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醒了就秀恩爱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殷临站在病床前,手里拿着小本子,一边写着什么,一边抬头,眼角不时的瞥向床的另一边,正捏着苹果在削的男人,看了一会儿,眼皮抽了一下,又转开。

“咳,那个,现在景夫人,可以开始录口供了。”他公事公办的说。

乔蕊看着他,点点头:“可以。”

“请你具体描述下,当时被绑架的过程。”

乔蕊老实的开口:“我记得,当时是唐骏打电话给我……唔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口中突然被塞了一瓣苹果。

她含住,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,拿下苹果,嘟哝:“我在录口供,我一会儿吃。”

“现在吃。”男人强势的瞧着她,目光不容拒绝:“睡了一天一夜,现在吃。”

乔蕊不好意思的看看殷临。

殷临眼皮又抖了一下,摆摆手:“随意,随意。”

乔蕊吃了一瓣苹果,刚咽下去,另一瓣又塞进她嘴里,乔蕊含糊的吃着,看着景仲言孜孜不倦的一瓣接一瓣的喂,最后笑了出来:“慢点,我快要被噎死了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应了一声,手上的动作,却根本没慢。

乔蕊哭笑不得,不得不按住他的手:“景总,我饱了。”

“才半个苹果。”男人眉头皱起。

“可我刚才喝了两碗粥,一壶汤,还有半碗汤圆,我真的饱了,再吃就要撑着了。”

“水果有助消化。”男人不声不响,将另一半苹果也切好,递给她。

乔蕊苦着脸:“我没那么虚弱,被关了两天,他们给我吃东西了。”

景仲言眼眸一眯:“掺了药的食物?”

乔蕊一噎,拍拍他的手背,安抚:“不是说好了不提了吗?你别这样。”

男人沉默一下,又把苹果递她进了点:“吃了就不提。”

乔蕊无奈,张口又含住。

景仲言看着她慢慢咀嚼,抽了一张纸巾,为她擦拭唇角,他的动作轻柔缓和,像在擦拭什么上等的珍宝。

乔蕊瞧着他,眼中全是他的倒影。

这一刻,她觉得真好。

其实,能活下来,就已经很好了,能再见到这个男人,接受这个男人呵护,真的,真的非常好。

“咳咳咳咳咳。”旁边被忽略良久的殷临不干了:“景夫人,我们什么时候录口供。”

乔蕊脸红一下,急忙道:“现在就可以,抱歉抱歉。”

殷临扯扯嘴角,干硬的又问了几个问题。

乔蕊昨天早上就醒了,但是因为刚醒,状态不稳定,景仲言给她推迟了录口供的时间,之后大半天她都是昏昏沉沉的,做了很多检查,好不容易停下来,市长突然来探病。

乔蕊当时是惊住了,但是方征秋说的第一句话,让她彻底没有半点意见了。

他说,他打过电话给胜延公司的人了,一切都朝她想要的发展进行。

乔蕊开心了,乐呵呵的招待方征秋坐。

很奇怪,向来跟方征秋不对付的景仲言,见状竟然出了病房去打水,病房里,只剩下方征秋和她两个人。

然后,一番解释,再一番串供。

乔蕊明白了,虽然这无妄之灾,遭得不能忍,但是作为补偿,方征秋说了,欠她一个人情,往后有什么事,不涉及政治和原则,就她一句话的事儿。

乔蕊当即就觉得,这个罪遭得也不是不值得,而且看这架势,方征秋应该是跟景仲言已经谈过了,所以景仲言才会主动离开给他们腾地方。

乔蕊当场是想答应的,但是也矜持的表示,自己这两天要死要活的,她没那么大的心,也不可能一句话没有就既往不咎了。

等到景仲言回来,乔蕊让方征秋先出去,然后单独跟景仲言谈了谈。

景仲言的原话是:“看你。”

乔蕊不懂:“什么叫看我?”

“这次救你,方征秋出了力,但一切还在你的感受,方征秋这个面子,可卖可不卖,你自己决定,不用有压力,不管你怎么做,都有我在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但是乔蕊听明白了,景仲言说方征秋也参与了营救,而根据方征秋的说辞,孟家跟方家的关系很是亲密,乔蕊想到了方宝珊好像提过一个叫孟瑾的名字,瑾姐姐瑾姐姐的也叫过太多次。

略微思索一下,她就懂了。

之后,方征秋进来,乔蕊表示,她可以不计较,但是同样的,该要的补偿,一点不会手软。

她的精神损失费,绑架阴影什么的,都得算!

方征秋说没问题,乔蕊也痛快的点头了,保证不举报那个叫孟琛的神经病。

既然已经谈好了条件,那这个录口供,就不用太认真。

乔蕊含糊的说了一些,具体的事,说的都是真的,但关于绑匪的身份,却只说戴了面具,看不清。

殷临说了会继续查,乔蕊也没说什么,点点头。

这个口供很简单,也没录多久,等到说完了,殷临收了本子,看看眼前的两夫妻,终究还是开口:“景先生和景夫人大婚,这么大的事,还真没见杂志报道过。”

乔蕊看了他一眼,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,是质疑他们的关系吗?

“婚姻登记处,应该有记录的。”

殷临点头:“是的是的,我们查了记录,是真实合法的。”

既然是合法的,那你还问什么。

乔蕊看着他,满脸不解。

殷临在她那“你还有事吗?没事不送了”的眼神中,尴尬的摸摸鼻子,转身走了。

刚走到门口,后面,景仲言突然开口:“只是先登记,婚礼还没办,办的时候,你抽个空。”

殷临脚步一顿,转头看他们一眼,哼了一声:“那提前点说,排了班就不好改了。”

景仲言点点头,又深深的看他一眼。

殷临走了,乔蕊眨眨眼,好奇地问:“景总,你们以前认识?”

“嗯。”男人漫不经心的答应。

“你和警察怎么会认识?你不会犯过法吧?说,奸淫掳掠,杀人放火,是哪样!”

男人曲折手指,在她额头轻轻敲了一下,嗤笑:“想什么呢,以前一个班的,同学。”

“呀,同学?”乔蕊摸摸额头,不疼,就是想摸摸:“高中?大学?”

“警校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她呆呆的样子实在可笑,景仲言唇瓣一勾,在她唇上啄了一下:“我念过警校,有这么惊讶?”

她连忙小鸡啄米的点头:“我一直以为你是腐败堕落的富二代,没想到你还是公正严明的人民公仆啊,这个悬殊大了点,我接受不了。”

“不接受也晚了。”他倾上身,吻住她。

乔蕊被迫承受,过了好半晌,他才放开她。

“知不知道,我当时多害怕。”

他的声音,意外的脆弱,乔蕊的心仿佛当场被人蹂了一下。

她抱住他,喉咙艰涩:“我也好害怕,但我知道你会找到我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,你一定会,真好,最后,你真的找到了我。”

昨天醒来,她除了刚开始懵懂了几秒,之后,记忆渐渐回笼。

她想起了这几天的非人待遇,也想起了最后的危难关头,那头让她安稳的心跳,那个熟悉的心跳声。

是景仲言救了她,她几乎没有怀疑的,认定了。

男人吐了口气,又将她搂紧了些,仿佛这样,就能填补她失踪那几天的恐惧。

乔蕊任他抱着,将头歪在他肩膀上,阖上眼睛,感受着他的温暖。

人到了生死一瞬会想很多事,但想过之后,却发现自己还活着,还能重新拥有,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,太珍贵,珍贵得她愿意用整个世界去换。

景仲言,原谅我的贪婪,现在,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,我想拥有你,永远,不再放手。

“答应我。”景仲言的声音,有些沉:“以后,别再出意外,别再让我担心。”

“我会,我会。”乔蕊连声保证。

时间仿佛沉淀下来,这个简单的拥抱被时光拉长,她被他用温度包围着,心也捂暖了。

窗外的阳光斜照进来,渗过干净的玻璃窗,打在病房的地上,透出一个带着热度的形状。

可这时,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起。

乔蕊看了一眼,是景仲言打电话,电话上显示的名字,是母亲。

总裁夫人?

她被绑架的事,景总应该没告诉家里,她的家人也都不知道,那总裁夫人,知道了吗?

景仲言放开乔蕊,拿起电话,接起。

“喂。”

乔蕊没听,将头撇到另一边,也捞起自己的手,看这几天有没有电话。

她的手机外壳已经坏了,之前也被孟琛的人带走了,之后就关机了,现在她开机,翻看了一下。

三十几通的未接来电,都是她出事那天晚上的,打电话的人,无意都是景仲言。

看到这儿,她不觉抬头,瞧了那站在窗前,背身接电话的身影,嘴角缓缓勾了一下。

后面的未接来电,两通是妈妈的,一通是赵央的,妈妈的是昨晚打的,赵央是出事后的第二天。

还有几通,是公司的同事。

乔蕊回拨了妈妈的电话。

将手机放到耳边,没一会儿,电话就被接起了。

“乔蕊,你总算打来了。”妈妈的声音有些愤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