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探病,误会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二天,没有方宝珊的追魂夺命call,乔蕊安安分分的在项目组呆了一天。

临到下午四点半,才接到方征秋的电话。

“方小姐住院了?”乔蕊捏着手机,脱口而出,满脸震惊:“好好的怎么会病了?昨天还活蹦乱跳的。”

“医生说有点贫血。”方征秋沉吟着说,语气有些疲惫:“今晚的晚餐,只怕要改天了。”

乔蕊和方宝珊到底同出同进了好几天,说没点感情也是假的,虽然那孩子熊了些,但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,她也不介意宠着点。

“市长,方小姐在哪家医院?我想去看看。”

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不意外,沉默了半晌,淡淡回:“第一医院。”

挂了电话,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乔蕊下班,直接打车去了第一医院。

按照方征秋给的方向,她很快找到住院部,上了楼层,一眼就看到正站在走廊打电话的男人。

男人俊逸的脸上,往常总戴着的金丝眼镜被他拿些,电话那头似乎有什么不好解决的事,他语气有些深沉,眉头轻轻蹙着,指尖挂着镜框,食指点了点自己太阳穴的位置。

乔蕊慢慢走过去,没敢惊扰他。

方征秋又说了会儿,几句话完,这才挂了电话,一抬眸,却看到对面一抹白色倩影。

他挑了挑眉:“来了,怎么不吭声。”

乔蕊往前几步,看着他的容貌,有些稀奇:“市长你不是近视?”

“哦?”方征秋笑了一声,重新将眼镜戴上,好整以暇的看着她:“怎么看出来的。”

“我刚才站得挺远的,你也看得到,那就算你是近视,也绝不到戴眼镜的地步吧。”她自顾自的说,话落,目光又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儿,似有些不解。

方征秋没有作声,指了指病房:“她在里面,进去吧。”

他不回答,乔蕊也不好多问,安静的点头,进了病房。

这是一间单人病房,床头有输液支架,上面挂着生理盐水,正一滴一滴的流入床上那似乎睡着的少女手背。

“才一天而已,怎么成这样了?”乔蕊有些不忍,看方宝珊嘴唇发白,眼眶下还有乌黑,憔悴得让人心疼。

她上前,手掌摸了摸她的额头,不烫,却有些凉。

方征秋给妹妹掖了掖被角,压低了声音:“贫血只是一个病因,医生说,更像受惊过度。”

“啊?”乔蕊一愣,脑中思索一圈儿,没想到昨天和方宝珊一起撞见了什么吓人的东西,最吓人就是那个网游里的怪物了,不过也没见方宝珊害怕啊,她不是还打的乐呵极了吗。“是不是昨天和我分开后,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大概是熬了一天一夜的关系,方征秋的状态也不好,声音有些沙哑:“昨晚我回去,她已经这样了。”

“她没说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

乔蕊沉默了,总感觉事情有些蹊跷。

正在此时,床上的少女似乎被惊动了,眼睑蠕了蠕,像是要醒了。

乔蕊就站在床头,微笑着等着她。

方宝珊眼睛缓缓睁开,看到的,就是一张放大的笑颜,几乎占据她整个眼眶。

她吓了一跳,整个人往后面一缩,动静太大,牵动着手背的针管,差点把输液支架给扯翻。

“别怕别怕,是我。”乔蕊赶紧出声表明身份,以为方宝珊是又记起了什么恐怖记忆,赶紧安抚:“这里很安全,是医院,方小姐你不要紧张。”

方宝珊眼睛瞪得大大的,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突然鼻子一红,嘴唇蠕动:“哥……”

“我在。”方征秋看了乔蕊一眼,坐到床边。

方宝珊赶紧扑进哥哥怀里,像是这样就能安心些,眼角还偷偷瞥着床边的乔蕊,看了一眼,又像是被惊到了一般,迅速埋头,将脸藏在哥哥衣服里。

她这摸样,分明是恐惧。

方征秋皱起眉,瞧着乔蕊,神色不明。

乔蕊也很意外,方宝珊的表情,像是在怕她似的,可是她做了什么让她这么害怕?昨天送这丫头上车的时候,这丫头不是还开着窗子,埋怨她不让她打怪吗。

“我……”乔蕊喃喃张嘴,对上方征秋质问的眼神,有些慌张的摇头: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“珊珊。”方征秋拍拍妹妹的肩膀,声音轻柔:“告诉哥哥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方宝珊摇头,更加死命的往哥哥怀里拱,就是不出来。

男人蹙眉:“这是乔蕊姐姐,你不记得吗?乔姐姐陪了你好几天,不可以这么没礼貌,起来。”

方宝珊更加委屈了,小嘴一撇,呜咽着,竟然哭了出来。

方征秋再次看向乔蕊,那眼神分明是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。”

乔蕊也觉得自己快哭了:“我,我真的……”她蹲下身,尽量平和的看着那全身黏在自家哥哥身上的小丫头,缓声开口:“方小姐,我是乔蕊,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

方宝珊身子一抖,更加用力的抱住哥哥,低低的声音从他怀里溢出:“哥,让她走,让她走……”

“好,乖,不怕,哥哥让她走。”安抚了妹妹,将她放回床上,方征秋目露冷芒,越过乔蕊,出了病房。

乔蕊看了背对着自己的方宝珊,皱紧眉头,跟了出去。

走廊,乔蕊再次解释:“市长,我真的不清楚方小姐为什么会这样,我发誓,我绝对没有吓她。”说完这句,她又觉得荒谬得很:“我怎么可能吓她?景氏还有事要仰仗你,我巴结她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欺负她?况且方小姐虽然娇蛮了些,但也是可爱率真,我挺喜欢她的,真的真的。”她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方征秋,生怕他不信,接连说了好几个真的。

方征秋没有言语,只静静的看着她,瞧着她焦急的表情,唇瓣紧抿,视线,在她身上打量。

就像乔蕊说的,她没必要欺负方宝珊,乔蕊想要什么,他很清楚,他也拿捏得住,并且,不是他小看乔蕊,要说景仲言还有些可能,但乔蕊,这个简单的女人,他一眼就看透了,她,可能吗?

况且,珊珊是个什么性格他一清二楚,那丫头,会被乔蕊这样一只小白兔欺负?真是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法相信。

可是,这件事,一定跟乔蕊有关,可是肯定的。

目光继续在她身上扫视,突然,方征秋目光一定,瞧着乔蕊的手腕,眼神一顿:“你的手链……”

乔蕊抬起右手,掀开衣袖,露出里面紫水晶的小巧手链:“这个,方小姐送我的。”

方征秋眉头紧蹙,镜片后的眼眸,微微眯起。

乔蕊看着手链,沉默了好一会儿,突然解开,将链子塞给方征秋:“这东西,你替我还给方小姐吧,她本来也不是送给我的。”

“嗯?”男人挑眉。

乔蕊撇撇嘴:“方小姐大概是看你让我陪她,觉得我跟你有什么不一样的关系,这东西,按照她的逻辑,应该是送给她哥的情fu的,所以还是还给她的好。”原本只是条链子,乔蕊也没放在心上,但是刚刚看方征秋的表情,她隐约觉得这东西可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含义,便不打算招惹。

掌心的手链,有些铬着,还带着女人的温度,金属的地方,也不是特别凉,方征秋瞧了一会儿,顺势捻起一头,递到乔蕊眼前:“她送你的,收着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,拿着吧。”

乔蕊不想接,这方家兄妹都怪怪的,她心里始终不安,不想节外生枝。

方征秋看她倔强,上前两步,牵起乔蕊的手……

乔蕊抖了一下,下意识抽离。

他却紧紧捏住,抬眸看她一眼,目光有些锐利:“别动。”

乔蕊看他好像生气了,到底没有再动。

男人将手链搁在她手腕上,看了一会儿,沉着眸,替她系上,又捏着她的手看了几圈儿,唇角无端勾了一下:“还不错,挺衬的。”

乔蕊没做声,只试探性的再次想抽回手。

这次方征秋没阻止,由着她退避,淡淡的道:“你先回去吧,珊珊那儿,我会问,不是你的错,不会冤枉了你。”

乔蕊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方宝珊这么一闹,要是不解决,她也不用找方征秋谈那寸地的事儿了。闷闷的点头,她转身离开。

瞧着她有些寞寂的背影,方征秋指尖往上推了推面上的镜框,镜片下,黑色的眸子,闪出一道凌光。

转身,也走进病房。

里面,方宝珊正一脸忐忑的正往外面看,看到哥哥进来,眼神顿了一下,赶紧缩回去。

走到病床边,方征秋的表情有些淡凉,他倒了杯水,递给她:“睡了这么久,该渴了。”

方宝珊撑起身子,接过水杯,握着,却没喝,只望着门外:“她……走了?”

“不是你让她走的?”方征秋挑了挑眉。

方宝珊顿时不知道说什么,只闷闷的喝了口水。

拿起桌子上的水果,拖了下椅子,方征秋慢慢的削起苹果,眼眉都没抬一下,似乎真的什么也不好奇。

他越是这样,方宝珊越是觉得不安,她断断续续喝了大半杯水,才鼓起勇气,小心翼翼的问:“哥,你没什么想问的?”

“问什么?”男人声音低沉,转眼间,苹果已经削了大半。

方宝珊咽了口唾沫,再次放低了声音:“就是……乔姐姐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