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 意外好说话的胜延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到结束后,两人瘫软的躺在床上,乔蕊呼呼喘气,很累,也很困。

身边的男人却点了一支烟。

乔蕊听到打火机的声音,抬起头,看向他。

当了景仲言秘书几年,她知道他不爱抽烟,但是心里烦时,有心事时,都会抽两根。

乔蕊看着他的侧脸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紧紧的抱着他,将脑袋搁在他肩膀上。

“怎么?”男人伸手环住她的肩膀,让她更靠紧他。

“没怎么。”乔蕊什么也没说,这个时候,说什么都不好,还不如沉默着。

有些事,两人心里知道就行了,说出来,也没什么意义。

一根烟抽完,景仲言抱乔蕊去洗澡,洗的时候,乔蕊坚持自己洗,他非要帮忙,闹来闹去,洗了一个小时。出来时,乔蕊更累了。

乔蕊困得受不了,上了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,身侧的男人看着她的睡颜,唇瓣微抿着,半晌,倾身,在她唇上亲了一下。

这个吻不含半点情yu,却包含了怜爱、疼惜。

乔蕊无知无觉,男人吻完紧紧的抱着她,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,藏在自己的身体里,再也不放出来。

第二天,乔蕊醒来时,就觉得全身酸痛,她试着动了一下,惊动了身边的男人。

看了看时间,她拍拍他:“要迟到了,起来了。”

男人深吸了口气,大抵还有些起床气,将正在穿衣服的她抱住,压下来。

乔蕊冷不丁的被他扯住,衣服还没穿,她脸红起来:“别闹了,快点起来了,还得上班呢。”

“可以请假。”男人声色低沉,话落,吻已经对准她的唇,落了下来。

乔蕊扭着,推开他,嘟哝:“不请假,我今天要去公司,昨天我问了赵央,今天萧婷会来,估计是方征秋已经跟胜延说了,这是来谈附加协议的,重要事……唔……”

她话音未落,男人眉头一蹙,低低的哼了一声:“在我的床上,提别的男人,嗯?”

乔蕊哭笑不得:“这算提吗?就顺嘴带了一句。”

“也不行。”男人音色强势。

乔蕊向来坳不过他,被这人又带着在床上混了小半个小时,才落荒而逃的跑进浴室。

进了浴室她就关了门,穿好衣服,洗漱完,出来,发现他也穿好了。

现在已经晚了,乔蕊也没做早餐,两人出门,直奔公司。

乔蕊到了十三楼时,已经九点半了,陈新等人看到她来,视线都有些闪烁,最近公司传了不少八卦,说乔蕊被绑架了,虽然后来辟谣了,说她只是阑尾炎住院了,但当同事们提出要探病时,又都被赵央给堵回去了。

现在看到真人,几个同事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还是有点好奇。

不过好奇归好奇,也没人真的没眼力的上来问。

早上有个项目小会,是陈新主持的,乔蕊坐在旁边旁听,等结束了,乔蕊还在整理东西,等收拾完了,她一抬头,就看到其他人居然都还在。

乔蕊愣了一下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夏豪皱着眉,问:“你还好吗?”

“我?”乔蕊眨眨眼睛,随即霍然一下:“哦,你说阑尾啊,已经切了,没事了。”

“真的是阑尾炎?”夏豪有点不信。

乔蕊整理好了自己的资料,起身,表情漫不经心的:“不然还能是什么,这几天还折腾死我了,我不知道阑尾炎这么痛,术后麻醉剂一过,我跟死过一次似的。”

夏豪笑了:“有这么严重?”

乔蕊也笑:“我可是女的,身娇肉贵的,跟你们男的可不一样。我怕疼。”

两人随意说着,其他人听着,也慢慢信了。

什么绑架,又不是拍电视,哪里有什么说绑架就绑架的事,也不知道那些乱传的人存了什么心思。

敷衍完同事们,等到其他人都走了,乔蕊总算吐了口气,她不太擅长说谎,刚开始还有点不自然,后来说着说着,完全入戏,现在她自己都以为,她真的且过阑尾了。

乔蕊准备出会议室,却看到赵央还看着她。

她重新坐下来,瞧着她:“说吧,什么事儿?”

赵央走过去关了会议室门,再走过来时,脸色很不好:“这次,是我连累你了。”

“你?”乔蕊瞪大眼睛。

赵央把事情说了,以往利落潇洒的她,今天突然钝钝的,看那眼睛有点红,昨晚肯定哭过。

乔蕊吐了口气,握着她的手:“赵央,咱们是好姐妹是吧。”

赵央看着她。

“是好姐妹你别来这套,那个唐骏脑子有病,你也不知道,而且唐骏本来就是我的朋友,要不是我,你根本不会认识他,说到底,是我自己的错,跟你没关系。”

“乔蕊,我……”赵央还想说。

乔蕊打断她:“是姐妹就不要说了,这件事已经过去了,事情到底怎么回事,我也全知道了,真的不关你的事,那天唐骏找我出来,只是顺便给绑匪提供了一个机会,那群绑匪盯了我几天了,早就在等时机,就算不是那天被绑,第二天,第三天,我只要一落单,就少不了受害,所以你真的别自责了,真的不关你的事。”

赵央没说话,就这么看着她。

乔蕊捏了捏她的手,笑了一下:“中午一起吃饭?”

“……嗯。”赵央含糊一声,到底也点头。

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了,两人一起出去的,大家都看出来了,郁郁了好几天的赵央,这会儿情绪好像好了点,至少不像前几天那么死气沉沉了。

中午之前,胜延公司的人来了。

乔蕊带着人跟萧婷和她的助理进了会议室,会议开始前,萧婷突然出声:“我听说,前几天乔组长被绑架了,连着几天没上班,还以为出了意外呢,没想到今天就看到你了。”

乔蕊手指一顿,抬眸看着她:“萧组长是不是听了什么无聊的人乱传的八卦?绑架?绑架我?”

她自嘲的摸样,煞有其事,萧婷知道内情,脸上的笑意更深了:“有人说绑架,有人说阑尾住院,按常理来说,我该相信后者,但我有个旧同学,就在市公安局工作,好像还参与乔组长失踪一案的调查,内部消息可是说,你被找到的时候,都快死了。”

“嗤。”乔蕊笑了一声,眼中却冷下来:“萧组长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,是不是想转移话题啊,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吧。”

“看你说的,我只是关心乔组长的生命健康,好歹大家也合作了这么长时间,能没点感情基础吗。乔组长不想说就算了。”

“假的有什么好说。”乔蕊就是咬死了不认,她翻开文件夹,盯着上面的条款,开口:“根据政府新建公路……”

今天的萧婷似乎很好说话,政府把那块寸地绿化了,并且要求两边的别墅区,都不得在绿化区四周建设阻碍墙,这块绿化地连接街边的绿化通道,不能堵截,否则影响城市美观。

政府下达的命令很直接,乔蕊知道这是方征秋在跟她道歉,但景氏开心了,她开心了,胜延肯定不乐意。乔蕊已经做好了今天要跟萧婷争辩到底的准备了,胜延肯定会因此提很多要求,她甚至都把他们会想到的问题提前备注,并且想好了反驳之言。

但是没想到的是,等她念完新增条款,萧婷居然很自然的点头:“那就这样吧,新的协议乔组长想必已经拟好了,你们是打算今天签?还是过两天约时间签?”

她这么爽快,乔蕊愣住了,和旁边的陈新对视一眼。

两人眼中都有深意,这么好说话,肯定有鬼。

萧婷看在眼里,笑了出声:“怎么?还没拟定合同?”

乔蕊从摸出另一个文件夹,递到她面前:“合同在这。”眼中,却仍旧带着警惕。

萧婷打开看了一会儿,又跟身边的助理商量了一下,最后点头:“我可以代表胜延签署,乔组长也是代表景氏?”

乔蕊点头。

萧婷拿出自己的钢笔,利落的在合同最后签了名,然后还给乔蕊。

乔蕊看看那个签名,真的是她本人的有效签名,心中的疑虑还有,但是也顺势好在另一个位置,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
合同一式两份,陈新分了出去,两人又签了一份,然后各自收好。

萧婷起身,伸出手:“乔组长,那么,合作愉快。”

乔蕊也起身,与她握了一下。

“我还有事,那就先走了。”

乔蕊看着萧婷带着助理离开,眉头却始终没松开。

“陈新,你检查一下,看看这合同有没有什么问题,找律师看看,还有字迹专家,对了,我这儿好像有景氏律师团队的电话,我一会儿给你。”

陈新点头,他也觉得有问题。

可等到陈新把合同扫描了发过去,那边律师看了,字迹专家也鉴定了,居然半点问题都没有。

“难道胜延这次真的没有什么歪心?”陈新还有点不信。

乔蕊看着律师发来的报告,眸色也很沉,但最后,也只能道:“可能真是我们太小人之心了。”

陈新没说话。

另一边,萧婷出了景氏,脸上的表情忽明忽暗,她上了车,打了通越洋电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