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章 渣男找茬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男人动作停住,黑眸缓缓抬起,瞧着病床上一脸青白的少女,嘴角轻嗤;“你想说?”

“我……”方宝珊咬咬牙,面露苦色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怎么说。”

她能露出这个表情,方征秋知道,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,他冷笑一声,淡淡启唇:“所以,是谁?孟瑾,还是孟琛。”

“哥……”方宝珊迅速抬头,知道瞒不过他,脸上一片悔意,眼眶都红了:“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不管瑾姐的事,但是琛哥……”

“他说什么?”将手里的苹果削好,又切成两半,一半放到桌上的杯子上,一半自己吃,他问得闲适。

方宝珊却觉得口干舌燥,心里钝了好久,才支吾的说:“琛哥的意思,好像是要见见她……”

“见?”方征秋眼眸眯起:“他来了慕海市?”

“不,不知道……”方宝珊现在是真的怕了:“哥,琛哥不会害她吧?应该只是警告她,不会太严重的吧,琛哥不是已经……”

“已经洗手了?”方征秋霍然起身,将吃了一半的苹果扔进垃圾桶,面上,是从未有过的严厉:“过两天出院就回京都去,暂时我不想见你。”

“哥……我知道错了,我只是替瑾姐抱不平,瑾姐还等着你回去娶她,你却已经有了女人了,你和瑾姐从小一起长大,这么深的情谊,乔蕊怎么比得了,我以为,我以为只要告诉琛哥,琛哥会出面逼你回去结婚,这样事情就解决了,我根本没想过要针对乔蕊。”

“逼我结婚,这个理由算正当?”他被气笑了。

方宝珊一噎,眼睛又红了:“妈也是这个意思,家里都是这个意思,当初要不是瑾姐琛哥的父母,咱们一家都要完蛋,妈说人要感恩,我们不计较孟家以前涉过黑,现在只要是干净的就行了,再说瑾姐那么贤惠,你在慕海市,我在国外,这段日子陪在妈身边的就是她,我们都希望你们能好……”

“理由很充分。”方征秋嗤笑一声,眼中冷意更甚:“所以,你觉得你做的对?”

“我只是方法没用对,我不该牵连乔蕊。”几天相处,她也不想乔蕊受伤:“你放心吧,我会回京都,我会找琛哥说,我会劝他……”

“你?”方征秋瞧了她一会儿,觉得有些话,到底还是不要说早了:“算了,好好休息,这几天秦显来照顾你,我要忙。”说完,就往门外走。

刚走到门口,后面,方宝珊的声音又响起:“哥……你是不是怕瑾姐的身份,会影响你的仕途,才不娶她?”

方征秋脚步没停,甚至顿都没顿一下,眨眼,人已经不见了。

方宝珊坐在病床上,脸色难看极了。

“这条手链,新买的?”厨房,乔蕊正在炒菜,后面,厚重的男音倏地响起。

她惊了一下,抬头一看,看到了不知何时走到她后面的景仲言,吐了口气:“你走路怎么没声音。”

景仲言伸手将她抱着,视线一直瞧着她的手腕。

“什么时候买的。”

“戴了好几天了,你这才看到?”乔蕊嗤笑一声,任他抱着,继续炒菜。

男人头搁在她肩膀上,将人又搂紧了点,语气有些低哑:“跟你在一起,我的视线,从来不在首饰上。”

乔蕊脸一红,识趣的没问“那在哪里”。

她知道,得出的答案肯定不会很浪漫。

她没有作声,他却吻着她的脖子,低问:“怎么不问?”

乔蕊哭笑不得:“沉默是金啊,保持中国人的传统美德。”

他笑了一记,手指从她的衣角下面掀开,钻了进去,在她腹部流连。

乔蕊知道他的性格,深怕他乱来,赶紧警告:“我可还在炒菜!”

“所以?”男人指尖像是带着电流,碰到乔蕊的肌肤上,便是一片酥麻,她腿禁不住有些软,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倚在他身上,侧眸瞪了他一眼。

那一眼,说是瞪,但在景仲言眼里,却是别的含义。

他探过头,找到她的唇,吻了下去。

乔蕊被他弄得气喘吁吁,又是一阵腿软:“景仲言!你不要乱来!”

“什么叫乱来?”他低声问,吻得更加用心了。

乔蕊被他弄得气也不是,怒也不是,偏偏手里还抓着锅铲,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

“景,景仲言……”她喘着气叫他,声音绵哑:“先,先吃饭……”

估计是被压榨久了,乔蕊就算想做出震喝的样子,也不成功,最后也是被男人牵着鼻子走。

景仲言刚开始只是想逗逗乔蕊,可乔蕊身子敏感,他有来了意思,慢慢就有点受不住,第一个吻落下,他就开始干渴,现在一阵厮磨,是想收手的来不及了。

他动作不觉深了些,手已经伸到乔蕊胸前,解开了扣子,往里面探。

“啊!”乔蕊突然大叫一声。

景仲言嗤笑:“有这么大反应?”

“不是……”乔蕊推开他一点,盯着他的眼睛:“我亲戚来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大姨妈。”

景仲言:“……”

乔蕊推开他,跑进了洗手间,再出来时,就看到男人站在厨房门口,一双眼睛,幽怨的瞅着她,看着特别可怜。

乔蕊走上去,捧着他的脸吻了一下,表情却特别得意:“人类太弱小了,斗不过天意,景总,洗手准备吃饭吧。”

这顿饭,景仲言吃的一点不开心,乔蕊却吃的高兴极了,是啊,怎么能不高兴,看着对面男人那欲求不满的小眼神,笑得简直快岔气了。

这是乔蕊这么久以来,第一次在景仲言面前占上风,简直该记下来,以后代代传颂。

吃晚饭,乔蕊经期来了想早点睡,景仲言见也没什么事做,也上了楼。

走到二楼书房外,乔蕊顿了一下,看着身后的男人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进房,睡觉。”

“你睡那边。”她伸手,指了指主卧的房门。

景仲言:“所以?”

“我睡这边。”她指指自己的书房门,特别煞有其事的说:“经期来了一起睡会不干净,弄到你身上就不好了,所以要单独睡。”

“我不在乎。”他冷硬的道。

乔蕊想笑,到底忍住了:“我在乎,不能这么不爱干净,不爱干净的孩子大人不喜欢。”说着,她推着他的背,将人推进主卧,然后一扬手,还做了个拜拜的手势。

景仲言目光深沉,直到房门关上,才揉揉眉心,走到电脑前,打开,翻开网页。

最快三天,最慢一个星期?

女人来经期需要这么久吗?

男人眉头越蹙越紧,最后几乎拧成一个结。

这是乔蕊最近这段时间,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,她可以在床上滚来滚去,从这边睡到那边,从这头睡到那头,不用担心身边时不时冒出来撩拨的手,也不用睡一会儿就撞到男人坚硬的怀里,然后被紧紧抱着,动弹不得,最后凌晨不到被热醒。

两个人睡有两个人睡的好,但一个人睡,无疑自由度更高。

第二天,乔蕊没迟到,她准时起床,准时洗漱,准时做早餐,跟某人准时用过饭,喂过猫,一起出门。

神清气爽的清晨啊,不用在浴室里跟某人磨蹭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的感觉,真是让人怀念。

可她倒是高兴了,驾驶座上的男人,却不高兴。一张脸黑得不得了,乔蕊觉得自己也不能得意得太过了,临下车前,吻了他好一会儿,才把人哄好。

到了公司,刚好遇到赵央出来,她惊异:“难道我还是迟到了?不对啊,八点五十,你怎么从里面出来?”

赵央视线在公司门口转了一圈儿,找到了要找的车,面色阴沉的推开乔蕊:“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

“喂,你……”乔蕊看着她的背影,瞧见她跑到了一辆有些眼熟的越野车前,顿时眼前一亮,那是唐骏的车。

果然,赵央跟唐骏真的在一起了,她就知道。

嘟哝一声,她觉得这样挺好的,赵央也该谈谈恋爱了,如花似玉的姑娘,一直单着可不好,唐骏刚好是个好男人,他们俩,怎么看都般配。

可现在,被乔蕊定义为般配的两个人,却箭弩拔张,一触即发。

“我说了,不关我的事!”赵央没敢上唐骏的车,只站在车窗外面,尽力解释:“你被开除关我什么事,唐骏,我和你认识没几天,就去过你家一次,你不要能赖就赖。”

“呵,有目的的,一次就够了。”唐骏冷笑,赵央不肯上车,他就下车,走到她面前,压低了声音,满脸寒意:“赵央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?如果真想跟我好,上次到了我家,我求你留下过夜,你怎么又走了?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走?你是我的谁?我们是男女朋友吗?不是吧,就算是男女朋友,我不愿意,你要是硬来,也是强x,我怎么就不能走。”

“你走可以,但是带走了你不该带走的东西。”唐骏声音一厉,表情又一阵扭曲:“我和小思的照片是不是你弄出来的,你说!”他说着,手捏住了赵央的肩膀。

他力气很大,赵央只觉得骨头都要碎了,咬牙瞪着他:“不是,我没拿你照片!我说唐骏你也算无耻了,你就老实说吧,你到底有多少女人?”

“跟你无关!说,为什么要害我!”唐骏力道更大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