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疯狂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付尘长这么大,向来只有女人巴着他转的,还没遇到过女人对他露出这么嫌弃的眼神,他哼了一声,脸色有点黑。

殷临看着倒是嗤笑一声,向赵央简单说明了情况,指着电脑屏幕上那个模糊的男人身影,问:“你们景总说,你可能认识他。”

“景总呢?”从进门开始,就没看到景仲言,这也是赵央不安的原因。

“他跑出去,不知道去哪儿,我派了人跟着,放心,不会有危险。如今景夫人遭到绑架,如果在限定时间救不出人质,遇害的可能性会大大增长……”

刚才这警察就提到了景夫人,赵央以为她说的是总裁夫人薛莹,虽然惊讶,但是也不至于慌忙,可听到这儿,她觉得有点不对了。

试探的问:“你们说的景夫人,不会是……乔蕊?”

殷临目光深沉。

付尘翻了个白眼:“就是她,快看啊,认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赵央脑子一下仿佛炸了,乔蕊被绑架了,绑架……

付尘看她愣愣的,着急得不得了,将人又拽到电脑前,指着屏幕:“快看啊,再不说来不及了。”

赵央这下也无暇顾及他的无礼,赶紧辨认,但摄像头大概真的很差,画质太模糊了,她敲了空格键,让屏幕活动,这才从身形中判断出:“是唐骏,是唐骏!”

“唐骏?”殷临递了纸笔过来:“他的电话号码,家住地址,快。”

赵央颤着手写完,等到放开笔,整个人仿佛焉了,呆呆的坐在椅子上。

殷临亲自带人去找唐骏,房间里,不一会少了好几人,只剩下四个警察留守,还有就是付尘和赵央。

“喂。”付尘看赵央好像真的傻了,脸色忽白忽青的,有点担心:“你还好吧?”

“不好。”赵央咬着唇,眼眶有些发红:“唐骏是个疯子,不行,我要跟去看看,乔蕊,乔蕊可能是因为我才……”她抽了口气,喉咙堵了起来,却豁然起身。

付尘拉住她:“你疯了,这件事警察已经涉入了,景仲言估计也查到了什么,让他们去忙吧,现在乔蕊还没找到,要是你也出什么意外,谁负责?”

“我自己负责。”一旦想到如果是唐骏做了什么,害了乔蕊,她就不能原谅自己:“乔蕊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说着说着,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

付尘到底有些不忍,拍拍她的肩膀:“放松点,不要总往坏处想,再等等。”

赵央被安抚下来,重新坐下,神色却越来越难看。

付尘起身,走到阳台,打了景仲言的电话。

电话响了一会儿,被接起:“说。”

付尘简言意骇:“赵央说是个叫唐骏的人,你的警察朋友已经带人去了,你现在在哪儿?是不是也去找那个唐骏了?”

“不是。”景仲言说了一句,啪的挂了电话。

“喂喂……”付尘叫了两声,发现电话已经挂了,脸色难看了些。

市政局的大门口,黑色捷豹里,男人挂了电话,看着人来人往的公务员进进出出,他目光微沉,静心等待了。

过了一会儿,刚到九点,一辆白色的商务车驶来,车子驶向停车场方向。

景仲言驱动车子,黑色捷豹如离弦之箭,霍的射出,接着,横穿停在了商务车前面。

“吱呀--”汽车紧急停车声划破空气,景仲言不管那堪堪险些撞上的两辆车,他推开车门,大步朝商务车走去,神色阴鸷的站在车外。

停车场门口的保安一拥而上,将他团团围住,男人不动分毫,只看着商务车后车座那黑色的车窗,眼神冷得让人发寒。

车窗滑下,里面,带着金丝眼镜的俊逸男人,脸色微沉的开口:“景总,你想杀了我吗?”

景仲言嗤笑一声,手里捏着几张黑白照片,丢给他:“这些面具,不眼熟?”

照片是监控录像截图的,他打印了出来,上面,模糊的看不清的人影,实在太难辨认,警方的复原软件,也只能修复到这种程度,依旧看不清,但是勉强轮廓能看出来了。

他一看到,脑中就想到了什么,他知道,他认出来了,方征秋不会认不出。

果然,看到照片上的画面,他脸色大变:“乔蕊出事了?”

男人目光阴沉的看着他:“你似乎,知道为什么。”

方征秋脸色变黑,隐藏在镜片下的眼眸里,射出骇人的冷光,直视景仲言:“这件事我会处理。”说着,准备关车窗。

景仲言眯着眼,按住车窗,身子微倾,声音,又冷了几分:“别以为你是市长,我就怕你,方征秋,你该懂,就是你爸见了我,也绝不是你这种态度。”

前座的秦显听在耳里,面色有些难看,他不会想看到自家老板跟慕海市最大的势力对上。

外面的保安看出了问题,又靠近了些。

秦显对那些人挥挥手,抑制保安靠近,惊扰景仲言,他转首,对自家老板提醒:“景总是乔小姐的法定丈夫,市长,他有权知道。”他这是暗示市长,如果可以,尽量不要得罪这个男人。

方征秋脸色又难看了几分,咬了咬牙,哼了一声,按开车门。

景仲言坐进去,车子靠边停下,却没进停车场内。

身边坐着这个男人,方征秋很不乐意,但再不乐意,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,孟琛的性子有多毒辣,他很清楚,时间,耽搁不起。

他掏出手机,按了一组号码。

那块,很快就被接起:“征秋。”欣喜的女音,透着浓浓的爱意。

车厢很安静说,加上手机的声音有些大,旁边的景仲言也听见了,他微微侧眸,眼中没有诧异,显然早就料到了。

方征秋沉着脸,冷声问:“孟琛呢?”

“哥?他,他出去了,你找他有什么事吗?”孟瑾的声音有些忐忑,她从方征秋的声音里,听出了不好的意。

“孟瑾,孟琛犯了大错。”

孟瑾一震,小小的身子坐在沙发上,有些恍惚:“征秋,发生什么事了?我哥,我哥怎么了?”

正在这时,外面大门打开,孟瑾丢下电话,冲过去,一把将进门的男人抱着,心里后怕:“哥,你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孟琛无端被妹妹抱着,愣了一下,再看到还没挂断的座机电话,眼中掠过一丝寒意,他沉下声音,安抚了妹妹,才走到沙发边,重新拿起电话。

“有什么事,找我就成了,为什么烦孟瑾。”他的声音,阴鸷淡冷,显然是知道对方是谁,也知道对方的意思。

方征秋脸色颇冷,孟琛的性格他太熟悉了,他没打算直接找他,因为这世上能阻止孟琛的只有孟瑾,她找上了孟瑾,但没想到,却被孟琛撞上。

深吸一口气,方征秋也不拖泥带水,直问主题:“乔蕊还安全吗?”

孟琛靠在沙发背上,嘴角噙着一丝笑意:“才一晚而已,至于吗?”

景仲言在旁边已经有点坐不住了,他盯着手机,听着里面男人嚣张冷硬的声音,拳头紧紧握住。

发觉他的情绪,方征秋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不能冲动,孟琛是个疯子,如今天各一方,他们不知道乔蕊的情况,不能贸然惹怒他。

“孟琛,我会娶孟瑾,这你知道。”他把话挑明了。

孟琛笑着:“你当然会娶,你们已经订婚了,不是吗?”

“是。”方征秋妥协,沉沉的道:“没人会成为我跟孟瑾的阻碍,你抓乔蕊,根本没意义,她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。”

说到这儿,方征秋明显感觉到旁边男人狠辣的视线,他看过去,直视他的眼睛,没有惧怕。

景仲言强迫自己冷静,必须冷静,这个时候,绝对不是冲动的好时机。

“哦,什么关系都没有?”电话那头,孟琛笑得更深了:“她那条手链,就在我手上,你说,为什么我在手链里,发现了你的名字?”

“呵,这个问题,只能问方宝珊。”方征秋的语气也不好,加上景仲言的视线,他压力倍增:“这件事,是个误会。”

“可我觉得不是。”孟琛独断的冷笑一下,啪的一声,毫无预兆的挂了电话。

听筒里传来忙音,方征秋放下手机,对上景仲言仿佛已经疯狂的黑眸,抿紧唇瓣。

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和她没什么。”

“那条手链,是你送的?”想到那条最近一直被乔蕊挂在手腕上的紫水晶链子,他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。

“不是。”方征秋侧过眸子,简短的将事情解释一遍。

听完,景仲言非但没有冷静,脸还更黑了。

“你知道孟琛盯上了她,但你没提醒过,你也没保护她。”男人一跃而起,捏住方征秋的衣领,目光发狠:“方征秋,你真要逼我杀了你吗?”

前面的秦显吓了一跳,赶紧制止:“景总,你冷静一下,市长不是没有准备,他打算今晚就通知家里,明年年后就结婚,只要婚礼时间定下,孟琛肯定不会节外生枝,但是没想到,只晚了一天,那边动作会这么快。”

景仲言沉默一下,手指这才缓缓松开,口气,却依然冷硬:“我不管你娶谁,总之,不要连累乔蕊,如果乔蕊有什么三长两短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眸露寒戾:“你们方家,看着办吧。”

他这回事威胁,是挑衅。

可偏偏,他此刻的语气,方征秋和秦显都知道,他不是开玩笑。

自己新婚妻子遭到绑架,甚至遇害,这种情况下的男人,什么做不出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