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亲戚来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无所谓了。”唐骏惨白一笑,端起咖啡,慢慢喝了一口,声音哑了些:“我家里人,不太喜欢赵央,这段时间我和赵央争吵不断,你也知道她脾气硬,我又不忍心跟家里人翻脸,赵央说我不是真的喜欢她,最近正吵着要分手,中午你看到的那个,是一个相亲对象,我家里给我安排的,我本来不想去,但是又怕太忤逆家里,会让他们更不喜欢赵央,就去了……”

他说到这儿,像是很疲倦,揉了揉眉心,脸色又难看了一分:“乔蕊,我和赵央多半是不能在一起了,她最近心情应该会受影响,你,帮我多照顾她。”

乔蕊沉默的看着他,见他表情真挚,似乎不想说谎,又忍不住皱眉:“你家人为什么不喜欢赵央,赵央哪里配不上你,实话说,她的条件好着呢。”维护的话不觉说出。

唐骏摇摇头,有些无奈:“她好,什么都好,但就是脾气太犟了,你也知道,她跟家里人关系比较淡,所以对我的家人,也没多少热情,大概这和我家人的儿媳妇理念有冲突吧,毕竟最开始我们家急促希望我跟你好,就是看上你人品好,懂礼貌,对老人细心……”

“呵呵。”他这一说,乔蕊顿时来气了:“赵央经常到我家去玩,我爸妈喜欢她得很,恨不得收她当干女儿,她要是不讨老人的喜欢,我爸妈会恨不得生的是她不是我?这肯定有什么误会,你既然喜欢她,在中间怎么不劝劝,说实话唐骏,刚开始知道你和赵央彼此看上了,我是真为你们高兴,两个都是我朋友,我真希望你们好,可现在这一弄,我说句不怕你多心的话,我肯定是站在赵央那头的,你要是真的两方周全不了,那就分手吧,我也不想看到赵央受委屈。”

唐骏沉默了,又喝了口咖啡,苦涩的味道弥漫开来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缓缓吐气:“可能,也只能分手了。”

乔蕊心中痛了一下,替赵央不值,但还是点头,随即起身:“既然说好了,那就这样吧,我先走了。”

“乔蕊。”唐骏急忙叫住她。

乔蕊停住,看着他。

“最近我打算换工作,大概会去外地,赵央放在我那儿不少东西,过两天我拿给你,你替我给她,行吗?”

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乔蕊答应:“好,到时候打电话。”

送走了乔蕊,唐骏坐回位置上,又喝了一口咖啡,方才还愁云惨淡的脸,这一刻却完全绽开。

他笑了一下,嘴角高高勾起。

跟好骗的女人接触,真是再简单不过了。

乔蕊回到家时,已经有点晚了,景仲言还没回家,她拿起电话,拨了一通过去,一边等待,一边走进厨房。

手机一会儿便被接起:“景总,走到哪儿了?”脱口而问。

“附近,怎么?”

“没有,就是提醒你,好像快下雨了,你车上好像没伞。”

“嗯,知道了,快到了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蕊撸起袖子,开始做饭,而另一头,公寓楼下的黑色捷豹里,景仲言阖上手机,继续看着膝盖上平板电脑上的文件,眸色深了又深。

这时,电话铃响起。

他看了一眼,接起:“嗯。”

“找到她了。”电话那头的男人,声音有些沉:“成雪的地址已经发在你邮箱了,你猜的没错,她已经回来几个月了,这段时间她出入很神秘,偶尔一连几天不回酒店,偶尔又在里面几天不出来,我跟踪了一段时间,发现她也没跟谁特别有接触,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景仲言点开邮箱,看了一眼上面的酒店地址,对着电话那头道:“继续监视。”

挂了电话,他的脸色有些不好。

之前那几只股,带出了一连串的东西,他为此下令收购,公司那几位老爷子倒是不乐意了,这段时间大大小小个给他闹了不少麻烦,但都不伤大雅,他也就容忍了,到底是跟着父辈打江山的人,他也不好做的太过,最让他担心的,始终还是这个成雪。

想到那时候的事,景仲言又有些烦。

从遇到的第一天,他就知道,成雪不是多单纯的人,尽管她的清纯美名早就传遍学校,当时的他也是年少轻狂,不太沉稳,有些浮躁。

感情开始后,成雪对他倒是全心全意,可是这种心意,在他正式接手景氏后,反而变了。

为什么变,他一直不知,只是某一天,成雪消失了,只留下一封分手信,他从此再也找不到这个人。

后来,付尘带女人出国旅游,说是在美国看到过成雪,不过当时惊鸿一瞥,也不太确定。

时隔这么久了,他对成雪也淡了,这个女人不管当初有什么原因离开,到底是离开了,他们也彻底结束了。

可付尘带回来的另一个消息,却让他这份淡凉,热了一下。

他说看到成雪跟景仲卿走在一起。

那个景家的私生子,他名义上的大哥……

回头再想想,他正式接手景氏的时候,景仲卿实际上是出现过一次的,但也就是一次,他来了公司找他,但只聊了几句,说的都是不痛不痒的闲话,之后,他便离开了,自此再也没出现。

而那之后,成雪也不告而别了。

一个女人的离去,不代表什么,但是如果成雪是被景仲卿带走了。

景仲言揉揉眉心,浓密的眼睫掩盖住眸中一闪而逝的厉色。

景仲卿有多喜欢抢他的东西,他一直清楚,抢他的父亲,抢他的家,抢他的公司,现在连女人也抢上了。

而现在,成雪回来了,这是不是意味着,景仲卿也快要回来了。

那个男人失踪这么久,如果回来,定然不会全无准备,况且景仲言也很清楚,景仲卿是个人才,如果他当时不站出来接管景氏,景家就算再羞耻景仲卿的存在,也会让他接手,因为那时候的景仲卿,的确比他,显现出了更多的经商天赋。

他和景仲卿,这辈子总会面对面的斗一次,他们天生就是敌人,对待敌人,自然要全力以赴,这就是景仲言为什么非要收购那几只股的原因。

那几只股背后的人,说是成雪,估计,多半是景仲卿。

而如他所料,收购的过程并不顺利,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,一切,还在他的掌握中。

放下手里的平板,他起身,推开车门,走了出去。

上了楼,电梯门打开,打开房门,一声莺弱的“咪”声,在脚下传来。

景仲言垂头一看,就看到面团正窝在他的拖鞋里,探着半个脑袋,将他望着。

男人弯腰,将拖鞋立起来,把里面的小奶猫抖出来,换上鞋子,走进客厅。

面团站在地上,抖了抖身上的猫,又舔了一会儿爪子,这才重新小步小步的走到沙发边,小小的身子抱住那行动的拖鞋,一抱就不撒手。

脚上徒然增加重量,景仲言叹了口气,伸手将猫拧起来,抱在怀里,进了厨房。

乔蕊之前就听到门响,看到他回来了,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拿起旁边的筷子,夹了一块炒肉,递到男人嘴边:“尝尝味道。”

景仲言一口吃下,点头:“不错。”

“先上去换衣服,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。”说完,她又回过身去,继续翻炒。

景仲言没有动,就在旁边看着她,明亮的灯光下,女人长发挽在脑后,虚虚的发丝,时不时冒出来,随即,又被她捋到耳后。

女人莹白的肌肤,在灯光的照射下,反着一种透亮的光,她脖子很细,上面隐隐还有中午他留下的痕迹,中午她披散头发遮挡了痕迹,这会儿却全部露了出来。

她手里动作很快,不一会儿,厨房已经香飘四溢。

怀中猫儿软软的搭在他的手背上,他突然觉得,这样的日子,真的很好。

平静安谧,随处透着温馨,这样的日子,他不想破坏,也不舍得破坏。

所以,无论谁回来,无论谁要做什么,都不要想打乱他的幸福,他好不容易寻来的幸福。

“景总?”看他立在那儿,像木头一样,乔蕊到底很难忽视,偏头唤了一声。

男人被她惊醒,微微挑眉:“称呼,是真不打算改?”

“额?”乔蕊愣了一下,讪讪的摸摸鼻子:“我觉得叫景总很亲切啊,叫惯了,改来改去太麻烦了。”

“叫老公。”他命令。

乔蕊皱了皱鼻子,哼他一下,继续炒菜,不理。

男人眯了眯眼,牙又开始发痒,他勾了勾唇,半晌,似笑非笑:“你总会叫,不是在这里,就是在床上。”

乔蕊被他呛了一下,瞪大眼睛看着他,好心提醒:“我亲戚还在呢。”

男人靠近,贴在她耳边:“我说了,我不在乎。”

乔蕊被这人堵得说不出话来,从正式在一起,景仲言不止一次要她该称呼,但是她不想改,倒不全是害羞,只是觉得,现在喊老公,是不是太早了,毕竟这桩婚姻未来如何,谁也说不准。

而且就这样叫不好吗?他也叫她乔蕊,她叫他景总,不是很公平吗?

不过看这男人现在的表情,今晚估计是躲不过了,她倒是不觉得景仲言会逼她,毕竟她真的那个来了,这可不是作假的,景仲言不会这么不顾她的身体。

但是她相信,他一定有别的法子,慢慢磨她。

这男人,她根本斗不过的。

咬了咬牙,她扭过头,再次不理他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