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长得也不好看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吸入过多一氧化碳,但手术的时候,其实毒素已经基本上消除了,这两天,完全就是静养。

她在医院呆了三天,之前被老鼠夹夹上的手,彻底好了,身上也没半点毛病了,脑震荡也没事儿了。她觉得,自己可以出院了。

可是她想出院是一回事,家里的大老爷少见多怪的毛病又发了,非不让她走,硬说要多留院观察两天。

这是间公立医院,病床本来就紧张,乔蕊的主治医生不止每天一日的三顿的过来寻房,言下之意就是,你已经能蹦能跳了,为什么还不走,你别以为你有钱就能霸占床位,你知道门口还有多少重症患者没病床治疗吗?你知道你这样耽误时间,是影响别人的病情吗?你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?你知道你不救人,跟杀人没区别吗?

景仲言不是天天在医院,这些弦外之音,还不大能听得到。

但乔蕊就坐在病床上,每天都听自己的大夫嘀嘀咕咕,真的越听越心虚,最后耳朵连着脖子根都红了。

她也很纠结,她也想出院,可是有些事,不是她一个人能说了算的。

家里做主的一向不是她啊。

下午,景仲言又来看她。

切水果的时候,乔蕊就对着指尖,小心翼翼的嘀咕:“景总,我想出院。”

男人头都没抬,切了一瓣橘子,递到她手里。

乔蕊接过,漫不经心的吃着,一边嚼,一边脑子使劲转:“我觉得,我已经好了。”

“这是你的错觉。”景仲言终于理她了,说的话,却尤其冷酷:“多住两天,没坏处。”

“我觉得,一直住着,也很无聊,我可以在家养。”

“家里没人照顾你。”

“可是家里有面包面团啊,我想它们了。”

“面包面团寄养在杨先生家,它们很好,不用你想。”

乔蕊被他一连几句,堵得说不出话来,最后,使出必杀技:“老公,我想回家”

软软音调刚落下,嘴里又被塞了一瓣橘子。

她委屈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男人不阴不阳的吐出一句:“每次都这么一招?没想过听多了,会免疫的问题?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所以,这招不管用了?

乔蕊咬咬牙,没办法,只能用最后的终极绝杀了。

“我妈叫我回家吃饭,就明晚,我打算带你回去,我想过了,既然我们都定下了,我爸妈不知道,肯定还会让我相亲,唐骏,李骏,张骏,还不知道有多少个骏等着呢,我觉得有些事,也是时候该说清楚了。”

景仲言:“……”

“景总,你觉得呢?”乔蕊眨眼睛问他。

男人将最后一瓣橘子塞进她嘴里,起身,往外走。

“你去哪儿?”乔蕊在后面嚷嚷。

“办出院。”男人头都没回。

乔蕊噗嗤一声笑出声来,她倒回床上,嚼着橘子,一脸胜利在望的志得意满。

……

乔爸爸乔妈妈是教书的,做了一辈子本分人,最大的心愿,有两个,第一,把自己的女儿,养的白白胖胖的,像个大家闺秀,最好是能养出气质,虽然艰难了点,但是不艰难,也就不算心愿了。

第二,就是女儿长大了,他们能帮着相看好一个家庭条件稳定,婆媳关系融洽,最好是有点才华的男人给女儿,好好的把女儿交托出去,让她的下半辈子能安安稳稳,和和美美的。

这两个心愿,他们从孩子还没出生就在计划了,不过,第一个,经历了二十六年的努力,到底是失败了。

但是不要紧,还有第二个,小女孩不会选男朋友,不会选老公,没关系,爸妈会,爸妈给你选个最好的,保准能照顾你一辈子的。

乔爸爸乔妈妈一直觉得,第二个心愿,应该是十拿九稳的,虽然女儿有点不想结婚,一直拖着,但是顶多再让她蒙混两年,就两年,不能多了。

可是今晚,两老觉得,不用两年,只怕二十年,这个愿望,也不会实现了。

因为他们的女儿,给了他们一个致命的打击。

把他们作为父母所有的热情,都一击必杀,秒成渣渣了。

“爸妈,这是我男朋友,景仲言。”乔蕊脸上带着笑,挺着胸,很自豪的介绍。

身边的男人放下手里的补品,恭敬的点头,表情虽然还是一贯的冷硬,但态度,却温和了很多:“伯父伯母。”

乔爸爸坐在椅子上,手里还拿着他的报纸,报纸摊开,但是他一点没看,就盯着眼前这个高大俊美得不像样子的男人,一瞧,眼睛就没错开。

乔妈妈本来在厨房洗菜,此时也站在客厅里,她围着围裙的样子有点狼狈,嘴张得太大,也显得有些滑稽,她的目光和乔爸爸一样,落在那个第一次见面的俊美青年身上,看着看着,眼睛也移不开。

乔蕊看爸妈这样有点丢脸,咳了一声,出声:“爸妈,你们干什么呢,人家打招呼了,你们说句话啊。”

乔爸爸最先回神,他迟钝的“哦”了一声,摆摆手:“坐啊。”

乔妈妈被乔爸爸这声音一惊,也醒悟过来,她擦擦手,想了一会儿,转身进了厨房。

景仲言坐下,乔爸爸却低着头继续看报纸了,似乎就当两人是透明的。

乔蕊气着了:“爸,人家第一次来家里,跟人家说说话啊,你这样,多不好啊。”

乔爸爸这才放下报纸,又看了景仲言一会儿,喉咙里像堵着棉花,半天吭不出一个字,最后,他看看自家女儿,叹了口气,又拿起报纸:“我不知道说什么,不过我知道你妈可能会打你,你去把门打开,一会儿跑的时候快点。”

乔蕊还没理解这是什么意思,可下一秒,厨房里,乔妈妈提着把菜刀,出来了。

乔蕊吓得赶紧跳起来,景仲言也皱起眉,挡在乔蕊面前。

乔妈妈看着这两人还真像那么回事儿,气笑了:“不错不错,演得不错,乔蕊,你有本事别躲在外人身后啊,你出来,我们谈谈。好好谈谈。”

乔蕊看妈妈攥着菜刀像要杀人似的,吓得不得了:“妈,你怎么了?我就是带男朋友回家,你不是一直让我交男朋友吗?你不是说让我跟唐骏撇清关系吗?这可都是你说的,就前两天说的,你忘了吗?”

“我没忘!”乔妈妈气得磨牙:“我让你谈男朋友,是让你好好谈,不是让你搞这些歪门邪道,你们爸妈老土,不看电视,不看电影啊?租男朋友是吧?应付家里是吧,你过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!你给我过来!”

乔蕊不明所以:“什么租男朋友,什么应付家里,你说什么啊,妈,你是不是误会了。”

“我没误会!”乔妈妈捏着菜刀,直指景仲言:“这男的我见过,报纸里,是你找的临时演员吧,乔蕊,你说你让我说说你什么好?你不想谈朋友,不想结婚,妈不逼你,但你搞欺骗就不行,小时候教你礼义廉耻,孝义为大,都喂狗肚子去了?”

“没有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”看出爸妈是真气着了,可乔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,她看着景仲言,苦巴巴的问:“景总你当过警察,你还当过临时演员啊,你怎么不早说?”

景仲言:“……”他觉得,头有点痛。

他现在算是知道,乔蕊那傻头傻脑的性格,是遗传谁的了。

乔爸爸这时突然起身,走到阳台放就报纸的箱子里翻了一会儿,不多时,便拿着两份报纸出来,丢在桌上。

乔蕊凑过去看了一眼,见上面果然是景仲言的照片,是他在一个酒会时被拍下的,他的旁边是个女明星,那女明星正在接受采访,很多话筒在前面,而景仲言就在那女明星身边两步,很显然,照片就上镜了。

乔蕊看了看报纸时间,就是昨天……

她哭笑不得:“爸妈,他真不是演员,这是误会。”前天是景仲言去参加了一个酒会,这事儿她知道。

可是不管她怎么说,乔爸爸乔妈妈都不信,他们已经认定了,自家女儿堕落了,以前看着虽然不淑女,但是也是老实巴交的,现在突然变得阴谋诡计了,女儿变了,变坏了,变得太坏了。

两老很受伤,觉得肯定是他们的教育方针有问题,一下子,就陷入了沉重的自责中。

乔蕊感觉脑脑瓜仁一阵一阵的疼,气都快喘不上来了。

这时,低沉温醇的嗓音,自身边缓缓响起:“伯母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说着,一张长发型的小小纸卡,已经递到了乔妈妈面前。

乔妈妈接过,心里想着,这就是道具,但是当看到上面的头衔,却愣了一下。

“景氏?乔蕊工作的那个景氏?”

“是。”景仲言恭敬回答。

“总经理?乔蕊直属上司那个总经理?”

“是。”再次恭敬。

“你……”乔妈妈僵了一下,看看名片,再看看眼前的男人,再看看名片,最后凑到自家老板面前,嘀咕起来。

乔蕊紧张的看着他们,深怕他们不信。

景仲言更直接,索性拿出手机,翻了会儿页面,便将手机递到两老面前。

手机显示的画面是网页,而搜索词就是“景仲言”三个字,上面,人物介绍里,关于景仲言的身份,给予了最最充分的说明。

乔爸爸:“……”

乔妈妈:“……”

……

十分钟后,乔蕊在厨房,帮妈妈摘菜,乔妈妈还有点魂不守舍的,手里提着菜刀,眼看着就要往自己手上剁去了。

乔蕊吓了一跳,赶紧把菜刀抢过来,惊魂未定:“妈,你看着点,差点受伤了。”

乔妈妈回过神,一把抓住女儿的袖子,哑着声音问;“他真是你上司,景氏的总经理,未来的景氏接班人,身价几百亿那个?”

“是,是,是,你还要我说几次,就是他,不信回头我给你翻他参加财经节目的访谈。”

乔妈妈这次是真的信了,她眨眨眼,看着女儿,看了好一会儿,直看得乔蕊都发毛了,她才轻轻呢南:“长得也不好看,怎么可能被这么不得了的男人看上?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