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五章 是你爸妈还是我爸妈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妈妈跟乔蕊在厨房忙活,乔爸爸被安排照顾景仲言。

女儿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吃饭,本来是件好事,但乔爸爸真不知道能跟眼前这个出色优秀,俊美不凡的男人说什么。

憋了半天,他憋出一句:“你会下棋吗?”

景仲言姿态恭敬:“围棋?”

“不,象棋。”

“会。”

乔爸爸立刻跳起来,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棋盘和棋盒,坐到沙发上:“来来来,我们杀一盘。”

景仲言没有异议,拿了红棋开始摆盘。

刚摆好开始的时候,乔妈妈端了水果出来,看他们好歹找到事儿干了,不觉松了口气,她面色拘谨:“景先生,这都是从老家带来的水果,都很甜,您尝尝。”

“伯母不用客气。”景仲言也感觉到两老的谨慎,认真的说。

“不客气,不客气,你也不要客气。”

乔蕊手里还在摘菜,站在厨房门框边,看着外面尴尬不已的三人,噗嗤一声,没良心的笑了。

她笑声有点大,三人同时抬头,看向她。

乔蕊赶紧缩回去,不一会儿,乔妈妈出来,抽走她手上的菜:“你出去陪着,我看你爸都流汗了。”

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乔蕊撇撇嘴:“以前你们对唐骏不是挺上手的吗?怎么到了我们家景总这儿,就这么不自在?

“去去去,那能一样吗?”乔妈妈没好气的打她一下,把她推出去。

乔蕊摇摇晃晃的走出去,擦了手,自觉坐到沙发上,看着他们下棋。

景仲言下棋很好,没两下就要把乔爸爸将军了,乔蕊在旁边看了看手表,才十三分钟,老爸又要破最快败阵记录了。

开始下棋的乔爸爸不用跟景仲言硬说话,自在了不少,下的很认真,他还没发现自己就要死了,还在筹谋着走下一步棋。

乔蕊在旁边笑着,等着一会儿看老爸恼羞成怒的摸样。

可到景仲言走棋时,他却绕了一步。

乔蕊脱口而出:“你……”

“嗯?”男人看向她。

乔爸爸也从沉思中抬起头,看向她。

乔蕊看着两人的眼神,喉咙里半句话给咽了回去:“没事没事,我打嗝。”说着,拽着自己的小尾指,这是治打嗝的偏方。

乔爸爸继续垂头走棋,乔蕊就在旁边数。

一盘棋下了半个小时,景仲言让了老爸六回,放过了六回将军的机会。

最后没有意外的,老爸艰难的获胜了。

乔蕊说不出话的看着景仲言。

乔爸爸却很高兴,直拍着景仲言的肩膀:“没想到你平时工作这么忙,下棋还这么好,你的棋就比我差一点点,平时没怎么联系吧,有空来我家来,我们对对,你的棋艺就进步了,年轻人,不要气馁啊。”

景仲言诚恳:“伯父棋艺精湛。”

两个男人开始相见恨晚,又摆了一盘,乔蕊鄙视的瞧了景仲言一眼,果然不愧是经商的,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就是大。

等到在下完一盘,刚好是吃饭时间。

乔蕊帮着妈妈摆好了饭菜,过来叫他们。

两个男人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,餐桌上,乔爸爸打开了话匣子,一直在说棋上的事儿,乔蕊又不是不懂象棋,听爸爸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心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爸说的很多都是错的,爸的象棋真的很差的。

但景仲言却听得津津有味,从刚才的两局中,乔蕊知道景仲言也是高手,但他能这么纡尊降贵,乔蕊再次感叹了一次商人的了不起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说那些了,吃菜吃菜,那个,景先生,您尝尝这个……”说着,乔妈妈推了乔蕊一下。

乔蕊被撞,接收到老妈的信号,了解的夹了一块红烧肉到景仲言碗里。

景仲言尝过,点头:“很好吃,我尝到了蜂蜜的味道。”

“你尝出来了?”乔妈妈眼前一亮:“这里面是加了蜂蜜的,这是我的独家秘法,这两父女吃了小半辈子都没尝出来了,你居然尝出来了,景先生你再试试这个。”

景仲言又吃了,抿了抿唇,点头:“有竹子的清香。”

“对对对,里面加了竹笋,景先生你……”

“伯母,叫我仲言就是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好好,仲言啊,你从小吃了很多美食吧,你说伯母的菜在你嘴里,能打几分。”

“饭菜不再贵贱,贵乎心诚,伯母的饭菜是做给家人吃的,最是真诚,自然是最好的美味,当然十分。”

“哈哈哈,看你说的,我就是随便做做,来来来,继续吃,乔蕊,你给人家夹菜啊,木头似的愣着干什么。”

乔蕊被莫名其妙的嫌弃一句,木着脸,老实的给景仲言夹菜,筷子从他碗里收回时,眼睛不觉看他一眼,却对上男人坦然含笑的脸庞。

乔蕊觉得,世界观都被刷了一遍,看看人家景总,跟人打好关系用的什么方法,前后还不到一个小时,她爸妈跟换了两个人似的。

这次见家长,总的来说,还是很顺利,尤其是在景仲言的引导下,到要离开的时候,乔蕊觉得自家爸妈都成了他的粉丝了。

下楼坐上车,乔蕊嘟着嘴说:“你可真有本事,我回家,我妈从来没说给我带这么几盒她自己做的辣椒酱什么的。”她看着车后座的食品袋,那是乔妈妈刚才硬塞给景仲言的,说是男孩子在家不爱自己做饭,这个辣椒酱舀一勺,随便煮个面,味道都不一样,好吃极了。

这是乔妈妈平时自己在家做的,没做多少,通常不送人,就是唐骏也是很熟了以后,送过小半盒,乔蕊更是作为亲女儿,一盒也没收到过,景仲言这第一天上门,就收到三盒,乔蕊都说不出话了。

乔蕊满脸不是滋味,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亲生的。

景仲言瞧她这样,抬手摸摸她的头,揉了两下:“伯父伯母很热情。”

“对你当然热情,我说景总,你是不是给他们下毒了?”她睁着眼睛,问的煞有其事。

那双眼睛太亮,亮的闪烁。

景仲言忍不住倾身,按住她的后脑勺,亲了一下。

乔蕊顺从的任他亲着,抬头还是不依不饶:“你倒是说啊。”

男人嗤了一声,笑出声来。

他的笑声很低,从喉咙里发出,音腔都在震。

乔蕊不知道他笑什么,咕哝一声:“怎么了?”

景仲言没做声,放开她,给她系好安全带,发动车子。

夜晚的街道,霓虹闪烁,到处都是人造光亮。

他们坐在车上,乔蕊把食品袋里的东西都扒拉出来,还有点不是滋味的在嘀咕:“这个是我妈做的榨菜,景总你没吃过榨菜吧,放面里很好吃,我妈在里面加了香肠肉丁,特别香。不过有点辣,你好像不能吃太辣的。”

“这个里面是辣椒酱,我们家的镇宅之宝,我尝尝。”说着,她打开盖子,又手指点了一下,含进嘴里:“唔,真好吃。”说着,她又沾了点,凑到驾驶座男人的唇边:“你吃吃看,这个不太辣。”

景仲言低头看她凑到自己面前的小手指,张口,吃下。

乔蕊脸红了一下,想抽回手,却抽不出来:“景总……”她唤了一声。

男人含笑,在她指尖轻咬了一下,这才放开。

乔蕊愣愣的抽回手,放下辣椒酱,握着自己被咬过的手指,脸红的别开视线。

车内的气氛变得暧昧。

回到家,刚进门,乔蕊还没来得及开灯,就感觉身后的男人将她搂着,接着一个旋转,她被反身压在门板上。

“景总,你干什么……”黑暗中,她仓促的喊着。

回应她的,却是男人落下的吻。

乔蕊挣扎:“别啊,这是客厅。”

“客厅不行?”男人低沉的嗓音就在耳边。

乔蕊咽了口唾沫,最后到底一咬牙:“也不是不行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唇又被吻住了。

“啪嗒”一声,景仲言开了灯,灯光下,乔蕊视线光亮,看着眼前眸中带着惑色的男人,舔舔唇瓣,心开始狂跳。

这两天面包和面团还在杨先生家,乔蕊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这点。

这个晚上,他们一直放纵,乔蕊放弃了坚持,一直任着他。

乔蕊知道,她的失踪,真的吓坏了他,而之后她一直在医院,回到家也是匆匆忙忙,他们一直没静下心说过什么,她一直不知道,那段时间,他经历了什么。

现在,他这么急切,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
他这是,真的想她了。

乔蕊不开放,她性格怎么说呢,还有点保守。

可是她愿意跟他在客厅闹,心里也是放下底线的,这个男人,她现在只想纵容他,任由他,她知道,那几天她被关着时,景仲言肯定也不好过,他们都被吓到了,或许,他吓得更深。

所以,她觉得她有必要宠他一点。

至少,现在应该这样。

乔蕊觉得,时间过去越久,她越是放不下这个男人,她可能真的陷进去了,陷得太深了,自己是肯定出不来了。

但是她也相信,景仲言,不会辜负她的感情,这种没有理由的相信,连她自己不懂,可她就是信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