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有时候,爱,不需要体谅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家老爷子,与高家老爷子是世交,当初景撼天才十几岁的时候,两老就定下约定,将来怎么也要做个儿女亲家。

老爷子走的时候,景仲言还没出生,但是病床前,高老爷子来看他,两老谈了一番话,却是对景氏的担忧。

景撼天没有景仲言的天分,二十岁,大学还没毕业接手景氏,他也闹过不好笑话,景老爷子去世的时候,景家正面临财务危机,景老爷子怕他这一走,景撼天撑不住,景氏会散,他拉着老脸,用了最后的情谊,跟高老爷子,定下了这个婚约,为的,就是让高老爷子看在这场亲家情分上,帮景氏一把。

那时候,高老爷子的确帮了,景撼天顺利度过难关,可是,谁也没聊到,在景仲言出生之前,景撼天竟然弄大了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女人的肚子,景仲卿,出世了。

高家原本很不高兴,因为当时高家少夫人的肚子里,也怀上了,并且是个女孩。

但是当看到伶俐可爱的景仲卿时,高老爷子竟然说,这个孩子,像他爷爷,眼睛像,鼻子像,就是这股机灵劲儿,也跟景老爷子年轻时候一模一样,他看着就觉得亲切,这孩子以后的成就,一定不逊色他爷爷。

高老爷的一番话,算是承认了,未来高家的孙女,要嫁的,就是景仲卿。

可是薛莹不可能同意,高家的势力,比之当时的景氏,更甚一筹。

景氏落到景撼天手里时,是摇摇欲坠的,而高家,却如日中天,薛莹不可能那时候也怀孕了,已经七个月了,是个男孩,她能让那个野种得到景氏,得到高家,得到原本是她的孩子应该拥有的一切。

所以后来,她做了很多事和,她赶走了那孩子,并且安排景仲言,跟高家后来的孙女,高紫萱同一所学校,而那时候,景仲卿抱着他妈的骨灰,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如薛莹所料,高紫萱爱上了景仲言,高老爷子那时候已经去死了,高家由高紫萱的父亲高翔玉做主。

和高老爷子不同,高翔玉看不上私生子,在来历不明的景仲卿和出身高贵的景仲言中,这个选择并不困难,他默认了景仲言。

这几年,高氏迁移到了北方,活跃于京都,景氏也在南方,成为一方老大。

两个企业都是国际上数一数二的,如果联姻,必然只有好处。

并且薛莹很清楚,高家只有一个女儿,只要娶了高紫萱,等于,就是拥有了整个高家。

到时候,景氏的未来更加不可限量。

可是她怎么也没料到,儿子竟然会如此排斥高家,明明小时候,他也挺喜欢高紫萱的,为什么大了,却越来越冷漠。

说到底,最开始,就是因为一个成雪,可等到成雪消失,现在,又多了一个乔蕊。

薛莹抿紧了唇,走出房间,透过二楼的栏杆,看到了下面正在说话的两人。

乔蕊似乎很不安,景仲言正在安抚她。

两人的身影,在她瞳孔里放大,到最后,越来越刺眼。

她指尖紧紧掐在手心里,愤怒,又疲惫,她为了儿子做了这么多,几乎铺好了所有的路,可他却这么叛逆,这么不配合。

明明唾手可得整个世界,他却非要放弃。

还有那个结婚证,她不敢想象,如果高家知道他已经结婚了,会多愤怒。

若是高家对景氏发动攻击,事情又会走向多么严峻的方向。

揉揉眉心,她真的累了,下了楼,乔蕊看到她,立刻恭敬的站直了身子。

如果按照平时来说,她并不讨厌这样的女孩,乖巧,柔顺,如果只是个情fu,该多好。

她没有作声,瞧见儿子那冰冷的目光,她觉得脚都有点站不住,她深吸一口气,摆足了一贯的高傲,走向玄关。

门,开了又关上。

乔蕊脸皱成一团:“她生气了……总裁夫人,一定生气了。”

景仲言搂着她的腰,将人按进怀里,乔蕊贴着他的胸膛,听着他有力稳健的心跳,心情越发低落。

“没事。”他说。

乔蕊没做声,只伸手将他抱着,似乎这样,可以得到更多的安心。

这顿饭,吃的并没有那么开心,尽管景仲言很快就恢复如常,但乔蕊做不到,她脑里一直想着薛莹走时的表情,心里紧着,一直没松开。

在总裁夫人眼中,她一定很坏,很讨厌吧。

兴致缺缺的吃完,洗碗时,她还魂不守舍的。

一不注意,手里一划,碗掉在地上,砰的一身,摔碎了。

乔蕊惊了一下,条件反射的要弯腰捡。

厨房外,景仲言听到动静,一进来,就看到她蹲在地上拾碎片。

他皱眉:“别动。”

话音刚落,乔蕊“唔”了一声,手里多了一条血痕。

他表情难看,上前要拿走她手里的碎片,可大概着急,他也蹭了一下,指腹流出鲜血。

“你受伤了。”乔蕊忙捉住他的手。

景仲言不管自己,只捏着她的手:“疼吗?”

两人静默一瞬,接着对视一眼,噗嗤一声,乔蕊笑了。

男人目光缓了缓,握着她的手,将她的手指放进嘴里,给她止血。

“只是小伤口,没事了,倒是你的手,外面医药箱里有止血贴,先止住。”

“乔蕊。”他没动,却瞧着她的眼睛,揉揉她的头顶:“不要这样,原本不就知道了吗?他们不喜欢你。”

“原本,和现在的心情不同。”乔蕊垂下眸,有些黯然:“原本,你只是我的上司,我们是假婚,他们不接受,对我没影响,可现在……”她仰头,看着他:“我也有野心,也有妄念,我想他们接受,想他们祝福。我是不是太贪心了。”

他将她抱住,下巴抵着她的头顶:“是,太贪心了。”

她将脸埋进他的怀里,闷闷的,不再做声。

不是所有的感情,都能得到别人的尊重,理解,有的时候,无论怎么坚持,到头来,剩下的仍旧只是彼此两人。

景仲言不祈求家里的人接受他们,只要不打扰他们就够了。

只要他还能抱着她,还能感受她的温度,已经够了。

方宝珊挂了电话,脸上的表情,有些难看。她看看墙上的时钟,已经七点半了,哥还没回来。

想到刚才孟琛的话,她抿着唇,突然有些后悔了。

琛哥是什么样的人,他早就该料到了,她以为,她只是赶走那个女人,她不知道,琛哥会这么愤怒。

也是,那条手链,是瑾姐和哥的订婚礼物,是她亲手设计的,全世界仅此一条,瑾姐把那手链弄丢了,她知道,之后便做了一条一模一样的,想悄然无声的送到瑾姐的梳妆盒里,让她开心。

结果那时候刚好赶上她开学,爸妈把她赶上飞机,一眨眼,她就到了异国,之后,跟着几个开品牌的朋友混在一起,其中一个朋友问她会不会设计首饰,她想了一下,就把那条手链拿出来了,朋友说很好看,问她愿不愿意摆上货架。

她当时正是对设计一行热度正燃的时候,自己设计的东西有人欣赏,自然高兴,便同意了,心想大不了以后再做一条个瑾姐,她一定会做得更好看,跟第一条更像。

来到慕海市的第二天,她在等乔蕊的时候,就因为无聊逛了逛商场,她逛进了自己的那家店,也看到了那条手链。

那条手链其实说到底,算是她第二次制作首饰,样式并不是太好,但是料子却很真,因此价格不菲,放在这里很久,都没卖出去。

她看到后当时就想是天意,要不要带回去,让哥重新送给瑾姐,可是等她要买时,却想到了另一个计划。

之后,她送个了乔蕊,并且成功的让琛哥看到了这条手链。

琛哥肯定以为,这条手链是哥捡到瑾姐的,送个了乔蕊,琛哥虽然身体不好,但是对瑾姐却绝对的维护,他一定会为了瑾姐赶走乔蕊。

可是她不知道,琛哥居然这么狠。

他说让她最近几天不要跟乔蕊一起,让她离她远一点,她问他为什么,琛哥却说,只要她乖乖的就好了。

在京都长大,在政治世家长大,方宝珊有眼睛会看,更会分辨,她很聪明,真的很聪明,否则也不会跳级,所以她慌了。

她很怕琛哥做出对乔蕊不利的事,她最初绝对没有要伤害乔蕊的打算。

只是想琛哥出面,大不了给点钱,肯定会让乔蕊知难而退。

方宝珊突然很怕,她捏着手机,想着要不要打通电话给乔蕊,提醒她最近小心点,正在这时,玄门处,传来咔嚓一声。

她眼眸一抬,就看到门打开,方征秋正走进来。

她心瞬间被提了起来。

无论如何,这件事,绝对不能告诉哥,哥如果知道了,她就完了!

“你怎么了?”没有听到猜想中的迎接声,方征秋瞧着沙发上一脸警惕,面色难看的妹妹,眉头蹙起:“不舒服?”

他走进,手掌贴着少女的额头,发现她额头竟然是凉的,并且还在流汗。

“病了?”他面色凝重:“走,去医院。”说着,拉着人,就往外面走。

方宝珊不敢反抗,乖乖的被他拉着,心里却乱成一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