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 意外的客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个……”乔蕊为难:“抱歉,估计真的没办法,市长你也知道我现在负责别墅区的项目,新路建设好了,胜延那边要在中间建个隔绝,我们景氏这边的地区,半点享受不到新公路的便捷,这个问题必须提前解决,最近,我们组都往胜延跑,下面的同事都忙晕了,我还整天在这儿玩,肯定不行的,再说我还是组长……”她语气并不生硬,尽力说着自己的为难。

方征秋声音里的笑意,又深了些:“既然这样,那就没法勉强了。”这个语气,似乎是同意了。

乔蕊却是一愣,这个和她原本预想的,不太一样。

她以为方征秋会挽留她,毕竟没人比她更清楚方宝珊的糟心了,还想着方征秋一留,她就顺势把那条寸地的事儿提了,意思就是让方征秋首肯,没想到他竟然真同意了。

乔蕊顿时哭笑不得。

不过下一秒,机会又来了。

“你到底陪了珊珊这么多天,珊珊也挺喜欢你,那作为报答,今晚到家里来吃饭吧,至少让我谢谢你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乔蕊正想答应,却突然想到之前应承了景仲言,晚上回家给他做好吃的,顿时脸色一变,只好改口:“今晚不行,我有点事,明天吧。”

“好。”方征秋很好说话。

挂了电话,乔蕊松了口气,心里想着,明天又该怎么开口。

和乔蕊想的一样,方宝珊真的迷上了网游,从早上一来,直到下午离开,她眼睛都没从屏幕上摘下来过。

等到乔蕊把她死拽活拉的带走时,她还满脸不高兴,嘴里直嚷着,马上就要升级了。

乔蕊根本不知道升级是什么,只把人塞进了计程车,看着她离开,自己转身,则进了附近最大的超市。

晚餐她已经想好了,现在才四点多,她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时间,能赶在景仲言回家前,做好一切。

乔蕊吃东西向来生冷不忌,但是景仲言却比较喜欢清淡的,乔蕊想来想去,决定做一锅海鲜火锅。

并且她自己喜欢吃辣的,她还打算做个鸳鸯锅。

大超市里的食材很多,水产也够新鲜,她买了不少,打了车,就往家里赶。

回到家,又是一阵兵荒马乱。

她一边看时间,一边热着锅,等到好不容易赶在五点半之前,把菜都理好了,锅也热好了,刚摆出餐桌,只听房门咔嚓一声,响了。

她转过身,脸上露出大大的笑意:“你回来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她却愣住了。

玄关门口,雍容高贵的中年女人,穿着高档的定制服饰,手上挽着精致时髦的提包,目光淡然的看着餐桌前,有些狼狈,围着围裙的年轻女子,脸上,慢慢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:“我吓到你了?”

乔蕊嘴张得半开,闻言,赶紧阖上:“总,总裁夫人……”

五分钟后,乔蕊战战兢兢的奉上热茶,端到茶几上。

薛莹眉目清和的看着她,她的脚边,不明事情的面团,正抱紧她的拖鞋,软软的身子,整个搭在她的脚背上。

面包倒在茶几底下,半个身子露在外面,恣意慵懒的躺着。

“我不知道,仲言喜欢养宠物。”薛莹的声音,并不严厉,却让乔蕊没由来的背后一震。

她赶紧将抱住人家拖鞋就不撒手的面团捉起来,又命令面包去旁边玩。

面包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,赶着面团,慵懒的走到客厅的另一头,往地上一倒,抱住面团,像是哄孩子睡觉。

薛莹面色莫测的环视客厅一圈儿,唇瓣微微勾着:“这些,都是你弄的?”

原本冷硬的房子,经过一番刻意的装饰,变得柔和多了,浅色的窗帘,毛绒的地毯,甚至花瓶里娇艳欲滴的鲜花,茶几下面的有许多杂志,还有许多报纸,凌乱的藏在里面,并不整齐,却透着一股难得居家气息。

餐桌上,淡淡的海鲜香气飘散而来,厨房里,隐约能看到流理台上的凌乱。

电视旁边,放了几张碟片,应该是最近看的,有一张的盒子,还没扣上。

沙发上,原本利落的黑色皮质,因为放了几个清新摸样的靠垫,而显得轻和了不少。

这些改变,她一一浏览,看在眼里,最后,看向乔蕊,这才出声:“都是你弄得?”

乔蕊尴尬的点头。

薛莹没有提出意见,只是看了看手表,问:“仲言平时什么时候回来?我以为现在,他应该已经到家了。”

“可能是有事情耽搁了,我打个电话给他。”她说着,捞起茶几上的手机,播了一组号码。

电话接通,铃声,却是从玄关处传来,借着,就听咔嚓一声,房门打开,外面,英挺俊逸的男人,正走进来。

他手里的手机,还在响,却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中年女人,微微错愕。

乔蕊挂了电话,干硬的挤出一句:“你回来了。”

景仲言看她一眼,将乔蕊满脸都是求救,他沉了沉眸,换了鞋,走进来,却是问沙发上的人:“您怎么来了。”

薛莹目光淡淡,并没因为儿子回来,而有半分不一样的神情。

“之前叫过几次,让你回家吃饭,你一直不肯,我就来看看你,也是,家里的饭,吃的这么多年,也该腻了,乔小姐……哦,应该叫小蕊了,小蕊的做的饭菜,我闻着挺香的,也难怪你一顿不吃都不行。”

如果换一个人,用另一个语调来说这番话,乔蕊一定觉得对方是在讽刺自己,可是总裁夫人的声调表情,还有这高贵雍容的气质,让她真是一点不好的想法都生不起。

她尴尬的笑笑,又艰涩的挤出一句:“那个,我今晚做了海鲜火锅,总裁夫人如果没事,留下来一起吃吧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薛莹声色淡淡:“我就是过来看看,况且,火锅这东西,不太卫生,我年纪大了,一点小细菌,可能都会闹出大麻烦,仲言,带我去你房间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乔蕊讪讪,景仲言看了她一眼,抿紧唇瓣。

薛莹已经起身,慢慢走到楼梯口,见景仲言没动,不觉又唤了一声:“怎么,妈有点事想跟说,还不行了?”

乔蕊不想事情再闹得不好看,上前推了男人一下:“快去吧。”

景仲言握了握她的手心,乔蕊小声嘟哝:“我没事,真的。”

景仲言这才嗯了一声,走上楼梯。

看着主卧室的门开了又关,乔蕊站在楼下,看着满餐桌的菜色,心里却堵了起来。

总裁夫人是钟鼎之家出来的,肯定觉得火锅这种东西,上不了台面,她要是知道她今天回来,怎么也要弄出几样满汉全席里面的东西,撑撑场面也好。

二楼,房间里。

薛莹环视了一圈儿房间,明显的,这里有第二个人生活的痕迹,她目光从那张早上走得匆忙,还没来得及叠好被子的床上扫过,站在原地,目光沉沉的看着自己的儿子:“看来你已经决定了。”

“不是早就决定了吗?”景仲言脱下外套,扯了扯领带,动作漫不经心。

薛莹沉思:“那个乔蕊,真的值得?以前一个成雪,你还没吃够教训?要我说,乔蕊还不如成雪,成雪至少还有自知之明……”

“您过来,就是为了说这些的?”景仲言冷声打断她。

薛莹皱了皱眉:“听听你的语气,对母亲,你就是这么说话的吗?跟她呆久了,你的规矩也没有了吗?”

“这跟她有什么关系。”景仲言语气冷冽:“我该说的,之前已经说过,您接收也好,不接收也好,事实就是如此。”话落,他走到床边,拉开床头柜,从里面拿出两个红色的小本,扔到床上:“结婚证,是真是假,您可以查。”

薛莹脸色白了一分,盯着那小本子,目光深了许多:“我查过了。”她深吸口气:“仲言,我是为你好,你喜欢她,和她在一起,我不反对,但是结婚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你就不考虑一下我,不考虑一下你父亲,还有家里这么多亲戚,过几天你父亲寿诞,你是不是还打算带她去?”

“为什么不。”景仲言瞥她一眼,面色认真:“她是我妻子。”

“妻子,这两个不是轻易可以说出口的,仲言,你为什么这么冲动?为什么一点不为自己考虑?景氏想要扩大,你的婚事怎么能跟她这样身份的女人……”

“景氏扩大只能靠联姻吗?”景仲言声音冷了几度,眼底闪过几分鄙夷:“父亲做不到的事,你们以为我也做不到?这几年,景氏的业绩蒸蒸日上,我想,这些不是平白无故来的,我做的一切,既然还不能打消你们联姻的念头,那我只能走极端了,是谁的逼得我,你们清楚。”

“你……”薛莹一噎,面色变得更难看: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你跟高家女儿的婚事,是你爷爷在世时定下的,你这么任性,打算置高家于何地,置你父亲于何地?”

“这是你们的事,况且高家本来……”话到一半,他顿住,冷嗤一声,不想多谈:“乔蕊还在楼下等我,您是留下来用餐,还是离开,随您。”说完,他先一步除了房门。

薛莹站在原地,只觉得心里从没这么堵过。

景家和高家有过联姻,可这个联姻,针对的却不是景仲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