赵央看到她们一起出来,愣了一下,赶紧走过来,将乔蕊带走。

夏豪则把萧婷带进了会议室。

“你怎么和她一块儿?知不知道跟她凑得近了都会中毒。”赵央夸张的说。

乔蕊失笑:“不至于吧。”

“怎么不至于,你之前没被她整怕是不是,你不想活了是不是?”

乔蕊不做声,回到位置上,小声问:“今天有什么会?”

赵央拿了个份文件递给她:“就这个,是陈新建议的,他的意思是,跟胜延摊开了谈,胜延的打算,我们已经知道了,看看萧婷是什么个意思。”

这个时候,打草惊蛇,就意味着得硬碰硬。

不过说不定真的可以,毕竟,就算硬碰硬,胜延也没什么资本能跟景氏撞。

最后结果怎么样,也要看他们怎么谈。

会议很快开始,乔蕊为怕期间方宝珊又找她,先就把电话静音了,这才拿着文件进了会议室。

这场会议,是陈新主持的,乔蕊在旁边,一直没吭声。

等到陈新说完,对面萧婷,却好像早就知道一般,没有心虚,没有慌张,什么表情都没有。

“这件事,其实我们胜延也是一片好意。”萧婷笑着说:“刚开始分地盘的时候,我就跟你们说过,我们要里面的,之后我们的工人,发现里面可以开另一条路,上报后,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找了政府,政府能重视,这是好事,能大大减低别墅区离市中心的路途,等到新路建设起来了,对我们两家,都是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“当然。”陈新也笑了:“如果路真的建好了,对我们彼此当然都是好事,不过,萧组长好像之前,并不打算把这件事知会我们。”

萧婷看了陈新一眼,又瞥向乔蕊:“乔组长,我不知道你们换组长了。”

陈新面色一涨,嘴唇紧抿,表情有些难看。

之前乔蕊住院,跟萧婷接触的一直都是陈新这个“被推举的副组长”,被推举,也就是员工封的,并不是公司给予的职位,算是名不正言不顺。

但是当时,萧婷也没多说过一句话,可是现在,她开始挑拨离间了。

乔蕊看出了她的意思,同样是女人,她还是在总经办侵染过的人,景总身边的竞争,可一直不小,她也是升了大秘书后,并且承接了最琐碎的文件处理工作后,这些针对她的竞争,也渐渐消失。

所以,她既然都是这么混过来的,萧婷这点小做法,她怎么会看不懂。

看陈新已经有点沉不住气,大概是真的觉得丢脸,她淡淡开口:“陈新是我们组的副组长,我不在的时候,他有主持大权。”

这话一出,办公室的人都看向她,赵央夏豪就算了,其他几个人,都没想到乔蕊会这么大方,真的认下陈新的身份。

要知道,陈新这人,自尊心很强。

果然,陈新看了乔蕊一会儿,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,随即,难堪的情绪终于缓了下去。

萧婷眼眸动了下,像是在分辨她是真心的,还是故意收买人心,半晌,说:“那乔组长你不是还在这儿吗?这越俎代庖的,不太好吧。”

“那我正式授权陈副组长代表我,主持这个会议,可以吗?”乔蕊嘴唇含笑,瞧着萧婷,不让半分。

赵央看不惯萧婷,闻言,也笑着挤兑:“萧组长就不要说这些废话了,我们陈副组长问了,你就说不就完了,不想说也没关系,反正两个公司合作,我们再找个能说话的也是一样。”

萧婷沉了沉脸,哼了一声,回答:“胜延没打算隐瞒,只是到底能不能修这个路,政府还没确定下来,得不到确切答案,我们就泄露,如果不行,到时候更不好说。”

陈新有乔蕊当靠山,继续问:“据我所知,上周,市长亲自签署的文件,已经下达到胜延内部了,萧组长不会不知道吧?”

“是吗?我还真不知道。”萧婷悠哉的靠在椅子上:“我平时工作这么忙,也不是天天都在公司呆着,这几天为了配合采购部寻找好的水管,我跟着忙进忙出的,好几天不得空了。文件下达了吗?那我回去问问。”

这是做好了要死不认账的准备了?

陈新有些气:“萧组长在跟我们开玩笑吧?”

“没有啊。”萧婷也是脸皮厚,勾唇笑笑,反正就是不承认。

话说到这个份上,场面有些难看。

乔蕊看着陈新,陈新恰好也对上他的视线,他有些狼狈,像是被萧婷堵了,也像是觉得被乔蕊看轻了。

乔蕊却没多少心思,只看他不言了,才对萧婷道:“既然萧组长什么都不知道,看来我们的确需要找个知道事儿的人来谈了,萧组长请吧,赵央,回头用项目组的名义致电胜延的负责人,找不到负责人就请示景总,需不要需要他亲自过问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