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转移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电话那头,向韵急促的道:“消息绝对没有,乔蕊,被绑架了,已经两天了,好像是她的朋友,一个叫赵央的人嘴里泄露的,我听总经办的人说,这两天,景总都没去公司,秘书也联系不到他。”

薛莹眼中酝酿着冷意,面色,又复杂了些:“警方介入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向韵声音,有些委屈:“总裁夫人,我已经在美国呆了好几个月了,我什么时候能回来?我不在,公司的消息,很多也不好收,我离开越久,公司那些人越是震慑不住,消息来得越困难。”

“你的工作,是仲言安排的。”薛莹淡淡的说:“你做的那些没脑子的事,害了自己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向韵连忙道歉:“总裁夫人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让我回来吧,我以后一定吸取教训,总裁夫人,您帮帮我……”

“你的事,晚些再说,乔蕊的事,你确定是真消息?”薛莹现在更在乎的,显然是这个。

向韵有些失落,但也知道,如果总裁夫人不帮她,她估计真的要在国外呆几年,有天晚上她和李丽聊天,李丽无意间提到,好像景总要帮她的孩子抱国外的学校,李丽这才心甘情愿的在美国呆着。

显然李丽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,但她却不想。

她要回去,要回到景氏,回到她的主场,去征服那个她早就看上的男人。

就算现在有萧婷替她做事,可让萧婷频繁的去接触景仲言,她心里也在滴血,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萧婷这个女人,同样是她的敌人之一。

想到这里,向韵也不敢忤逆薛莹,只得把自己知道的,又说了一遍:“消息绝对是真的,乔蕊也同样两天没去公司了,这不可能是巧合,之前连请假都没有。”

薛莹沉吟一下,应了一声,挂断电话。

捏着手机,她又望着黑幕般的夜空瞧了好一会儿,脸上的表情,越来越郑重。

或许,这是一个机会。

下一秒,她播了儿子的电话。

电话响了好一会儿,一直没被接起。

薛莹眯着眼,冷哼一声。

想躲,也要躲得了才行。

如果乔蕊真的出事了,她不介意在这上头添一把火,如果乔蕊能消失,那自然,是再好不过的。

而此时,京都国际机场里。

方征秋挂了电话,看着旁边沉默以对的男人,挑了挑眉:“我明早之前,必须回慕海市,我们只有一夜的时间。”

“我们?”景仲言嗤笑一声,眼角掠出一丝寒意:“你确定?”

方征秋眼眸眯起,透明的镜片下,黑眸微敛。

他作为慕海市的市长,没有特别的事,不能随意离开,尤其是回来京都,目标太大,很容易引起一些势力的关注。

他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,景仲言却还是这么不留情面,这个男人,真的让人很讨厌。

机场大厅里,此时人不是很多,方征秋走向外面,景仲言缓慢缀在后面。

不一会儿,手机再次响了,方征秋接起,听了两声,他四下看了一会儿,点头:“我看到你了,过来吧。”

一辆黑色宝马轿车,从另一边驶来,稳稳的停在他们面前。

拉开车门,方征秋坐进去,景仲言随后。

车内,前座的男人看起来其貌不扬,脸上面无表情,颇带冷意的说:“这几栋,都是孟琛名下的房产,第二页的,是孟瑾名下的,我看了一圈儿,但没发现什么可疑。”

“这两天孟琛的行踪呢?”景仲言看着那几处房产,头都没抬的问。

他仿佛要掌握一切的强势,让前座的男人愣了一下,看向方征秋。

方征秋虽不乐意,但也点点头。

男人这才继续开口:“他身边很多保镖,我不敢离太近,但是远远缀着,也没发现他行踪有什么问题,他身体不好,通常不会去公司,都在家里,偶尔出去,也就是去去会所,要不就是医院,要不就是在旗下产业巡视,很正常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男人话音一落,景仲言目光已经盯着那叠文件中的其中一处房产,抬起眸子,缓缓说:“他不是个会假手于人的人,如果乔蕊在他手上,他会亲自行动。”

方征秋虽然不喜欢他,但也同意这话:“孟琛性格谨慎,加上孟家正在洗白,落下把柄的事,他不会让别人做,他肯定亲自去了,你再仔细想想,他的行踪真的没问题?”

前座的男人被质疑,有些不高兴,但想到事态严重,也没多气,又仔细回忆一番。

车厢里一时静谧非常,方征秋靠在椅背上,有些疲惫,他视线偏移,看到景仲言还盯着那页文件,愣了一下,问:“你看出了什么?”

“一楼,二楼,四楼,九楼,十楼,十三楼,二十楼,如果是你,抓了人,会藏在哪层楼?”

方征秋一顿,身子坐起,拿过他手里的文件,凌乱的翻看了一会儿,目光变沉。

这些房产的楼层,就是景仲言说的那些,他的目光,最后也定格在二十楼的那栋。

“如果是我,会选择这栋,高一点,至少不用担心人质逃跑,或者她向外求救,毕竟,二十层楼,下面的人不可能看到她。”方征秋撕下那一页,递到前座男人的眼前:“这间附近的地势如何。”

男人接过,打开电脑,查了一下,说:“外面是马路,附近……等等,孟琛这两天都去了这栋房子附近,你看,红点的地方,是孟家一栋小型商场,之前因为生意不好,现在在重新装修,这两天,孟琛都去看过装修进程。”

一间小商场,孟琛会这么费心?装修期间都忍不住天天去报道?

而且房子在马路旁边,下面全是车流,行人都没有,求救就更不可能了。

看来,真的是这里。

“立刻开车,去这里。”

车子刚刚启动,景仲言的电话响了。

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接起:“殷临。”

“查到了,唐骏在看守所里都交代了,不过他不确定对方的车牌,幸亏他车上有防盗摄像头,开车走的时候,路过凶车,拍到了车牌,我们追踪的结果,车最后出现的地点,是机场,不过我查过当晚的航班行程,没找到相关的乘客,景夫人也没有登机记录,如果猜的不错,他们用了私人飞机,景仲言,对方看来身份不低,能出得起私人飞机的人,应该跟你有些恩怨,你仔细想想,有没有嫌疑人。”

景仲言微微抿唇:“我知道是谁。”

“你知道?”电话那头,殷临的声音高仰了些:“你现在在哪儿,我马上过去。”

“京都。”落下两个字,他挂了电话。

车子还在前行,旁边的方征秋,冷不丁的冒出一句:“殷临?没想到堂堂景氏未来继承人,跟我们公安部的小警察倒是认识。”

景仲言没有搭话,他和殷临的相遇,带着点个人色彩,跟家族无关,是他的私事。

方征秋找的这人,开车技术不错,不一会儿,就到了目的地。

“闯进去?”方征秋下了车,仰头看着某扇窗子,沉沉的问。

景仲言眉心微蹙,他来的临时,现在要抽调人过来帮忙,至少要耽搁一两个小时,他等不及了,乔蕊到底是生是死,有没有受伤,有没有吃亏,他要立刻知道。

进了大门,他站在电梯口,按了往上键。

方征秋蹙蹙眉,坦白:“我不会打架,不知道上面有多少人,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?”

男人没做声,此时电梯到了,他走进去。

方征秋沉了沉眸,到底还是跟上去了。

乔蕊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是在晃动中,她摇了摇头,勉强坐起来,看着窗外飞驰的道路,觉得太阳穴好疼。

她揉揉眉心,看着前面:“你们……”

这是一辆商务车,七个座位那种,乔蕊被单独放到后面的三人座,前面坐满了人。

她的身上没被束缚,人是自由的,但是头晕晕的,乔蕊想到了今晚吃的面包,里面肯定掺了东西,怪她太大意了,昨天的没问题,就以为今天的也没问题。

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衣服完整,手也被重新包扎过了。

前面的人发现她醒了,转头丢过来一瓶水。

乔蕊捡起来,看着外面陌生的街道,有些慌张:“你们要带我去哪儿?”

前面的人没有说话,像是根本没听到她的声音。

乔蕊撑起身子,想靠前一点再问,但身体一动,又软了,她不知道自己身体里被下了什么药,但是她可以确定,就算现在车子就停在马路边,她也没力气逃出去。

被关了两天,乔蕊知道这些人没有要自己命的意思,他们要什么她不知道,钱,还是其他,可是无疑的,她现在应该是安全的,但她也不敢完全放心,毕竟她现在说难听点,就是个人质,还是看过嫌疑人样貌的人质。

就这一点,就绝对不利于她。

车子开了不知道多久,最后停在郊外的一个废旧工厂。

乔蕊被逮出来,拖了进去。

说实话,如果要把她困在这个旧工厂里,乔蕊觉得还好些,虽然条件很恶劣,但是到底是一楼,外面都是荒郊野岭,她逃也能好逃点,之前被锁在高楼里,想爬窗都没办法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