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哥怎么了?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些人的手劲都很大,乔蕊被扔到了地上,膝盖被擦破了,有些疼。

她捂着腿,坐在那儿,环视着周围的环境。

这时,旁边一扇大门突然打开,几个男人走出来,打头的人,乔蕊很眼熟,就是这两天和她玩那个要命游戏的。

男人步履稳健的走过来,指尖挑起乔蕊的下巴,嘴角噙着淡笑:“和景仲言什么关系。”

乔蕊眼中警惕。

男人耐着性子蹲下身,一下一下摸着她的发丝:“老实说,有你好处。”

乔蕊没做声,其实她心里知道,她没得罪过别人,她会被绑架,多半就是因为景仲言,那这个人,不是景氏的竞争对手,就是跟景仲言有私人恩怨的,她如果承认自己和景仲言的关系,说不定下一秒,就人头落地了。

男人的动作很轻柔,摸她,就像摸一个宠物,一下一下,很有耐心。

乔蕊却被他指尖的温度一次一次的激得鸡皮疙瘩乱冒,她深吸了口气,半真半假的说:“我是景氏的员工,是景先生的下属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男人笑着,那笑容高深莫测,也不知道他是信还是不信。

乔蕊挺了挺脖子:“就是这么简单,你到底想干什么?景总跟你有恩怨,你是个男人,光明正大的和他打一架啊,这样偷偷摸摸的搞这些歪门道,还男人呢,就知道欺负女人!”

乔蕊也是被逼急了,这些话,在这个环境,是绝对不该从她口里吐出来的,因为她的命还攥在这人手上,可是她就是忍不住,她脾气一贯都很好,但是遇到委屈,也是个会反抗的人。

孟琛收回手,起身,俯视的瞧着她,嘴角始终勾着:“和方征秋什么关系。”

“方征秋?”提到这个名字,乔蕊着实愣了一下。“你说市长?”

市长,这个称呼,让孟琛眸子紧了一下。

这么陌生的称呼,不该是对情人。

“说。”他声音厉了厉。

乔蕊觉得莫名其妙:“我和市长能有什么关系,我们景氏有事要找政府洽谈,我作为代表,跟市长谈过几次,不过收效甚微,倒是之前他妹妹来慕海市,我陪了几天,原以为可以借此拍拍市长马屁,把事儿办了,结果……”说到方宝珊,乔蕊心里突然闪过什么。

那东西闪得太快,她有些捕捉不及。

“结果什么?”头顶上男人的声音,再次响起。

“结果……”乔蕊眼神恍惚,仔细的分辨脑中那一闪而过的信息。

方宝珊,方宝珊,方宝珊……

想起来了!

她眼神一凛,倏地仰头看向眼前的男人,惊恐万分。

她想起这个男人了,她和方宝珊第一次去网吧时,方宝珊和一个男人视频过,这个男人,就是眼前这个。

当时她跟这男人也是惊鸿一瞥,也没怎么注意看他的样貌,这几天下来,她始终觉得这人眼熟,但是就想不起来哪儿见过,刚才提到方宝珊,她终于想起来。

她咬着唇,突兀而来的真相,却让她更不知所措。

这个人是方宝珊的朋友,那么,为什么要绑架她?

所以,她被胁持不是因为景仲言,是因为方宝珊?

靠!

乔蕊忍住爆粗口的冲动,捏着拳头,觉得浑身都在抖!

“说话。”男人的声音又冷一分,再次提醒她。

乔蕊回过神来,抑制住心里的情绪,埋着头,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结果市长妹妹以为我跟市长有什么不正当关系,一直不太喜欢我,之后我找到机会跟市长接触,但是他妹妹生病住院,不想见到我,我没机会解释,之后,就被你们抓到了。”

她这个解释,说是解释,实则是试探。

她说完,就抬头,悄悄觑着眼前的男人,仔细分辨他的脸色。

男人目光深沉,表情冷若冰霜,看不出不妥。

到底还是道行浅了,乔蕊看不出这男人的情绪,半晌,男人垂首,又瞧她一眼,嘴角突然翘了一下。

这一笑,笑得乔蕊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她本能的感觉到危险。

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她慢慢往后挪,挪了一点,又一点。

等她再想后退时,身后有人堵住了她,她动不了了,只仰着头,无措的看着那神秘的男人。

景仲言和方征秋扑了个空,房间里,没有一个人,但是从地上的痕迹来看,这里就在不久前,肯定住过人。

所以,转移了?

景仲言眼神微深,一通电话,打给了京都分公司的人。

方征秋看看时间,如果不尽快赶到机场,他很可能天亮前无法回到慕海市,如果他明天不上班,他的行踪,一定会泄露。

“我会通知京都警局,孟琛接到我的电话,一定猜到我会来,狡兔三窟,就算为了保险,他也会把人转移,我们应该再早点……”

景仲言没做声,脸上表情忽明忽暗,难看极了。

方征秋看他这样,也沉默下来。

“或许……”方征秋眼眸发沉,说出最坏的打算:“可以再找一次孟瑾。”

“好。”景仲言二话不说点头。

方征秋嘲讽的看他一眼:“你当然说好。”

景仲言没做声,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。

事情到底是因自己而起的,方征秋心里也不想乔蕊出事,说到底,那天在医院,他就该吧手链拿回来,那条手链是他曾今送给孟瑾的,不知道为什么会到方宝珊手里,也不知为什么她会给乔蕊,但到底是珊珊犯了错,他明白,如果自己不能救回乔蕊,景仲言不会放过珊珊,甚至方家其他人。

男人要是疯起来会做到什么地步,他想他很了解。

掏出手机,他拨通了孟瑾的号码。

电话过了一会儿,被接起,对方的声音,有些绵绵的细软:“征秋?”

“抱歉,这么晚了,打扰你。”方征秋沉沉的说。

电话那头的孟瑾急忙摇头:“不不不,我还没睡,你,你打电话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分明声音一听就是睡着了被惊醒了,还说什么根本没睡。

这女人,永远这么温柔。温柔得像是要把人陷下去,可就是因为她的温柔,家里人才这么认定她。

有时候方征秋很讨厌她的温柔,黑道大小姐,为什么性格会是这样,不谙世事,天真烂漫,好像世界上永远没坏人。

一个人太完美了,就不是完美,而是虚假。

他到现在也看不透孟瑾,他无法确定自己真的娶了她,娶的,真的会是那个人吗?

孟家兄妹是双胞胎,孟琛阴沉冷淡,却因为先天不足,身体很差,孟瑾身体也不好,但绝对比哥哥好很多,整个孟家,只剩这对兄妹了,可是孟家的事业,却仍旧蒸蒸日上。

如果这一切,都是孟琛做的,当然还算合理,但是他知道,他查过,这里面,有不少孟瑾的手笔。

这个女人,不是外界看到的那么无害。

他不能贸然冒险。

孟瑾孟琛的父母,都是因为他们方家而死,他不能引狼入室。

深吸一口气,将心中的情绪压下,他淡声道:“你哥在家吗?”

“我哥?”那头传来西索的声响,她应该是下床了,过了一会儿,几声开门声传来,孟瑾才说:“我哥不再书房,也不再房间,怎么了吗?”顿了一下,孟瑾又有些担心:“征秋,我哥是不是做了什么事?你之前也问起他,他是不是犯了什么错?你告诉我好不好。”

“我告诉你。”方征秋声音又沉了些:“他绑架了人。”

“什么?我哥他……啊……”后面的话她没说完,她却突然惊叫起来。

“孟瑾,孟瑾?”方征秋连叫了两声,那头没人答应。

过了几秒,电话里,朦胧的传来佣人的惊呼声:“大小姐,大小姐……”接着,一阵手忙脚乱,方征秋却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“怎么了?”景仲言站在旁边,眸色深沉的问。

方征秋将手机阖上,转身上了车:“孟瑾出事了,我要去看看。”他说着,指示前座的男人:“开车,孟家。”

那男人快速的发动引擎,景仲言却出声打断:“她不会出事,现在出事的人是乔蕊!”

“景仲言,她是我未婚妻!”方征秋眼神冷硬,紧紧的盯着他:“我会把乔蕊安全的送还给你,但同样,孟瑾的死活,我也很在意。”

“是吗?”景仲言冷笑:“你背后的人,会同意你娶孟家的女儿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知道我说什么。”

方征秋眼神发狠,定定的看了景仲言好一会儿,确定这人不想说谎,眸底闪过一丝戾气。

景仲言却幽幽的靠后,对着前座的人示意:“你是黑客?懂电脑?追踪孟琛的手机,他既然不在家,一定跟乔蕊一起,立刻。”

那男人看看方征秋,等着他指示。

景仲言也看向方征秋,补充一句:“孟瑾不简单,你现在去,等于公开了行踪,你确定,你要为她冒险?她,值得?”

青梅竹马的情谊,怎么不值得。

可这话,方征秋当真说不出口,实际上,他心里也很犹豫。

半晌,他垂垂眸,对前面人道:“听他的。”

那男人熄了火,打开电脑,对立面一阵敲打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他额上布出细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