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四章 绑架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看她这样,放下猫,走上去就将人一把抱住,手迅速在她腰间流连。

乔蕊吓得赶紧大叫:“老公老公老公老公……行了吧。”

男人满意了,在她唇上啄了一下:“乖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乔蕊接到唐骏电话时,是半夜三点。

她拧着眉,看了看来电显示,眉头涨涨的痛。

按住手机,她到底还是接听了,声音却绵绵的:“喂。”

“乔蕊,是我,抱歉这么晚打扰你。”电话那头,是唐骏一贯温和的嗓音。

乔蕊翻了个身,含糊的嗯了一声,问:“什么事?”

“前几天不是说了,我要去外地,今天凌晨的飞机,我把赵央的东西收拾好了,是现在给你送去,还是你来拿。”

“现在?”乔蕊坐起来,看看墙上的时钟,觉得头更疼了:“现在是凌晨。”

“我是六点的飞机,我……”唐骏有些为难。

乔蕊晃晃脑袋,勉强坐起来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现在在哪儿?”

“你要过来吗?要不还是我送去吧,你家在……”

乔蕊现在是真不想动,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终究还是说了地址,却没说全,只说了在路口等。

挂了电话,她起身,随便穿上衣服,披上外套,便出了房间。

旁边主卧里,一片静谧,她轻手轻脚的关了门,并不打算惊扰已经熟睡的男人。

下了楼,她迎着路灯的光线,慢慢朝前面走,凌晨的天气很冷,她缩缩脖子,将手放在口袋里,这才稍微好一点。

到了路口,她站在原地,看到四周并没有唐骏的身影,便看了看手机,拨了一通过去:“我到了,你还有多久。”

“拐个弯就到了,很快。”

正好这时,前方明亮的车头灯骤然亮起,乔蕊一下子有些视觉受损,赶紧用手挡住,透过指缝虚虚的看。

前面是辆商务车,并不是唐骏的越野车,乔蕊没多想,后退了一些。

那辆商务车从她旁边驶过,没有停留。

又等了一会儿,又有一辆车驶来,乔蕊这次看清了,这是唐骏。

唐骏将车停到一边,瞧着外面的乔蕊,下了车,怀里抱着个小箱子。

乔蕊看着那箱子是被封死了,也没多想:“就是这个?”

“就是这些。”说着,他把箱子递上。

乔蕊接住,却怎么也接不过来,乔蕊皱眉:“松手啊。”

唐骏突然一把将箱子抱回去,脸色变得很难看:“乔蕊……你说我和赵央,真的没可能了吗?”

乔蕊脸色也严肃起来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想退机票,我不想走了,我想跟赵央和好。”

乔蕊看着他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
“我在原本的公司已经辞职了,你们景氏地产部有空缺吗?乔蕊,我知道你跟你们景总在一起,你帮帮我,帮我进景氏,我想找赵央,可我现在连景氏的大门都进不去,乔蕊,你会帮我的,对不对。”他说着,急切的上前两步,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她。

乔蕊被他逼得后退两步,隐隐有些不悦:“你先把东西给我,有什么事,明天白天再说。”

“等不及明天了,六点的机票……”说着,他紧抿的着唇,表情非常脆弱:“你不愿意帮我吗?我知道你和赵央是朋友,但我也是你朋友不是吗?你知道我的为人,我不是坏人,我只是想争取一下。”

“我可以替你约赵央出来。”乔蕊看此刻的唐骏,总觉得越看越不对劲,她不想多呆,伸手又去碰那个箱子:“今天太晚了,什么都不好说,还是明天再说吧。”

她手刚碰到那箱子,唐骏又抱着后退一步,目光深深的瞧着她:“凭你跟景仲言的交情,只是安插一个人进去而已,有这么难吗?”

“不是难不难的问题,现在太晚了,唐骏,你到底怎么了?你很不对劲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“我不舒服,我全身都不舒服,赵央把我害成这样,你觉得我能舒服吗?”他这句话,说的很浅,声音也不大,但乔蕊就是听到了。

赵央害了他,是说因为赵央,他才变得这么奇怪,这么失魂落魄吗?

乔蕊记得,他们认识并没多久,就算交往,也不该是这么深的感情,还是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什么其他事?

从和唐骏见面之后,乔蕊就一直观察赵央,这几天下来,她发现赵央除了第一天有些神色恍惚,第二天到之后的几天,都挺正常的,或许,赵央真的放下了,但放不下的,现在是唐骏。

乔蕊其实一直觉得唐骏有些病态,之前追她的时候也是,竟然每天在公司门口堵人,当时他们也认识没多久,她怎么也想不通,他为什么会这么执着,在她拒绝他一次又一次后,他反而越来越执着。

现在他也是,和赵央也没交往多久,但是却疯了一样。

大半夜的,冷风呼呼灌了两下。

乔蕊突然有种脖子发冷的感觉,这唐骏,不会是有什么精神病史吧?

她指尖一颤,赶紧道:“这东西你给不给我,不给我就走了。”

唐骏不动,眼神幽沉的看着她,眼底,像是酝酿着什么。

乔蕊吓了一跳,转身就往另一头走。

后面,唐骏却跟上她了:“乔蕊,我求求你,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?”

乔蕊只感觉后面追着她的根本不是人,是鬼,平时看的恐怖片情节一下子冒出来,她吓得更不敢停,脚步也更快了。

“乔蕊,乔蕊……”

后面的声音还在继续,乔蕊掏出手机,迅速拨通了最近的一组号码,是景仲言的。

“乔蕊,乔蕊……乔蕊……”

唐骏穷追不舍,乔蕊最后不是走,直接用跑的了,她头都不敢回,深怕回头,就看到什么不该看的。

手机被她放到耳边,那头,嘟嘟的忙音两声后,被人接起:“乔蕊?”

“景总,我在楼下,我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只感觉身后突然冒出只手,将她鼻息捂住,须臾后,鼻尖嗅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,接着,她身子慢慢软下来,手机掉在地上,啪嗒一声,失去了意识。

唐骏以为自己看错了,他站在几步远之外,就这么看着草丛中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三个男人,将前面对乔蕊从后箍住。

这是什么?绑架?

“砰”的一声,怀中的箱子掉落。

前面的三个男人都带着面具,看不清容貌,唐骏与三人对视,三人中的其中一个,极快的朝他跑来。

唐骏心头一惊,疯了一样的往后跑,死亡的念头从没有过的逼近,他跑得很快,好不容易上了车,车门一关,车窗上一双大手突然“砰”的敲了一下。

他吓得一抖,赶紧驱动车子,也不管那拍着车门的面具男人,发狂一样的往前面驶去。

“老四,回来。”将乔蕊扔进一辆商务车,其中一个面具男唤道。

那去追唐骏的男人闻言,对着唐骏离开的防线狠狠瞪了眼,才走回去:“老大,被那小子跑了,怎么办?”

“无所谓,少爷只说要这个女人,没说别的,咱们今晚就离开慕海市,谅他们也找不到。”

说着几人上了车,开车的是一个有些瘦小的男人,他取下面具,露出一张有些病态的苍白脸旁:“老大,刚接到电话,飞机准备好了。”

“好,走。”

商务车来去匆匆,眨眼间,已经不见了。

景仲言盯着被强行挂断的手机,眼中风暴氤氲开来。

他先去隔壁看了一眼,房间里果然没人,从被窝的温度来看,乔蕊走了至少半小时以上。

大半夜的,她去哪儿了?

想到电话里她最后的声音,他下了楼,一边反复打乔蕊的电话,一边在楼下来去寻找,却什么都没找到,电话也始终关机。

半晌后,他在路灯口站定,视线往上,瞧着道路两旁的监视器,目光深了又深。

捏着已经有些发烫的手机,他播了一组号码。

“喂。”电话那头,是个恼怒的男音。

“是我。”他声音很沉,冷的惊人。

电话那头的人似乎顿了一下,过了一会儿,才惊讶出声:“景仲言?你打给我干什么,我以为咱们早绝交……”

“殷临,我老婆不见了。”

殷临:“……”

半小时后,成群结队的警车,驶到公寓楼下,景仲言站在原地,瞧着最前面的警车里,一身便装的英俊男人走来,目光阴沉如海中黑影。

殷临走上前,瞧着这个几年不见的昔日好友,唇瓣紧紧抿着,半晌开口:“第一,你结婚我居然不知道,你他妈不想活了,第二,失踪人身份,性命,失踪时间。”

他手里拿着个小本子,等待记录。

看着眼前这个短短三年,已经坐到重案组组长位置的男人,景仲言沉吟开口,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在听到失踪时间只有半小时后,殷临嘴角抽了抽,不过听完后面的话,他面色又沉下来,对身边下令:“把附近几条公路的监控都调出来。”说完,看向景仲言:“把你手机给我,如果是绑架,可能会收到绑匪来电,你手机需要做点工序。”

景仲言没有言语,将手机递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