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成雪、唐骏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喂。”那边,向韵的声音传来。

“表姐,我按照你说的做了,可是我心里好不甘,太便宜他们了,我们应该再提提条件的。”

电话那头的女音含着淡淡的睡意,声音却很清晰:“放心吧,离项目结束还早呢,你还怕没机会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萧婷,有些方法,用一次就够了,再用,不但得不到成效,反而会漏了你的底牌,我敢保证,你走了后,乔蕊他们一定找了律师确认合同,他们这次已经全副武装了,既然注定你赢不了,还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,有那个功夫,不如想想更重要的事。”

“更重要的事?”萧婷挑眉。

“胜延的股份,舅舅怎么说?”

提到这个,萧婷就头大:“舅舅不想卖给我们,说虽然是一家人,但他想留给表哥。”

“这样……”电话那头的向韵沉吟一下,半晌,笑了:“表哥纨绔成性,这条路倒是好走。”

“表姐,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过两天你找找表哥,带他去个好点的地方,我知道舅舅对表哥很严,他没钱,你借给他钱,借一两次,就提提买股份的事。”

“可是表哥也做不了主啊,而且他目前只有百分之十的干股,纯粹就是拿点年终奖混混日子。”

“百分之十先拿着,其他的,之后再说。”

两人商量了一会儿,萧婷听到有插播,拿下手机,看了看来电显示,眉头皱起,又对那头道:“表姐,那个卡瑞娜又找我了。”

夜晚,迷离萧索的市中心大街,唐骏满脸胡茬的从看守所出来,他现在很狼狈,身上很臭,头发一缕一缕的,全是油,脸上也还几天没整理过了。

他走在街上,四周的人都嫌恶的离得远些,以往注重姿态的男人,现在却个恶心的露宿者,丑陋,可怜。

他吸吸鼻子,别夜晚的冷风吹得有些头晕。

在看守所的这段日子,是个人生的黑暗,虽然只是关了几天,并没坐牢,但是他永远忘不了那些同一牢房的“室友”。

想到这里,他又觉得腿有点软,眼眶开始变红。

一个男人,哭起来太难看了,但是他就是忍不住。

迷迷糊糊的要过马路,他看了眼红绿灯,黄灯,他已经迈出了一步。

“喂,还有十秒,不能横穿马路。”路口穿着红背心的监察员叫了一声。

唐骏却像没听到般,已经走到了马路中央。

这时,吱呀一声,一辆蓝色的奔驰,驶了过来,直冲唐骏。

在感觉到危险袭来的那一秒,唐骏终于回神,他瞪大眼睛,看着那辆堪堪停在自己膝盖边的豪车,心脏巨跳。

此时,红绿灯已经转换,其他行人虽然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刻,但看到人没被撞到,也没什么多看的心思,匆匆走了。

蓝色奔驰的门被打开,一个长发靓丽的女人走了出来,她面含惊恐,显然也是被自己刚才差点撞到人而吓到了。

“先生,你没事吧?”女人心惊的问。

唐骏看着这个女人,清纯的容貌,漂亮的身材,长得很出彩,如果是平时,他已经还会摆出温润的姿态,跟她攀谈一番,或者要个电话,顺便发展一下其他关系,但是今天,他实在不行。

摆摆手,毕竟没有真的撞到自己,又是他闯了黄灯,也不好追究对方的责任:“没事。”他低低的说了一声,埋着头,又走了。

那女人却还是很紧张:“不好意思,我刚才在接电话,没注意,我是不是撞到你了,你头抬起来,我看看,那个,如果真的撞到了,我愿意付医药费,还是我现在送你去医院?”

“我没事。”唐骏有些烦了,皱起眉。

女人却上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:“真的没事吗?你看起来情况不太好。”说着,女人直接伸手,掌心毫不嫌弃的盖在他几天没洗的额头上,触碰一下,再摸摸自己的额头,惊叫:“哎呀,你发烧了,你这样在外面走不行的,很容易出意外,快上车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“唔……”唐骏后知后觉的摸摸自己的头,好像,真的很晕,也的确发烧了。

那女人此时已经半拉半拽的把他扯上车,唐骏迷糊的看着她殷勤的给他袭好安全带,再用导航心急的查最近的医院,他心突然被揉了一下。

有点暖,有点甜。

这女人这么善良,该说她好心还是愚蠢?

随便让陌生男人上车,她就不怕他是坏人?

车子一路驶向最近的公立医院,在缴费口,那女人给唐骏开了病历,挂了号,唐骏在旁边迷糊的看到她在签单上写了自己的名字。

成雪。

“姓名。”付了钱,收费护士问了一声。

成雪急忙看向身边的男人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唐骏。”

报了名字,很简单挂了号,之后就等着叫号。

唐骏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有点想睡,他昏昏沉沉的,却听到手机响。

他摸摸自己的口袋,才想起来,好几天没充电了,手机早就关机了。

他抬起眼,看到身边座位的女人接起电话。

“是我,什么?明早的面试?不是说下个星期一吗?哦,哦,哦,好的,好的,我有时间,是的是的,好,我知道了,九点是吧,我一定准时到,好的好的,谢谢您。”

挂了电话,女人又鼓捣了一会儿手机,转首发现身边的男人正在看她,她咧唇一笑,顺势晃了晃手机屏幕:“我明天面试,在设闹钟呢。”

唐骏不知道说什么,他现在头昏脑涨的,也没心思说话。

那女人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说个不停:唐先生,你怎么发高烧的一个人在街上走,我看你身上的衣服,都有些脏了,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?别人抢劫了?”

没法说出自己在看守所呆了几天,他只能摇头。

成雪用手机抵着自己的下巴,打量了他一圈儿,又说:“我也觉得不像抢劫,好吧,你不愿意说就算了,不过现在有点晚了,我还没吃饭,你吃了吗?”

唐骏摇头。

“那我出去看看外面有什么卖的,你等我一下。”

等到成雪离开,唐骏还半靠在椅子上,想着那女人的一颦一笑,最后视线忍不住移到了医院门口的位置,就那么盯着。

过了一会儿,成雪提了两个盒饭回来,她找到他,把盒饭打开:“外面的饭菜只有这样的,凑合着吃吧,哎,我几年没回国,原来现在医院门口的伙食,怎么也没半点长进。”

唐骏吃了口饭,含糊的问:“你是国外回来的?”

成雪看他终于愿意跟自己攀谈了,高兴的笑了一下:“嗯,我在美国留学,后来上了几年班,就回来了。”

“在美国发展得好好的,怎么还想着回来?”

“我是中国人嘛。”成雪吃了一口饭,觉得有点硬,用菜的酱汁浸泡了一下,又舀了一勺:“我家人都在中国,不过不在慕海市,但离得也不远,我才回来几个月,之前也试过一个工作,但是……”说到这儿,她却不说了,只是笑笑。

“只是什么?”

成雪挑了挑眉,叹了口气:“职场性骚扰。”

唐骏看她一会儿,容貌漂亮,性格又好,遇到性骚扰肯定也正常。

这时,广播叫到了他们的号,成雪立刻放下盒饭,扶着唐骏去输液。

输液室里,坐了很多人,这里没有成雪的位置,她只好出去。

输液输了两个多小时,等到唐骏出来时,就看到椅子上,小小的女人已经歪着头睡着了,他眼神一顿,心里像是被什么冲击了一般,不可思议。

只是萍水相逢,她却居然一直在等他。

他快步走过去,坐在她旁边,看着她姣好的睡颜,心里的悸动越来越强。

唐骏不是没喜欢过谁,他其实之前也喜欢过乔蕊,他虽然一开始是因为乔蕊在景氏工作,才对乔爸爸乔妈妈那么殷勤讨好,但是在见到乔蕊后,他也的确为她动心过,只是乔蕊的回应太少,他一厢情愿,到底不会长久,况且他本就不是一个短视的男人,他还有其他几个地下情人,因此乔蕊给他的新鲜感,很快就消失了。

但是现在,他觉得他的心火又被撩起了。

被眼前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。

在他最难过,最迷茫,最痛苦的时候,她像天使一样出现,然后给予他这样的温暖。

明明只是陌生人,她却能送他来医院,付了诊金,还一直等着他。

唐骏就这么看着她,越看,越觉得心里像被塞满了什么,原本空空荡荡的心房,被安置了什么,变得沉重,变得温厚。

看守所里黑暗的几天,那些“室友”的种种欺凌,好像到此刻,已经烟消云散了。

“唔……”或许是被一直被人盯着,成雪不舒服的动了一下,睁开眼,就看到眼前油腻狼狈的男人。

她眼里闪过一丝诧然,极快的坐起来,摸摸自己脸,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是不是睡着了,哎呀,真是难看,我睡觉好像会流口水的……”

她这不矫揉造作的摸样,令唐骏的心更柔软了:“没有,你睡着的样子,一样漂亮。”

成雪看着他,失笑:“没想到你还会说这种哄女生的话,我还以为你是个闷蛋呢。”

之前唐骏的确很闷,但是他的本性,本来就是风流放荡,这种话,只要调整了心态,简单的就是信手拈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