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是回来扫墓的,你想多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赶紧讨好:“妈,什么事儿,我手机没电了,忘了充。”

她给出了理由,乔妈妈又抱怨一句她丢三落四,但还是说了正事儿:“我听唐骏的姑姑说,他前几天被抓去看守所了,好像是犯了什么事儿,现在警局不准家人探望,说是事情还没办完,在保密阶段,你知不知道什么事儿?”

唐骏被关了?

乔蕊眼角抽了一下,想到了那晚她出事,后面的人就是唐骏,思忖着,她的眼睛又飘到那头的景仲言身上,会是……他的手笔吗?

电话那头,乔妈妈没听到回答,催促:“乔蕊,你听到我说话了吗?”

“听到了。”乔蕊赶紧回神,含糊的说:“唐骏的事我也不知道,妈,跟你说了,我跟唐骏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“不是?”乔妈妈顿了一下,半晌没做声。

乔蕊有点着急,想到妈妈这么维护唐骏,只怕她这么一说,妈又要说她不知珍惜了。

她捂着头,已经说好听训的准备了。

可下一秒,妈妈却声色笃定:“对,没关系,一个犯了事儿的男人,怎么能配得上我女儿,你们没关系,记住,警察找你你也这么说,千万别说漏嘴了,反正你忙呢也没公开,没人知道你们怎么样。”

乔蕊哭笑不得:“您不是那么喜欢唐骏吗?怎么听到人被关了,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撇清关系,妈,太那个了。”

“哪个哪个?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的,我是为了谁?警局说是保密调查,肯定是大事儿啊,你们又没结婚,也没在一起多久,你要是被他连累了,多划不来,你可有正当职业,你前两天不是说你升职了,带了一个什么项目小组,你正在事业上升期,不要被这些事耽搁了。”

乔蕊就这么听着,时不时的点点头,虽然她觉得妈这种做法有点落井下石,但是想昨天赵央说的,那唐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顿时也丢开那负罪感了。

等她挂了电话,那边,景仲言早已经坐在旁边,瞧着她。

她收了手机,也不急着给公司同事回电话了,就看向他:“总裁夫人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让我们今晚回家吃饭。”

“今晚?”乔蕊愣了一下,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头:“我应该可以出院……”

景仲言一把按住她的手,将她的小手,握在手心:“别想了,我推了。”

“推了?可是……”乔蕊有些不安:“不好吧,上次她来家里,走的时候就不开心,你还推了,她肯定会不高兴……”

“乔蕊。”男人看着她,捧着她的脸,认真道:“听我的。”

他的视线太有穿透性,乔蕊心里还是犹豫的,但看他已经决定了,也就点点头。

将人安抚住了,景仲言这才起身,接着去打水,到了走廊,便拨通了一组电话。

电话响了一会儿,被接起,他直接对那头下令:“查清楚,乔蕊出事的事,有多少人知道,消息怎么泄露的,公司那边,谁给总裁夫人通的风。”

挂了电话,他的眸子深了许多。

看来,他这个母亲,也打算给他找事儿了。

孟家,因为孟瑾住院,一般的佣人,都去了医院照顾。

硕大的二层别墅楼里,一楼,整个都是空的,只有一个消瘦的身影,坐在客厅沙发,他的前面,电视开着,却是一片雪花,没有任何内容。

半晌,客厅电话响了。

男人视线偏左,瞧着座机,眼眸转开,直接无视。

电话响了一通又一通,连续不知道打了多久,直到半个小时后,男人像是等够了,这才慢条斯理的接起。

“喂。”他的声音很淡,很轻,就算人不在面前,但从声音,也能听出他此刻有多漫不经心。

电话那头的方征秋目光变深,压抑着到了胸口的怒气,隐忍着道:“跟乔蕊说好了,你安全了。”

“呵。”孟琛冷笑,那笑,嘲讽,蔑视:“我该……多谢?”

方征秋深吸口气,觉得自由点压不住了:“孟琛,我是看在两家关系的份上,才帮你一回,你该庆幸乔蕊没有受更多的伤,否则,就算我,也压不住。”

“这么说,我孟琛现在还能在外面呆着,全仰仗市长大人了?”他话中,嘲讽意味更浓了。

方征秋真的很不想跟着人说话,不是看在两家人关系亲近,不是看孟家两老的亡灵,不是看在孟瑾和他好歹有婚约。

这个孟琛,根本是个变态,是个疯子,他就压根不该打着通电话。

“算了,随便你,不过我要提醒你,虽然事情压住了,公安不会过问你,但你做好准备,景仲言会要你付出代价的,你惹到不该惹的人了,你也是混商场的,你该听过景氏的名头,别以为景仲言年轻,就轻视他,他的手段,比他爹可过之不及。”

孟琛没有作声,沉默。

方征秋突然笑了一下:“那么,挂了。”

“等等。”

方征秋好整以暇:“说吧。”

孟琛的声音,沉了许多:“你是故意的。”

“什么?”方征秋像是听不懂,慢条斯理的靠在椅子上。

孟琛嗤笑一声,说了出来:“你和乔蕊没关系,但你早就知道方宝珊误会了,你却没解释,为什么?我知道,有两个原因,第一,你想和她有关系,所以将错就错,但是我查了,乔蕊和景仲言,已经结婚了,有婚姻登记,那么就剩下第二个原因,你故意让我误会,故意让我抓了乔蕊,故意让我和景氏对上,是不是?”

方征秋眯了眯眼,没有作声。

短暂的沉默,虽然不长,但孟琛已经知道了:“算是我阴沟里翻船了,你景仲言比他爹过之不及,我看你才是比你爹更甚一筹,方征秋,你这样的男人,现在就算你想娶孟瑾,我也不会让她嫁你了,她跟了你,只会害了她。”

“不见得。”方征秋笑了一下:“你的妹妹,你也不一定了解。”

“是吗?我不了解,你了解?”

“我也不了解。”方征秋顿了一下,没说太深:“但我知道,不是孟瑾受伤,我不会帮你,你跟景仲言的恩怨,我不会插手,你该谢谢孟瑾,谢谢她为我而伤,谢谢她,我欠了她一次。”

挂了电话,方征秋将头往后靠,脑中想到了那个穿着白色裙子,站在草坪里,对她语笑晏晏的的少女。

曾经,那个少女在他心里是干净是,是纯美的,是他想要守护,想要永远保存的。

可是什么时候开始,她变得让他看不清,看不懂,甚至,让他觉得危险。

好像,是有一次,她哭了,没有原因的哭得伤心欲绝,哭得支离破碎,哭得整个方家都着急,哭得他顾不得政府的事,赶紧赶回家,将她抱着,好好安慰。

后来,孟瑾说她是做恶梦了,梦到了父母,梦里,父母再一次经历了车祸,她就在旁边,却无能为力,她觉得自己好没用,看着父母死,却什么都做不到。

那时候,大家都以为她只是想念父母了,可就在那一天,京都城东发现了一具尸体,尸体的身份,经过查探,就是曾今撞死孟瑾父母的那个司机。

那次的事,不是意外,所有人都知道,那场车祸,是人为的,而那个司机,背后一定有人操控。

所以,他突然死了,那说明什么?

说明,有人在报复他,能报复一个职业杀手的人。

会是谁?

不作他想,方征秋猜到了,那天他提前离开政府办公室,以致于错过了一通电话,一通,求救电话。

那个司机的死,所有人都知道,跟孟琛脱不了干系,但是偏偏,都没有证据。

孟瑾为她哥哥支开了所有人,孟琛,置身事外了。

自这件事之后,虽然他父母都说,应该只是巧合,但是方征秋不可控的,想深了。

记忆中那个值得他守候的女孩,变了。

变得他不认识了,变得他不再想,为了她冒险,不再想,为了娶她,跟那个一路提拔他的人,再次争执了。

之后,他几次调任,最后确定到了慕海市。

从此,再也没见过她。

偶尔的几通电话,也只是零星的问候。

按了按眉心,方征秋有些疲累。

这时,桌上的手机又响了,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接起:“说。”

电话那头,是一道带着懒气的低哑男音:“下个月,我要回国了。”

方征秋眉心一跳:“你要回国?为什么?”

“老朋友重见,你的态度就是这样?”对方笑了一声,有点委屈:“你现在在哪儿?有空,我顺路去看看你。”

“不用了,我没空。”方征秋冷冷的说,说完,指尖抚了抚脸上的镜框,有些犹豫,但到底还是开口:“我在慕海市。”

那边,沉默下来。

方征秋黑眸深了一下,说出第二件事:“我见过景仲言,对,你那个弟弟。”

那边,彻底不说话了。

“景仲卿,你弟弟,不好对付,要我看,你现在和他对上,没胜算。”

那头,又是一阵失语,过了好半晌,懒懒的音调,才重新传来,音腔里,还带着点莫名的笑意:“我是回来扫墓的,你想多了。”

方征秋眸色沉了沉,不置可否。

这通电话并没维持多久,又说了几句,就挂了。

方征秋将手机丢开,觉得麻烦的事,真是一桩接一桩。

景仲卿要回国了,他在国外不是呆的好好的吗?不是计划最快也要再过两年才会把公司迁移到国内吗?怎么突然提前了?

这个小小的慕海市,到底,还有多少事让他头疼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