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景仲言,我都快死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后座的两个男人频频看表,最后,还是方征秋先开口:“还有多久?”

“需要先进入政府的搜索系统,防御墙最近升级了,还在破解。”

“你的搜索软件不能追踪?”

“我的也可以,但是孟琛的手机设有反侦察软件,我这里强行定位,他会知道,只有政府系统能破解。”话到这里,他眼前一亮:“好了,等我十分钟。”

“好,我立刻赶到。”孟琛挂了手机,脸上的表情,忽明忽暗,她看着蹲在地上一脸惊惧的乔蕊,冷声吩咐:“看好她。”

他说完,便立刻出了工厂,刚才电话是家里佣人打来了,说孟瑾摔下楼梯,现在已经送往医院了,他必须马上赶到。

车子刚刚启动,他的手机突然传来叮咚一声,他皱了皱眉,打开手机,看到整个屏幕都是红色,上面危险两个字,跃然于屏。

他的手机设有反侦察软件,一旦有人入侵他的定位系统,就会自动防御。

他嗤笑一声,将手机扔开,一脸无所谓的表情。

他知道方征秋手下养了两个黑客,不过不知道技术这么差,查个定位竟然都能惊动他,技术的确不过关。

他的手机既然有反侦察软件,自然就有虚拟定位设置。

一旦发现手机被入侵,虚拟定位设置就会启动,会虚拟一个假的地址,传送给对方,所以,他一点不着急。

赶到了医院时,已经过了半小时,他找到病房,素色的房间里,病床上纤弱的女子额头被包扎着,腿上打着石膏,真沉沉的睡着。

他脸色阴沉,缓缓走过去。

坐在里面的佣人立刻起身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他声音很冷。

佣人害怕的小心回答:“我们也不是很清楚,都已经熄灯睡觉了,我突然听到外面有大小姐的惊叫声,赶出来时,就看到大小姐摔倒在楼梯下面,我们赶紧叫了救护车,把人送来,医生说有点脑震荡,但是应该影响不大,腿骨折了,现在已经固定了,说是养好了,不会有副作用。”

孟琛的表情,又深了许多。

这时,床上的女人动了一下。

他赶紧走过去,握住妹妹的手心。

“小瑾?”他试探性的唤着,声音放得很低,很怕惊动她。

床上的女人眉头皱了皱眉,清亮的水眸慢慢睁开,看到了眼前的男人,女人苍白着唇,含糊的叫了一声:“哥……”话落,她却突然瞪大眼睛,眼底蓄出泪来:“哥,你是不是又犯法了?你答应我,不会在走回头路的,你答应我的……”说着说着,眼泪越掉越多。

孟琛赶紧搂住妹妹,轻轻的安抚:“哥哥没犯法,你不要怕,小瑾你冷静一下,你刚受了伤,不能受刺激。”

“你还要骗我。”孟瑾推了哥哥一下,满脸泪痕,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:“征秋都跟我说了,你绑架了谁对不对?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哥,有什么事不能用合法的手段解决,我现在就剩你一个亲人了,如果你出了什么事,我怎么办?哥,你绑架了谁,你放了他好不好,我们跟征秋认错,他会放过你的,一定会的。”

“方征秋?”孟琛的眼神倏地发沉,眼底,酝酿风暴:“他告诉你了,你的受伤,跟他有关?”

孟瑾一滞,长长的睫毛垂下,有些害怕:“不,不怪他,是我要他告诉我的,是,他说了,我吓了一跳,我不相信你会犯法,我太慌了,所以不小心踩空,掉下楼梯,是我自己不好,不怪他,哥,真的不怪他。”

“好,很好。”孟琛冷冷的嗤笑一声,脸色变的扭曲。

他豁然起身,朝着外面走。

孟瑾急忙叫住他:“哥,你要做什么?哥……”

她怎么喊,已经走出病房的男人,都没再回头。

她憔悴的倒在床上,双眼看着天花板,眼泪又止不住的流。

佣人看了心疼,细心的给自己小姐擦了眼泪,宽慰道:“大小姐,大少爷是大人了,他有分寸,大小姐您不要伤心,大少爷最疼您了,他不会不管您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孟瑾咬了咬唇,摸样楚楚可怜:“我哥最疼我了,就算为了我,他也一定会好好的,嗯,谢谢你,陈妈。”

佣人看自家大小姐都这样了,还不忘对她笑,顿时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大小姐太善良了,太好心了,这样的女孩,却摊在这么个家庭里,连想嫁给喜欢的人,都这么困难,上天对她太不公平了。

孟琛走得很快,一路出了医院,手里的手机,已经播出了一组号码。

而另一头,车上,方征秋的手机响了。

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接起:“喂。”

“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,你伤害了孟瑾。”孟琛的声音很阴沉,厉得仿佛是出了鞘的利剑。

方征秋脸色不好,缓缓问:“孟瑾怎么样?”

“你还知道关心她?方征秋,你是不是仗着我妹妹喜欢你,就得意了?你理所当然的觉得你有资格伤害她,欺负她了?”

“我没这个意思,我打给孟瑾,只是不想你做错,乔蕊……”他看了旁边的景仲言一眼,这才继续说:“乔蕊不是我的女人,是景仲言的妻子,我想,你不会想惹上景氏。”

“呵。”孟琛低笑一声,脸上表情,有些疯狂:“那又怎么样?我坦白告诉你,我之前没想要她的命,不过现在……你说她是景家那个人的女人,那你替我告诉他,因为你,我现在不想她活了,你想救人是吧?好,她就在西郊外的废旧工厂,如果你能赶到,说不定她还能保住一命。”说完,他啪的挂了电话。

电话别掐断,方征秋制止了开车的男人:“地点有错,乔蕊在西郊郊区外,这边是往东郊的方向。”

前座的男人顿了一下,脸色变得不好:“一定是虚拟定位,靠,被骗了!”

方征秋又看向景仲言,喉咙有些堵:“孟瑾受伤,触怒了孟琛,他疯了。”

景仲言眸底瞬间透出黑气,他眼眸微眯,咬紧牙关:“开快点!”

车子转了道,朝相反的方向,疯狂驶去。

废旧工厂内。

一个下属接了通电话,挂断后,看了地上的乔蕊一眼,招呼另外几个人,走了出去。

乔蕊一直警惕的关注着这些人的动作,见他们突然都出去了,一下愣住,这是什么意思?

硕大的工厂内,顿时只剩下她一人,她悄悄的爬起来,往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
“咔嚓”一声,大门外,响起锁门声。

乔蕊不确定他们想做什么,但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,只要再等这些人走远些,她就可以从窗户逃走了,这个工厂真的很旧,窗户因为年代久远,也已经支离破碎,她只要轻轻一推,一定能逃出去。

她心里期待着,小心意的趴在门缝边,看着外面的人,确定他们是否走远。

不过让她失望的是,大门外有两个人,一直守着,另外三个,开了车,不知道去哪儿。

乔蕊知道对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,她吐了口气,但还是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边,打算先拆几块玻璃,试试动作轻点,能不能在不惊动门外人的时候,逃出去。

可让她意外的是,这些玻璃虽然看着残破,但是却意外坚硬,并不是她可以不动声色取走的。

如果要走,估计还是只有拿东西撞,彻底把窗户撞碎,才能爬出去。

但是这样动静太大,一定会被发现。

她重新坐到地上,打算再想别的时机。

过了不到二十分钟,外面又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,接着,一股煤气味道,从门缝里灌了进来。

乔蕊咳嗽一声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她走到门口,透着门缝往外看,这一看,吓了她一跳,那另外的三个人回来了,他们围着厂房,正把好几罐煤气罐往里面灌气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她疯狂的拍门,眼睛瞪得大大的: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……”

巨大的恐惧,将她笼罩,门口的位置,煤气最多,她叫了两声,外面的人没回答,她自己却被呛得差点窒息。

她赶紧走到里面,蹲在地上,用自己的衣服,捂住嘴。

“咳咳咳咳……放我出去……放我出去……”她想求救,可是一扇大门,三扇窗户,所有的出口地方,都安上了煤气罐,她只要一靠近,就胃里翻涌,差点口吐白沫。

乔蕊只能缩卷在废旧的机器后面,靠着这些残破的机器,给予她一些阻挡。

整个厂房,都盘踞着浓浓的烟雾,恶毒的气味,像怪兽一样,从四面八方朝她涌来。

乔蕊拼命地捂住嘴,往角落里缩。

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”

她颤抖着声音呼喊,可声音却好像根本传不出去。

难受,痛苦,压抑,胸口,像堵着团棉花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,她频频的憋气,要呼吸的时候,就把脸埋在衣服里小小的喘一口气,接着,又是一连串时间的憋气。

“景仲言……”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流出来,她脑中显现出某个男人的影像。

虚弱的靠在旁边的墙上,她朦胧着眼睛,轻轻呢南:“你在哪里……”

你在哪里,我快死了,你在哪里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