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游戏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不知道自己叫了多久,房间里没有钟,没有时间,窗外是马路,这里是临着马路的一栋房子,粗略估计,她现在应该在至少二十楼。

乔蕊仔细辨认几十米下那车水马龙的马路,看了好一会儿,也无法确定这到底是哪条路,这是,好像不是慕海市。

她被带到外地了吗?

这个认知,让乔蕊一下慌了。

唐骏到对她做了什么,他又有什么本事,能把一个大活人,无声无息的带到外地?

勉强镇定了心神,乔蕊又走到门口,刚想再次敲门,只听咔嚓一声,房间被扭开。

她后退一步,顺手拿起旁边的水壶,抱在怀里,看着那门。

门,慢慢打开,外面,一位看着有些消瘦的男人,站在外面,目光沉沉的看着她。

他的身边,还有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,个个肌肉发达。

他们是谁?

这是乔蕊跃到心里得一个问题。

接着,她将水壶报警,脸上明显慌张了:“你……是你绑了我?你是谁?我跟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害我?”

男人缓缓走进,他步履优雅,英俊的脸庞上,有一些可见的苍白,看起来,似乎不太健康。

他越走越近,乔蕊也步步后退,最后,眼看着她已经退到了墙角,那男人还在走近,她忙举高水壶,警告:“不要过来,否则我就砸了。”

“呵。”男人嗤笑一声,却真的停住了。

他挥手,对后面的肌肉男示意一下。

几个肌肉男沉稳的退下,反手关了门。

房间里,只剩下一男一女,乔蕊评估了一下打过这病弱男的可能性,最后还是没冲动。

就算看起来病怏怏的,但她相信,只要她一动,外面的男人立刻会冲进来,她一样跑不了。

“你是谁,为什么要绑我?”她尽量缓和了声音,好声好气的问。

孟琛瞧着她,这女人明明怕得要死,却还是努力做出一副镇定的表情,样子看着有点好笑。

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身子靠后,看起来闲适优雅:“不用紧张,我不会杀你,杀人,可是犯法的。”

杀人犯法,绑架就不犯法吗?

乔蕊被他的逻辑炸了一下,咽了口唾沫,小声说:“我是不是无意得罪过你,我道歉,我都道歉,求你放了我好吗?”

“好。”孟琛低笑,眸里闪过一丝趣味:“玩过密室游戏吗?”

游戏,乔蕊从来不玩,她抿抿唇,摇摇头。

“没管过没关系,现在玩玩。”男人的声音一直很轻,就像他的身形,很轻,很浅,给人的感觉,却极度危险:“一个小时时间,找到藏在房间的钥匙,找到了,就可以开门出去。”

“钥匙?”乔蕊从今天一醒来,就把这间房来来去去翻遍了,当然,她是为了找趁手的兵器把门砸开,但是也算了解了一遍,这房间,哪里有什么钥匙。

“如果找不到呢?”她问。

“找不到当然不能出去。”男人阴沉的脸,又扯出一丝笑痕,笑得却古怪极了。

乔蕊身子一颤,咬着牙,看看四周。

“五十九分二十七秒。”男人盯着自己的手表,计时。

乔蕊握了握拳,抱着水壶,赶紧寻找。

水壶是她的武器,不能放开,但是水壶里面至少有半壶水,真的很沉。

乔蕊抓紧时间,不放过房间任何犄角旮旯,最后,目光定格在那男人坐着的椅子上。

她退后几步,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我想看看椅子下面。”

男人漫不经心的瞧她一眼,淡淡“嗯”了声。

嗯完之后,他却不让开,乔蕊深吸一口气,慢慢走过去,蹲下身,试探的往椅子下面看。

身子伸手摸了摸。

这一摸,却只听咔嚓一声,接着,她大叫:“啊--”

她拿出手,看着上面夹着的老鼠夹子,一下子都要哭了。

椅子上的男人,却似乎被逗笑了,扑哧一声,原本苍白的脸,也因此多了一番趣色。

乔蕊瘫坐在地上,发现只是短短一秒钟,手背已经紫了。

她脸色难看的掰开老鼠夹,赶紧将手解脱,捂着动弹不得的小手,控诉的瞪着那男人:“你是故意的!”

男人笑得冰冷:“既然是游戏,当然有惩罚项目,没买带齿的夹子,你该高兴才是。”

如果是带齿的夹子,她的手,不会只是青肿,大概,会立刻血流不止,说不定还会刺伤里面的血管。

乔蕊颤抖着手,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这时,男人起身,扬扬手腕:“一个小时到了,你输了。”他缓缓勾唇,从她身边走过。

房门开了又关,乔蕊瘫软在原地,鼻子一下红了,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。

景总,你在哪儿……

手上的伤,没有要给她擦,那个男人出去后,便再没进来,过了足足两个小时,才有人丢进来两块面包,一盒牛奶。

乔蕊捡起来,坐在床上,看着自己已经肿的不像样子的手,眼泪又一次止不住了。

那个男人,说什么游戏,分明是在耍她。

这房间,哪有什么钥匙,他是故意的,故意要戏弄她。

可是,乔蕊真的不记得,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人。

窗外的光线越来越沉,直到房间彻底黑下来,乔蕊开了灯,呆呆的坐在床上,床头柜上的面包和牛奶,都吃完了,她捧着自己的手,小心的给伤口吹着气,希望这样,就能没那么疼。

伤口没有包扎,没有得到适当的治疗,她疼得睡不着,并且连手上连力气都使不出。

一整夜,她几乎没睡,等到第二天,门又开了。

乔蕊瑟缩的靠在床上,整个手,都跟猪蹄似的了。

进来的还是那个男人,他瞧了眼乔蕊摊放在旁边的手,嘴角的笑意,深了些:“要继续吗?”

“继续什么?”

“游戏啊,继续找那枚钥匙,找到了,给你疗伤。”

“不是出去吗!”昨天明明说,找到了可以出去!

男人似笑非笑,慢慢靠近她。

乔蕊往后缩,男人定在床前,俊朗的脸上,露出一分与平日所不符合柔和:“赏罚分明,能出去的那场,昨天就结束了,今天,你要争取的是健康。”

他说着,伸手碰了碰她的手背。

乔蕊吸了口气,往后一躲。

男人收回手,目光淡淡:“现在开始?”

乔蕊很想治疗,她不想手断,不想当个残疾人。

她点头,下了床。

所谓的钥匙,到底有没有,乔蕊不知道,但是她今天格外小心,手里拿着支笔,不敢再用手去碰任何东西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乔蕊找累了,看了看桌上的水壶,到底还是去倒了杯水。

之前怀疑水里有东西,她一滴没喝,可两天了,她不能一直不喝水,加上房间看着不大,但是需要把一些东西拿出来翻找里面,很耗体力。

这个水壶是那种最传统的电热水壶,外面是不透明的,可以插电烧水的那种。

她倒了一杯,一口气喝完了,想再看看水壶里还有多少水,可以打开,迎着阳光,便看到壶里水底,有个小袋子,袋子里面,一枚钥匙,正稳稳的放在那里。

“这……”她吃了一惊,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
男人没有动作,就这么看着她,视线时不时的看看手表。

乔蕊讲水都倒出来,掏出钥匙,递到男人面前:“找到了!”

“嗯。”男人放下手腕,不再计时,起身,走了出去。

乔蕊坐在椅子上,看着那枚钥匙,心里百感交集,昨天她可是一直抱着这水壶的,竟然没发现里面就有自己要找的东西,害得手还伤了。

简直要疯了!

过了一会儿,房门再次被的打开,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人走进来。

那女人像是得了命令,全程一句话都没说,只给乔蕊看了手,上了药,便走了。

乔蕊几次找她搭话,但这女人都不理她,几次下来,乔蕊知道没希望,也闭嘴了。

房间再次沉静下来,乔蕊看着那枚钥匙,捧着包扎好的手,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,将钥匙悄悄的插进钥匙孔,轻轻一转。

没有打开。

再转,还是没有动静。

她嗤笑一声,退后到椅子上坐下。

她就知道,这门根本不可能轻易被打开,那么如果她昨天找到这钥匙,是不是同样打不开?

她就说,那个男人,根本在耍她,他不可能让她轻易离开。

她看过他的容貌,他不可能放过她。

这么想着,乔蕊又愣了一下。

容貌,对,那个男人的容貌……

好像,似乎,有点不明不白的眼熟。

她会不会,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他?

这一天,乔蕊依旧被关着,到了下午太阳正烈的时候,又有人送来了面包牛奶,乔蕊含糊的吃了,感觉稍稍恢复了些体力。

慕海市,景家别墅内。

薛莹挂了电话,脸上的表情,微微变化着。

景撼天就在她旁边,正在看新闻,见状,随意的问了一声:“是谁?”

“没什么,是我妹妹,说明天约我出去。”薛莹敷衍一句,又看了看时间,道:“很晚了,你该睡了。”

景撼天没什么特别反应,由着她扶起自己,上了二楼。

安置丈夫睡下,薛莹却没睡,往常她也不是这么早睡的,她有个爱好,油画,通常只要丈夫休息后,她都会在画室呆一会儿,写写画画的,到十一点,才会入睡。

可今天,她没进入画室,而是走到了一楼的阳台,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,手机,播了一组号码:“你刚才说的,再说一遍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